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52 广东宏远

作者:洪峰

宏远降级在上个赛季就已经有所暗示,陈亦明的改良给宏远带来了一个赛季的希望,他曾公开跟徐根宝叫板。想来陈亦明的雄心是有理由的。如果有了马明宇黎兵再进一个韩金铭,宏远的实力就会因为合理的组合变得很强大。只是陈亦明在那一年只看见了申花,他肯定忽视了万达,那才是真正具备冠军实力的球队。宏远和辽宁队的情况有些相似,都属于后备球员出了问题。用业内人士的话说,辽宁队青黄不接,宏远队五世同堂。不知怎么回事,我觉得青黄不接是糟糕的局面,但五世同堂无论如何不应该是降级的根本理由。相反,它有可能是一种不错的组合,只有两世同堂的球队才是很可怕的状况。宏远的衰败肯定有更深层的原因,这需要广东足球界自己去认真总结了。

”95赛季辽宁降级似乎标志着旧时代的结束,但宏远队还是在甲a中挣扎了两年,今天宏远降级已经不能引发中国足球的地震,它只是旧时代终结的最后一次回响,带给中国的思索已经没有”95赛季结束之后那般深刻,只需要广东足球人自己去医治创伤了。

华南虎曾经代表了中国足球的一种南方风格,它虽然没有东北虎那样威猛,但也丰富了中国足球,也给中国足球作出了不小的贡献。我一直不同情辽宁队的衰落,也盼着宏远降级,但”95赛季辽宁主场的保级生死战我还是忍不住去看了,我还是替辽宁将士鼓劲。当冯峰踢进那个致命一球时,我觉得自己快要哭了。”97赛季初我就撰文说宏远”97赛季一定降级,但宏远和三星的雾中一战我还是看了。在迷漫的大雾中我无法看清场上的搏杀,但能听见评球员告诉人们三星队1:0,2:0,3:0。我还是非常伤心,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让我周身乏力,我甚至觉得自己和宏远的战绩一样绝望。一定是记忆中的东西使我怀念,一定是古广明、吴育华、容志行、陈熙荣、谢志雄、黄军伟这些人的形象唤回了我对广东足球的留恋,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英雄,每个时代都以自己的方式创造出美好的东西。东北虎和华南虎毕竟给中国球迷带来过许多额外的欢乐,它们都曾经是中国足球的中坚力量。如今就这样稀里糊涂成了人们同情的对象,它意味着一种羞辱和残酷。我还想到宏远的命运尤其让人心酸,它比辽宁还多坚持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宏远没有能力拯救自己,它经受了比辽宁队更多的磨难。终于完结了,虽然不是让人高兴,但也让人替宏远将士松口气。在死亡线上跳舞可不是美好的感觉,要死要活还是利落些吧。

辽宁队和宏远队成为难兄难弟不是偶然的,它们都是计划经济造就的队伍。以省级行政区划为单位的体育工程使两支球队天然成了两派足球的代表,它们也就理所当然成了两个省份的龙头老大。而实际上辽宁队的球员大部分来自大连,一部分来自沈阳;广东队的球员大部来自广州,部分来自梅县。在那个时期,足球城市有义务给省队提供最好的球员,辽宁和广东两队的强大是以抽空城市球队骨干为代价的。职业化一开始,大连和广州要自己证明自己,也就不再替省队无偿输送人才,省队很自然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所谓辽宁队青黄不接,广东宏远五世同堂,都是因为失去了后援。如果青黄之间是绝对骨干,五世之中都是强手,也就不会存在降级的问题。没有人怀疑如今的辽宁队已经不能代表辽宁足球的水平,同样没有谁会认定广东宏远代表广东足球的水平,它们只是过去的历史留给人们的影子,只是人们回首过去的通道了。

因此对于舆论界和业内人士大叫重振辽宁雄风广东雄风就有些滑稽,辽宁足球从来就没有滑落过,只是辽宁队滑落了;大连足球比起当年的辽宁队有过之无不及,那才是这个省足球水平的真实代表。广东足球也没有坏到人们想象的那种程度,只是由于好大喜功的决策者急功近利地搞了大多的卫星,过分地分散了有限的足球人才,弄和大家是老和尚的帽子——平耷耷。宏远、太阳神、松日、平安、佛山、金鹏,就那么多球员,你争我夺谁也没办法集中优势兵力。其实辽宁足球人口并不比广东少,但如今只有万达和海狮两支高水平俱乐部队,即便如此也觉兵源不足,广东有什么条件想垄断甲a?闹到最后还是苦了自己。

如果能把球员优选到太阳神和松日或者其他任何一支广东球队,肯定能形成个体优势,也就不会连太阳神也要狼狈得为保级苦战了。

历史能让人清醒,也能让人发昏。辽宁队和宏远队都属于被历史搞昏了的球队,它们在潜意识中死抱着往日的辉煌不放,难免要在职业化大潮中被冲烂。更让人不能容忍的是旧体制喂出了一些死脑筋的既得利益者,这些人忍受不了权利的转移,辽宁和广东足球内耗之严重连外行人也看出了里面的权力和派系之争,就是这些东西让广东宏远步辽宁队的后尘去甲b打发日子。广东足球如果吸取辽宁队的教训,如果认识了职业化对球队生存的特殊意义,应该把宏远降组当作脱胎换骨告别旧时代的契机,丢掉“广东”这块牌子,让球队忘掉“省队”这个冠名,你从此不代表任何省份,只代表俱乐部和你所依托的城市,这才是职业化给宏远的最好出路。如果像辽宁队那样还是自以为是,还是以“老大”自居,恐怕也会在甲b里混日子了。其实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但以辽宁和广东这种特殊历史,改一个名字或许就是更换了一种思想,这不仅需要魄力,肯定还要和旧势力进行一番生死搏斗才成。

重点人物:区楚良第一国门”98赛季不能转会,中国足协的转会章程又一次毁掉天才的生命。想当初辽宁的姜峰于明庄毅都是这个转会制度的牺牲品,这个看似平衡的规程相当不合理,它违背了职业化的内在规律,也使格外稀少的好球员在低上加低的竞争中一点点毁掉。区楚良虽然没有李富胜傅玉彬那样好,但在今天的足坛上还是难得的门神。心理素质差几乎是广东籍门将的共同特点,当年的杨宁也是因为这个问题打不上主力。如果不是因为戚务生本身的心理素质更差,区楚良无论怎样都不该成为第一国门,和他水平相当但越到大赛越兴奋的江家两兄弟早就该在大赛中得到锤炼。区楚良的星运应该说很侥幸,傅玉彬和徐弢的退役让区楚良乘虚而入,而且大赛前区楚良总给人们留下“神勇异常”的印象。

无论在国家队还是在宏远,区楚良习惯于丢掉不该丢的球之后才开始神勇异常。区楚良放松得过分,而且潇洒得不是时候,对许多射门区楚良经常不作反应,只是扬一扬手,很有“挥手从兹去”的味道。区楚良作为门将的致命缺陷是没有指挥能力,他总是场上最没有声息的人,即便就要和自己的后卫相撞区楚良还是一声不响,守门员有各种类型,但不论哪种类型都不允许忽视自己的指挥职责,他是球队最关键人物,担负着最后一道防线的要职,区楚良只是靠队友对他的猜度去和他配合,区楚良更是连打手势的热心都没有。

甲b的日子应该是区楚良从此不得翻身的日子,如果哪个新任国家队主教练还把眼睛盯在区楚良身上,只能证明这个国家队根本就不想取胜。

郭亿军其实郭亿军是非常不走运的人,记忆中郭亿军在国家队最后一段时间里经常“大漏勺”,如今刚刚当了教练又得做岳永荣的听差,还要不停地出席新闻发布会,而且要承担宏远落败的责任。郭亿军很有勇气,他经常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现自己的勇气,他大概是所有甲a教头中“永不言败”的一个,遗憾的是郭亿军没有能力拯救一支早就断了奶的球队。郭亿军的可爱之处还在于他不该承担任何责任却坦言自己有责任,这种年轻人首先让自己有大将风度,这个风度意味着一个人内在气质的高贵,郭亿军的日子还长,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其实郭亿军也应该追随殷铁生们去科隆或者巴黎或者西班牙意大利,学有所成之后再回来重谋职业,中国并不缺少教练,但缺少年富力强、掌握了现代足球理论的教练,郭亿军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不要为眼前的利益限制住自己的进取心。

”98赛季前景继续呆在甲b。

焦点广东传统势力强大,内部问题积重难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