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56 关于打假球

作者:洪峰

”97赛季是中国足坛最热闹的一年,先是决定甲a甲b扩军,然后是停下联赛打世界杯外围赛,接下去国家队惨败而归,再接下去是联赛重新开战。关于打假球的预告和揭发就在最后一个多月里多起来,新闻界和球迷已经到了气疯的程度,但一切都按人们推断的样子进行,降的降升的升保级的保级,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庆功几家吊丧。乱哄哄把”97赛季推向假戏真作真戏假演的gāo cháo。”97中国联赛由于扩军变成了假球大汇集,它使中国足坛的形象变得十分丑陋。似乎足球水平并没有提高,而作假的水平却达到了最高境界。

联赛打到后几轮,一年才赢了三场球的八一在最后三场两胜一平,居然拿足了保级分数,真不知道比赛之后八一队的球员为何流泪;松日客场胜了火车头,真想不出松日老板为什么会拥抱火车头的主教练张贵来;也不知道宏远输给海牛之后队员为什么笑得出来;还不知道余东风为什么骂严德俊“真不要脸”。

虽然谁都看出是假球,但没法子弄到证据,谁也只能干生气。我如果说八一和寰岛和万达打假球,如果说宏远和青岛打假球,如果说太阳神和全兴打假球,说海狮和平安、松日和火车头打假球,人家要我拿证据我到哪里去找,连圈里的人都拿不出来,我一个看球的凭什么能拿得出来?我一直是守法公民,不能干违法的事,于是也只能生气骂娘。

现在新闻界大部分都挺起了腰指责假球,并且进行了有限度的揭发,《球报》《体坛周报》《足球》《体育天地》《羊城体育》都有些义愤填膺。它们发表了大批文章,而且具有了前所未有的透明度。足协的官员曾经说过:“只要新闻界认为是假球,这场比赛就将被认定为假球。”现在新闻界空前同一认定了,但足协却自食前言,推聋作哑。”95赛季辽宁面临降组,客战大连时足协表现出了难得的廉洁公正,派出官员监督,说:“我要是认定假球,两支球队都要降级!”时到”97赛季,中国足协的廉洁公正突然就没了,大概他们认定真的,假也就真了。跟全国球迷的承诺变成了空头支票,玩了你一场。

足协年年喊打假年年不打假,年年吆喝动真格年年不动真格。

依我的看法,恐怕是足协内部有假,如果真要打假,追来究去,说不准把哪个足协大员揪出来。管事的人自己做贼心虚,当然没胆子出来动真格打假。木已成舟,时间能冲淡一切,明年再说明年,该假的时候还假。如此下去,中国足球恐怕要步东南亚足球的后尘。在东南亚,利用足球的胜负进行赌博已经司空见惯,操纵比赛结果也是家常便饭。如果中国足球这样假下去,迟早会失去球迷的信任,只变成了赌具一种,那就惨了。不知足协是否想到这个责任由谁去承担,估计还是该做官做官,把责任往下一推了事。俗话讲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想打假还得先找到根源,根源就在上边。

从俱乐部和球队的角度去分析,打假球的大部分是那些不上不下,不能降级也不能争三甲的角色。这些球队自己没实力担保不会面临降级,今年保了别人,来年自己遇着麻烦也可以让别人保自己,来而不往非礼也,也算得未雨绸缪,更划算的是可以额外得到一笔黑钱,几十万是小数目,得钱别人还要感激涕零。

打假球越打越有经验越有技巧,想找茬子也很难,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对行贿的俱乐部来说,能花几个钱买个保级是小损失大收获,对升级者来说,更是花得心花怒放。有人称中国甲级联赛为“假级联赛”,一点不虚。这两年的甲级联赛真的越发无耻起来,足球人在暴富的同时,人的精神贫穷得没了裤子,光着屁股丢人还要让人说你穿了新衣。

如果打假球的问题不解决,中国足球的进步就很难,想要在亚洲当强者就更难。因此说中国足球要树立自己的新形象,当务之急根本不是冲击世界杯,而是清洁自己的环境。清除一些光认钱光认权不认理的足坛败类,组建起一个热爱足球事业、凡事为中国足球大计着想、有现代思想有理论头脑的领导机构。

有了这样的机构,许多坏东西包括打假球就失去了靠山。包青天们打假能动真格,足球的健康成长就有了真实的土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