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我姐是我妈,我到底是谁

作者:郭晋丽

作为一个私生女,我的出生使许多人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我浑然不知地过了二十多年。突然有一天我了解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从此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我的亲人了。然而事情不只是尴尬。很快地,“报应”接通而至,两个家庭相继破碎了……

偷食禁果一错再错

我出生在一个很普通的干部家庭,家里两个孩子,我和我姐。我今年28岁,我姐比我大18岁。高中毕业我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大学,学的是工商管理。在大学里,我是一个快乐的女孩子,学习用功,每天生活得无忧无虑。1992年7月我大学毕业,在家等待分配。家人也四处找关系为我联系工作。

这期间有一天,我去姐姐家玩。我姐在一家公司当会计,姐夫是一名教师。后来姐姐姐夫带外甥去参加同事孩子的婚礼,我就在屋里看电视。这时我接了一个电话,是找我姐的,电话里一中年男人问我是谁。我说是某某的妹妹。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我问那你是谁,是否需要告诉我姐?那男人竟说:“我是你爹!”电话就挂了。

我心想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真不要脸。后来姐夫先回来了,喝得满脸通红。我就把刚才有人打电话的事跟姐夫说了,我万万没有想到,姐夫竟然告诉我:“他说得没错!”仗着酒劲儿,姐夫一口气讲出了十几年前的一段秘密。这段秘密家里人全知道,惟独瞒着我!我听后惊呆了——原来,我是我姐姐生的!我现在的妈妈是我的姥姥!

我姐念中专时处了个男朋友,后来两个人发生了关系,只等着毕业就结婚。可是等到毕业时两个人闹了别扭,竟然分手了。这时我姐已经怀孕了。我姐很倔强,暗下决心绝不流产,非要把孩子生下来。让“孩子他爹”一辈子不得安宁。直到怀孕8个多月了,肚子大到实在瞒不住家里人了,我姐才跟父母说了实话。当时没把一生本分过日子的父母气死。然而这时说什么也没用了,赶紧去医院吧。我姐死活不去,还说“要是让我离开这屋,我就一头撞死!”父母怎么劝也不管用,没办法只得依她。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我姐顺利地生下一个女婴,就是我。

一个姑娘没出嫁就生了孩子,这个脸谁也丢不起。我姐这时开始后悔和害怕了。抱着外孙女,父母说不出是喜是愁,头发白了许多。好在这时邻居谁也不知道。怎么给我一个名分,一家人思前想后,最后想了个招儿。我姐和我妈偷偷地抱着我去了外地的亲属家。过几个月回来时,我就由我姐生的变成了我妈生的了……

我的报复多么荒唐

我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我不相信!然而我内心里有一种预感,他说的极可能就是事实。这时,我姐夫可能也醒酒了,紧着说你可不能跟谁说知道这事。

我跑回了家里,想问问我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一看到我妈(实际上应该是我姥姥),我什么也说不出口了。晚上我躺在床上一个劲儿地流泪。原来这么多年我一直生活在一场骗局当中,骗人的人就是我的亲人。现在我夹在他们当中,变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角色。第二天,我写了一张纸条丢在家里,说要出去散散心,然后我就跑到了哈尔滨。

哈尔滨是我上大学的地方。我找到了大学的一个同学,是个男生,在学校等待分配。他在大学时曾经追求过我。我没答应。现在不同了,我见到他感觉他就是我最亲的人了;什么过渡都没有,我就住进了他的宿舍。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和他如胶似漆,我的热情一定让他吃惊不小。每次和他接触的时候我都能产生一种报复亲人的快感。

我的不辞而别把家里人吓坏了。他们不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只留张纸条就走了呢。我姐夫一看不说不行了,就交待了那天自己喝多了酒,把我的身世给泄露出去了。这下大家全傻了。我姐对我姐夫破口大骂。给我姐夫骂急了,他咬牙切齿地说这都是你干的好事,谁让你当初不正经了!

就在家里闹得正乱、四处打听我的下落的时候,我回来了,我实在没地方去。总在男同学那里住也不是个事。另外说实话,我也有点担心父母。我一回来,家里人全平静了。他们小心翼翼地问了问我在哈尔滨的情况。他们以没有态度的态度对待我,好像一切都没发生,生怕再刺激我。其实他们心里紧张得很。

回来后,我整天在自己的小屋里呆着,只在吃饭时出来和家里人见见面。我看书、听音乐,或者平坐着发呆。

不久我病了。去看医生,说是什么植物神经紊乱。家里人忙前忙后地侍候我。我姐买了许多盒葯,让我吃。我却听之任之,似乎一切都与我无关。从此我对家里人再也没称呼过一声,我永远也张不开口再叫“姐姐”、“爸爸妈妈”。

这一笔孽债要谁来还

大学毕业第三年我结婚了。这时我已经进了一家医院当工会干事。虽然专业不对口,但总算上班了。爱人是个出租车司机,老实巴交的性格。一年后,我生了个女儿,小名佳佳。

佳佳今年5岁了,整天蹦蹦跳跳,惹人喜爱。如果日子一直这么过下去,也不会发生什么变化。然而命运还是再一次捉弄了我。今年春节,我和丈夫带女儿回娘家。姐姐全家也回来了。在饭桌上,佳佳突然问我姐:“大姨,昨天有个叔叔打电话告诉我,说你不是我妈的姐,是我妈的妈。你说你是不是呀?”

一时间大家全傻了。我姐脸涨得通红,不知所措。我狠狠地打了女儿一巴掌。佳佳放声大哭。我的丈夫没注意刚才女儿说了什么,还一个劲儿地问:“怎么回事?谁是谁妈?”

这个春节是没法在一起继续过了,我们逃跑似地离开了娘家。回到家后,我丈夫又闹上了。他平时寡言少语,一说话却特别有劲。他对我冷嘲热讽:“我就一直犯寻思,你一个大学生肯嫁给我一个开车的,原来你是一个私生女呀。你和我结婚时也不是个处女,说不准你以前是不是和你姐一样呢……”

他说的话简直能把我噎死,可我又什么也说不出。

孽债!我心里想着,上辈人的荒唐事为什么要纠缠到我和我女儿的身上,这太不公平了。我决心找到那个给我女儿打电话的人,我要问一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同我的预感一样,很快地我就打听到,给佳佳打电话的那个“叔叔”正是我的亲生父亲。我又了解到发生在我的亲生父母之间更多的事情。

我姐在她中专毕业那年怀上我。知道自己怀孕后她并没有马上告诉她的男朋友(也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她想再等半个多月就毕业了,那时带他到我家去见父母时再说。谁知就在这时候有一天,我姐的一个当兵的高中男同学回家探亲路过我姐上学所在的城市,他来看她时被我姐的男朋友碰上了。是在晚上看完电影散场时碰上的,这样我姐就说不清了。两个人吵了架,一个说“他请我看电影,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另一个说“你愿意拒绝不拒绝,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姐感觉特委屈,所以表现得就很激动。她越这样、她男朋友就越怀疑。这样僵持到毕业那天,我姐想不能再这么较劲下去了,她去找了男朋友。她说“什么时候上我家,我妈还问呢。”他冷冰冰地说干什么去。我姐急了,说我现在已经怀孕了。他说:“你怀孕就生呗,生下来看看长得和谁一样!”两个人就彻底闹掰了。

我姐一怒之下真的把孩子生了下来。生完孩子我姐去找他,发现他已经结婚了……

像是互相比赛似的,我姐也迅速地嫁人。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就这样开了一场玩笑。这玩笑开到后来已经不好玩了,但因为没有人肯认错,所以他们只能硬着头皮玩下去。

藕断丝连必留祸患

我不知道该不该鄙视我姐。她是我的亲生母亲,我应该尊敬她才对。可是我却了解到,在我姐结婚后,她依然还和她以前的男朋友有来往。

我的亲生父亲后来辞了工作自己开了一家浴池,曾经很有钱。也许是为了补偿,他给了我姐很多钱,还给她买很多东西。为此我姐在相当长一段时期打扮得像一个款姐。不知道我姐是怎么想的,她也许觉得当初男朋友抛弃了她,她为他生下了孩子,现在应该得到补偿吧。她总共收了他有10万元钱。

真是占小便宜吃大亏。这10万元后来不仅全还给他了,而且我姐还把自己所有的积蓄倒搭给了他。

风水轮流转,几年之后我的亲生父亲成了穷光蛋。原来由于开浴池接触人杂,偶然的一次他吸上了毒品,结果一发不可收拾,没用多长时间就把百万元家产吸光。他的妻子和他离了婚。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他打起了我姐的主意。他一边继续偷偷地和我姐幽会,一边开始向我姐借钱。一开始我姐不知道,就给了他。后来三番五次地借,问他他就说做买卖资金周转不开。我姐有些怀疑了,一打听才知道真相,从此拒绝了他。他借不到钱,就威胁我姐。每次他都能成功地从我姐手里搞到钱,其实我姐这时已经为他从单位保险柜里“借”出好几千元了。没有钱吸毒,气急败坏的他就把私生女的事以及两个人睡觉的事全讲给了我姐夫。我姐和姐夫感情出现裂痕,闹了好几次离婚。后来,他又讲给了我听,最后他又告诉了佳佳。他的目的就是以此威胁我姐。在他把私生女的事讲给我姐夫、我和我女儿期间的几年里,我姐只能用钱来堵他的嘴。这时的她再也没有以前款姐的派头了,她也不再对我姐夫指手画脚说什么“男人要不能挣大钱就不算是个真正的男人”的狂言了。

那段日子里,我姐一定是个深刻的哲学家,把人生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透过泪眼全看透了。

拿感情当游戏的女人没有赢家

事情就是这样糟,听起来仿佛是别人的事,结果就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我不知道该恨谁,该同情谁。我也被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亲生父亲给缠上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想跟大夫说说,他对我爱答不理的,好像我是一个私生女是我自己的错似的。而且自从他知道了我姐的事后,在他脑子里好像我也应该是这样的人。他开始经常不回家了,我一问他去哪里了,他就说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我想一死了之,又舍不得孩子和父母。最后我决定躲出去,我幻想着如果找不到我的话他也就会罢手了。我请病假去了广州,投奔在那里的一个小时候的朋友。我零零散散地打了几份工。我想孩子,没办法,呆了没几个月就回来了。

现在情况是,我爸生病住进了医院,出院后躺在家里。我妈整天唠叨的是单位该给报医葯费了。我姐和我姐夫终于离婚了,孩子判给了我姐夫。之后我姐就离开了这里。她走时曾经跟人说过,她“和那个没良心的人没完”。到现在好几个月了,我姐还没回来。我在一家报纸登了寻人启事,也没什么信息。我骗我父母说,我姐给我打电话来,她现在在外地倒腾服装呢。他们听了点了点头,也没再问。几个月时间,他们老了许多,好像脑子也迟钝了,我跟他们说的事他们也许根本就没听懂。

我也离婚了。在国庆节之前离的。孩子让他带走了,他的理由和我姐夫的理由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这样不正派的女人会把孩子带坏的”。两个家庭就这样解体了。眼下我最担心的是我的孩子。

我想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那些拥有美好未来的人们,拿感情当游戏的女人,从来没有赢家。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