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03章

作者:胡杰

据后来武大郎自己向小芳介绍说,他是第一批到深圳来捞世界的人。

武大郎来到深圳,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在内地的时候,他是一个干部子女,父亲的职位不高,却有一定的实权。他本人属于最后一批工农兵大学生,进校一年之后,国家的教育体系开始改革,高考恢复了。他的父亲知道他这一届所拿的文凭跟下一届的不同,于是找关系让他留了一级,于是拿到了一张非常正规的文凭,成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大学毕业后,又是通过父亲的关系,他分到了一个非常好的职位。两年后,他将自己的一个小学妹弄进了这家单位。那个小学妹是他在大学的最后一年认识的,当时她刚刚进人大学。武大郎对那个学妹是一见钟情,而那个学妹显然对他兴趣不大。可是,他有办法为她分到一个好的单位,她又非常乐意地接受了这一安排。到了同一单位之后,他便以为那个学妹已经同意了自己的追求,一直都以她的未婚夫自居。然而两年以后,那个小学妹突然宣布与另一个男人结婚。他伤心慾绝,从家里拿了一笔钱,跑到了深圳。

他到深圳,并非想来找工作,更不是想来赚钱,向是自我流放。

他父亲有一个朋友加同事,是广东宝安一带的人,当了几十年干部。后来深圳特区成立,需要大量的干部,也知道本地人要求回调将被提职使用,于是交上一份请调报告。这个朋友要求回深圳,完全是出于职位上的考虑。可回到深圳以后,发现这里的观念,跟内地完全不同。职位虽然也很重要,却远远没有钱重要,尤其深圳正处在快速发展阶段,机会非常之多,要想赚到钱,正当的;’-1路和非正当的门路都有。那个朋友基本上是一个正派人士,当然不想走非正当的门路,却又不想放过眼前的这次机会。

经过一番调查,他发现深圳的饮食业很旺,只要将生的做成熟的,就不愁卖不出去。有了这样的结论之后,他就想自己开一家餐厅,地点都选好了,只是苦于资本不够,一拖再拖。武大郎到深g;i投靠了那个人,于是由他参与投资,将那间餐厅开起来了。对于这家餐厅,武大郎只是投了一笔钱,可以说一点力都没有出。

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几年之后他已经变成了小富翁。

后来,深圳发展银行发行股票,根本就没有人愿意买,政府不得不出面动员所有政府职员认购。有些政府职员不想出这份钱,便跑来找餐厅的老板。老板十分为难,不认这笔账吧,这些人都是关系户,带过不少客人来这家餐厅用餐,失去了这批客户,等于是失去了一大部分财源。认购吧,那可不是一笔小数日,这笔钱拿出去收不收得回来,还不清楚。

武大郎毕竟是大学毕业生,对于股票了解稍稍多一一点。而且,他来深圳可以说是发了一笔意外之财。他本人有一份国营单位的临时性工作,收入足够他在深圳生活的,根本不急着用钱。

从餐厅赚到的那笔钱,此时全都睡在银行里。完全是为了帮朋友的忙,他将所有的份额全都认了下来。

他万万没有料到,一年多以后发展银行分红,每股派十元,一下子他就收回了投资的百分之五十。这件事实在太令他意外了,他暗想如果明年再来个每股派十元的话,两年之内他岂不是收回了全部投资?这可比将钱存在银行拿利息强多了,即使是做生意,都没有这样的回报。拿到分红款之后,他将所有的钱又买进了新发行的股票。

再过一年,面值二十元的深发展拆股,每股拆成二十股,面值一元。接下来,深发展上市了,在那一年这只股票奇货可居,股价一路飙升,柜台二交易升了80多倍,如果是场外交易,最高的时候每股高达一二百元。他暗暗算了一笔账,自己反倒是将自己给吓了一大跳。许多人仍然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股票,认为它还会再升。武大郎可不敢再留,钱膨胀得太快了,这让他觉得不真实,甚至感到害怕。所以,他全部抛出了下中的股票。几乎是一夜之间,武大郎暴富了,有了数千万的身家。

抛了股票之后,他开始炒房地产。反正他发的是意外之财,也不太当着一回事,胆子也就比别人更大,没有人敢干的事情,他敢。

那时候,深圳才刚刚开始划地皮,大部分人觉得中国的房地产没法做,土地统得太死。深圳作为特区,虽然放开了一点日子,但谁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收回去。武大郎不同,他熟悉香港经济的迅速膨胀,正是因为房地产。反正自己的钱留在手中,也是提心吊胆,总觉得是一些不义之财,不如放在一个什么地方。放在银行当然不好,既然地皮可以批租,那就买地皮吧。

他找了一些朋友合计这件事,人家说你这样可不行,个人是不能买卖地皮的。你如果想做这种生意,就得成立一家公司。他手中有了钱,成立一家公司实在是小事一桩,于是就登记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几年来,由于他在政府机关工作,手中有钱,出下非常大方,因此认识了不少的关系,现在他想买地皮,立即就有很多人主动帮他。于是,他将自己所有的钱投了进去,划下了几块地皮,红线图刚刚下来,地皮就见风而涨。

武大郎对小芳说,当时的情况真是太特别了,连他自己都觉得是在做一场梦。他根本就没有看到钱,可银行却说他已经成了亿万富豪。他要用多少现金,只需要提前一大给银行打个电话,人家就会用运钞车将钱给他送上门来。也就是这时候,他花了50万元人民币买了去香港的单程证,摇身一变成了香港居民。

小芳对我悦,女人通常都有一种惰性,爱慕虚荣、贪图享乐。

她承认社会上流行的一种观点,如果哪个女人还没有动心的话,那是因为对方所使用的“炮弹”的威力还不够。武人郎的财富以及香港身份证确实给了她极大的震撼,尤其是成为香港居民这一点,对她有着极大的诱惑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