《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12章

作者:胡杰

他能说会道,她说不赢他。但是,她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她需要婚姻。哪怕是他所说的阻碍爱情的那种东西;她无法跟他讨论婚姻这个课题,因为他有着许多的理由和理论,而她只知道一点,那就是安全感和归附感。那种感觉,正是婚姻所能给她的,也正是她此时最需要的。

武大郎在曼谷住了几天,在这几天里,他绝口不提她跟颂猜之间的事,也从来都不会暗示她对自己不忠。他只是尽一切可能陪她,给她爱抚,给她物质和精神上的享受。

可他越是这样,她的内心深处,越发思念着颂猜。她强烈地感觉到,自己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他和颂猜,她只能二者选其一。她不能跟一个男人颠鸾倒凤,心中却又想着另一个男人,这实在太令她痛苦了。

在他要离开曼谷之前,她觉得自己一定要跟他谈一谈,他们之间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么同意跟她结婚,那她就永远断了那份念头,要么,他同意跟她分手,她去追求自己真正的爱情。

然而,她刚刚提了个头,他却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用自己的爱抚将她的话堵了回去。

“请听我说,我们是真的该好好谈一谈。”她说。

他再一次将她的嘴堵住:“不用说,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全都知道。我们这样不是很好吗?这几天,你不是过得非常快乐吗?”

就在别墅一楼的客厅里,当着保镖、女陪伴以及佣人的面,他开始无所顾忌地对她做出一些十分亲密的动作。这样一些动作,他以前是绝对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做的。那时,他是担心她春光外泄,被别人用眼睛吃了她的豆腐。可这一次来曼谷,他似乎性情大变,再不顾忌这一点了。在这样的场合,他竟也会将手伸进她的胸前,解开她的胸罩。那些下人见状,自然是立即就避开了。

小芳是真的一再告诫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可是,当他开始亲抚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又极其不争气,于是他们之间,又会有一场极其亲密的战斗。事情过后,他就会呼呼大睡。她不知道他是真睡还是假睡,反正,她如果想跟他谈正事,那是完全不可能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离开曼谷回香港去了。

他来了曼谷一趟,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就走了。他将这个大难题留给了她,并且将这个死结越发地扣死了。

她该怎么办呢?

武大郎的这次曼谷之行,除了从精神上对小芳加强了控制之外,生活的其他方面,也同样加强了控制。比如她外出,一定要由司机驾车,如果是出去散步,时间又不是太长的话,则一定要有女陪伴随行。每天晚上,他都要打好几个电话来。在此之前,他已经将家里的电话号码给换了。虽然还是两部电话,可小芳房间的那部电话,在女陪伴的房间里接了一个分机。武大郎美其名日这是为了在她睡觉的时候,既不吵了她又不影响他打电话进来。另外,他还将那些照片放在小芳的抽屉里,要求她经常拿出来看一看,时时提醒自己,她已经名花有主。

小芳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一方面,周围的一切,似乎总在提醒她是一个不忠贞的女人,甚至是一个放荡的女人。另一方面,这种压力越大,她对颂猜的思念也就越深。

后来,小芳知道颂猜去电话公司查过她的新电话号码。但被告之这部电话是经过特殊加密处理的,通过一般的手续无法提取这个号码,只有经过特殊的技术处理才可能提取。而提取这一号码,必须由机主申请并且取得法院的授权之后才能办理相应的手续,那时就会留下一些凭据,用户如果起诉电话公司;这就成了电话公司泄密的证据。

颂猜没法通过电话与小芳联系,就驾着他的奔驰300在小芳的别墅周围转悠了几天,总想找机会见到小芳。

小芳站在别墅的楼上,看到下面那辆熟悉的汽车,心急如焚。

难道这段感情,就这样了结吗?小芳实在不甘心。可她该怎么办呢?武大郎不仅不准备跟她断,甚至连她说出这样的话的机会,都不肯给她。她已经预感到,如果自己一定要了结与武大郎的关系,必然会有一场大战。这样一场大战,将会造成怎样毁灭性结局呢?她完全不敢往下想。

可是,如果不让她见颂猜,那还不如让她死掉。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一个解决的办法。她一再这样告诫自己。

在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之前,她甚至连门都不敢出。因为她只要走了出去,立即就会碰到颂猜。两人只要相见了,感情的闸门就很难关上,一切可能就会失去控制。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悄悄地躲在窗帘的后面,静静地看着楼下的那辆汽车,看着颂猜半倚在引擎盖上,一支接着一支抽烟。她觉得,那烟就是自己的感情,自己的青春,正在无声而又无望地燃烧着,渐渐地化为灰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