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的中国女人》

第08章

作者:胡杰

这人是一个将军的儿子,有着一个在泰国极其常见的名字,叫颂猜。

身高有一米八以上,身材极为魁梧,皮肤黝黑,相貌英俊。大概是出生于军人家庭的缘故,他身上有着一股逼人的英气,尤其是他那双眼睛,盯着你看的时候,会让你有一种触电的感觉。

当时,小芳走进去的时候,觉得有一种特别的光线射向自己。她一面和熟悉的人应酬,一面暗中观察了几次,并没有发现那特别的目光是从哪里射过来的。后来,一个在银行工作的高级职员走过来,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年轻的男子。他们尚没有到达自己的面前,小芳就已经预感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不错,她十分肯定,进门时所感到的那种特别的目光,正是来自这个尚不认识的男人,从她一进门他就在观察她。现在,他似乎终于找到了机会,才会要求那名银行职员替他引荐。

说话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丝毫都不考虑她是否感到难堪。小芳原本是一个惯于用目光注视别人的人,所以,他们之间有一段时间的目光接触。最后,还是小芳心惊肉跳地挪开了自己的目光。

从这时候起,她已经有了预感,知道自己跟这个男人交往,将会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可是,她同时又感到一种来自这个男人的强大魅力,那种力量像磁场一样深深地吸引着她,令她难以离开。

整个晚上,颂猜都围着她转,请她跳了一曲又一曲舞。

小芳参加过许多次类似的晚会,通常都不可能有人能够独霸她。可这天晚上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当她与颂猜跳了第一曲之后,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子上来邀舞了,他们似乎有着某种默契,全都有意在回避这一对。晚会中途,有人提议由小芳唱几支歌。小芳也是有意推销自己,唱了一支中国歌,又唱了一支刚刚学会的泰国歌。她在唱歌的时候,目光有意无意地会去寻找颂猜,她发现颂猜此时的眼睛特别特别的亮,眼睛里面像有两盏灯点着一样。

出席这样的高层次晚会,武大郎即使知道,也不会说什么。

所以,小芳是百无禁忌,一直到晚会结束才起身告辞。颂猜立即站起来,挽着她的手,一直将她送出门外。他主动将自己的名片递给她,并且用笔写上了自己家里的电话。像他这样的豪门,私人电话通常都秘不示人,名片上一样都不会印上。小芳当然知道,他特别将电话写在上面,表示了他的愿望。

接着,他又向小芳索要名片,小芳说没有。他又要小芳的电话号码,小芳同样没有给。她知道,如果给了他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颂猜没有拿到电话号码,似乎觉得她在有意拒绝自己,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神色。

小芳见状,颇有些不忍心,于是悄悄地告诉他:我会打电话给你的。

第二天,小芳没有给他打电话。第三天,她在外面转了一天,一整天脑子里却全都是颂猜的形象。回到家以后,她的心情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一遍又一遍对自己说,今天应该给他打个电话了,即使是出于礼貌,也应该打这个电话。实际上,她心中当然清楚,这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礼貌问题。她如果迈出了这一步,后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恐怕就不受她的理智所控制了。这一段关系如果维持下去,终有一天会被武大郎知道的,那情况将会怎样呢?小芳不是不知道,武大郎认识很多黑道上的人,香港的、深圳的以及泰国的,他的手里又有钱。如果他将钱与黑道力量结合起来,要对付她或者颂猜的话,将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形?

犹豫了再犹豫,站也不安坐也不安,总想做点什么以便将心目中那个影子赶走。她打开了电视机,可那四方小匣子里到底在做些什么说些什么,她一点都不知道,脑子被一个念头占满了:给他打电话。

她独自走进房间,找出颂猜的名片,拿在手上呆呆地看着。捏的时间太长了,手心有些汗意,仍然没有最后下决心。

只不过一个普通的问候电话而已。她对自己说,拿起话筒拨了那个号码。可是,刚刚有人接听,她又惊慌失措地将电话挂断了。

现在,她已经十分明确自己将要打一个什么性质的电话了。

这个电话,绝对不能在卧室里打,女陪伴随时都可能进来,虽然她跟自己已经成为了密友,可毕竟是拿着武大郎的薪水。所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样的事一旦发生,她大概不会站在自己这边吧。

小芳像做贼一样,将自己的门打开,没有见到女陪伴,也没有见到保镖。她又缩回身子,为了不让他们有所怀疑,她只是将门轻轻掩上,转身走进了卫生间,并且将卫生间的门反锁上。

在抽水马桶上坐下来,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又一次快了起来。

不行,心脏这样跳着,她甚至连话都无法说清楚,一定要让它平复下来。她坐在那里,做了几个深呼吸,觉得情绪稍稍稳定了,再次拿起了话筒。

第一声振铃尚没有结束,对方就已经抓过了话筒,她清楚地听到电话中传来一个男人的问候声。不错,正是他。

小芳的心猛一阵狂跳,她顿时慌了,一把将话筒压在了话机之上。

她的手还抓在话筒上,心中却在骂自己,怎么这么无能?难道连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吗?有什么好怕的呢?反正她与武大郎之间又没有任何契约,她想追求自己的爱情,谁又能够干涉她?

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她被吓了一大跳。

这个电话应该是武大郎打来的,除了他,只有保镖、女陪伴以及佣人知道她房间的电话号码。他们如果有什么事,当然可以来敲她的门,而没有必要打电话上来的。他怎么在这时候打电话来?难道保缥和女陪伴看出了什么蛛丝马迹,已经向他通报了?

她诚惶诚恐地抓起听筒。

电话中有人用泰语说道:“是小芳小姐吗?我是颂猜……”

老天,这是怎么回事?他竟然知道了她的电话号码?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泰国的中国女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