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26 中国足协的世界杯情结

作者:洪峰

当我们用客观的态度去对待中国足球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中国足球发展进程中存在的许多问题在各个国家中也同样存在,比如裁判问题、财政问题、赛制问题、打假球问题、球迷闹事问题,但接下去我们也发现别人的问题不应该成为我们自已落后的借口,而且上述问题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每个国家也都在努力克服自身的缺陷,它们和整个足球的发展大势相比,毕竟是相对容易解决的,而且,一些问题的存在恰恰说明了足球的特别之处。比如裁判问题,即便在世界杯决赛中也会闹得沸沸扬扬,裁判的错误构成了足球运动的缺憾,而这种缺憾反倒让足球在人们心中占据了特殊的位置,它表明世界上任何一宗事物都不可能完美,不完美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中国有收“红包”的裁判,外国也有,但外国人经常要东窗事发,而我们永远是查无实据。区别在于外国人有相对健全的法制,事业规范也更加深入人心。球迷闹事是永远也不可能灭绝的现象,一旦球迷都变得绅士,足球也只能是网球和高尔夫球了。它们的区别在于前者本来就是最大众化的运动,后者本来就是上流社会的玩物。中国足球迷在闹事方面比不上欧美和非洲,因此说中国球迷是最了不起的群体。它的另一方面是中国足球还没有真正走进市场,一旦有了博彩,球迷闹事也就随之而来,因为输或赢都和球迷的切身利益结合起来,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国家的性质也会对足球的发展产生影响,这方面非洲和西亚表现得突出些,足球在那里是国家和政治的工具,足球如何滚动完全取决于一个首脑人物的转念之间。这种行为无疑会大大削弱足球的力量,比如尼日利亚足球水平很高,但政府的过多干涉使这个足球强国一直没能健康地成长,在世界足坛上也没能得到应得的尊重。西亚也是如此,他们有好的球员和好的教练,但王室成员的颐指气使经常断送球队的前程,以至于他们大笔资金的投入和足球的进步不成比例。

中国的职业联赛从1994年开张,已经轰轰烈烈搞了将近四年,但四年过去,我们发现自己除了挣大钱再没有什么让人欣喜的改变。组成一支国家队到外边一打,便是最好的说明。”98世界杯外围赛全方位暴露了中国足球几年来存在的问题,因此说归纳和总结这次外围赛决赛阶段的比赛(包括它的准备阶段),我们就能看到我们存在的问题在世界足球范围内既有普遍性的问题,也有我们独有的问题,而后者是我们的足球迫不及待需要解决的问题。

1.急功近利好大喜功这应该是两个范畴的事情,但又有内在的联系,前者是后者的结果,后者是前者的基础。但无论怎样,它们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有相当大的破坏性,而这种破坏又往往被表面上的积极进取所掩盖,消除它们的唯一出路是按足球本身的规律办事,正所谓实事求是和说老实话做老实人办老实事。在这方面,中国足协难逃其咎。

职业化还刚刚开始,我们就提出了一个非常让全世界都惊讶的目标:2000年奥运会前八名,2002年世界杯16强。这便是好大喜功的最典型宣言,它从根本上违反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就像1958年大跃进几年赶超英美一样没有根由,全凭着一时冲动就什么都有了,至少,是对自己和对世界没有正确的评价,更是对自己和对世界的戏弄。

中国足球严格地讲一直游移在世界足球主潮的边缘,我们从理论到实践还显得相当幼稚。我们的足球理论几十年来都没有发展,充其量是在研究一些细枝末节,比如说:“两翼齐飞”“防守反击”都是用一些很具体的技战术取代了对足球的整体把握,直到”98世界杯外围赛我们还不清楚怎样科学地调整球员的临战状态呢,技战术的研究又有什么可以保证的呢?我们的足球实践就是在这些幼稚理论的指导下摸瞎着打,今天是沉底传中,明天是大闹禁区,后天又是固守反击,大后天再来逼迫式打法。昨天是高丰文的体能至上,今天是徐根宝的抢逼围,到了戚务生手里便是什么都打什么都打不好。所有这些东西几乎都是把细枝末节误会成了整体,把具体战术误会成了战略思想。凭这些想和亚洲球队也难争高下,又何谈冲击世界杯16强呢?但牛皮已经吹了,总要想法子试一试,至于能不能成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因为好大喜功,做事就不可能避免急功近利。

(l)先是引进了德国人施拉普纳。请高水平外籍教练是每个足球相对落后的国家共同认可的成功经验,不仅仅是亚洲,欧洲的二三流足球国也这么干。94年世界杯中的美国、瑞士、爱尔兰都用的外国人,非洲和中东阿拉伯诸国则更是清一色的外国教练。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短期内提高国家队水平的好方法,但我们在选择施拉普纳这件事上显得过分急切,过分相信德国教练肯定好,更主要的,足协在这方面并没有进行认真地考察,而且以他们的经验也无法确认哪一种教练水平更高更适合指挥中国人踢球。和世界足球强国打交道时,我们的决策层是一些文盲,他们光有听别人讲的份根本拿不出像模像样的计划来应对。他们甚至连市场行情都不知道,就信口说太高水平的教练请不起,殊不知施拉普纳的要价比那些真货色还要高。在骨子里,中国足协都是一些不很开化的土老冒,他们以为进口货肯定比土产货要好,却不知道进口货里边更多的是人家淘汰不用的东西。就如同中国的电视机市场,其实如今的国产货比进口的电视丝毫不差,但市民们还是相信洋电视,这里边的奥妙在于,真正上等品脾的洋电视并不面对中国市场,涌进中国市场的都是打入另册的产品,也就是说,都是删除了很多功能降低了质量标准的产品。德国老头施拉普纳就是这样的产品,他除了把曼海姆带上甲级,再无其他可以供欣赏的业绩,但我们只看见了“十佳教练”这个年度荣誉,就把施拉普纳当成点石成金的仙人请了进来。

施拉普纳的失败是必然的,他只懂得一些现代的管理手段,对比赛,尤其是国家队之间的比赛几乎一无所知。他更适合做国家队的日常管理工作,而不适合指挥一支国家队征战世界杯。施拉普纳指挥下的中国队成了历史上历届国家队中最混乱的球队,在比赛中没有战术没有技术,几个人在球场上只是乱跑,踢了一种世界上最丑陋的足球。施拉普纳有哲学家一样的额头,有演说家一样的口才,更主要的他表现了一个德国人的敬业精神,这也成了他失败后仍能在中国过好日子的理由。但作为一个主教练来说施拉普纳的能力和水平确实很低,选他做中国国家队主教练确实属于失误。

施拉普纳的失败导致了中国足协的倒退,其实这也是新旧两种观念和势力初试锋芒的必然结果。在这个回合中,“新观念”者同样只是有感性认识,而急切成功的心态迫使他们匆匆出牌,这使他们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初中生那样最终还要回到家里。中国教练重新执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国教练有了可以自吹自擂的借口,施拉普纳成了绝大部分中国教练贬低外国教练的论据。如果中国足协不是这般急功近利,而是让事情水到渠成,98年世界杯外围赛肯定不会打成如今的模样。这并不是一种事后的假设,而是依照事物进程的合乎逻辑的推理。戚务生之所以一败再败还能坐稳主帅位子,都是因为施拉普纳的失败。没有人再敢提起请外籍教练,当初力主请进来的人士由于自己的失误更不敢旧话重提,更主要的是,谁还敢承担历史责任?谁都知道”98世界杯是“本世纪的最后一次冲击”了,中国早就习惯把一切都和政治和历史联系起来,输了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不能戴着“崇洋媚外”的罪名完结自己的足球生涯。

(2)或许是日本的三浦知良启发了病急乱投医的中国足球,当“健力宝”集团提议出资组建一支青年军去巴西留学深造时,马上得到了中国足协响应。按说这件事没什么不好,至少是请进来和走出去的一种尝试,但问题是中国足协把这件事看得过分重要,他们似乎看见了中国足球冲进世界16强的希望。正是怀着这种希望,中国足协以空前的热情投入了这项不能预知后果的工作。在经过了三番五次的人事纠缠之后“健力宝”终于成行,这支球队几乎选走了当时国内最有潜质的孩子,由此可以窥见中国足协在这些孩子身上寄予的厚望。在我们的统计中,以这种集团规模到另一个国家学习三年的事在世界上还没有先例,但一贯保守一贯左顾右盼的中国足球创造了这个惊奇。

事实上,如果让中国足协出钱,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支留洋兵团。钱是由“健力宝”出,球员由足协选,教练由足协定,真是不花钱又露脸的便宜事,一旦学有所成,足协当然功居首位,并且是开放家的形象。

“健力宝”出去之后中国足协基本上就放任自流,只等着这几年能产生出一流球星。后来的事大家都看到了,“健力宝”真的打比赛一点都不实用,一个个孩子瘦得麻秆似的,九十分钟的比赛只能坚持六十分钟。但就是这支球队,始终在中国足协的决策中占据特殊的位置。可以说“健力宝”莫名其妙地享有特权,由国内球员组成的青年队在预选赛中一路无敌直打进决赛圈,但临近大赛中国足协一句话就换成了“健力宝”,好端端一支青年队说散就散了。结果“健力宝”踢得一塌糊涂,但主教练依旧器宇轩昂,足协依旧厚爱有加。接下去又去参加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同样踢得臭不可闻。朱广沪照旧趾高气扬,足协照旧用人不疑。更加不可思议的是,参加世界大赛时这支“健力宝”兵源短缺,位置的缺陷尤其严重,但朱广沪坚持不吸纳国内球员,坚持给替补球员机会却不给国内同龄好手机会,“健力宝”全然成了朱广沪的自家球队,他的权力之大让人膛目。试想,如果没有中国足协的尚方宝剑,凭一个没有丝毫职业成就的朱广沪有何德何能这般独裁?中国足协在“健力宝”身上寄予了太大的希望,这支球队的成败似乎有关他们个人的成败。原本是一种商品广告的举措,如今竟演变成了中国足协的跨世纪工程,而且是不出钱不出力只管摘桃子的工程。八运会后这出闹剧不仅没有停止,反倒愈演愈烈又要增派两支。这一回想来个欧美风格大结合,相当于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足协扩大了希望,他们打算由这些人中选出冲击2000年奥运会的队员,只是不知道还想不想进八强。

关于走出去和请进来的利弊,我已专章述说,这里只想强调“健力宝”之所以能受到如此重视,根源于人们对中国足球的失望;而足协同样对足球的方向稀里糊涂、他们知道巴西南美的足球肯定要好,但又说不清道不明好在何处。“健力宝”恰逢其时,正符合了中国足协这种心理。“健力宝”青年队完全可以以俱乐部的形式自己出去自己管理自己学习,足协只是从中间选拔出优秀分子进入下一届国家队就行了。而国内优秀球员被排斥在大赛之外,只允许让“健力宝”这支瘦孩子球队在世界级大赛中练兵,则进一步证实了足协的赌徒心理,他们确确实实把中国足球腾飞的宝押在了“健力宝”身上。我不排除这支青年军冲进奥运会的可能,但这并不就表明中国足球有了真实的进步。一个国家足球水平的提高从根本上说取决于这个国家的职业联赛水平,这是显而易见的规律,来不得半点轻视。日本在这几年依靠雄厚的经济实力在联赛中加大投入,他们宁可请过时的大牌球星来日本挣钱,也不肯送一支国家队的后备军出去留学,日本人弄懂了这个道理:过时球星本身就是老师,他们教给日本球员的东西在日常训练和比赛中就有了,远比走出去来得更直接更实惠。日本足球水平的提高不是由于有了三浦知良,而是由于有了很高水平的职业赛制。韩国的足球水平在近年来呈停滞不前甚至下滑趋势,也是因为韩国的职业联赛开展得不太好,幸亏它们还有许多大学生球队作后备力量。中国职业联赛虽然还很初级,但对球员和教练的冲击也相当巨大。至少,职业足球的利益和残酷几乎同时迎接足球人,对每个参与者的要求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高,球员之间的教练之间的竞争直接和生存相关,因而也大大刺激了人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26 中国足协的世界杯情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