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46 前卫寰岛

作者:洪峰

在中国足球的职业化进程中,前卫寰岛是最大的受益者。这是职业化初期培育的一个怪胎,它的内部存在着先天的营养不良,但随着自身的建设和调整,应该可以逐渐变得健康。和其他俱乐部相比,我以为寰岛的经营者是相当有头脑的人,他们懂得利用别人的冲突,也知道何时下手才有收获。它能把姜峰高峰赵发庆徐弢弄到自己的球队,利用的是球队和球员之间的缝隙;更使一个高峰带回一个姜峰,一个徐弢召来一个赵发庆;韩金铭的转会更是寰岛的得意之作,它使处于低潮的韩金铭有知遇之恩,上了场就拼命。寰岛还知道怎样讨中国足协的喜欢,用施拉普纳当教头是个证明。谁都知道施拉普纳有点志大才疏,是中国足协大员马克坚走了眼才把他请来当国家队主教练。寰岛用施大爷其实是帮了马克坚一把,直到施大爷实在没法子保证寰岛在甲a立足,才换成了中国大爷严德俊。应该说施拉普纳能在中国呼风唤雨如此之久不能不是中国足球人的悲哀。我有理由怀疑对施拉普纳的考核是否用心是否正心,无论怎么说施拉普纳也不适合做一个国家队的主帅。我一直鼓吹请洋教练,但还是不能容忍一个卖啤酒的商人在灾难深重的中国足球身上再踩脚。让人生气的是施大爷一直受到了最好的礼遇和保护,还时不时有人在报纸上写文章感慨施大爷对中国足球的热爱。

除非施拉普纳自己见好就收,否则他会一直在中国足球圈子里大摇大摆。中央电视台去德国制作节目,施拉普纳忙前跑后,于是报道说施拉普纳的名声确实不小。贝肯鲍尔来中国卖他的《半世球魂》,中国记者也问到了施拉普纳。这一回全中国球迷听清楚了,足球皇帝对施大爷的评价相当不错。我猜足协大员一定感激贝肯鲍尔,他的话等于给足协大员下评语。我偏偏不信这个,德国人不会当着外国人的面贬低自己的同胞,在这方面德国人不知道中国“同行是冤家”的俗话,他们不会互相拆台而从小学到的就是合作。贝肯鲍尔的评价和德国球迷的话只能姑妄听之,至少是半信半疑,我们要看的是施拉普纳的真本事。

施拉普纳的真本事在生意场上更大,足球是他推销施拉皮啤酒的广告牌。论起在足球场上的能力,应该说比中国土教练好不了多少。徐根宝戚务生不服施拉普纳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这两个人是老鸦落在猪身上,光瞧着人家黑忘了自己也黑。

从足协到球员都说施拉普纳敬业,这只能是我们自己不敬业的感叹,也是中国人讲话藏藏掩掩的习惯方式,话外的意思是施拉普纳的能力确实不怎么行。如今施大爷真的离开了寰岛,也相当于离开了中国足球,前提是他自己瞧准时机全身而退,并不是中国足球人把它赶走的,于是施大爷不失面子,中国也不失礼仪之邦的名声。但愿施拉普纳闹剧能使中国足协聪明起来,不再出这样的丑;更希望中国足协不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请一些哈吉、内波姆尼亚奇、米卢蒂诺维奇这样物美价廉的人物来。

寰岛一夜之间组成的华丽阵容不知最终归功于何处,我们无法了解暴发户的脸是怎样涨红起来的,我们只能感受到某种不能抑制的力量在中国足坛内外的张扬;我们只能听见和振兴足球关系不大的钱币之音,看到的是靠足球扬名立身的一局豪赌。

即使如此,我也希望前卫寰岛能打乱甲a的格局,希望施拉普纳能在俱乐部重新证明一回自己,更希望寰岛现象成为职业化进程的促进剂。我注意到这些希望大部分都要落空,施拉普纳并没能战胜肖笃寅暧昧的微笑。他一方面卖啤酒一方面和肖笃寅较劲一方面打攻势足球,于是有些灰溜溜下台。打乱格局的设想只能是”97赛季的空想,寰岛只能为保级而战了。其实严德俊并没有施拉普纳那般深厚的足球基础,但他的优势是懂得国情和人情,无过便是有功成了严老先生的座右铭,寰岛保级的代价是放弃先进的战术思想再回到防守反击的老套子里面去。严老先生指挥的战斗一成不变,看上去热闹但只是高峰一个人搅和;进攻的热烈只是做做样子,实际上只是机会主义式的偷鸡摸狗。寰岛的对攻战总显兵力不足,究其原因是施拉普纳的全攻全守让他们吃了苦头,因此严德俊因地制宜。”97赛季前卫寰岛能保级成功严德俊功居至伟,但甲a球队里又多了一个不死不活的角色,济南泰山和八一在未来的日子里不再寂寞,他们又多了一个赛场知音。

正是看到这些,我突然对施拉普纳生出敬意,他的一意孤行马上呈现出可歌可泣的悲壮来。我想施拉普纳不必为自己的失败痛心疾首了,更不必为自己卖啤酒而问心有愧了。他传播的毕竟是现代足球的种子,他终归没有为了自己给德国足球抹黑。

这种突然产生的矛盾让我心酸,我意识到这是前卫寰岛的悖论,是中国足球的悖论,也是我自己的悖论。要施拉普纳是攻得凶输得也凶,要严德俊是好死不知赖活着。寰岛只能选择后者,而中国足球可以不选择后者但多年来一直选择后者。”98世界杯外围赛照旧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这意味着我们三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所演绎的农民逻辑将长时期左右中国足球的发展,中国足球还将长时间跟在别人的屁股后头吃屁。这个责任当然不能由寰岛来负,它只是为自己的生存着想,怎么干都没话说。我只是愿意寰岛能凭借自己看不见的那种力量建设一支能攻善守的球队,能广招精兵良将,组成中国的“梦之队”。这是一个刺激,中国足坛就是缺少刺激,一潭死水几十年真让人闷得半死。前卫寰岛为什么不试试丢块大石头呢?既然已经撕破脸皮混进了绿茵场,索性大打出手,中国足球一旦乱哄哄起来,就真的有救了。

重点人物:高峰寰岛的绝对主力,但还不是核心,寰岛的真正核心应该是英格兰外援保罗。高峰在球队里是一团燃烧的火,能点亮球员的激情,但他自己却不能燃烧始终,说不准什么时候突然就熄灭了。高峰的速度和灵敏比郝海东还好,但他缺乏郝海东那份信心和耐心。高峰经常越位,一方面是队友传球晚了,但更多的时候是他还没有撤回来。在国家队高峰打不上绝对主力,肯定也和他踢球不很精明有关。他白白浪费了自己的速度,也白白浪费了队友的精力。高峰是一个在顺境中有精彩演出的人,在逆境中往往成为球队的负担。我不赞成国家队官员对高峰的评价,官员说高峰意志品质差,我看任何一个国家队球员的意志品质都比那几个官员要好。高峰的问题是他大容易受环境和情绪的影响,这是一个心理问题。有许多潜意识因素在起作用,拿意志品质去套只能更加打击一个人的自尊心,而且只能产生相反的效果,外围赛中高峰的表现证明了这个年轻人的成长,更证明官员的评价毫无道理,他只是戴着正统观念的有色眼镜去看高峰,高峰于是一无是处了。

高峰属于那种缺陷和长处都非常醒目的球员,这种球员的前程只有两种:要么辉煌要么毁灭,他无论如何不会陷入平庸,关键还要看当教练的如何指点。高峰的自律能力很差,心理方面显得很不成熟,他自己又缺乏这方面的教养,因此说高峰能否成为中国足坛的天才球星还有艰难的路要走。如果此番高峰能去英格兰闯荡一番,肯定会大有益处。人往往在举目无亲只能靠自己的时候才会调动出内在的潜力,人也就在这种调动中认识自己也认识世界,应该说比进大学读书还长学问。如果继续在国内这种缺乏高水平竞争的环境里再拖几年,高峰真有可能成为自己缺点的牺牲品。

姜峰曾经是我最喜欢的球员。在辽宁队打右后卫的姜峰的确不同凡响,他的每一次助功都显得举重若轻谦洒之至,而且每一次都能制造出可怕的杀机。姜峰的平庸应该归罪于戚务生不能人尽其才,正是他使姜峰变得日益笨拙乃至于在球场上迷失了方向。当然,姜峰的自我要求也随着年龄的增加变得宽松,他的确懒得迈不动步子,大球星的表象学了不少,踢球的本事却越来越差了。转会寰岛应该是姜峰重塑自己的开始,但姜峰依然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从国家队的正选后腰到被剔出国家队,姜峰过早地走出自己的gāo cháo,这对他来说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心平气和。光不服气不行,光发牢騒更不行,姜峰需要的是刻苦和勤奋,有了这个,以他的天赋,完全可以在新的一届国家队中重新占有一席之地,但关键是姜峰必须让自己的动作快起来,凶起来。

姜峰是中国球员中潜力最大的一个,只是没能很好地发挥,这主要怪他自己不争气。

严德俊职业联赛给这个默默无闻的人提供了明星的舞台。严德俊取代施拉普纳标志着中国足协第一次洋务运动的终结。黑脸上总是笑容的严德俊应该比他的同龄人幸运,但我们也必须说明严德俊比他的同龄人在心理上更年轻。当苏永舜曾雪麟只当批评家的时候严德俊成了他们的代表,半个多赛季证明了老一茬教头还有活力,也证明了中国新一代教头还嫌稚嫩,更证明了现代足球思想在中国不成气候。

严德俊的最大特征是含而不露,他可以和施拉普纳相处平和,也能让小字辈高高兴兴,这大概得益于他多年援外的经历。见多识广虽不能提高足球方面的修养,但球外的功夫肯定有助于他对足球的理解更深刻些。说到底球是人踢的,如何处理好人的关系相当重要。严德俊在这方面相当老练,但老练不是姦诈;严德俊给人的印象是律己宽人,因此寰岛队内部始终充满乐趣,球员之间的问题也不那么突出。寰岛由一批来自五湖四海的球员构成,它比起任何俱乐部都难以理顺人际关系,能协调好各地球员各等级球员的关系,使他们在球场上齐心协力甚至比技战术训练还要重要,做好了这个工作,一个主教练的任务就完成了大半。仅仅这个角度看严德俊,也只能让人说一声了不起。我说寰岛的决策者有能力并且聪明,在选择严德俊当主教练这件事上就可见一般,更不用说选定重庆作主场了。

球队的成绩由多种因素构成,但主教练的能力肯定是最根本的东西,同样是带一支杂牌军,严德俊所显示的能力要高出徐根宝许多。寰岛提前保级不靠任何外界的保护,更不用靠别人替自己打天下,严德俊用不着谢天谢地谢人,他只须谢谢寰岛给了他晚年发光的机遇。严德俊虽属老派教头,在足球理论上也没有建树,但他懂得人尽其才,懂得足球比赛靠的是集体力量,还懂得11个人搭配好了就能化腐朽为神奇。在这一点上严德俊不仅压倒徐根宝,也嬴了刘国江,不输给迟尚斌。

”98赛季前景保级。

焦点引进高水平内援。刘国江或许能使它更上一层楼。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