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57 新闻舆论的品质

作者:洪峰

新闻舆论在现代文明社会里所起的作用非常巨大,有时候它甚至比法律更有威慑力。它没有权力使坏人受刑罚,但却可以使他成为过街老鼠;它还可以使某种事物成为一个时代的楷模,比如说“志行风格”“拼搏精神”也都是它的功劳。我的意思是说正因为新闻舆论的了不起,它也才让人恨也让人爱,让人尊敬也让人蔑视。多年以来我对新闻舆论界执很轻蔑的态度,我以为它忘记了新闻舆论最本质的东西:批判精神和舆论监督作用。多年来它只学会了顺情说好话、拍马屁捧臭脚,还有落井下石。作为无冕之王的记者们,有相当的时间都花在和俱乐部拉关系套交情,虽不像黑哨那样收受许多贿赂,但也从马屁文章中得到一些实惠。这些人和那些给企业家写“英雄传”讨些小钱的作家一样,败坏了这两种神圣职业的形象。一提记者,有尖酸的人就称“老妓”或“名妓”,一提起作家,有刻薄的人就叫“乞丐”。我可能更恶意,但不会幽默,就觉得妓女和乞丐也要比这些人磊落高贵,妓女和乞丐没有可以装腔作势的东西,而“名记”和“作家”却当婊子立牌坊,偷东西喊抓贼,强姦女人说受了引诱。反正这些人使记者和作家的名声形象变得非常下贱,让人从心底里瞧不起。

随着时代一点点进步,新闻界这几年也有了进步,1997年岁尾1998年岁初成了这个进步最显著的一段时间,除了《中国足球报》,几乎所有的专业性报纸都表现出很强的批判精神,地方主义倾向在这段时间里突然被它们抛到一边,全都站在发展中国足球、净化足球环境的同一高度上审视“打假球”“定位说”还有更深层的东西。读者和球迷头一回对新闻界致敬,也对中国足球的健康重新生出了信心。

中国足协几年来一直和新闻界保持着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这只是因为我们的新闻界也习惯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等级观念,对足协的超越职权视为正常。也许是今天它们终于懂得了中国足协还不是中共中央宣传部,于是才敢开口讲一些不中听的话。虽然还是有点可怜,但起码分清了责权利,毕竟也是一次了不起的反抗。事实上新闻界也一直想讲真话讲实话,但被体委训几句就吓破了胆,充其量小骂几句,再作几回鬼脸,努力让读者和足协都满意。花边新闻和小道消息成了报纸唯一可以招待读者的手段,偶尔骂几声裁判也是出于地方主义念头。憋得凶了,含沙射影骂几句决策人,中间还不忘掉“一分为二”“一方面另一方面”,整个跟做了贼一样胆战心惊,让人看着就觉着好笑。足协敢拿新闻界出气,是因为早就算准了你是胆小如鼠之辈,得靠足协给你提供消息。

或许是十强赛国家队的空前失误让新闻界气急了,或许是国家队的新闻封锁激活了新闻界的职业意识,或许是多年来的畏首畏尾让新闻界自感丢人现眼,或许是中国足球的现状让新闻界察觉出自己的责任,或许是足坛的不干净让新闻界也感问心有愧,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但不管什么原因,新闻界这一回承担起了它的职责。

《球报》《体坛周报》《足球》都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对中国足协决策失误的不满,它们或激烈或冷静或嬉笑怒骂或分析说理,发表了一些多年来少见的好文章。《足球》历来是那种不咸不淡的角色,从来都唯足协马首是瞻,这一回出人意料地搞起了“实话实说”,发表的文章有深度有水平有战斗力。我惊讶地想,难道《足球》一夜之间就改变了办报方针不成?难道《足球》一夜之间就脱胎换骨了不成?我属于那种老派的人,对什么事不愿轻易相信。《足球》多年来一直是看准了风向才行船,这一回也肯定不会例外。说不准这一回中国足协真要动真格整顿,说不准要来一个失街亭斩马谡。《足球》大约是得到了可靠的内部消息,于是才有胆量太岁头上动土。当然,这只是猜测,《足球》在97年末的时刻或许真的承担起神圣使命来,完全是职业良知的驱使,这当然非常好。

说起专业报纸就要先摇头,倒不是九斤老大的遗传,而是我们的报纸实在说不过去。如果说地方主义是受人管制的结果,但远离球迷的根本愿望肯定是个大差错。办报纸并不容易,经济基础是大难题,但如果你的报纸不能反映球迷的心声,它也就如同一支不争气的球队一样要失去支持。《足球》没有过去那样的发行数量是一个证明,《球迷》更有点半死不活大约只有天津人才买,《足球周报》和万达队的战绩相比,非常不能匹配,更不用说和大连足球的至高地位相称了。大概只有大连球迷自己喜欢。它只是万达的传声筒,而不是一家具备独立思考能力的新闻机构。按说能到现场观战的人毕竟是少数,专业报纸无疑有广阔的天地有更加众多的读者,但这些报纸的行情并不看好,我以为根本原因还是不敢说真话实话,球迷最讨厌拍马屁说瞎话了。

《球报》和《体坛周报》之所以在球迷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无非是它们有新闻舆论的责任感和良心,无非是在所能允许的范围里讲了几句真话。《中国足球报》作为足协的机关报,本身拥有最好的消息来源也最能让球迷注意,但它在球迷心中的真正威望却比所有地方报纸还低,原因很简单,它只反映足协的声音。虽然编辑们作了许多努力,搞了许多花样,使尽全身解数讨球迷欢心,但依然是不见起色。我买它只是出于一种习惯——所有能见着的体育报纸都要买,《中国足球报》买回来很少看,只是读完了《体坛周报》《球报》和《足球》之后才有可能翻翻,但也未必。

至于《体育参考》《羊城体育》《现代体育报》《足球风》《体育天地》《中国体育报》,最让人讨厌的恐怕是《中国体育报》。不过它的运动休闲还可一读,属于让你修身养性事事宽心才健康的部分。它总是不停地报道伟大功德发表社论试图和《人民日报》一样指导人民的前进方向。

对中国足球的发展来说,新闻界担负着重要责任,它不仅要反映亿万球迷的心声,更要代表真理说话,不知道我们的无冕之王们是否懂得这样的小道理:凡要成为大记者都不是拍马屁拍出来的,这样的记者是中国不正常的风气养出的“名妓”,迟早要被人们唾弃,只有那些无私无畏为真理而秉笔直言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名记”。如果我们的无冕之王能把职业品质当成自己的工作准绳,就能得到公众的拥护和爱戴,那些邪恶的东西也就真不敢把你怎么样,他们其实都是欺软怕硬且见不得阳光的小丑。

希望1998年是中国体育新闻放弃狭隘地方主义的开始,是站在全局高度关照中国足球的开始,是客观、公正和无私无畏的开始。如此,中国足坛的空气得到净化就不是梦想,中国足球人冲击世界杯也同样不是梦想。

拜托了,无冕之王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