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49 四川全兴

作者:洪峰

全兴刚刚冲上a组的时候,真让人看着心跳。一身鹅黄色球衣在球场上潮起潮落煞是漂亮,它让我想起意大利的新军帕尔马,也是这样一身黄衫,也是在球场上刮起黄色旋风;它也让我想起”94世界杯上的罗马尼亚,同样涨如潮落如潮般激动人心。

因而我首先成了四川的球迷,成了魏群马明宇的球迷。

后来的全兴变了,变成了一支我无法看清的队伍,它越来越像一个帮会或者用某种血缘和亲情结成的什么团伙。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在它身上时有发生:球队输了球,球迷不高兴,冲余东风叫“下课”,球员居然指责球迷不懂球,还拒绝和球迷打招呼告别;当主教练的听见球迷喊下课真的就要撂挑子不干,球员说你不干我们也不干,大家都下课。这种事在足球的职业史上空前绝后,完全有资格申请载入吉尼斯世界记录。这伙子年轻人真像被父母宠坏了的孩子,犯了错不许骂,一骂了他就要和你脱离父子关系。我真觉着不通,懂球不懂球的标准可不是会不会踢球,球迷不懂球还有谁看球?刚刚半瓶子醋就猛晃荡起来,这样的孩子肯定没有多大出息,下课就下课,没什么可惜。

这样子的教练和球员不可能造就一支理性的球队,但如果能蛮打到底也不错,它将在甲a构成一道新风景,遗憾的是没有理性的球队只能逞一时之勇,一旦遇到了强者,三拳两脚之后就光剩下挨打的份了。全兴大胜大输的次数比任何球队都多,但几年过去仍旧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输凭什么赢。95年来一回保卫成都,97年招回马明宇又捎回了黎兵,结果是实力明显增加战绩却一塌糊涂。别忘了入选国家队的人数全兴队仅少于大连万达和申花,那边一个冠军一个亚军,这边只能喊叫“保六争五”,其实差一点在降级区里挣扎了。甲a的五至九也就半场球的差距,名次前后都该属于保级,第五、六、七、八名没有丝毫意义。

全兴也想理性,但一直理性不起来。按川辣子的性情,其实理不理性用不着太在意,硬要四平八稳踢球,反倒像穿了一身新衣进城的乡下人,别人看着别扭自己也不舒服。全兴队惹人喜爱之处还真就是它那股子不要命不服输的疯劲,凡是全兴队疯到底的场次,都是踢得酣畅淋漓,让人饮了全兴酒一样过痛,更像吃了四川麻辣烫一样刺激。正所谓一方水土一方人,四川足球也只有保持住自己的性格才会有立足之地,也才有风格的进力。千万别去学万达,也别去学国安,踢就踢它个野性十足,踢就踢它个胜负分明,也不在了四川父老彻夜排队购票的辛苦,不在四川球迷万里随军的痴情,中国足球缺就缺一股子疯劲,多少年来都是这么半死不活,踢起球来还不如娘子军痛快。全兴这种劲头之所以保持不住,之所以抽风似的一阵好一阵坏,说到底只是因为缺一个好教头。凭四川球员的灵性和冲劲,全兴队没理由每年都为名次操心,更用不着省长下令去保卫成都。

重点人物:马明宇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个攻击型中场,他在”95、”96两个赛季的表现让我觉得马明宇已经成熟。但我忽略了马明宇心理素质差的特点,进入国家队之后的马明宇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他让大赛压垮了,以至于回到全兴之后还是找不到感觉。没有心理负担的马明宇在球场尽显统帅才能,传球和射门同样激动人心。他的疯狂劲头上来时,可以让任何对手心惊。但在国家队的马明宇除了会跑什么都不会,他还时不时在自家禁区前边给对手作墙,来回一撞就让人家面对了区楚良或老江津。看得出马明宇是一个上进心很强但又是缺乏自信的人,这种球员应付大赛的能力很差,往往发挥不出自己的日常水平,95年在全兴队马明宇威风八面,97年重返全兴就显得拘谨失常。肯定是国家队的失败影响了马明宇对自己的信心,他大概也在怀疑自己是否具备统领三军的资格了。事实上马明宇的实力还在,在中国还很难找出比马儿更有资格打左前卫的入选。马明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刻苦训练和重树信心,马儿很必要多读些书,最好能找着一位懂球的心理医生。

黎兵这个来自足球落后省份的贵州小伙显然已经告别了自己的足球高峰,在辽宁队时的那种风光显然变成了苦涩的回忆。

黎兵在中国球员中具备了少有的纯朴和善良,他更像一个用足球完善自我的教徒。我非常欣赏黎兵的为人处事,也很怀念他担任左后卫时的那种头球破门,但从不觉得黎兵是一个好前锋。即便在辽宁队时黎兵成为第一攻击者,我还是认为黎兵的位置不在前场。”94赛季成就了黎兵,使他成为职业联赛的第一个足球先生,但也把他的足球生涯拉上了歧途。不仅仅戚务生把黎兵当成进攻的尖刀人物,球迷们也认可了黎兵的角色,最糟糕的是黎兵自己也被进球弄昏了头脑。其实黎兵的条件一般,他既不是那种能创造机会的人也不是那种善于把握机会的人。黎兵的最大长处是有超常的体力,他可以不停地奔跑,而且责任心极强,他执行教练的意图从不走样。这样的球员往往是一个球队稳定的重要棋子,但稳定不适合进攻而更适合防守。

黎兵不妨重新试试左后卫的位置,这个位置在世界足坛上也嫌缺少,中国足坛尤其如此。只是担心几年来黎兵一会打突前一会打中锋,对打后卫已经生疏了,更要命的是,黎兵恐怕忘不了伊尔彼德。我想说的是伊尔彼德的失误不怪黎兵,就像亚洲杯左后卫的失误不怪刘越一样,怪只怪主教练没能很好地协调全队,没能把左边助攻后留下的空档塞住。

魏群从国家队回到全兴时魏群非常恼火,他大概是第一个对戚务生公开表示不满的国脚。他说:“半场也不敢过的后卫谁不会当?”毛毅军抢了魏群的位置,魏群当然不服,我也不服。我觉得再也找不到比毛毅军更平庸的后卫了。也只有戚务生才会把这种球员选进自己的主力阵容。毛毅军在十强赛中的表现倒也符合中国队的成绩,整体一个平庸。魏群的助攻在全兴队是很重要的一环,但同时也是全兴受害的一环。新闻界和球迷弄了一个“魏群真空”,很形象地描绘了魏群进攻之后的窘境。魏群是那种一旦杀性起来就很难自制的人,这才是“魏群真空”形成的根源。和毛毅军相比,魏群有些过分了,他总是记不住后卫的根本任务,经常把自己误会成前锋,进攻完结之后的魏群肯定意识到了危险,他恨不得多生出两条腿来往回跑。他懂得就地抢截,但经常动作大得离谱。他很少在禁区前犯规,却经常在人家的禁区一带吃黄牌。这很能证明魏群的责任心,他很想在前场就把对手的进攻瓦解掉,因而有些急不可耐。“魏群真空”了几个赛季,余东风才想到把这个拼命三郎调到前场去全力进攻。魏群终于用不着为自己的真空犯愁了,对天津三星一场比赛魏群肯定度过了他球场生涯最快乐的九十分钟,他独中三元,简直疯了。

魏群踢球有激情,但也养成了一些坏毛病,脾气大得有点超过球技。动不动就要发狠,劝不动就要和球迷较劲。魏群的职业素质还不算很高,这将影响他的前途。如果魏群能加强自律,时时提醒自己比普拉蒂尼和贝肯鲍尔差些,这个年轻人还将是国家队必选的球员,魏群的未来并不灰暗,毁也只能毁在自己手上。

姚夏踢足球对姚夏来说大概是误选了专业,他似乎更适合当60米跑运动员,带球跑对姚夏来说大难了一点。姚夏被喜欢他的四川球迷叫作“猎豹”,我们只在电视上见过猎豹,我觉得那东西不仅快而且灵敏,杀伤力也强,姚夏快是快但不灵敏而且总是杀伤自己。在国内还看不出姚夏有些笨,到了十强赛可就真看见小伙子太笨,一根筋拽着一条道跑到黑,直到让人伸腿绊倒,要么就是自己把皮球带出底线才罢休。小伙子过人的招数大少,拿脚一踢皮球生生就想闯过去,除非对方是根木桩,否则有口活气姚夏就过不去。姚夏踢球不惜力气,很有一股子勇气,但光有勇气不动脑子,姚夏就只剩跑60米冲刺了。戚务生选队员不是没眼光,姚夏的速度对中国队没坏处,但戚务生没本事让姚夏长脑子,一对师徒就这样嫖上了。好在姚夏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让自己聪明起来,但在余东风手下只能越来越笨,或许,98赛季克罗地亚人能让姚夏懂得踢球和赛跑的区别,如此,姚夏有望。

余东风我一直叫唤余东风下课,余东风就是不下课。他就像帮会里边的老大,手下的弟兄们全力帮着,不过也是好。本来全兴的球员挺有实力,但让余东风带得硬是只能保组。事实上俱乐部两年前就图谋往前挪挪屁股,余东风就是挪不动。余东风就像一个劣等厨子,面过手边的上品菜肴就是不知道怎样调配,索性生了大火,一古脑丢进锅里——自己熟去,炖出什么味算什么味吧。余东风1998年终于下课了,这对他对四川全兴都是最大的解脱。经过几年职业化磨练的全兴球员这一回没有嚷着下课,他们终于知道一个好教练对于球员意味着什么,再这样混下去,兄弟们的前程怕是到头了。余东风年纪轻轻却被累成老头子模佯,谁看了都觉心疼。但话说回来,主教练还是肥差,也是很了不起的荣誉,于是余东风也就没什么可抱怨的。让人不解的是全兴决策者,他们不应该看不见余东风指挥上的低能,更不应该容忍有四五员国脚的球队年年在保组的烂泥里挣扎,但他们就这样一年一年一直等到余东风自己三番五次要求下课才来了个顺水推舟。四川人办事历来都有头脑有魄力,全兴俱乐部在主教练这般重要的大事上却像个老太婆一样罗哩罗唆,真该检讨一下该不该下课了。

余东风如果顺利去科隆,我猜他肯定能收获大大。凭他那点三脚猫功夫能在甲a球队混成唯一没下课的主教练,如果学成归来还不登到天上去?我唯一的希望是余东风学学普通话,解放快50年了,大家都是红旗下生红旗下长,都有语文老师教bpmf,总该能讲几句普通话才说得过去,咱们又不是刚刚回归的香港人和没回归的台湾人。讲出话来让人听不懂有点不好意思,你总不能光跟四川老乡开新闻发布会吧?

”98赛季前景季军或第四名。

焦点米罗西真的能比安杰依崔殷泽更有韬略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