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梦难圆》

59 中国足协的最佳构成

作者:洪峰

第二次和王健林会面时,我们就曾谈起了职业化开始之后中国足协的许多决策上的随意性和专制性。我并不打算把谈话的内容写进这本书里,我知道那样做会置王健林于很尴尬的境地。前两天中央电视台的“足球之夜”记者采访了王健林,张斌坚持要王健林谈谈足协应该由什么样的人构成。王健林很为难,但还是谈了。他的话和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大致相同,我有点替他担心足协官员肯定会很不高兴,会认为他有个人野心。

万达俱乐部从此给自己树立了最可怕的对手并不是危言耸听。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对王健林表示敬意,他怎么想就怎么说了,首先在人格上很磊落;更重要的,这个人完全是出于对中国足球现状的忧虑,他肯定比我这个局外人知道更多的内幕,他有理由表达自己的意见,并且应该受到称赞和敬重。我怀疑中国足协的一些官员也会这么想。

在写这本书之前,我就有意查询世界各国足协(或足联)的构成。我注意到其中有成功的和不成功的退役球员,而这些人只有极个别的才能成为足协的主要领导人,他们其中绝大部分都做一些细节工作,很难进入最高领导层。向下到各个俱乐部,也只有极个别的退役球员才有可能成为俱乐部主席,比如说拜仁慕尼黑的主席贝肯鲍尔,其他的如鲁梅尼格赫内斯也都是世界级名将,并且有过其他职业经历。在中国,这种类型的球员只有前国脚柳海光显示了一定的经商头脑和管理才能,其他如王宝山、郭亿军等人也还是走中国球员退役后当教练的老路子。

在那些国家足协中,更主要的是一些受过专门教育的管理人才担任重要职务,他们中间很少有人踢过职业足球,有一些人甚至不懂足球,但他们懂得管理,足协在他们手中按普通独立机构进行管理运行。还有一些是成功的企业家,他们有商业头脑,懂得职业足球在商业竞争中的价值,知道如何能使足协在足球运作中获得合法合理的好处。还有科研人员,他们负责和运动科学有关的部门,包括赛制赛程等等一系列事务都是由这些人在科学论证之后提出方案。

在上述人员中,退役明星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他们在球迷心中的威望及在世界足坛中的影响得以委任,更主要的是出于某种“形象”策略。真正的领导者是此外的那些人。

中国足协多年来一直属于政府机构,它的人员由建立过功绩的退役球员组成,当然相当一部分也是行政干部,他们出于不同原因被指派到这个岗位上。因为都是国家干部,所以只负责完成上级的指示性任务就是称职的。严格他说,这些人还不是职业化的足协所需要的人才,他们对职业化的足协还按行政干部的思路进行管理,由于是国家干部,就只对上级领导负责,至于足球运动、球迷、球员、俱乐部,这些人还不知道该怎样负责。

例如戚务生兵败之后最多的话是:“我是有组织的人。”“我该负什么责任由组织决定。”“我的将来由组织安排。”王俊生的检讨首先要强调的是:对不起国家体委党组。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把球迷这个最主要的部分放在“组织”身后,只能说明他们仍旧把足协这个机构当成政府机构,头脑中还没有职业化的概念。

而真实的情况是:中国足协官员早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家干部,如果还是国家干部,按《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央党政机关汽车配备和使用管理的规定》,足协官员早就该列入中央纪委立案侦查的范围了。足协官员在有利可图时就不按“国家干部”的标准做事,遇到责任时就又成了“国家干部”,只能说这些人既不符合正统的国家干部标准,也不符合职业化之后的领导标准,是一些利用转轨初期的漏洞的既得利益者,对中国足球的发展起不到明智的领导作用。

既然足球作为体育界改革开放的突破口,既然是由行政管理型转向市场经营管理型,什么样素质的人员组成新的足协决策层就不难规范了。我们的人都不是帝国主义代表,我们只借鉴欧洲足球的管理模式,那是一种成功的模式。在中国体育项目中产生飞跃的游泳,它们从教练到管理人员,大都是一些有学识的人,足协在这方面不仅不如游泳也不如乒协和排协。如果中国足球要改变形象,首先要足协改变形象,这个形象的改变可不是会讲几句洋文就行,还必须懂市场经营,懂企业管理规律,懂世界足球的潮流,懂得科学训练和科学比赛……现有的足协决策机构很显然都不符合这些要求,从上到下大家可以叫出名字的人都是一些没有受过真正良好教育的踢球退伍者,有一些还踢得稀臭。他们都是懂足球的人,但这个“懂”只是懂他们踢过的足球,都是经验主义类型的“懂”,指导现代职业足球要么力不从心,要么不懂装懂,要么不懂也不许别人懂。至于说到现代方式的管理运作,更是东一头西一头顾头顾不了腚,顾腚顾不了头。此前我列举的一些荒唐事例,都是由于他们不能掌握现代足球不能掌握科学管理手段造成的,并不是他们存心要把事情搞坏。这些人当然并非百无一能,他们还是肯做工作的,但只能在别人明智的指导下才能做得好些。

职业化意味着淘汰许多旧东西,而淘汰不合潮流、无法适应现代足球发展规律的旧派管理者则更是当务之急。既然我们的社会制度具有很大的优越性,国家体委就有责任把这个优越性显示出来,完全可以利用体委的权威组成一个专门的考核班子,这个班子应该从下至上最大限度地征求意见,选举出一个有多种人员构成的职能性很强专业性更强的新足协。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球队的主帅最重要,一个国家的足球足协也同样重要,有了一个才华出众的决策机构,中国足协就不会在战略上犯更大的错误,中国足球的成长也就会趋于健康。

大约还是王俊生更聪明,他可以用“社会制度”去否定换帅的呼声;换足协肯定也不是我呼吁了就能起什么作用。虽然我确信和我一样观念的人在球迷中在足球界内部都占绝对多数,但真正要改组足协还需要国家体委下决心,具体地说,要看袁伟民有没有这个决心,更要看他有没有这个胆量和魄力。

这大约也是“中国国情”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足球梦难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