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29 1997年11月7日

作者:洪峰

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体育场赛前读了前线记者的报道,觉得国家队没有赢球的打算,首先是教练班子已经从内心里放弃了希望,有记者计算出了几种出线可能讲给教练员听,教练员的表现是摇头和叹气,也就是说“1%的希望100%的努力”只不过是一种口号。

比赛前一天有一家电台的记者问我怎么估计这场比赛,我反问他怎么估计。他说中国队能赢。我要根据,我不喜欢没有根据说话,足球本身是圆的,但足球运动可不是圆的。记者说中国队一直有心理问题,怕输打不好,想赢也打不好,这一回没有了任何包袱和压力,放开了打,肯定能赢。原因之二是中国打沙特从来不惧。

我的看法正相反,我认为中国队的确没了包袱,但我们和卡塔尔不一样,卡塔尔队没了包袱但多出了一份自尊心,我们丢了包袱之后一定把自尊心也随便扔了。这很不一样,虽说都可以放松,但我们的放松是应付比赛,不输就不错。原因之二李传琪已经代表教练组说了话:“保平争胜,”这种战略指导思想就是以不输为最大利益,赢球就是额外的赚头。这种思想肯定会影响球员的积极性。妻子的看法也是认为中国队能赢,她只是希望中国队胜利,很少去分析原因,这不奇怪,她只是从这一年的九月才开始看足球的,她只是为中国队的胜利高兴。不管怎么,我们都要守在电视机前边等待开场哨。足球在这个家庭里如今占据了很特殊的位置,当然中国国家队的比赛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德甲、意甲和英超只是偶尔才成为两个人的共同节目,妻子在这段时间里一般都是转换频道寻找外国影片,她格外喜欢看那些凶杀侦破片,最好是现代都市里发生的事情,比如说洛杉矾和纽约。西部片正逐渐退出我们的生活,我也不再看戴牛仔帽的西部枪战片了。

利雅得球场看上去比科威特的卡迪西亚体育场朴实些。卡迪西亚球场弄得花里胡哨,球员和皮球都被草坪古怪条纹弄得模糊,就如同电视屏幕出现了水波纹一样不舒服。利雅得球场很朴实,也像阿拉伯沙漠一样单纯。

穆瓦利德很轻易就打破了场上的平衡。区楚良总是抓不住皮球,或许他的手太小又没有力气,他总是脱手,而且第二反应非常慢,而且还发呆。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格外想念傅玉彬,这个越到大赛发挥越好的球员再也没有出现在中国的球门前面,区楚良山中没老虎猴子称大王也是没商量的事。这一次他又脱手,穆瓦利德跟上去一挑,球就进了。此时开战不到四分钟。

应该说中国队失球后打得不错,在第十三分钟时就扳平了。谢峰拼命追上皮球,传球之后谢峰直摔向写着洋文的广告牌,这是重放慢镜头时才注意到的,当时我的目光一直跟随皮球。皮球很低很急,直向门区掠去,这时候白色身影一闪,球进了,然后我们都知道了进球者是病秧子郝海东。郝海东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生病,到了球场上踢一会就弓起腰很不行的样子。

这个球员有很高的天分,射门时有准头,而且他失控的时候不多,在这方面郝海东比范志毅强,范球星老是让人提心吊胆,在自己的禁区一带范球星尤其让中国球迷捏着一把臭汗,求观世音大慈大悲保佑范球星别犯规。

应该说上半场中国队踢得不错,按这个架势打下去,中国队这一回能打赢。我们总说体能上比西亚人好,几场比赛下来还的确占点上风,只是和伊朗人的第一场有点问题,行家说一是因为紧张,二是因为分配不合理。这一回如果能在上半场保平,下半场就该争胜了。一到下半场,科威特、沙特很难顶住中国球员的反复冲击。韩国人打西亚也做不到这一点,但不知怎么回事,中国队就能。这大约也是一物降一物吧,就像法国队,一遇着德国队就完蛋,就像叶钊颖一遇到王莲香就脚软,王莲香一遇着龚智超就没戏,中国队遇着伊朗没电,伊朗遇着沙特也没电,沙特遇着中国还是没电。

但下半场有点不对劲,沙特队手里有10分好像比中国队还想赢,而只有7分净负5个球的中国队反倒想平。

后卫拿了球来回倒脚,区楚良开门球总磨蹭。这可不是争胜的架势,分明是保平。教练组就是说出花来也不会有人信,想赢的人绝不会是这种样子。沙特人的体能好像突然好起来,莫不是又吃了兴奋剂吧?中国队有点疲于招架,跑动明显慢了,动作也有些跟不上趟。张恩华那个点球根本不是什么大意,明明是动作有点慢,生生让沙特球员绊到脚上。比赛快要结束的时候中国队的几个球员大约忍受不了这份窝囊,自由人徐弘也冲到前边去了。说来这一回戚务生继续出昏招,用姚夏顶替了高峰。姚夏和高峰比差得太远,光会瞎跑,一溜烟贴着边线往底线窜,不出界不回头,没形成一回传中更别提威胁了。

沙特人这场球踢得挺积极,但优势不如前几年那么大。高丰文那一届中国队虽然2:1赢了沙特,但那时候有傅玉彬。沙特人致命的射门有七八个,都让博玉斌挡了。这一回区楚良挡住了一个点球,其他时候失误频频,只是沙特球员没抓住机会,还因为这场球中国队的后卫线发挥得不错。按说保平争胜正是好时候,沙特人一直压到中圈,中国队得球之后的机会挺多,但不是越位就是前边没人,大部分都是前边没人,一个大脚踢到沙特人脚下,人家拿住了再组织进攻。

终场前的一段时间,沙待队有恃无恐的模样,除了守门员,都参加了对中国队的围攻。球打出来又给打回去,好不容易在中场得了球又让人家抢走。中国教练员这回不知道怎么想的,一定是盯着大钟看时间,盼着快点完事千万别输球。其实球迷们已经不在意你输了赢了,连卡塔尔也能输,输给沙特又有什么要紧。

只是想看看中国队能不能打出点人样来,能不能在十强赛中发挥一场。

这一回大家都可以松口气了,据说踢完卡塔尔中国球员就有说有笑了,这也是松一口气的表现,只不过稍微早了点。按a组的情况,输给卡塔尔并不就是完全没了希望,后两场结果能全胜,还有可能进军法兰西,至少可以跟b组老二干一架,输了还有和澳大利亚一拼的资格。就这么平了,就这么回家了。

稍晚些时候,卡塔尔人在多哈凭借恩纳吉的两粒入球败了伊朗人。6号巴盖里终场前吃了第二张黄牌,当这个年轻的波斯小伙走出场地的时候,他的主教练古汉像中国主教练戚务生一样面目呆滞。说起来伊朗手里的12分有一半是从中国队身上拿的,而在同宗兄弟身上,伊朗队总共才拿了6分,它自己让沙特拿去4分,科威特2分,卡塔尔3分。古汉的无能已经不能掩饰,他肯定知道自己的命运比巴盖里还要糟糕。

果然,伊朗足协几乎在当天就解除了古汉的职务,巴西人瓦尔代尔·维埃拉接过了帅印。至此,所有西亚队都换上了外籍教头。卡塔尔队是哈吉(此前是荷兰人邦弗雷雷),科威特是马卡拉,沙特队是德国人普弗斯特(此前是葡萄牙人文加达)。如果伊朗在平了沙特之后马上换帅,肯定不会在最后一战看卡塔尔和沙特的眼色了。我觉得伊朗的情况和我们至少有一点相似:球员(主要球员)对主教练逐渐失去了信心,他们对主教练的能力产生了深刻的怀疑。这无疑是一支球队最可怕的内在败因,这样的球队已经没有多少战斗力了。

哈吉只是改变了卡塔尔球员的精神面貌,他只是让球员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在技战术上,哈吉只强调了抢。看卡塔尔球员踢球,真比欧洲球员还要拼命,下脚又狠又快,总是在中国一带就阻止了对手的进攻。打中国队时他们也这么干的,一直以为自己硬朗的中国队被卡塔尔人逼抢得大乱方寸,不输才怪呢。

伊朗踢法硬朗,他们打中国时就凭这个取胜,面对卡塔尔就显得过分文雅了。

卡塔尔出线也好,不出线出罢,但亚洲人终于看到了卡塔尔人不好欺负。赛前被所有人视为弱旅的卡塔尔队在第二阶段直杀得同组球队人仰马翻,谈卡色变。

仅凭这一点,卡塔尔人就可以骄傲和自豪一回了,他们甚至可以说,早些换了哈吉,早些除去外国球员,a组第一的应该是卡塔尔。

中国球迷怎么想呢?如果首战败阵之后就换教练,中国队至少不会比现在更差吧?如果新教头的信任危机没有产生,三军一心用命,至少拿13分不应该是白日做梦吧?现在的情形说什么都晚了,中国足协在这件事上比婆娘还要婆婆妈妈,他们不换戚务生说到底是自己问心有愧,因此戚务生才敢说:“我负我该负的责任!”口气中表情上没有丝毫不安和愧窘,相反,倒有些忿忿不平。

中国足球,就这么几十年没有答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