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16章

作者:胡杰

第一天晚上,武大郎第一次打电话来,小芳还在别墅里没有出门。估计第二次电话快来的时候,她和女陪伴已经架好了软梯,她很顺利地到了楼下小院里,绕过司机房间对着外面的窗子,走到了外面。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武大郎的第二次电话来了。他们通了十几分钟电话,武大郎根本就没有觉察到异常。第二天,她们又试了一次,同样没有任何问题。

按照女陪伴的要求,今天只是第二次试验,小芳仍然不能去会项猜。

可是,小芳早已经急不可耐了,第一通电话刚刚结束,她便兴冲冲地给颂猜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约会地点而去。

最初的几天中,小芳多少还有些担心,伯在自己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方面出了麻烦。一连几天没有任何问题,她也就完全地放松了自己,天天都去跟颂猜约会,两人尽情地享受着爱情的甜蜜。以前,每次见面的时候,总是担心会误了武大郎的电话,所以无法尽兴。现在不同了,她任何时候都可以接到电话,也不用担心快点离去。因此,他们的约会时间一再延长,甚至两人搂抱着在旅馆房间里睡着了。即使是半夜时醒来,小芳也不忍离开,干脆就睡到了天大亮。

小芳当然清楚,这毕竟不是长远之计。就算她能长久地隐瞒下去,她自己的感情上以及颁猜的感情上,都不可能接受。

这样做,太像是偷情了。可她是偷情吗?不是,她是与自己的心上人恋爱、幽会,这一切都应该是正常的,是可以向任何人公开的。

但在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法之前,她只能这样维持下去。

终于有一天,那层包住火的纸被烧破了。

那次,小芳说她确实有某种不好的预感,所以想早点回到别里去。可是,顾猜不愿意她离开,他说哪怕她离开自己一秒钟,他都觉得难以忍受。小芳自己也不想离开他,只好躺在他的怀里。

两人毕竟消耗了过多的体力,精神极度疲倦,没有多久就睡着了。她绝对没有想到,就在她正做着美梦的时候,别墅里差不多已经闹得天翻地覆。原来,武大郎突然心血来潮,第一次打电话的时侯,直接打的是小芳房间的电话号码,这个电话被自动转到了小芳的手机上。可第二次,他并不是打的小芳房间的电话,而是另一部电话。当时,女陪伴还没有睡觉,她在等着小芳。听到楼下电话响,她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急急忙忙跑下楼接了电话,果然是武大郎打来的。他要找小芳听电话,女陪伴心中大惊,还想替小芳隐瞒,便说小芳已经睡觉。让他直接打她房间的电话。

这时,司机也被电话声吵醒,走到了客厅中。

“谁这么晚还来电话?”司机问。

女陪伴尚来不及问答,武大郎大概听到了他的声音,便告诉女陪伴让司机来接电话。司机听过几句之后,将话筒放在一边,便向楼上走去。女陪伴见状,知道事情要露馅了,急忙对司机说:

“我去喊她。”说着,快速地向前跑了好几步,超过了司机。司机大概觉得作为男人,他不方便去女主人的房间,所以没有制止。

没过太久,女陪伴又下楼来,抓起话筒对武大郎说,小芳姐说她不想下楼,让他直接打到她的房间。

她原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但是,她绝对没有想到武大郎的疑心极重,他接着真的打电话给小芳。此时,小芳正睡在颁猜的身边,被电话铃吵醒之后,完全不清楚家里所发生的事情。两人聊了片刻,武大郎就说他有点话要对女陪伴说,让她来接电话。

小芳当然不可能叫女陪伴来接电话,只得对他说,女陪伴出去买东西了。武大郎刚刚还跟女陪伴通过电话,心中有数,却没有立即发招,而是对她说让司机来接电话。小芳又说,司机跟女陪伴一齐出去了,大概也快回来了。有什么事,待他们回来之后,她让他们打电话给他

这次,武大郎再也忍受不了,对着话筒大发雷霆。他告诉小芳,他刚刚给别墅打过电话,女陪伴和司机都在,他还跟他们说过话。他质问小芳此时在哪里,到底跟谁在一起。

小芳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只好如实相告,她跟颂猜在一起。她说她不想再过那种没有结果的日子,她需要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幸福。她请求武大郎放过她,他们的关系从此了结。

接下来,她便给女陪伴打了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她。

女陪伴一听,立即哭了起来。她知道,武大郎肯定会立即赶到“曼谷来处理此事,她越想越觉得害怕,当天晚上便写了一封辞职信,连同整个事件的过程也写上了,封好放在桌上,趁天还未亮便悄然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小芳就赶回别墅,将自己的东西清理了一下。该带走的衣服以及现金等,装在一只包里,提着就要往外走。

司机早已经接到了武大郎的电话通知,如果小芳回来,一定要将她留在别墅里,一切等他到了曼谷之后再作处理。这次,小芳并非由后面进来的,而是直接从前门而入,用钥匙开的门,颂猜就在外面的车中等着她。她进门的时侯,司机当然知道了,见她急匆匆要离开,便出面将她拦住。最初,小芳还想摆出一点女主人的权威将司机吓住。但是,司机得到了武大郎的命令,胆子大起来。他也知道,如果不能将小芳留下来,武大郎到了曼谷之后,定会找他的晦气。所以,他见小芳执意要走的时侯,便伸手拉住了她。

小芳大怒,斥他大胆,又说他是想占她的便宜,一定要将此事告诉武大郎。司机手中有尚方宝剑,根本就不怕这些,见她挣扎着要离开,便一把将她扛在了肩上,向楼上走去。

她在他的肩上拼命挣扎,同时大喊大叫。颂猜就在门外,他如果知道自己被困,定会赶过来救自己。此时如果不脱身,再过几小时,武大郎就可能出现在这里,那时即使想走,恐伯也不容易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