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40 沈阳海狮

作者:洪峰

辽沈球迷一直不能接受沈阳海狮,这种情况在几十年里没有改变。我一直呼吁球迷忘掉“十连冠”的辉煌历史,但辽宁队的存在始终让球迷们对它情有独钟。在辽宁,许多人始终不能认识到过去的辽宁队就是现在的大连队;始终不能意识到职业化的开始就意昧“辽宁”这个名称就应该消亡;如今的辽宁人已经没了争王称霸的可能,它的存在只能是对辽宁足球的反动。在某种意义上讲,辽宁队如今只是为过去的回忆而存在,对辽宁球迷来说,这种回忆早该演变成对沈阳足球的关注。如今的现实是沈阳海狮终于取代辽宁队成为大连之后的又一支甲a新军,按辽宁足球深厚的积淀,沈阳有充分的理由在中国最高层次的联赛中占据一席之地。

沈阳海狮在”97赛季的最后一轮冲甲a成功,许多辽沈球迷不远万里奔赴深圳替沈阳队加油助威,这种情况是绝无仅有的,它是否意味着辽沈球迷正在把热情移向海狮呢?我们还要看看再说。海狮能冲甲a成功,和三名朝鲜外援的正常发挥有重要关系,球员兼教练李强的作用也不能抹煞。但徐永来的存在应该说给年轻的海狮增加了几分理智和稳重,他比起脾气火爆的李强,更适合担当调谐降温的角色。这本来是一种无可奈何的组合,但李徐二人之间的兄弟情谊使教练班子的指挥变得非常顺畅有效,这是甲b十二支球队中最独特的教练班子,也应该是让他们的同行羡慕的最佳配置。

东北历来是逃难和挨饿的人们最理想的去处,吉黑辽三省拥有最肥沃的土地和威猛的人群,但这个区域也是受日本人侵略最长久而斗争最不激烈的。它出了赵尚志、赵一曼和杨靖宇,还有八女投江,但和关内燕赵相比,毫无疑问是日本侵占中国的大后方。我的意思是说东北民众具备了非常矛盾的双重性格,他们一方面凶悍尚武,一方面又逆来顺受,一方面豪爽大方,一方面又狭隘自私;一方面乐善好施,一方面又冷漠寡情;一方面能团结对外,一方面又内讧不停。这些不能相容的就这样以日常生活的形式统一在东北这个独特的区域中。我说不好在足球领域里这些东西都起到了什么作用,但从海狮和辽宁队的沉浮中应该不难找到这些双重的东西。好在职业化决定了历史的记忆将逐渐淡漠,辽宁队不管曾经多么辉煌,迟早要让出老大的位置。只是这一天来得太晚了一些,它使辽沈球迷经历了过多的痛苦和失望。海狮在1997年应该是十分惊险的一年。如果在这一年它不能冲回甲a,我敢说它在辽沈球迷生活中将比辽宁队还要让人沮丧。一直是辽老大沈老二,海狮想翻身甚至比辽宁队重返甲a还要难。但”97赛季海狮队很幸运,它在其他对手内部出现问题的时候理顺了内部关系,而且关键场次遇着了贵人,如果金鹏不是见好就收,如果平安不是坐稳了老二,海狮队97年根本别指望能时隔三年之后又进甲a。

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海狮队的确比辽宁队更有资格进甲a,从任何一个方面相比较,海狮进甲a要比辽宁进甲a更有理由。也更有利于辽宁足球的发展。完全可以这样讲,海狮的成功应该看成是足球职业化的成功;海狮的进步、应该是辽沈足球在观念上和操作能力的进步。从辽沈足球的根本大计着眼,辽宁队存在的理由远没有海狮的存在更充分。但辽宁队毕竟半死不活地赖在甲b里,没有谁可以毁掉一个球队,只有它自己在今后的竞争中自然淘汰。以大中城市为基地的足球俱乐部才会拥有真正的主场,而这种主场的意义远非单纯地拥有球迷,它意味着各个城市有了自己的无烟工业。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讲,海狮没理由在职业化深入进行的过程中成为过客,只是因为辽宁球迷还不习惯于“沈老大”,更因为辽宁足球发展不很平衡,造成许多大中城市的球迷只肯爱辽宁队而把海狮冷落了。如果辽宁队也有自己的城市做为基地,它的日子肯定要好过些,但无论如何它不该再用“辽宁”这个名称去装扮自己,因为它早就不能代表辽沈足球,更不用说辽宁足球的真正代表是大连万达了。

海狮的情况简单明了,它只是沈阳足球的代表,它虽然还不是一个很规范的职业俱乐部,但比起四川全兴还是进了一大步。

回顾海狮一波三折的成长历程,我们不难发现现下这种模式恰恰很适合海狮这样一支由东北人组成的球队:既有传统的权威——体委,又有经营得体的企业——金客。但这种模式最终还需改变,否则,随球队水平的上升,许多辽老大经历过的痛苦海狮还要重新感受,那时恐怕就要重蹈辽老大的复辙。

在海狮中,三名朝鲜外援无疑是海狮冲甲a的最大功臣,这也说明海狮其他球员还不具备很强的实力。在海狮的所有比赛中,一旦三名朝鲜外援的状态有问题,比赛的成绩就明显不好。这种情况在甲a赛场上出现的次数恐怕要更多,海狮”98赛季的前途就变得凶险。此外,三名朝鲜外援和中国球员有同样的痼疾:心理调节能力差,打主场好些,打客场紧张。这大概和他们所受的教育有关,属于很难治愈的病症。因此说海狮要想更上一层楼,还须在引进外援上多下功夫。只有那些有高水平职业比赛经验的外援才有可能帮助海狮适应甲a赛场上的紧张和残酷。也就是说,李昌河三人打甲b如鱼得水,打甲a就不见得游刃有余。海狮切不可对甲a球员的水平估计过低,吃了亏再想寻外援恐怕要和辽宁队一样瞎扑乱抓最后掉了级还没找着像样的外援。

既然足球进入职业化,就必须一切都按市场的规则做事。多年来辽沈足球总是内耗不断。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人情关系网和市场规律相冲突。东北人很看重人情很讲究知恩图报,有时候明明出了问题也死抱着这种人情恩怨不放,结果是一误再误,出了大问题之后,人情思怨又变成敌对情结,于是便形成恶性循环。从海狮的现实看,李强徐永来的确劳苦功高、但以他们的经验和能力,还不足以和甲a球队的众教头相抗衡。李强在场上踢球可以指挥若定,但到关键时刻就显得比普通球员还要急躁。虽然一个多赛季的磨炼使李强成熟了许多,但他给人的感觉还是激情有余而理性不足。李强在场外的一招一式显得有些四不像,你看了总想笑。应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李强的位置肯定不是指挥甲a球队。从球员一步登天做主教练无论如何太快了些,李强还不是那种天才,但比起老辽宁队的孙伟和马林已经是很大的奇迹了。海狮炒掉李应发又辞掉张彬之后的真空成全了李强,而李强秉承李应发的衣钵成全了海狮,接下去李强很显然缺乏足够的储备。以他的年龄踢甲a已经勉强,以他的经验和学识指挥甲a征战就更加勉为其难。所以说海狮队尽早聘请一位好教练是当务之急,它甚至比调整球员更显迫切,否则,海狮在1993年结束的时候又会跌进甲b的乱营里去。

海狮必须意识到自己对辽沈足球的价值,从自身生存的角度讲,海狮只有在甲a站稳脚跟,才有可能取代辽宁队成为辽沈球迷的主队。一旦掉队,刚刚聚拢而来的球迷又会奔向辽宁队,海狮就有可能万劫不复了。辽宁队”98赛季仍旧没有可能重返甲a,这意味着它将逐渐失去民心。不管球迷怎样对老辽宁队深怀情谊,但面对一支永远不能给人带来欢乐的球队也会失去耐心。沈阳海狮已经有了千载难逢的外部环境,”98赛季将是决定海狮命运的关键之年,望他们好自为之。

重点人物:陈波这个年轻人有很强烈的进攻慾望,他的一侧往往是海狮队突然袭击的发起点。陈波有身高抗冲撞,但他的身后经常会在进攻失败之后成为对方袭击的目标,有许多次失球都来自于陈波回防的落后。陈波的行动有些迟缓,这和他的年纪很不相称。

此外,陈波在比赛中缺乏紧迫感,这将成为”98赛季陈波受人戏弄的理由。甲a的前锋不是甲b的前锋,他们将利用陈波的高大对海狮的球门形成致命的攻击。现在的问题是:陈波的运动类型似乎已经确实,他要解决的问题应该是场上的预见能力,这或许会弥补他转身缓慢的缺点,但甲a赛场恐怕不会给他留下实习的机会,几场失误就会危及他的主力身份。

杨常进这是海狮的一个新收获。杨常进的自信心随着进球数的增加而增长,他的入球应该说是很有灵性的。但这个年轻人的最大缺陷还是经验,他能在快速反击中一击得分,也能把必入之球踢出门外。这或许是中国年轻球员的共同缺陷,但在海狮这种没有本钱的球队中杨常进就显得缺少竞争,这肯定对他的成长不利。新的赛季杨常进肯定更多地当替补,这应该是年轻人努力进取的好时机,但愿杨常进不是庄毅。

李强在甲a征战了多年的中卫在球场上的经验不会输给任何对手,但分心教练球员肯定使他在球场上有些吃力。打甲b的李强已经显出疲态,打甲a李强肯定会成为对手攻击的重点。甲a悍将不会在乎李强是十连冠球队的关键人物,他们懂得适者生存的规则,他们将盯住李强不放,直至李强犯规吃牌或者抽筋倒地。如今的李强最好的选择是全力以赴蹋半场球,但中卫的位置实在不好经常换人,所以说李强当助理教练最好,他一方面可以在关键时刻上场稳定年轻球员的情绪,还可以抽空学到更多的执教学问。

”98赛季的前景保级成功。

焦点能否找到更好的教头。李强不行,徐永来也不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