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13章

作者:胡杰

这一天傍晚,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乌云翻滚,不一刻风雨大作。

听到硕大的雨点敲打着窗玻璃的声音,小芳大吃一惊,连忙从躺着的床上一跃而起,跑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向外一看见那辆熟悉的奔驰车正停在她家前面的路边。

他没有像以前那样,坐在车头的引擎盖上,叼着一支烟,眼望着她的窗口。大雨使得地上飘起了一层雾,又使得她的窗玻璃蒙上了一层水珠,能见度降低了许多,路灯也显得模糊。小芳想看清外面的情况,可看不真切,她只好推开门,走到了阳台上。

一阵风刮来,那白蒙蒙雾状的水珠被吹散了片刻,她就在这间隙之中看清了,他仍然半靠半坐在引擎盖上,当然没有点烟,如此之大的雨不可能燃着烟的。可他并没有因此躲进车里,而是在雨幕之中,任凭如注的大雨淋落在他的头上脸上身上。他似乎看到她了,立即就像触电一样,猛地从引擎盖上跳起来,对着她的方向猛地挥动着双手。她知道他一定在大声地叫喊着什么,可是风将他的声音吹到了相反的方向,雨声将他的声音盖住了。

小芳的心在一阵一阵地抖,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跑进房间,也不顾是否有人在偷听,拨通了颂猜的手机号码。

“是你吗,小芳?”颂猜焦急地问道。

得到小芳的明确回答之后,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从电话中,她听到了他欢呼的声音以及雨点打在汽车上的声音。

“我一定要见你,小芳,你不能这样狠心,我一定要见你。否则,我会为你而死的,你听到了吗,小芳?”

小芳对着话筒哭了起来,连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因痛苦而哭还是喜极而哭,总之,她只想哭,好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

听到她的哭声,颂猜立即说道:“小芳,你怎么了?我什么都不顾了,我立即上来见你。”

小芳一听,大惊失色,连忙说道:“不,不,这不行。”

“为什么不行?我不在乎,我什么都不在乎,我只要得到你,只要你幸福。他是不是在这个房间里安了什么特殊的装置?我不伯,我可以带一个工兵连来,将这里的一切全都拆掉。”

小芳感觉到,自己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感情,可能会闹出极大的事来。她想,也许自己应该最后见颂猜一面,当面向他说明一切,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了。她知道自己爱颂猜,这一点已经不可改变了,但是,她也知道,武大郎绝对不会因此放弃她。

在知道她与颂猜之间的事以后,他如此的委屈求全,就很能说明问题,他是想先礼后兵。

他们两个人,一个有庞大的资金作后盾,可以调动好几个地方的黑社会成员,一个手中有军队,两人真要对立起来,将会演变成怎样的一场大惨祸呢?与其闹得不可收拾,与其自己痛苦慾绝,不如此时痛下决心,跟颂猜断了吧,至少也可以像从前那样.还自己一个宁静。

“这样吧,明天晚上你在帝国酒店开一个房间,无论等到多晚,我一定会去那里见你,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现在,我不能对你说更多的话了,我担心我的电话被人偷听。”

第二天的整个白天,小芳并没有出门,她一直都呆在家里,并且显得十分的平静。吃过晚饭之后,她十分突然地对女陪伴说要出去透透气,并且主动地约她一起去。

不管她是否邀请,女陪伴都会去的,这是她的工作。

刚刚走了两个街口,小芳非常突然地拦停了一辆的士。

女陪伴见她要上出租车,大吃了一惊,连忙拉住她的手,对她说:“你要去哪里?我们回去坐自己的车吧!”

“不必了,很近。”小芳说着,将大陪伴也拉了进来。

的士一直开到了帝国酒店门口,显然并非小芳所说没有多远。一来,她们已经到了这里,二来,有自己陪伴在她的身边,女陪伴估计不会闹出什么事来,因此不得不依从女主人。

走进大堂,立即就有一个高大的男人迎上来。

小芳向女陪伴介绍,他就是将军的儿子颂猜。女陪伴的脸色顿时白了。她来跟自己的情人幽会,竟然将自己也拉上了,这不是让她来当垫背吗?如果武大郎知道了此事,自己该怎么办?她将小芳拉到一旁,说道:“小芳姐,我求你了,你可别害我,如果老板知道这件事,我就惨了。”

“你放心,我今天约他出来,是准备跟他分手,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女陪伴半信半疑,却又无可奈何。既然他们是准备谈分手的事,那场面一定会非常的尴尬,她在场多有不便。小芳和颂猜一起走进电梯时,女陪伴还在犹犹豫豫,不知自己是不是该跟着上去。她还没有最后拿定主意,电梯门已经关上了。她只好呆在大堂的一角,一方面藏好了自己,另一方面警惕地注视着进出这里的每一个人。

她原本是武大郎派来监视小芳的,现在却不得不替小芳放哨。

小芳确实是想跟颂猜分手。那些分手的话,她早已经在心中想了千万遍,也练了千万遍。可是,两人走进房间,颂猜便十分冲动地将她接进怀里,深深地吻她。她顿时在他的怀里融化了,再没有勇气说出那一番话,甚至根本就不想离开他了。

两人的感情压抑得太久,此时爆发出来,便如火山喷发一样无法控制。他们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进门之后便是疯狂地亲吻,一个令他们感到灵魂出窍的吻。他们似乎知道,如果不能好好地把握这一刻,将会永远地失去对方。那时,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拥有对方,立即拥有对方。

小芳说,从进门到他们彼此脱光了衣服,将身体融合在一起,他们之间谁都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他们又像是说了许多许多的话,几天来所有的一切,全都在这一瞬间表达了。她感到在这种时候,语言是多么的空洞和贫乏,也第一次感到人的身体语言,竟然是如此的丰富,如此的美丽,如此的让人惊心动魄。

这是小芳跟颂猜的第一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