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亲情、爱情抉择两难

作者:郭晋丽

父亲的移情别恋使我失去了往日的快乐。多年后,父亲被当年那个女人所抛弃。心软的我收留了父亲,却得罪了丈夫。

一位漂亮阿姨使我失去了温暖的家

我出生于1957年,是爸爸妈妈的独生女儿。父亲是一位很有才气的工程师,身材高大,一表人才。母亲是家庭妇女,貌不惊人,也没什么文化,但心地善良,相夫教女,把家安排得井井有条。我在鲜花和欢笑声中上完了小学三年级。

有一天,当我又拿到一张大奖状,准备回家报喜时,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客人——一位年轻、漂亮的阿姨。阿姨是爸爸的同事,有时来我家串门。开始,阿姨来时妈妈总是笑脸相迎,还做好吃的招待她,对她关心地问长问短。可后来,阿姨成片我家的常客,妈妈好像也没有那么热情了。再后来,阿姨一来,妈妈就没有笑脸了,也不跟她说话了。我似乎感觉到了一点点的异样。这一天终于到了,从没有见过爸爸妈妈吵架的我,在睡梦中被爸爸妈妈的争吵声吵醒了,从不大声说话的妈妈这时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声泪俱下地诉说着什么。只见爸爸铁青着脸,不耐烦地争辩着。以后,这样的场面在家里如家常便饭,一个温馨平和的家就这样被打破了。

再后来,“战争”没有了,爸爸也不常回家了。妈妈明显地衰老了,整天唉声叹气。最后,爸爸再也不回这个家了,“离婚”这个词对找变成了既陌生又熟悉的字眼。

贫困生活养成了我倔强的性格

妈妈拉扯着我过上了另一种生活。心灵遭受了致命的打击,从我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幸福感,再也看不到笑容。一个文弱的小姑娘,变得泼辣、敌视,也变得倔犟。

为了生计,妈妈从街道找来糊纸盒的活儿,我放学后,放下书包就帮妈妈干起来,家里到处都堆放着糊好的纸盒。糊纸盒的活干完了,妈妈又找来绣花的活儿干,一绣就绣到天亮。

终于,妈妈承受不住劳累,病倒了。一贫如洗的家如雪上加霜。这时,我想起了爸爸。这世上还有爸爸这样一个亲人,他一定会帮助我的。我为节省5分钱的车费,足足走了50分钟,才找到了爸爸的新家。可开门的是那位阿姨,门都没让我进,说了声:“你爸爸不在家,出差了,要很久才能回来,你别再来了。”就关上了门,我绝望地回到了家。

妈妈这一病倒就再也没有起来,上初二那年,妈妈终于弃我而去了。我哭了三天三夜,好心的邻居们帮助我料理了妈妈的后事。这时,有人提议让我去找爸爸,但我倔犟地不肯去。我说:“我没有爸爸,是爸爸气死了妈妈,是他害了妈妈。

送走了妈妈,我毅然地加入了东北建设兵团。这时,我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但生活的磨难使我变得很“硬”,兵团里大家都管我叫“铁姑娘”。“假小子”。几年后,我一个人回到了北京。

我终于又有了渴求已久的家

回城后,邻居张大爷帮助我在建筑公司找了份工作。看我可怜,把我当作了自己的闺女。

张大爷有个小儿子叫张浸,比我小两岁,在一家工厂当工人。张大爷有意撮合我们的婚事。我觉得自己年龄也不小了,就同意了。张大爷不愿意触痛我的心病,没有举行婚礼,让我们两个外出旅游了一趟。这次旅游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路上张浸无微不至地照顾我,让我第一次尝到了异性爱的滋味。我陶醉在爱情里,玩儿得很尽兴,也对张浸开始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依恋。在父亲抛弃了我和妈妈后,我又感到了生活的美好。

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我非常珍惜这渴求已久的家。随着女儿的出世,张浸更是乐得合不拢嘴,我在他眼里像个功臣似地,他恨不得自己包下所有的家务活,什么都不让我干。望着张浸每天忙碌的身影,享受着丈夫的关爱,我心里甜滋滋的。我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爱丈夫,让女儿永远有一个幸福温馨、和和美美的家。

女儿在我们的悉心照顾下一天天长大,学习成绩也一直令我自豪,去年,还考入了区重点中学。看着女儿,望着丈夫,我从心里感到幸福,心灵的创伤一点点在愈合。

一个落魄人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

就在我慢慢忘记了过去的伤痛,享受家的温馨时,一天晚上,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

我打开门,打量着来客。一位高高的、瘦瘦的、满头白发的老头,手里提着一个小包,目光呆滞。我问:“你找谁?”老头慢慢地睁开眼:“你是芸儿吗?”“你是谁?”“我是你爸爸啊。”我一听是那个没有良心的爸爸,气就不打一处来。我冲着这位已从自己记忆中抹去的老头大声吼道:“你给我滚开,你还有睑来找我,你把我和妈妈害得好苦啊。我没有你这个爸爸。”

我把几十年埋在心里的怨恨一古脑地发泄出来,我哭,我骂,我疯狂,我歇斯底里。我把这位负心的“老头”赶走了,可我躺在床上,却再也不能入睡。

第二天,我昏沉沉地打开门,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依门倒了下来。啊,原来是父亲。他一夜就在门外,身体都冻僵了。我望着可怜的父亲,心一软,掉下泪来。我想,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啊。于是,我让父亲进了屋,给他冲了杯热牛奶。慢慢地父亲缓过来,他跪在地上,请求我的原谅。他用那不太清晰的语言讲述了过去发生的一切。

就在他抛弃了我们母女后,与那位阿姨结了婚,婚后生了两个儿子,日子过得很安逸,现在两个儿子都在美国上学。改革开放后,凭着他的才智和那个阿姨的精明强干,两个人在南方开了一家公司。在他们的努力下,公司很快就壮大起来。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公司蒸蒸日上时,他因劳累中风倒下了。虽经积极治疗没有瘫痪,但说话、行走还是有些不太利落。开始那位阿姨还精心照顾他,后来公司业务忙,也顾不上他了。他也慢慢地从公司的事务中撤下来,全心养病。

他对这个公司越来越没有用了,那阿姨渐渐地与公司的一个合作伙伴亲密起来,对他越来越冷淡。他发现后,多次上公司,可那阿姨不让他插手公司的任何事情。一天,那位阿姨提出跟他分手。这时,她已把财产都转移了。说到这儿,父亲哽咽道:“这是罪有应得,老天报应啊。”

我又气又恨:“你为什么不打官司?我替你打官司。”

我请了一个月假,跟父亲来到南方,找到那位阿姨。可那位阿姨已是蓄谋已久,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得干干净净。我和父亲败下阵来,不得已又回到了北京。

可怜的父亲和恩爱的丈夫我舍谁

父亲和我们挤住在两居室里,家里一下子变得狭小了。我每天中午都要回家为父亲做饭,晚上陪他去散步,还经常要带父亲去医院看病。为此,我有些怠慢了丈夫和女儿。有时,星期天张浸想一家三口出去玩儿,我却因为要照顾父亲而不能去,他只能自己带女儿去。有时,他想跟我说会话,我总是忙来忙去地没时间。我对张浸的关心少了,感情上似乎也淡漠了许多,张浸感到自己受到了冷落。

自从父亲住进家里后,因为只有两间房,女儿又大了,所以我和女儿住一间,让张浸和我父亲住一间。张浸很不愿意,但也没办法。我父亲夜里总是咳嗽,每天夜里都要起夜好几次,弄得白天上班忙了一天的张浸根本就休息不好,每天早晨起来总是无精打采的。后来,他提出搬到厅里住。过去,每天下班后他总是准时回家,现在,他尽量在外面消磨时光,而不愿踏进这个拥挤而憋闷的家。张浸不理解,我为什么为了曾经抛弃我的没有良心的父亲而不管自己的家。他不能原谅我父亲过去的所作所为,从心里对他没有好感,他觉得,父亲这是自作自受,罪有应得,是报应。因为这样的一个人而破坏了自己本来很幸福温暖的家,他的心里很是不平衡,也无法接受。

渐渐地,他开始和一帮哥们儿一起喝酒,经常喝得醉醺醺地回家。后来,他又染上了赌博的瘾,每天下班后都去打麻将,一天不打手就痒痒。开始他还能略有赢利,接下来就是输,而越输越不罢休,越想赌。如此恶性循环,家里的经济日渐拮据起来,有时甚至女儿要交学费都拿不出来。丈夫成了这样,我很是痛心,可我又没有办法。我曾想好好和丈夫谈一谈,但张浸根本不听。后来,我们开始争吵起来。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张浸向我发出了最后通牒:“要么让你父亲走,要么我们离婚。”

夹在中间的我很是为难。我曾经恨父亲恨得咬牙切齿,但当老态龙钟的父亲出现在我面前时,心底那份割舍不断的亲情使我无法狠下心来,因为,我知道,如果现在我不管父亲,父亲将无法生活下去。但这边又是共同相依相伴生活了十几年的丈夫,况且我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如果离婚,女儿不是又要像我过去一样受到伤害吗?那往事不堪回首,怎么能让女儿再重蹈覆辙呢?但丈夫的态度很坚决,父亲又是那么无助。我该怎么办呢?

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在亲情和爱情之间,我该如何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