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虚拟爱泡沫情

作者:郭晋丽

虚幻与现实,毕竟有着截然不同的游戏规则。违背了规则,结果也必将是痛苦主宰着快乐。

我的心在随着他的字符跳动

五年前,我大学毕业后来到某事业单位工作,两年前与相恋四年的大学同学贾鹏飞结了婚。不错的工作,加上丈夫的体贴,我感到很满足,也很幸福。去年,丈夫所在的合资公司裁员,不幸意外地降临到了他的头上。但他是个凡事不服输的人,马上与朋友合伙办了一家投资咨询公司。凭着他聪明的头脑,公司很快就进入了良性循环。

我为丈夫的成功而高兴,但同时也感到有些失落。因为公司刚起步,他几乎把时间和精力全部都用在了公司的事情上,在家陪我的时间屈指可数。即使他在家,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说什么他都有些心不在焉,甚至连我们过去非常美满的夫妻生活都出现了不和谐的音符。

渐渐的,我也对他不抱什么希望。为了打发难熬的长夜,我开始上网。我在几个网站浏览了一番,觉得没什么意思。面对静寂空旷的屋子,我忽然有一种好想与人交谈的冲动。于是,我点击了聊天室。

聊天室中正热火朝天,看到别人兴高采烈地谈论著各种话题,想起我和丈夫的默默相对,我的心不禁有些伤感。我说道:“事业与爱情难道是天敌吗?”我的话刚一显示出来,立即引来了大家的争论。这时,忽然有一位叫shenshi的网友打开了我的悄悄话窗口:“你为什么如此伤感?难道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吗?”我正在犹豫时,他又说;“我是真诚的。我今年三十八岁,可能比你的生活经历要多一些,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面对如此坦诚的朋友,我一下子对他有了好感。于是,我们开始交谈起来。我向他倾诉了自己的苦恼,谈到了丈夫对我的冷淡,谈到了我对浪漫爱情的追求与向往。他说:“虽然我没有见到你,但我能感觉出来你是一位多情、热爱生活的女子。但人生并不能事事如意,你必须学会面对。拿我来说,我现在有着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和收入,妻子温柔贤淑,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可以说是人人羡慕。但我也有我的苦衷,我妻子非常满足于平淡的生活,在感情上也属于那种没有什么激情的人。为了排遣自己压抑的心情,我就经常来这里和大家聊天,不用顾忌什么,可以随心所慾地发泄自己。你以后也可以常来,我们经常在一起聊聊,也许会使你的心情好一些。”

不知为何,我忽然觉得与他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我们又谈了各自的爱好和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谈得非常投机。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小时。我们相约,以后有空就来这里。

自从认识了shenshi,我的心中似乎有了一份牵挂。每天晚上,我都不由自主地打开电脑,然后进入聊天室。我在众多网友中找寻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如果发现他在,我的心就会怦怦地跳动不已。如果哪天他没有来,我就会觉得很失落。我为自己的这种感觉而不安,不知如此下去会是什么结果。可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每当他的字符出现在屏幕上时,我的心都会随之而起伏。我觉得我好像有点爱上他了。

走下网络,我们成了真正的情人

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他对我的感情也如我一样。随着谈话的范围越来越广,我们似乎感到有些离不开对方了。

我们开始每天给对方发电子邮件,在信中倾诉自己的心声。每天收发邮件,成了我一天中最快乐的事情。我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查看他的邮件,而每次他都不会令我失望,准会有一封或几封等着我。奇怪的是,交往了一个月,我们居然没有问起对方在什么地方。当有一天,他提出想与我通话,并把他的电话号码告诉我时,我才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小,他跟我都在北京,而且都住在海淀区。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他。他马上在屏幕上写道:“赶快下线,我给你打过去。”当我刚刚下了线,桌上的电话马上就响了起来。一时,我竟有些不敢拿起话筒。我的心怦怦跳个不停,脸上一阵发热。我用手捂住胸口,拿起了电话。“喂,你好!”话筒中传来的富有磁性的男中音,那声音太有诱惑力了,我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小薇,让我们见见面吧。我很早就想向你提这个要求,可我一直不敢。你的声音那么甜美。长得一定美丽动人。不要拒绝我好吗?”

我怎么能够拒绝他呢?我答应了他,并约好第二天下班后在“雅雅咖啡厅”见面。

我准时来到了“雅雅咖啡厅”。当我刚一迈进咖啡厅的大门,就有一位个子高高的男人向我迎了过来,并将一束鲜艳的红玫瑰捧到了我的眼前:“你一定是小薇,我是江宇。”是他,是那好听的男中音。令我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这般潇洒、这般英俊。我随他在一张僻静的桌子前坐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漂亮,还要迷人。”俄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双手有些不自然地交叉着放在桌子上。江宇伸出手,轻轻地将我的双手握在他那双宽大而温暖的手中。我只感到一股热流涌遍全身,不由得轻轻颤抖了一下。但我没有躲开,我喜欢这种感觉,一种被人关爱、被人呵护的幸福感。

江宇坐到了我的身边,伸出胳膊将我搂在了怀里。他在我耳边低低细语,那温暖的气流吹到我的脸上。让我有些不能自制。“小薇,我们单独找个地方好吗?”此时,我也非常想跟这个让我倾心的男人单独相处,我似乎都意识到要发生什么,但又好像在期待着。

我不知怎么就对江宇说:“到我那儿去吧,我丈夫出差了。”江宇一路拥着我,来到了我的家。

一进门,江宇就有些迫不及待地将我紧紧地搂在了怀中,并急切地吻着我。我在他怀中,享受着他的爱抚。这时,江宇一把将我抱起,往卧室走去。看到那张双人床,我忽然想到了丈夫。但我很快就被江宇的激情融化了,任由他将我放在床上,任由他脱去了我的最后一道防线。此时,我已经将丈夫完全抛到了九霄云外,我的心里、眼里只有江宇我忘记了一切。

江宇让我又体验到了久违的激情与满足,我越来越离不开他。我们找各种机会在一起。我不断地拿他与丈夫相比,觉得江宇才是我理想的伴侣。我想到了离婚。当我向江宁提出,想与他结婚时,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即,他就将我拥在怀中,说:“小薇,我听你的,但你要给我点时间,好吗?”我点点头,将头埋在他的胸前。

我开诚布公地向丈夫谈了我和江宇的事,希望他能原谅我。贾鹏飞像不认识我似地看了我足足5分钟,然后问我:“这一切都是真的?”看到我肯定的目光,他猛地挥手打了我一记耳光:“你这个騒货,离婚。”

我很快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他搬走了家中的大部分电器等值钱的东西,把房子留给了我。分手后,我的心也曾隐隐作痛,毕竟我们已经相爱了这么多年。但短暂的痛苦过去后,我又把感情全部投入到江宇身上。我与江宇频频约会,在幸福中等待着他离婚后来迎娶我。

网络爱情,终究是一场空欢喜

2000年5月8日,江宇告诉我他要去南方出差,可能要两个月。我恋恋不舍地与他告别,嘱咐他多给我打电话。他走了,我又陷入了寂寞与孤独中。

我天天盼着他的电话,并希望他能有机会给我几封邮件。可江宇只在开始几天给我打过几次电话,就再也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在焦急中盼望着他的消息。

一个月过去了,江宇仍然杳无音讯。我又开始网上打发无聊的时光。鬼使神差地,我又点击了聊天室。我将自己过去的名字改了个新的,希望换个心情与网友聊聊。谁知,我刚进人聊天室后,一直没有心情与大家聊。正在我发呆的时候,有位叫banboss的网友打开了我的悄悄话窗口。“嘿,为什么一直沉默?聊聊好吗?”

我出于礼貌回答他:“好的。”第一次来这里吗?凭直觉,我觉得你是一位可爱的女孩。”看到他的话,我觉得有点好笑。接着,他又说:“我今年38岁了,可能比你的生活经历要丰富,我们聊聊好吗?”

我的心猛跳,多么熟悉的话啊。我不动声色地与他交谈起来。他那让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回答让我的头嗡地一声,眼前一片黑。肯定是他,没错。原来他在骗我,他说出差是为了摆脱我。

于是,我在屏幕上打出:“江宇,你这个骗子,又跳到这儿来骗女孩子。我跟你没完。”当我刚打出这些字,江宇一下子就消失了。我赶紧也下了线,打他的电话,手机没开,呼他也不回。我拼命地一遍一遍地拨那熟悉的号码,我要当面向这个骗子问清楚,他为什么要骗我。可我最终只能守着电话机,慾哭无泪。

江宇再也没有出现,我知道,他不可能再来找我。他在网络上寻找刺激,寻找情人,得到后不新鲜了,就又去寻找新的猎物。他可以改无数的名字,以新的面孔去出现,去赢得女孩子的芳心。网络成全了这个骗子,他将我骗到了手肯定也会将其他女孩子骗到手,而谁又能制裁他呢?

为了从虚幻世界得到的虚幻爱情,我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失去了自己的家。然而,这又能怪谁呢?网络爱情,一个真实的谎言,我在毫无防备中被无情地拖入了其中。

一切已无法挽回。我在心里狠狠地对自己说:“让网络见鬼吧!聊天室见鬼去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