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22 学学日本抓住我们的机遇

作者:洪峰

在中国足球的现实中,从根本上改变观念肯定至关重要,这个问题处理得好和快,中国足球就能早一些和世界足球的潮流汇合,否则我们肯定要越追越远。

我们的近邻日本是世界上民族意识最强的国家之一,但战后的日本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思维方式,一个以“大和民族”为世界中心的国家成了一个最善于学习的国家,也成了最能吸纳外人精华的国家,在这种新的国民精神指导下的日本很快就发展成世界上最具经济实力的国家,如今的日本的确又重新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大国。在足球方面它也不甘居于亚洲中流,它照葫芦画瓢,还是引进。它希望引进能带来自身的进步,日本人花了数不清的钱请了法尔考、济科、布赫瓦尔德、莱因克尔、斯基拉奇、劳德鲁普、斯托依科维奇,还请了奥夫特、温格一大堆大球星和外国教练。短短几年,日本就一跃成为亚洲的强队,谁碰到它都难说不是生死之战。日本足球如今只欠缺一份大赛的经验,一旦这个方面有所补充,它肯定将是老牌亚洲强队夜不能寐的心腹大患。

不说日本,我们的周边国家都在这么干,其中不乏那些过去曾经是社会主义的国家,越南就请了德国人。

其他亚洲足球强国也这么干,沙特、科威特、韩国,只有几个不肯改革开放的国家才拒绝外籍教头,比如说伊拉克。足球发达国家也并不只相信本土教练和球员,意大利、西班牙、德国、英格兰、荷兰,这都是传统的足球强国,但他们依旧把足球搁在传统中,把交流和引进看得格外重要。对于中国来说,比你差的比你强的都这么干,你凭什么就要“自力更生”呢?这种近视的爱国主义实在有害,它最终只能导致我们越发落后越发挨打。

”98世界杯外围赛是又一个历史契机,中国队出线与否又会给新问题留下两个答案。如果我们能全面客观地评估自己,中国队出线与否都不能表明中国足球在世界上有了一争高下的实力。我们必须坚定自己的方针和策略,加大引进的力度,并且不仅仅局限于国家队,只有全面引进,我们的足球思想才会有质的飞跃。和王健林的会面很集中地讨论了这个问题,正是王健林对引进外籍教练方面有十分坚决的态度,我才敢讲大连万达有可能给中国足球做出新的贡献。上海人在这方面又一次走在了前面,这或许是上海一直处在中国对外交流的前沿的缘故。上海人在引进外援方面做得坚决,从斯托依科夫下课到安杰依登台,申花俱乐部彻底打消了本土教练重执申花帅印的念头,申花等于向足坛宣告:一定要在这方面干到底,甚至可以置申花的现实战绩于不顾。上海不仅仅是申花,其他的几个俱乐部也采取了相同的方略,豫园、浦东都是外籍教练,而且上海舆论和球迷也都表达了他们的支持。遗憾的是其他俱乐部缺少这种革命的环境,他们还是满足于在自己现有的资源下折腾。比如说辽宁队,下了杨玉敏上李树斌,下了王洪礼上杨玉敏,下了杨玉敏上王洪礼;比如说广东队,下了岳永荣上陈亦明,下了陈亦明上郭亿军,下了郭亿军上岳永荣;越是足球历史悠久的地区,这种闭关自守越严重。他们总是在内部换来换去,还是一些老面孔老方式老打法老思想,就是不肯放下架子请外人。在这种地区,他们一直认定“我们有中国最多最好的人才”。这种想法或许不错,但他们就是不愿正视中国足球整体落后的事实,就是不肯屈尊求教于天外之天人外之人。

从全国十几支甲a、十几支甲b的实际情况看,我们面对着相当顽固的守旧势力,这种传统势力并不那么容易就让出地盘,学习和引进只是在有限的几个俱乐部里行得通,大部分俱乐部还认定“中国国情”比足球规律更能决定一切。我们的大部分中国教练从自身利益出发也不愿有外藉教练带球队,中国助手起到的作用大部分都是消极的,虽然没有谁傻到公开做梗,但暗中拆台的事屡干不爽。从施拉普纳到维尔纳再到浦东的乌拉圭人,都是在莫名其妙中就卷了铺盖,外籍教练的直来直去在中国助手的太极神功面前很快就一败涂地。我敢说,在这种情况下有些中国教练没有真的为球队的利益着想,更没有为中国足球的大计着想,在现实的个人利益面前,他们的爱国主义和事业信念只是一堆骗人的空话。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