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05章

作者:胡杰

作为富翁,武大郎的投资范围非常之广,地域也早已经不再限于深圳。在厂一州、上海以及珠江三角洲的一些地方,都有他的公司,而且在香港、澳门以及泰国、越南等地,他也有着极其广泛的业务。

在曼谷,他有一家中等规模的制葯公司。根据投资额,他原可以派十几名职员在曼谷居留,但除了少数几个高级管理人员之外,大多数职员全都是在当地招聘的。武大郎借口说,泰国分公司他有些鞭长莫及,希望小芳去那里帮他监督一下,不仅给她发工资,还算她一定的股份。

想到可以出国定居,小芳十分的高兴,何况去了泰国,自己还可以赚到钱,何乐而不为呢?另一方面,她当然也看清了一个事实,武大郎其人不可能对某一个女人专情的。自己将他月下得紧了,只可能导致他对自己厌烦并已翻脸。既然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倒不如走远一些,眼不见心不烦

就这样,小芳来到了曼谷。

她在这里的身份是分公司的总经理秘书,单独住在一套租来的豪华别墅里。

可她到公司一看,所有的人员各就各位,人家不仅有商场经验,还有专业知识,她即使想干点什么,也根本插不上手。她给武大郎打电话,对方说我让你去泰国,并不是要你去做苦力,而是要你去享受的。你如果像那些打工仔打工妹一样,每天累死累活,我又怎么忍心?其实,公司那边的事,一切都已经正常,只是有一个人在那里,他们不太敢乱来。按照他的解释,她成了他画在墙上的一只虎,而实际上她却觉得自己是被流放了。

另一个让她产生自己被流放感觉的是身边的两个人。这两个人是跟她一起到泰国来的,他们原本在深圳跟着武大郎,似乎是他最信任的两个人。自从有了小芳之后,武大郎便将他们派到了她的身边。那个男人专职负责为她驾车并兼保缥,那个女人毕业于国内某大学的公共关系专业,是一个公关好手,深得武大郎的信任,被武大郎派来陪伴小芳。这两个人在深圳的时候,就一直跟着小芳了。当时在围内,小芳倒没有被监视的感觉。现在到了泰国,司机和女陪伴也跟了来,除了替小芳服务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工作可做。渐渐地,小芳就觉得,这两个人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任务,那就是监视她。武大郎担心她独自生活在泰国,远离了他的视线之后,会做出红杏出墙的事来。事后,小芳对我说:我真是太合了,以前从来都没有想到这种可能。我问她后来为什么会发现这一点呢?是不是因为某件事?

她说不是,这种感觉是突然而来的,甚至完全没有理由。那是她刚到泰国不久的事。初到泰国,语言不通,公司的事她又插不上手,每天除了逛街以外,再没有别的事情可做。最初的新鲜感过去之后,她就变得百无聊赖起来。于是,司机便找来了些好莱坞经典影片。有一段时间,小芳一天看好几部好莱坞片子。有一部间谍片,小芳已经完全不能记起细节了,她所能记得的是正在看这部影片的时候,非常突然地想到,司机和女陪伴或许是武大郎安排在自己身边的间谍;然后,她立即就想起许多以前自己所不注意的细节,并且越来越肯定,两年来自己一直部处于他们两人的秘密监视之中。

为厂防止她红杏出墙,他竟然派了两个人来监视自己。

想起此事,小芳就觉得既愤怒又可笑。她那远在深圳和香港两地奔跑的“老公”十分风流,她到泰国不久,就听说他在深圳找到」第四房姨太太。她甚至可以肯定,不远的将来,他定会有第五房第六房姨太大。可是,他是一个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男人,他不能容忍自己的任何一个姨太太有情感走私的成分。然而,如果他的哪一位姨太太真要瞒着他搞情感走私,他又怎么可能完全的防范呢?世界上最不容易防的,人概就是这件事了。

人慨正因为他太风流,接触过不少的风流女人,于是认世界上的女人像男人一样,本质上是风的吧!

小芳太漂亮人迷人,又很容易给人留下一个放浪的印象,武大郎对她在泰国其实并不放心。不仅派了两名“特工”保护她,还经常打国际长途来查她的“考勤”,常常是睡到半夜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那铃声在午夜听来尖锐刺耳,令人心惊肉跳。

小芳对我说,真是好笑得很,我如果是他想象的那种人,或者是像他一样花心的人,他在半夜打电话,又能查到什么?我要做什么事情,不能白天去做吗?反正我在泰国又没有任何事可干,随便找个男人去,白天在一起玩,晚上就回到那套房子去,他晚卜打电话去查房,又有什么效果?

在泰国呆了一段时间之后,好莱坞片看多了,也开始厌烦起来。后来一旦有人提到好莱坞,她就会大发一通脾气。

司机和女陪伴的任务,当然不仅仅只是监视她这么简单,他们还要想尽办法让她在泰国生活得好。见小芳越来越烦躁,司机和女陪伴有些急了,想了很多办法让她高兴起来,结果都没有效果。这时,女陪伴提出了一个建议,她对小芳说:“小芳姐,我们何不去语言学校学泰语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个提议让小芳产生了兴趣。是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找件事做日子要好过得多,至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无聊吧。

在语言方面,她似乎有一种天赋。半年卜来,跟她一起的那个陪伴小姐虽然有英语功底,在泰语方面却还不如她,她已经可以熟练地对话了。

小芳为人非常随和,到曼谷半年里从来部没有给两位“特工”制造事端,他们也就十分高兴何了这份既省争又能拿到高薪的工作。尤其是那位女陪伴,竟然成了小芳的闺中密友,两人无话不讲,好得像亲姐妹一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