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53 天津三星

作者:洪峰

甲a体战期间,我把天津三星比做“卖火柴的小女孩”,并且询问三星“手中的火柴还有几根?”在”97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中,这个小女孩手中的火柴燃尽,整个天津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很简单的梦想也随着这很火柴的熄灭破碎了,一群天才少年的努力就在宿茂臻的冲顶下变得毫无意义,蔺新江和陈金刚又一次成为败军之将,天津足球界又将产生无休无止的争吵,津门虎重振虎威又只能期待1999年了。

翻阅人类发展史,你会注意一种很有趣的现象,那些曾经创造了人类童年历史的区域,如今部落后于现代文明,无论是巴比伦还是恒河,无论是美洲还是华夏,在几千年之后都成了这个世界的落后的地区。大概历史的辉煌肯定要给它的后人带来负担,保守和不思进取大概就构成了这种地域的主旋律。也可能是人类的发展也讲究平衡,曾经辉煌了就让别人也辉煌一把,所谓有饭大家吃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中国足坛最负盛名的三只虎如今都掉到甲b里去养伤,津门虎本可以躲过另外两只的命运,但最终还是天算不如人算。天津出国脚也出壮汉,但天津足坛的内乱也和广东辽宁一样致命,自从韩金铭当着几万球迷和蔺新江吵架,这个球队就没过过舒心日子。那大致是内部混乱的第一次表面化,”97赛季王俊等球员和俱乐部的纠纷则是这种混乱最明显的标志。整个天津足坛一直处于无序状态,经常出现一些非常没头脑的事情。左树声上任让球队保级,天津足球似乎开始复苏,但谁也想不到左树声会让自己的俱乐部耍了,他用二线球员打寰岛,好不容易赢了球却白白送给了对方。以左树声的脾气,他没冲进足协办公室掴上司的耳光说明左家老二修炼有成。但左树声不是那种可以忍气吞声的人,他可以不去打人骂人,但却可以辞职。多年来天津足球一直在主教练人选上扯皮,换这个不行换那个也不行,重招回蔺新江还是不行。其实天津不光出国脚,也出很好的教练,但这些人都无法把全部心思放在球队上,他们还要时时参与到那些和足球本身无关的人际矛盾中去,每个主教练都要时时提防让人家背后捅刀子。老百姓有一句古老的顺口溜:“京油子卫嘴子……”就是说天津人的嘴茬子厉害,最好的相声演员中天津人占了大半。吵架论理无止无休最后不了了之是天津人的习惯,大约也能从中获得乐趣。但足球可不许这个,它要你用脚说话。津门足球这些年光顾着自家打嘴架,把踢球的事抛到海河里去了。左树声、蔺新江、陈金刚,都是一些响当当的好汉,但谁也救不了球队。能救球队的人只会给球队添乱,弄得年轻人不知跟谁吆喝才算正道。

按理说辽宁队和广东队都降了级,三星更应该提高警惕别让传统害了自己。其实津门虎早就没有了资本,但偏偏硬着头皮说大话。传统无孔不入,连年轻球员也染上了自以为是的坏毛病。

学会了从战略上藐视对手,一旦到了具体阵仗便踢得一塌糊涂。年年这几支球队,谁有多少斤两大家都清清楚楚,只有三星队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结果不该输的输了,该赢的也输了,22场比赛只胜了5场球,不掉级还能升级不成?

回想”95赛季之初,天津队踢得有模有样,人们分明已经看见那只津门虎又活了。那时的韩金铭在中场踢得威风八面,把年轻的队伍调理得顺顺当当,很有成为中国中场王的趋势。谁都记得首战大连万达,虽说1球小负,但天津队惹得一片赞誉,说它虽败犹荣一点不算过分。说不行就不行了,不光是韩金铭从国家替补变成编外队员,连王俊霍建廷也差一点就被淘汰了。将将分帮,将帅失和,好端端一支球队说不行仿佛一夜间就溃不成军了。

天津足球弄成今天这副模样,也搞不清是谁的责任,官就是兵兵也是官,谁都想说了算谁又说了不算。这大概是津门足球区别于广东和辽宁的地方,在那两个地区,都是说了算的人一手遮天,都是一些既得利益者抱残守缺。每个足球人都该检讨自己,都该想想为天津足球干了些什么。在夏天,我曾在文章的最后提醒津门虎:“无论如何还没有沦落到东北虎的地步,现在振作还来得及。”97赛季天津三星的前景并不看好,待降了组再唱‘还债’高调只能落了笑柄。”

应该说,津门业内人士真该还债了,你们欠天津足球的东西比天津足球给你们的东西多出大多,已经问心有愧了。”98年冲回甲a事小,重整天津足球大计才是头等大事。

重点人物:于根伟中国足坛不可多得的将才,但旧伤恐怕要影响他的运动寿命。于根伟太年轻了,他很容易被老姦巨滑的人鼓动起热情,因而置腿伤不顾。于根伟在球场上冲锋陷阵几乎都拖着一条伤腿,每一次拼抢都让我替他担心。为了于根伟能早一些彻底一些治疗那条腿,三星降级应该说恰逢其时。于根伟终于不用为三星保级而战,他有理由去医院住些日子。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于根伟将是中国国家队的未来希望,他有能力和申思李铁孙继海这伙子新锐撑起球队的脊梁。在中国球员中,于根伟不仅天资出众,而且有超过他人的意志品质,我们缺的就是这种精神和技术同样不同常人的球员。年年临危受命肯定会扼杀了这个年轻人的成长,他极有可能过早告别赛场。想当初戚务生451选定了于根伟,这一点没错,错就错在戚务生明知于根伟有伤而姚夏没伤也会受伤,把宝押在这样两个年轻人身上,很明显戚务生既没经验更没头脑。记牢了这句话:降级对别人是坏事,但对于根伟却是重新振作的最好时机。我确信1999年的于根伟会让球迷们大吃一惊的。

孙建军也有理由成为国家队的一员,但孙建军的发挥总是很不稳定。小伙子踢球像是抽疯,好一阵坏一阵,一场球踢得漂亮,另一场就踢得稀臭。球迷们给弄得这里才赞孙建军大将风度,那里又要骂孙建军没头苍蝇瞎撞。我看孙建军踢球,最欠缺的还是头脑。这个年轻人拼劲没得说,就是有点没分寸,和邵庚比起来孙建军也显得有点愣头青,和于根伟相比就更显出难当大任了。如今看孙建军有点像他的同门师兄韩金铭,技术不差体能不差勇劲不差,就差一份聪明。这往往是一念之间的事,有好师傅常在耳朵边提醒,也就有希望变成好中场,可惜的是孙建军的师傅们也都光是血性缺少理性。

蔺新江蔺新江也算得上半个元老,在国家队踢球时就生死不怕,和徐根宝很投脾气,但开口闭口都是“跟徐指学到了不少东西”。其实蔺新江不需要跟徐根宝学东西,徐根宝能教给蔺新江的东西他早就掌握了,蔺新江需要学的是徐根宝的心计;只可惜人的性情不是说学就能学的,蔺新江沾火就着的性情和徐根宝大不相同;如果要学,倒不如学学严德俊的微笑和刘国江的思想者形象。我看蔺新江的指挥官才能天生就有欠缺,他总是比球员还要冲动,比年轻人还要火冒三丈。在这方面他明显不如后辈陈金刚和左树声,论起威望论起带兵打仗,左树声远在蔺陈之上,但左家老二同样有很大的脾气。

我猜天津教头全让自己的脾气毁了,一点委屈也不能受,很难说适合在中国当教练,更不适合在传统势力强大的地区当教练。李应发的本事大不大?但在辽宁照样无用武之地,说来也是,李应发才大脾气也大,惹恼了管事儿的,不用你行不行?反正地球照样转。

三星队的降级内因多于外因,但执教者缺少合理战略思想肯定也是失败的原因。天津三星踢球光懂得拼,但却不太讲究巧。当别人也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也拼起来,缺少战术的三星就拼不起来了。”97赛季最后一轮泰山队也要保级,于是利用主场的优势和三星拼起来,反观三星拼不起来了,处处受制,脚脚不顺。

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几年来三星枉有几个非常优秀的球员,枉有几个不错的外援,就是没能把技战术提高上去。应该说和频繁调换教练有直接关系,左树声那一套蔺新江不一定欣赏,蔺新江那一套左树声不见得继承,陈金刚也不是便宜货,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此这般,一支球队哪里还能形成自己的技战术风格,也只能靠蛮拼愣抢,结果怎样看运气了。

蔺新江的火爆脾气也会坏事,三番五次冲进场里跟裁判员干架,对球队的心态肯定起不到好作用。加强个性修养应该是蔺新江的首选科目,想法子让自己泰山压顶不弯腰,还要想法子让自已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后边这项更重要,让队员看看你的脸心里就平稳,这算得上一种很高境界的执教之道,蔺新江不可视为儿戏。

施连志算得上绿茵场上的长青树了。当今中国足坛跟他比资历的大约只有广东宏远的池明华,施连志可以算得上天津三星最劳苦功高的球员了。我非常看好施连志的守门能力,他比区楚良和江氏兄弟还要好,但施连志有很坏的毛病,他出击封单刀球时总是把两脚踢出去。国内有许多守门员都这么干,但施连志最得真传。他在几场比赛中都这么把别人踢得不轻,体育品德有些问题,至少大家都吃足球这碗饭的,你干吗把人家往死里整呢?万一把大家踢得记仇,瞅冷子给你一家伙你难道是金刚不坏之身?我猜施连志进不成国家队肯定有这方面的原因,到了国际大赛你一脚把人家蹬飞了,外国裁判可不是中国裁判,一张红牌算是给定了,11个打11个都嫌人少,让中国队10个打11个还不一家伙20:0?武汉雅琪代表中国参加室内足球赛,守门员严毅受了伤,结果让巴西踢了24:1,残疾人打篮球也很少打出这么高的比分,何况双方都有进账。

施连志属于那种技术好心理稳定的门将,但身上的非体育精神使他很难受人欢迎。球员首先是社会公众的一员,做事就要符合公众道德,一旦违背了这些东西,你有天大的本事人们也怕你讨厌你,你的价值也就贬了。

”98赛季前景重返甲a。

焦点理顺内部关系,保持队伍稳定,最重要的是保持教练员队伍的稳定。俱乐部上层不干涉多支持,别都个顶个充明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