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43 济南泰山

作者:洪峰

很小的时候就听老人讲过“闯关东”的故事,如今的东北人有相当部分都和这种故事相关。据说我的祖籍是山东蓬莱的赵各庄,似乎是为了逃避族杀而到了辽宁的义县。大连一带和吉林省通化一带的人都讲很难听的方言,去过胶东的人都知道两种地方的口音很接近,那肯定有人种的联系,所谓东北大汉一定是山东大汉的后人。但山东和东北形成了很特别的东西,其中最相近的东西便是保守。东北人的保守和生存环境富饶的关系很大,人们活起来容易,进取精神也就受到限制。而山东地域大部分都很贫困,但人们同样革命性不强。如果说吃苦耐劳克勤克俭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那么山东人汉中人就是这种传统美德的活化石。中国人最知名的先哲便诞生在山东,如今的曲阜已经成为中国现代人最值得一观的去处,那里的孔庙和孔氏家族的族谱差不多和万里长城一样沉重和漫长。山东人固有孔夫子这样的先人而自豪,也因为孔夫子的思想耳濡目染天长地久而变得既固执又宽厚,既坚决又退让,既渴望变革又恪守中庸。

我的家人都住在济南,这使我的济南之行带上了省亲的色彩。

我的小暑喜欢这个历史名城,我还特意去看了看大明湖,但已经想象不出明清小说中的大明湖。济南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事有两件:一是吃早餐很便宜也很实惠,一两元钱就可以吃饱:二是在济南购买云南烟很困难,那里只卖山东自己的烟,比如说“大鸡”和“将军”。地方贸易保护在这件事上表现得突出,只因为吸烟是我的日常内容,感受当然也就深刻。当时我就联想到了“济南泰山将军”,它不引进外援肯定不只是经济上的原因,千百年来积攒下来的潜意识中对外来的东西有天然的敌视,更不用说这种外来的东西是活生生的洋鬼子。

这支球队在几年的职业联赛中一直是让对手头痛的角色。它很难有大的作为,但却往往决定其他球队的命运;它年年摇摇晃晃,但每个赛季都早早就完成保组任务;年年处境艰难,但每个赛季都能一路平安。泰山队就跟自己的祖先一样,过着贫困而又自足自信的日子。虽说不能有南方人那种大贫大富,但也不会穷得跟吴敬梓一样绕着城墙跑步取暖。我一直对泰山队有亲人般的感情,但更多的是憎恨它的平庸。我很不理解由一群国内最好的年轻人组成的球队踢起球来为什么那样老气横秋,为什么那样只有死到临头时才奋起一搏。谁都称赞过泰山队的潜力,这支球队的大部分孩子都是国家级青少年的首选目标,但随着他们年龄的增加,反倒平庸起来。它们可以拿全运会冠军,但始终不能在甲a球队中得到更好的成绩。泰山队年年保级成功,也年年在足协杯赛中有好的表现,但它始终够不上一级球队。我不知泰山队的战绩是否和齐鲁历史有联系,但泰山多年来的不出不进肯定会影响它的内部活力。泰山队的球员都很平静,但这种平静在比赛中却变得毛糙和没有热情,因此我更加弄不清这种矛盾是如何统一在他们的精神里边的。与这种队伍作战,你无法轻敌但也无须有更大的担心。平局对泰山队来说从来都是很满意的结果,他们有自己的准则,宁得一分不失三分。因此中庸之道从本质上说是最实用主义的思想,小富即安也就成了这种思想的直接后果。想让泰山队打出北京国安那样疯狂劲头根本不符合他们的性格,想让泰山打出大连万达那种稳定又不符合他们的实力。应该说泰山队踢球更是中国人踢球,你从他们身上能看到中国足球的面孔;不死不活也死也活。

你眼见着他死定了,他忽忽悠悠又活过来;你认为它活过来了,他忽忽悠悠又迷糊了。其他球队在形式上比泰山队更富有侵略性,但一遇着强敌,表现得一点都不比泰山更好。我这样想,有一天泰山迸发出了激情,有一天泰山队不顾头不顾腚地进攻,中国足球也就到了飞跃的时候;有一天泰山掉了组,有一天泰山不得不面临解散,中国足球也就到了飞跃的时候。这是同一件事物的相反表现,无论哪一种有所表现,都意味着中国足球有了脱胎换骨的改变。

重点人物:宿茂臻宿茂臻有非常顺遂的起点,他差一点就能在英格兰蹋球。如果宿茂臻的梦想成真,他肯定不会几进几出国家队,也肯定不会总是自我批评不会总是说自己不如其他国脚。宿茂臻是中国现役球员中敬业精神最好的球员,这大约和他所受的传统教育有关。我的意思是想说明传统教育并非一无是处,它至少为我们培养了一种尊老爱幼讲礼貌懂规矩的品性。这些东西会使一个人很容易理解敬业是怎么一回事,其实说穿了也就是干什么吆喝什么,干什么就要对得起什么。宿茂臻在这一点上做得有些死板,因此他一直在泰山队里当主力,这很限制了他的发展。也正因为如此宿茂臻成了职业球员中最有人情味的一个,他把个人价值和道德标准联系在一起,虽然有些压抑,但也有某种自我完善的快感。完全可以这样讲,泰山既成就了宿茂臻也限制了宿茂臻。他已经习惯了泰山队的打法,这支球队一直以他为中心设计战术,但到了国家队宿茂臻就失去了这种待遇,这种时候宿茂臻就没有办法找着进攻的感觉,他平庸得像一个机器木偶,连跑动也变得迟钝起来。我曾设想过这个山东老乡到了其他球队会怎么样,结论非常悲观。放眼中国足坛,高中锋有王涛蔡晟和黎兵,宿茂臻无论如何算不上高大。他的头球不错,但没有绝对高度;脚下技术在进步,但远不如郝海东和高峰;宿茂臻的速度也并不很快,对抗能力同样一般。或许只有泰山队是他最好的选择,到其他球队宿茂臻很难成为核心。宿茂臻还不具备成为一流球星的条件,他过分拘谨的性格影响了他的才能发挥。宿茂臻不需要谁去保护和督促、他最需要的是教练员进行心理上的指导。如果宿茂臻能稍微易怒些,或许就可能成为更有危险的杀手。在这方面范志毅的暴烈是宿茂臻的榜样,宿茂臻光会着急却不会发火,人压抑久了容易患抑郁症,那将使一个人对周围的环境多有担心而少有乐观。

李小鹏这曾经是我最欣赏的中国球员,也是山东球员中少有的满身灵性的青年,三年前的李小鹏甚至有成为中国队未来中场核心的趋势。他的技术和意识在泰山队中非常突出,泰山队因为有了李小鹏而能闪现出欢快的瞬间。但如今的李小鹏肯定退步了,他还能拿得住皮球,也能突破对手的阻拦,但很显然李小鹏在球场上正丧失空间感,他更多的时候拖慢了泰山队的反击速度。他不能在突破之后将皮球塞进空档,往往让队友白跑一趟。李小鹏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后退,他每一场球都努力地表现自己,但每场球他差不多都证明了自己越来越不成器。和宿茂臻相反,李小鹏如果能到另外一支更有激情更讲究技战术的球队去,肯定会重新拾回场上的灵气,我们肯定能重新看见一个有能力带动球队攻击热情的年轻人,李小鹏入选国家队的日子也就顺便到了。

邵延杰一个勤勤恳恳的工兵型中场,他就像胶东的农民一样任劳任怨。但邵延杰不是那种光会傻跑不会射门的人,他的基本功非常扎实,在场上的自信心也很强。他属于那种不易为球迷注意但对球队却至关重要的人物,这人物往往是一支球队的真正核心。有他在时你觉得平平常常,一旦缺了他你就会察觉泰山队失去了平衡。遗憾的是邵延杰没能进入国家队打十强赛,我确信他比李铁硬朗比姜峰更勤奋,对国家队软弱的中轴一定会起到加固作用。

殷铁生据说踢球时的殷铁生很讲究技术,似乎场上意识也非常突出。殷铁生还带过国家青年队,泰山队的主力球员大部分是他的嫡传弟子。殷铁生带国青时战绩不错,带山东队也应该说劳苦功高。在各支队伍都引进高水平外援的情况下,泰山队是没能引进外援的两支球队之一。山东人对祖国的热爱对民族的自尊重视到了变态的程度,他们和解放军一起拒绝购买洋货,因此也和解放军一起每年为保级而战。殷铁生带着清一色的齐鲁弟子和其他队伍抗争,虽说年年历险,但也最终逢凶化吉,还可以凭心情左右哪支球队的名次甚至降级。”96赛季济南泰山北上延边,当时敖东队在死亡边上挣扎,如果不能战胜泰山,这一年大概就是延边球迷给家乡球队送行的一年了。泰山队无冠军的缘分又已提前保组,虽然实力和状态明显好于敖东,但还是以1:3输了。敖东从此走了阳关道,不知延边人是否感谢泰山队,但”97赛季泰山队从延边队身上拿了6分,而且后3分对泰山队的保级也同样至关重要,甚至不亚于”96赛季延边战胜泰山。

殷铁生在甲a教头中属于少壮派,但他的稳重丝毫不输给元老派,许多时候甚至可以让许多元老派猴子似的乱蹦乱叫他仍旧稳如泰山。古训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殷铁生无形中影响着他的子弟兵,使他的球队一如他自己。殷铁生很有心计但缺乏年轻人的锐气,他总是先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上去看对手,大连万达和广东宏远在殷铁生的眼里都很可怕,因此制定的战术都是稳定反击,泰山队遇强不弱遇弱不强便是这种一成不变的战术思想导致的必然后果。大打攻势足球对殷铁生来说仿佛就是自杀,他做梦也不会去想。泰山队的真正实力并不像殷铁生想的那样差,问题的症结在于殷铁生没有教会球员如何赢球。在殷铁生的战术思想中不输似乎比胜利更重要,这大致相当于中国队一贯的指导思想:保平争胜。按理说不输球永远是胜利的基础,但从竞技体育的本质上讲,平局和不输永远让位于胜利。一个勇于胜利善于胜利的主帅才有可能带出一支勇于胜利善于胜利的球队,才有可能激发出球员的潜能为胜利拼死一搏。以防守为指导核心的球队会在长期征战中逐渐消磨掉球员的激情和信心,取胜的慾望也将远离他们年轻的心。泰山队的球员原本是中国同龄球员中最有战斗力的一群,但在殷铁生的影响和指导下这些人似乎提前衰老了。当申花队涌现出祁宏、谢晖、吴承瑛、申思的时候,当万达队出现了孙继海和王鹏吴俊的时候,当北京国安有了南方李洪政的时候,当延边敖东有了黄东春三星有了邵庚于根伟孙建军迟荣亮的时候,泰山队的前国脚精英们正一点点丧失年轻人可爱的进取精神。都说性格即命运,徐根宝的性格决定了他永远不甘寂寞,做梦也能领先别人一步;殷铁生的性格则决定他只能做别人的陪衬,你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殷铁生也不会说出“我赢定了”这种话。殷铁生并不缺少才华,他缺少的只是一份不碰南墙不回头的倔劲。

殷铁生不是没有山东人的倔劲,但这种倔只在保守方面牛也拉不动。如果殷铁生天性不安分,他至少会在自己的球队保级成功之后重新设计技术,把攻势足球在余下的无关痛痒的比赛中好好演练一番。殷铁生连这一点也不敢做,只能说明这个年轻人已经成了保守思想的奴隶,甚至在潜意识中都丧失了进取的念头。

殷铁生要到德国的科隆体育学院进修,不知能学到什么东西,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一个人只对他感兴趣的东西接受起来容易。但愿殷铁生对胜利重新萌发兴趣,在防守方面,殷铁生的心得比任何人都多,他最需要学习的大概是日尔曼足球那种无往而不胜的王者之气,最需要学习的大概是德国足球那种血战到底的精神。其实施拉普纳在这方面已经干得不错,永不言败在施拉普纳的词典中的重现率很高,殷铁生完全有必要找施拉普纳促膝谈心,听施大爷讲一讲足球以外的东西。当然,不是如何卖啤酒,而是德国精神为什么可以常胜不衰。

殷铁生终归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他自己主动要求离开球队去进修,他大概已经悟出一点东西,是什么东西只有他自己清楚。我清楚的只有一点:殷铁生继续带泰山也会毁了他自己,殷铁生的确定得恰逢其时,对他对泰山都是良好的新开始。我猜随着时间的推延,山东足球会重新评价殷铁生,但不管怎样,殷铁生对山东足球处在低潮时能把泰山留在甲a还是尽了全力,这当然是山东足球重新崛起的首功。

”98赛季前景保级应无大碍。

焦点新任主帅能否给泰山带来新的战术风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