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19章

作者:胡杰

某一天,她哥哥那上小学的孩子在放学途中被人绑架了。当时,他们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孩子贪玩,跟着什么人玩去了,因此四处寻找。到了晚上10时,有人打电话来,称孩子在他们手中,要求拿出一百万赎人。

小芳的奶奶又惊又吓又气,当场心脏病发作,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快不行了。一个80岁的老人,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打击?家人全都清楚,她是熬不过这一关了。可是,事情非常奇怪,虽然医生也说,老人大概活不了几个小时,可她就是有最后一口气悠着,似乎有什么事放心不下,不肯离去。后来是小芳的妈妈说,奶奶一直最疼小芳的;她是不是放心不下小芳,临去前想见她一面?这话刚出,他们就看到老奶奶的手动了动。

家人只好给小芳打了电话。

小芳接到电话,只以为是奶奶病危,还不知道家里发生的其他事情。她想赶回去跟奶奶见最后一面,便匆匆忙忙地办好手续,乘上了回国的飞机。

大约就是在她上飞机的时候,奶奶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回到家以后,小芳才知道,奶奶的死是因为有人绑架了哥哥的孩子,而在奶奶死后,她的侄子便被人莫名其妙地放了回来。家人问起,他说,有两个叔叔将他带走了,倒没有为难他,还给他买玩具枪,带他上馆子。

事情也是非常奇怪,小芳回国奔丧期间,她本人以及她的家人没有受到任何騒扰。

其实,听说了整个事件之后,小芳心里巳经明白,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武大郎平的。他既不想吓死她的奶奶,也不真正想绑架她的侄子。他之所以做了这些,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她向他求饶。

小芳也曾想过向警方报案。可再一想,侄子被绑架,家里已经向警方报案了,而武大郎做这一切之前,肯定已经想到过这种可能。他绝对不会留下任何把柄让她去抓,即使报案,也根本不可能治他。

经过几天的痛苦思考,小芳觉得只有一条路可走。她于是给武大郎打了一个电话,问他:“你到底想怎样?”

武大郎在电话中假惺惺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你抛弃了我,你知道我有多么伤心吗?小芳,你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

她说:“你要使什么报复手段,直接冲着我来好了,为什么要用那么卑鄙的手段对付我的家人?”

他故意装着非常吃惊的口气:“你说什么?我怎么对付你的家人了?你的家人怎么了?”

“少装蒜了,你做了些什么,你心里清楚,我也同样清楚。直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肯放手?”

武大郎当然还要装下去,他没有把握小芳是否进行了电话录音,或者干脆就是在警方的操纵下她才打了这一通电话。如果他承认自己知道这件事或者是与这件事有关的话,警方便可能以此作为证据。他可不蠢,就算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也不会承认这一点。

他还假惺惺地问小芳,她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要不要他出面帮忙搞掂等等。

小芳在家里住了半个月,每天她都跟颂猜通电话,但没有告诉他家里所发生的一切。她知道,即使他知道了,也不可能有办法,只是增加他的忧虑而已。

半个月后,颂猜似乎不能忍受没有她的日子,表示要赶到她家,当面向她的家人求婚。小芳一听急了,她已经想到,自己与他之间很可能没有个善局,只要自己一天不离开他,武大郎就不会对自己的家人松手。此事如果再拖下去,说不定会闹出更大的事来。即使她再爱颂猜,即使再难以割舍这一段感情,她也不得不挥泪斩情丝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武大郎到底想将她怎样?

为了阻止颂猜来中国,小芳只好匆匆地赶回了曼谷。

在曼谷机场,她非常意外地遇到了自己以前的那个司机。

小芳并不清楚这是有意的安排还是真正的意外相遇。她想,遇到他也好,正可以打听一下武大郎的意图。

那个司机跟了小芳一段时间,如果不是最后那一场大闹,应该说他们相处还是很不错的。现在,他见了小芳,便主动地上前打招呼,也告诉小芳,她将他害惨了。为了她的事,武大郎将他的月薪降了300元。以前,他在深圳的时候以按揭的方式买了一套房子,首期款是武大郎提供的无息借款。自从小芳的事一出,武大郎就逼着他还那笔钱,不然就要向法院申请拍卖那套房子。被逼无奈,他只好去借了高利贷。

小芳听说他受到了如此大的连累,心中十分过意不去。说了一堆抱歉的话,又向他打听,武大郎到底想怎样对付自己。司机说,据他所知,武大郎只不过是非常生气,想让她重新回到他身边而巳。至于是否会以很激烈的手段对待她,他从未听说过,反倒是听说自从失去了她之后,他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整个人似乎都变了。

小芳知道司机还在泰国的公司以后,就托他问一问武大郎,他到底想怎样了结这件事。

两天后,小芳打电话给司机询问结果。司机在电话中说,他已经给武大郎打过电话了,武大郎已经明确表态,只要小芳肯回到他的身边,并且保证以后不再重犯这样的事情,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他也绝对不会再提起。

小芳暗想,他倒是高姿态,以后保证不再重犯,她还敢吗?

听小芳介绍到这里,我大吃了一惊,问她:“你该不是真的准备回到他的身边吧?那样一个人,你跟着他,就等于深陷在火坑之中,恐伯是一辈子都再难有出头之日了。这件事,你一定要三思。”

小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你处在我这种地位,你会怎么办?跟他斗下去?我在泰国,有颂猜保护,他当然不能动我一根汗毛。可是,我的家人怎么办?他不一定会杀死他们,但他有一万种方法去折磨他们騒扰他们。他可以有办法让他们过得生不如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