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50 广州太阳神

作者:洪峰

”98赛季太阳神打到第二十轮还在降级区里苦斗,确实让我感到意外。世界杯外围赛期间写文章时看到了宏远必定降级,但没想到太阳神也弄得这样惨。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太阳神,球队里有彭伟国还有胡志军和谭恩德,这几个广东仔虽然瘦小,但踢球蛮好看,他们大约是南派足球硕果仅存的几个年轻人了。陈亦明本来是我非常看重的教头,他试图推行“新广东风格”,但现在看来有些操之过急,陈亦明低估了中国足协对转会的限制。不能引进北方球员,陈亦明的“新广东风格”就是空谈。我一直认为陈亦明是败在足球场外,他完全是中国足协行政干涉的牺牲品。但陈亦明很倔强,他到了太阳神还想搞他的“新风格”,结果和徐根宝一样犯了一厢情愿的错误。太阳神的球员根本不适合高举高打,他们天生只适合踢那种贴地皮的足球。球队成绩日渐下落也就顺理成章,陈亦明下课也就顺理成章。其实从长远看,陈亦明的想法符合现代足球的发展趋势,无论踢哪种风格的足球,球员光有技术肯定不行,必须有强健的身体做保证。太阳神球员遇着北方球队总是显得缺乏竞争力,其根本原因还是身材过于矮小而且只有半场球的体能。太阳神在戚务生时代有几个北方球员支撑空防基础,至今黄启能还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黄虽不是北方球员但身材高大有对抗能力)。陈亦明不能引进高大内援,外援又平庸之极,但还想高举高打,当然要酿苦酒了。此外,太阳神球员从内心里对这种打法的反感更是陈亦明失败的根源,将帅之间不能统一思路,即使有劲也使不到一起的。

应该说太阳神”97赛季所遇到的危险只是一个预兆,在未来的竞争中太阳神还将危险不断。究其原因是南派足球的传统已经构成了广东足球发展变革的桎梏。这个传统很难接受陈亦明的“新风格”,甚至会被认为是对艺术足球的破坏。麦超接手之后太阳神的起色并不能证明对太阳神的恢复传统有多大的作用,它只是能在短期内救急。到了明年,靠这班矮小的人马,恐怕又是在下中游晃来晃去。十四支球队总有倒霉蛋给太阳神抓住,但太阳神不会甘于充当这种角色。谁都知道广东足球历来是中国足球的代表流派之一,振兴广东足球的重任历史地落在太阳神肩上,光能保级恐怕跟谁都交代不过去。

职业化以来,广东足球很明显地跟不上形势,不用说宿敌辽宁,如今上海和北京甚至四川都压了广东一头。不知道徐根宝改造申花的努力是不是一种启发,至少陈亦明引进马明宇黎兵给广东足球带来了唯一的一次好名次。按理说陈亦明能让他的广东同行意识到改变传统的作用,但广东和辽宁一样,足球元老太多,传统意识根深蒂固。他们认定了广东人有广东人的打法,是独树一帜和富有竞争力的。和辽宁不同的是大连队在职业联赛开始之前就不再听从省体委大院那一套,他们形成了自我发展的独立体系。而太阳神的一切似乎还都笼罩在传统势力之下,球员们也一直按这种传统培养成长,所以我才说太阳神在以后的竞争中免不了要吃更大的苦头。按说广东一直是改革开放最早最活跃的地区,他们比北方内地有更多接触外部世界的机会,但不知为什么广东足球界却一直死抱传统不放。想想也不难理解,元老派都是传统的建设者和受益者,打破这个传统就意味着否定自己的光荣,说到底还是个人的东西占了上风,但都可以冠冕堂皇打着为国为民为足球的旗号。

从中国足球的历史布局来看,问题最大的就是那些足球传统最深厚的地区,辽宁广东天津都是矛盾最多、困难最多的地区,它们不同程度不同方式地经历着同样的危机。广州太阳神的日子比广东宏远好过,还要得益于太阳神归属广州市。历来都是市一级的传统势力比省一级要小些,所受的制约也就相对小些,解决起来当然也就容易些。沈阳海狮和辽宁双星就相当于广州太阳神和广东宏远,前者少背包袱,丢掉旧东西的决心和勇气也就大些。和沈阳海狮不同的是,广州太阳神似乎被赋予了重振南派足球雄风的重任,这也就使广东足球要重回老路,因此说广东足球的未来注定还要多灾多难。

并不是说广东传统有什么不好,而是北方球员的个人技术和战术意识已经大大提高,他们已不再是一些光知道横冲直撞不会动心眼的莽汉。太阳神和北方球队的较量之所以处于下风,还在于北方球员除了身体优势之外,技战术能力至少不在广东球员之下,甚至已经超出了。除了彭伟国,在广东已经找不出第二个能在国家级球队立足的球员,即便彭伟国也只属于那种半场球员,从根本上讲已经不是现代足球所需要的那种人才了。

重点人物:彭伟国虽然他体能不好,但还是能被国家队委以重任。彭伟国应该是近年来中国最有创造性的中场指挥员,这种球员在一支球队中不需要很多,在国家队中也只需有一个就够用了。但想要彭伟国发挥作用,他的队友就要多付出许多辛苦。他的体能如果不留余地地拼抢回防,用不了45分钟彭就只剩下叉腰喘气的份了。因此说当哪支球队找着了一个比彭的能力稍差但体能上乘的冲场球员时,彭伟国注定要坐板凳。回想十强赛,如果戚务生是那种有眼光有魄力的教练,他早就该让刘军多多出场,早就该在热身赛中确立刘军的地位。彭伟国作刘军的替补,而且只有在刘军能力已尽时替补上场。刘军没有彭伟国那么多的经验,但刘军用不着其他人擦屁股。如果说世界讲究公平和均衡,彭伟国没有上乘体能大概只能是上帝有意的布置了。彭伟国的才能受制于他的身体,一旦对手死缠不放,彭伟国很快就会失去作用。想赢太阳神只需把彭伟国盯死,半场球之后太阳神必输无疑。”97赛季后几场球太阳神能胜,重要的原因是对方没有纠缠彭伟国,让彭伟国从容拿球从容指挥。更重要的是,太阳神垂死挣扎打出了少有的疯狂,对手也是出乎意料。还有彭伟国可以不必像在国家队那样奋力争取主力位置,在太阳神他的地位不可动摇,他有一百个理由少抢少跑少防守,他只把精神体力放在进攻上就算大功一件。

完全可以这样讲,在以后的国家队里,彭伟国这种球员已经不可能有主力位置,充其量当做一支奇兵,在万不得已时调出一用,现代足球对体能的要求已经用不着讨论,任何一支球队都不欢迎半场球员,他们只着重那些发展全面的选手。

麦超他应该是广东风格最后一个代表,在这个年轻人身上元老们寄托了最大的希望,可以说麦超的成败决定着传统派们的荣辱,麦超属于受命于危难之际,无形中成了太阳神”97赛季的救世主,太阳神能保级成功麦超无疑可记头功。

作球员时的麦超很有意思,他的面相也表明麦超心机过人。想当初周穗安离开太阳神全是麦超的功劳,队员炒教练也成了足坛的最大新闻。麦超前后干了两把,第二把终于成功了,那时他已经开始了队员兼教练的生涯。驱赶周穗安的事一方面证明麦超野心勃勃,另一方面也说明他背后有元老们的支持。想那周穗安是少有的学院派教练,在经验主义的足球传统中肯定不受欢迎。但周穗安的能力又让元老们无法开口,麦超的造反真是恰逢其时。遗憾的是周穗安之后的太阳神再也没有周穗安时代的虎威,而陈亦明的助阵仍旧是不合正统派的口味。应该说周穗安和陈亦明是广东教练中最有才华的两个,他们缺少的大约只是资历。如今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麦超也终于等到了执掌主教鞭的机会。其实麦超还是年轻,如果他的战绩不好,元老们恐怕不会替他擦屁股,但麦超凭着和太阳神球员特殊的师兄弟关系,还是把弟兄们团结起来,好在只有几场球,大家咬紧牙拼一拼,很难说就死定了。

广东的事情很有意思,凡到球队危难之时,平日里指手划脚说三道四的元老们都不见了,总是把最年轻最没经验的人推出来当炮灰。麦超还算争气,率领太阳神保住了广东足球最后一点颜面,接下去元老们一定要夸耀自己的眼光准选中了麦超,反正成功了他们都有功劳,失败了他们都没责任,但就是没有谁敢出头救救广东。在这一点上广东比不上辽宁,辽宁是老帅们很想出山,只是体委大员不让,辽宁是行政原因导致名帅无事可做,广东大概是足球人自己的毛病。

麦超踢球时很有头脑,国家队踢12码球几乎由他包办。麦超射失的时候很少,被球迷尊为“点球专家”,这表明此人的心理素质过硬,关键时刻拿得起放得下。这种球员退役的必由之路就应该是当教练,只是麦超还没能作好更充分的准备,他在”97赛季的幸运是多方原因所促成,并不能证实他的真才实学。我注意观看最后几场比赛,觉得球场外的因素不容怀疑,也就是说太阳神的保级并非实力所致,对手的态度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已经和麦超的执教能力毫无关联了,他只需让师兄弟们尽心尽力就算大功告成了。

我相信麦超会有很好的将来,这个年轻人比我们想象得要世故许多,他善于处理和上层人物的关系,善于利用矛盾,善于因势利导进入权力真空。这应该是现代人公共关系学的至高境界,是个人把握和利用机遇的最省力方法。但凡事都有因果循环,麦超迟早有一天也会遭遇周穗安和陈亦明同样的不幸,肯定也是源于人事关系。如果麦超真的聪明,就该见好就收,交出太阳神的帅印,跟殷铁生和余东风一同去科隆。否则,”98赛季等着麦超的大概不会是”97岁尾的救星形象,恐怕未曾出头就已经烂了。

据说国际管理集团相中了太阳神,这或许是麦超出走的最好时机,至少再当几年洋教练的助手。但这一回麦超记牢了别再搞兵变,老老实实跟别人学点足球本身的东西,学而有成再图发展肯定会有所建树。切记切记。

”98赛季前景第八名到第十名之间。

焦点国际管理集团介入到什么程度。太阳神能否请到高水平外援。能否礼聘高水平外籍教练。广东足球元老派是否放太阳神一马。太阳神的焦点大多了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