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男人读不懂女人心

作者:郭晋丽

或许,错就错在以为懂得的事情并没有真的弄懂,否则,就不会后悔了……

辞职时我被妻子弄伤了心

我是1991年初从国家机关下海的。1986年研究生毕业就进了机关,在办公室一坐就是5年。当然也可以继续坐下去,但很多同学在那几年相继跳进“海”里,一见面就劝说我下海,还说未来的中国非常需要受过系统高等教育的商人和企业家。

辞职的阻力家庭大于单位。家庭的阻力主要是妻子,她是一家市立医院的外科医生。她父亲是“文革”前的9级干部。我们很早就认识,后来很多年没有来往。机关的合同医院是她所在的医院。胸透发现我的胸腔左侧有一丝暗影,医生让一周后复查。我回家一说,父母亲非常着急,说去找小洪,这样一来就有了和她接触的机会。最初,我并没有把那种交往当成是攀龙附凤的机会。她很热心,带着我楼上楼下找了好几个专家,后来又照一次。第三天,她打电话告诉我没大毛病,可能是以前受伤后自行愈合留下的痕迹。

为了表示感谢,我把她邀请到家中吃了一顿便饭。跟了我们家20年的阿姨一边收拾桌子一边看着我说:你可真有眼光,瞧这姑娘多俊,水葱儿似的娇嫩。她羞涩地低下头,但那娇美面孔上浮现出两朵桃花般的红云却飘进了我的心。本来两家人知根知底,我和她的事情一捅破,速度就快了,半年后就结婚了。为了辞职的事,她很长时间不理我。她知道我的硕士学历和为人诚恳很可能会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因为我们在交谈时,她说了这么一句:你拿自己的前途和我们娘儿俩的幸福做交易,轻易放弃到手的一切。当时我听了很憋气,原来她一直很功利地看待我们之间的关系,从嫁给我的那天起就清楚自己将来会得到什么样的果实。如果不是我辞职打破这种平衡,她是不会暴露的。我承认一个男人应该给妻子儿女提供必要的物质条件,下海无非是换一种方式,可她对我下海的结果没有丝毫信心。她总想到我可能随处翻船,而且没了在单位的种种保障,一切都要从头做起,前途未卜。她的态度让我伤心,感到自尊受到了践踏。自己一直期待的夫妻间的患难与共随着她的反对态度烟消云散。

或许,隐患是从那会儿埋下的,我们所受到的教育不会没鼻子没脸地指着对方大声争吵,但这种隐藏在心底的东西更伤人……

另一个女人的笑容走进了我痛苦的心

商海中的艰难险阻让人难忘,但更难忘的是我和文英在一起的时光。

公司成立得找会计。早下海的朋友说财务最重要,要找个信得过的人,最好是自己的老婆。我苦笑着说老婆不和自己一条心,有合适的人推荐过来。几天后一个女子来找我。她说自己叫文英,边说边让我看毕业文凭、会计证书和身份证。她中等个子,长相平常,走在街上不会引起人的注意,但整个人看上去很利落,很精神。我说这儿的情况你都知道,你可要吃苦了。她没说话,而是看着我笑。我发现她笑起来那张平常的脸显得异常生动活泼。那张笑脸对当时的我来说非常珍贵,那是一种无形的支持。

我万万没想到公司成立没多久,自己就先演练追债。资金的有去无还使得几个合伙人先后撤出,倘若不是文英在一边鼓劲,我可能会到朋友的公司做副手,自己的公司就会沦为自生自灭。

我知道借出的资金无法按时归还后,急得一夜未眠,第二天早晨牙都肿了。公司刚成立,合伙人都在看着自己;另外账面上仅剩500块钱,甭说搞项目,就是支付房租水电和工资都没有着落。我一边安抚那几个合伙人,一边厚着脸皮找父母亲借钱。我知道“文革”后期的补发工资,他们一直存着没动。就在我刚刚把父母的钱挪动到公司账上,一个合伙人就要求退出。我二话没说把钱退给他。

为了追钱,我决定上内蒙古。我左说右说让那几个投资人一起去,但他们不是说有事就是长吁短叹。商海真是检验一个人品性人格的最好场所,骨子里懦弱和犹豫不决的人是经不起风浪的。那些人不去,我打算一个人去,文英提出一起去。那次多亏了她,也就是在那次,我对她有了好感。

我们在一个四面白沙的小镇下车后。我觉得身上的羽绒服就跟没穿一样,冷得浑身打颤。可能是心里着急上火,外边又冷受风寒,晚上就发起烧。文英把随身带的葯给我吃了,让我躺下。第二天早晨虽然身上发紧,但不烧了,而且穿着她跑到街上买的棉大衣也不冷了。那时,我觉得她办事很周到。我和文英一起顶着狂风去查看资金使用情况时,想到自己跟妻子说上内蒙古追钱,她的脸冷若冰霜……

内蒙古之行让我对比自己小4岁的文英有了好感,她是妻子之外第一个走进自己情感世界的女人。讨债的19天,是我和她单独相处的19天。她事事处处关心照顾我,但又把上下级、男女之间的关系处理得非常好。晚上,在我住的房间里清理白天的工作,10点钟,她准保起身离开。闲聊中,我问她为什么离开原来的公司?她告诉我看不惯千方百计钻税务空子的老板,正好有个机会就离开了。我说那家公司已够规模,待遇也不低。她说了句让我铭记一生的话:老板的人格可以让公司成功也可以失败。下个世纪中国的商人应该是以知识阶层为主,像以前那样耍小聪明钻空子抖机灵玩蛮横的商人长不了。说实在的,文英的话并不新鲜,但对我来说却非同一般。我没想到这个平常女子竟然把世事看得这么透,这么远。她真的好比一面镜子照到了妻子身上。

回来的车上,她托着腮望着窗外,那种安静的样子很迷人。我说想家了?她笑了,她的笑容又一次让我心动。我忘情地抓住了她的手说自己不想回家……

我们的关系在接触中层层递进

有一回,我们给一家乡镇企业做扩大生产的可行性计划服务。谈好跟踪期限是两年,如果我们的计划实现,按销售额比例提成,对方应付给我们120万元。那家企业有一定规模,效益也不错,但在经营方式上仍有浓厚的计划经济色彩。我们给他们出了不少主意。光是货款返回时间缩短。资金周转加快,银行利息就省几十万元。但第二年刚过“五一”企业的党政工三大班子成员一起来了,告诉要与省里的一家企业合并,扩大生产不搞了。说着掏出一个砖头一样的纸包,告诉这是6万块钱,让我数一数。

当时,我看着那块“砖头”都傻了,这不是拿人开心嘛!我一拍桌子就嚷起来:为了他们,我们租用了一辆车,公司好几个人前后左右跑了一年多,恨不得派人长住,好不容易快盼到头了,他们说不搞就不搞了,不行!咱们法院见!他们三个人互换了一下眼色,其中的一个人说爱哪儿见就哪见,这6万块钱还不给了!说着话又把那块“砖头”装了起来。我说你们回去吧,120万元少给一分也不行!那三个人走了。看着他们的背影,只觉得头晕脑涨,汗水顺着后背流进裤腰……

隔壁的文英显然听见这边发生了什么事。那几个人刚一离开,她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说咱们得带齐合同,先去他们的省、市乡镇企业局去看看是不是真的合并,要找他们的上级主管部门,越快越好。我想自己还在国家机关呆过好几年,真不如一个一直在基层单位工作的女子,怎么遇乱就慌呢?文英一边整理合同一边说得做好思想准备,尽量往坏处想,实在不行就让他们按月支付服务费。最后,真像文英预料那样支付了一年零四个月的钱款,而且分三次结清。整个交涉过程都是文英唱主角,我进一步领略了她为人做事的精彩。我们一到那里,他们就说要钱没有,要命3条。因为提前到省、市乡镇企业局摸了底,我又拿出当年在机关时和他们省委书记的合影……反正想尽一切办法对付。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闷在办公室翻来覆去想。也不知过了多久,文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见到她,泪水止不住地滚下来,下海几年来的委屈一下子涌现出来……

她走到我的面前说:从哲学意义上克制忍让要比发泄报复困难,对人的素质要求更高。这里边没有谁怕谁,而是考虑问题的角度不同。

那会儿,我站起身一下子搂住了她。她用丰满柔软的chún回答了我……

没想到她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发现自己再不和文英分开就真的分不开了。我和她借着出差的机会缠绵。那么大的公司,那么多的项目,出差的机会天天有,但我和文英的出差名不副实。我担心长此下去会给公司的利益带来影响,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会关闭手机和手提电脑,错过了很多赚钱的机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权衡这种关系的利弊,左思右想之后,终于拨通了一家效益很好的朋友电话,让他无论如何也要给文英一个好位置。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决定分手那天,我刚到公司就吩咐秘书给文英打电话。本来,我想约她到外边把利害关系谈清,但又担心万一儿女情长起来不好收场,索性在公司私事公办,她一进办公室,我就说:明天你去另一家公司上班,今天把手下的工作清理交代干净。她显然被我的话语击伤了,但一声没吭,红着两眼瞧着我。我看着她那样子心里很难过,有那么一刻想对她说干脆不走,爱谁谁了,咱们永不分开!但我很快冷静下来,把写着朋友地点的信封推到她的面前。可下班的时候,秘书说她要见我。她进来后一句话没说,把一摞本子和一串钥匙放在我的桌上就走了出去,我看到那张50万元的存单连同信封一块退了回来。她不但拒绝了自己的馈赠,而且第二天既没来公司也没有到朋友那里上班。我呼她不回,打手机也不接,也就是说,她一下子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直到有一天晚上才听到她的声音,可从此以后就销声匿迹。那天,我开车走在翠微路时手机响了,一听是她,顿时惊喜万分,急忙把车停在路边大声说你在哪儿?等着别动,我去找你!然而,我却听到了几句低语:老板,我没事,你保重。我说你在哪儿?但手机却传出了挂断的盲音,任凭我怎么拨她的手机都是无线局放的停机提示。我趴在方向盘忍不住泪流满面,感到活在这世间40年来的情感经历与刚才的那几句低语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她的声音所掀起的波澜在我的胸膛里上下翻滚。我问自己:她留在公司怎么了?难道留下就不能了结自己和她之间的私情?自己为什么要把她一脚踢开?

公司成立5周年时,妻子带着孩子参加庆祝会。事后,文英对我说小孩的妈妈真漂亮。她用词非常准确,绕开了一个女人非常在乎的“太太、夫人”,也绕开了我和妻子的关系。我一直主观地认为:她感觉我和妻子之间的关系就像我感觉她和丈夫的关系一样,彼此之间心里都明白但从来不当面提起,而且,我觉得自己完全可以从她的眼光里读出一个女人的心思。或许,错就错在自己以为懂得的东西并没有真的闹懂。否则,自己就不会为让她离开而后悔了。

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局限性,每对男女的结合也因那种局限而显得狭窄,婚姻存在的严酷和庄重就是一旦走出来发现更好的人选却无法随便更换,或者说不好更换,只能压抑住升腾的慾望,这是一种令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好像发现了佳肴却不能吃。其实,光痛苦还没关系,更难的是已经尝到佳肴的美味却又找个理由推开。

我不知道自己将文英推开给她带来怎样的伤害?我只感到内心深处的自责和内疚,还有无边无际的惦念……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