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20章

作者:胡杰

小芳在深圳生活过一段时间,也认识武大郎的一些朋友,她很想通过这些朋友做工作,让武大郎对自己放手。可是,武大郎带出话来说,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抛弃女人,绝对没有哪一个女人能抛弃他。哪个女人如果胆敢玩弄他的感情,一定不会有好下场。

那些替她传话的人还带来一个故事。

据说,当年武大郎的那个初恋情人现在过得非常惨。

那个女人嫁的男人后来下海做生意了,开始几年生意还很不错,虽然没有大富大贵,大小也算是一个老板,有房子有车子有票子。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他不仅染上了赌瘾,还染上了毒瘾,同时还染上了嫖瘾。三种瘾一上来,立即就将他给彻底地毁了。如果公司的经营状况还不错的话,这些事大概也不至于会成为大问题,偏偏公司遇到了空前危机,生意一再被别人抢走,他欠的赌债毒债是越来越多。债台高筑,无法再维持下去的时候,他便让自己的老婆去求武大郎。

武大郎的条件只有一个,如果一定要他救她丈夫的话,那就要跟他睡觉。一直睡到他将她玩厌了,她才能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去。那个女人也是非常有骨气,拒绝了武大郎,然后又跟自己那不争气的丈夫离了婚。她以为这样,武大郎就没有办法要挟自己了。可是,她又哪里料到,几个月后,自己那14岁的儿子竟然得了性病,不得不使用大量的抗生素进行治疗。那些葯物对肝脏有极大的副作用,儿子的肝脏本来就不太好,结果,性病还没有治好,却又因为严重的肝病住进了医院。女人只不过是普通的干部,哪有钱给儿子治病?眼看儿子的病一日重似一日,她无计可施,只得跑来找武大郎。武大郎说,还是以前的那个条件。你也知道,当年我受了那么大的打击,所以一定要将当年的损失夺回来。如果同意呢,你就住在我这里,至于你儿子住院的问惠,我会派人去解决的,一切你都不用担心,交给我好了。

在武大郎身边住了一个星期,女人一想到正在病中的儿子以及自己的遭遇,便痛哭流涕,伤心慾绝。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儿子的病,她不得不在这里忍受着一切的屈辱和痛苦。

最初的一段时间,武大郎似乎对女人还充满着兴趣,每天都要将她折磨一番。

时间一长,新鲜感没有了,尤其是她每天都哭哭啼啼的,满面的忧戚,想起来就心烦。他对女人没有兴趣了,却又不肯放了她,而是将她交给了一个手下,让那个手下去折磨她。女人宁死不从,可武大郎让人带话给她,这是她必须付出的代价。他说,想一想你的儿子吧,你是要他活着,还是等以后到了阴间再去与他相会?这一招确实有效,她不得不屈从了。

一个多月之后,她被放回家了,赶到医院发现儿子已经病人膏盲,几天之后就死去了。女人哪里受得了这种打击?当场哭得昏死过去。现在,女人终日是以泪洗面。因为完全无法正常工作,单位又进行机构精简,就将她给简了下来。

小芳听到这个故事,顿时感到肝胆俱寒。她想,那个女人的丈夫会不会是被武大郎给害的?武大郎有的是钱,要想让一个人染上赌瘾毒瘾,大概不是一件难事吧。如果他想让一个生意人破产,那就更是小事一桩。后来,女人14岁的儿子得了性病,就更加可疑了。

一个人的财力到武大郎这种程度,而且又心术不正的话,他要使什么人家破人亡,那实在就是一件小事了。

事情到了这种程度,小芳还有什么路可走?即使武大郎真要对付她,她也只好认命了,只要他从此之后,不再对付她的家人,就算是她烧了高香。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小芳明白了武大郎的目的。

他只想将她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他要从这种控制中获得一种胜利的快感。至于惩罚或者是折磨她,他倒是从来不曾想到过。

于是,小芳向他举起了白旗。

听小芳说他并不想惩罚她或者折磨她的话,我真想说,这难道不是惩罚和折磨吗?世界上还有比精神奴役更残酷的折磨?我虽然没有见过那个武大郎,但从小芳的介绍之中,我深刻地体会到,此人可真是一个驭人的高手,一切都不着痕迹,甚至还可以在熟人朋友面前充分地表现他的大度、不计前嫌。实际上,、他已经将一条沉重的锁链,轻易套在了小芳的脖子上,让她永远都不能取下来了。世上还有比这更严厉的折磨吗?

我也曾试图跟小芳探讨这一点,但她不太愿意谈起这个话题,反倒是后来的一些事情令我大为惊讶,她似乎很快就适应了生活在武大郎的精神奴役之下,并且很快地找到了一种心理上的平衡。

她告诉我,摸清了武大郎的真实想法之后,她又亲自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在电话中告诉她,只要她肯回到他身边,以前的事,他保证再不会谈起。

在这次通话中,他以一种胜利者的口气对她说,他早就知道她是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的,所以,在曼谷的那套别墅,他一直都没有退掉。

这件事完全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既可以认为武大郎对小芳用情甚深,他保留了那幢别墅,实际上也是保留着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这样的情节,往往可以从小说电影中看到,那些痴情的主人公,在其相爱的人离开之后,一直都保留着其原来的住房。这样的情痴,在金庸的武侠小说中尤其多见。然而,小说毕竟是小说,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事情,就简直有些荒诞不经了。因此,我更倾向于另一种可能,武大郎之所以一直保留着那幢别墅,并且不改变里面的任何陈设,并不是他对小芳的痴情,而是他始终相信,自己终究会将小芳弄回来。那其实是在向小芳显示他的自信和强大。

可女人有时候十分的让人不解,小芳却持前一种理解。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