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天涯何处有真情

作者:郭晋丽

他虽然接受了我给予的甜蜜爱情,却没有勇气面对我自己也不愿碰到的不幸。看来,爱情之花是用心血来浇灌的。

圣诞节的那天晚上我送给自己一份礼物

我对感情第一次有感觉是在1997年的圣诞节。其实,我并不喜欢也不习惯过洋人的节日,但我却在洋人的节日中给了自己一份寻觅已久的礼物。

晚会是在建国门立交桥南的一家饭店举办。出门前,我特别将自己精雕细刻了一番。我知道自己身材匀称而饱满,皮肤细腻,浑身上下有一种青春四溢的性感美。果然,我注意到从吃自助餐那一刻起就有很多年轻男人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聚拢,也许,他们在猜测我是盛情带来的女友。我从盛情邀请自己参加公司举办的圣诞晚会就知道他没有女友,否则叫我干嘛?

盛情是一家规模很大的外贸公司管家部部长。但他这个部长只有一个女兵。女兵是我在旅游职业高中时的同学。因为印名片,女兵把我推荐给部长。我是一家印刷厂的客户主管,这是我在离开饭店之后做的第四种工作。所谓的“客户主管”不过就是个骑着自行车兜揽业务的小角色。风里来,雨里去地取送客户需要印制的办公用品。当然,做为客户主管首先要和户搞好关系,业务量大了可以多挣一些奖金。但是,即便跑断了腿,每个月的工资奖金统统算到一起也不过是1000多块钱!

我的业务范围是东二环路以东,这是北京最壮观的地带。以国贸大厦为中心,向北是成堆的豪华饭店和使领馆区,向西则是北京最豪华的建国门大街、长安街。现代京都新面貌在这方圆几平方公里得到了最为完整准确的诠释,一个新型中央商务区在迅速崛起。我每天骑车穿梭于数不清的楼宇之间,内心深处涌动着一个念头,做大厦的主人。

其实,我完全不必这样辛苦,凭自己的外语水平和不算太低的小摸样也可以坐在某个公司门口当一名前台接待小姐,淡妆上岗,用很温柔,很娇媚的声音接电话,下班时也可以目不斜视地伸手要的士,冒充一把年薪6位数的纯正白领。

和他分手之际我想有个家了

那大的晚会散场后,盛情说去蹦迪。他说这话时,眼光飞快地掠过我的脸。我一步蹦到他前边嚷道:“算我一个!”我们几个人欢蹦乱跳挤进一辆出租汽车奔了三里屯。

哇塞!一连转了好几家有迪厅的酒吧都是爆满。最后才挤进工人体育场西边的一家迪厅。不知是不是领舞小姐的鼓动,我只觉得曾经在舞蹈训练班接受过4年专业训练的身体在不由自主地騒动。领舞的小姐身材很好,但过于清瘦胸部干瘪。她在红蓝两色灯光的追逐下煽情地扭动筷子般的肢体,旋转时裙子的下摆放肆地张开。我一边跳一边快速向灯光靠近,内心里升腾起压倒一切的念头。操纵舞场情绪的dj好像注意到了我不俗的舞姿,给了一段舒缓的民乐。30秒后,黄白色的灯光便照在了我充满慾望的身体上,我成了舞场的主角。我听到口哨声和跺脚声响成一片,便在乐声终止时优雅地鞠躬致谢。

盛情冲到我跟前说,“没想到你跳得这么棒。”气喘吁吁的我只摆了摆手,没有说话。又玩了一会儿,我一看表都凌晨3点钟了,就向他们几个告辞。在我转身往外走的那一瞬间,盛情忽然问:“你家在哪儿住?”“劲松西口。”“一起走。”

夜行的土飞快,我身上的热乎劲还没有散尽,车已上了光明立交桥,桥下就是我的家。我掏出50元从隔离网递给司机。盛情跟我谦让,我拦住说:“下次你结。”车到了,他执意将我送到楼梯口。当我站在楼梯口与他挥手告别的时候,心里竟然莫名其妙地升起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在打开房间门的瞬间,我忽然觉得一种没项的凄凉将自己淹没。我想应该有个家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

我知道自己梦中情人什么样

坦白地说,一个23岁的女孩子如果还不清楚自己将要寻找的男朋友什么样子,第一是太傻,第二还是太傻。我不会装腔作势,我对于找一个什么样的男友早就心中有数了。在婚姻中不存在谁出卖什么,用青春美貌换金钱没什么错,不必遮掩。

我在旅游职高学的是饭店服务,毕业后到一家五星级的饭店当餐厅服务员。开始还没什么,反正就是端茶倒水、上菜送饭,但日子一长心里就不平衡了。因为总可以见到一些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子陪着一些男人到饭店来消费。虽然看着那些女孩娇媚的样子让自己想到矫情做秀,觉得她们挺可怜的,她们得装给那些肯掏腰包的男人看。可不久,我也变成了一个过去被自己所蔑视的可怜虫,在一个男人的引诱下离开了工作的酒店。

我喜欢钱,一个女孩在北京没有钱,会很被动,虽说追求钱不是一种值得称颂的做法,但钱是维持信心的必要。现在,我明白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得,而不能去依附于谁,这也是磕碰之后的经验。追求富足的生活是每个女孩与生俱来的梦想。好梦成真的过程就是用自己的优势换取对方的优势,这是商品经济中的原始规律。然而,规律也不可靠,接下来的就是说不清、道不尽的恩怨情仇,美好的理想在磕磕碰碰中撞碎了。

尽管在情场征战中惨遭失败,但我心中还有爱,我需要一个爱自己的人。我要找一个有理想、有干劲、有计谋、有学问、肯吃苦、比自己大几岁的男士。我会好好善待自己相中的先生,用一个女人的柔情化解他在外征战厮杀的劳苦和烦恼。自从有了那天一闪而过的念头,我就开始留意起盛情。

把自己要抓的东西抓到了手

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趁着老同学聚会的机会,我问女兵。女兵说盛情是学企业管理的硕士生,毕业后留在北京,1995年从国家机关跳了出来。我知道很多非常优秀的年轻人跳进外资公司,心甘情愿地当“伪军”,像盛情这样高学历的人居然肯去外资公司扮演家庭主妇一样的角色,可能是硬括括的钞票有特殊吸引力。

我发现盛情办事极认真。他们公司每个月都要印几百盒名片,有的名片内容并没有变动,但他每次都要求我将制好的名片底片传真给他,他亲自校一遍之后才通知我开印。尽管有时我会当面讽刺他好好认真,可内心深处却佩服他的工作态度。

他和所有的男性白领一样,上班时衣冠楚楚,下班后喜好运动。一个星期天,我在一家游泳馆碰见他。我看见他只穿一件游泳裤的双腿健美修长,双臂和胸肌结实发达,显出青春男子才有的健康和力量。不知是因为平常见面时西服领带包装严密,他在我的大胆扫描之下显得不好意思,还是我只穿了三点式的美丽身体过于耀眼,一下子“酷”晕了他。他只和我对视了三秒钟,就“腾”地跳进水里。我也跳了进去,用双脚去打起水花溅他,他也撩水还击。就是那时候,他将我拦腰抱住,双臂箍得我几乎透不过气来。当我俩一同浮出水面时,几乎是身于贴着身子,脸贴着脸。我“咯咯”地笑了,为自己抓住一个扩大阴谋的机会而骄傲。

后来,我仍然为扩大阴谋寻找机会。有一次,我将印好的东西提上楼,便假装很累的样子说:“盛部长,拿什么慰问本小姐?”“凉开水伺候。”“我要你请我吃冰淇凌!”

赛特商场斜对面有一家很大的冰淇凌店。我不知道自己为何偏偏再次走了进去。或许,是想起了那个如火的夏天。那是在我和他吵翻之后,从凉气宜人的房间里跑出来怒火冲天地进了楼下的冰淇凌店。我想用冰凉压住心中怒气和火气……

我和盛情坐在冰淇凌店里时,内心深处流动的是曾经有过的屈辱。“你不高兴?”“没有。”“过去的就过去了。”盛情的安慰触动了我,也许,过去的都是自己的亲历,无法将其忘记,但我同样不希望自己被过去的阴影所笼罩,要学会摆脱。

吃完冰淇淋,我提出到他的住处看一看,他说:“特乱,不好意思污染小姐的眼睛。要不上你家坐会儿。”其实,我只是想通过拜访他的住处而暗示他去我那里,他果然中计,说:“我们那边的习俗是男的先到女的家里去。”“谁跟你男的女的!”我虽然嘴巴上打岔,心里却美得心花怒放。我知道他租房子住,到了52路汽车终点站,还要往东走15分钟。走进房间的时候,我望着他那英俊的面孔,偷偷地想:“什么时候你能够成为这三居室中的一员呢?”爸妈离婚之后又有了各自的新家,就把原来住过的三居室留给了我这个独生女儿。

我的胸襟将永远向自己爱过的这个男人关闭

关系在我的努力下一点点走向亲近。到了1998年的五一节,我们开始手拉手地逛商店,重要的是盛情将所有积蓄全部交给了我。这是一种信任。我也把自己的家底都告诉给他。但我没有告诉他父亲有着一家规模很大的私人企业,财产上亿。我觉得自己把这件事看得很透,爸爸有钱,但那是爸爸的,跟我无关。我想有钱得自己奔!

到了夏天,我开始把自己的思路和打算说给他听。我觉得从表面上看,生活在这世界里的人们按照各自的轨道运行,但是,只要自己想改变就完全可以调整生存轨道。从爸爸的身上,从很多成功人士的身上,我看到了从小事做起,就可以逐渐垒起自己事业的基石。我的内心深处是不甘心平庸地过一辈子。我希望自己也像爸爸一样建造起一个王国,这是一个心动很久的念头,特别是前几次爱情都以失败结束之后,这种念头更为强烈。而且,我发誓要找一个理解自己的男朋友,并把他拉下水。我衡量男朋友是否够格的标准就是这点。

对于干什么我早就心中有底,开一家服装专卖店。事情比我想像的要顺利,而且开业后的买卖还挺红火,有一天零售额高达6000元。我打电话告诉他,他很快就算出了我们那天的纯利。要知道我们的成本很低,我负责采买原料和打理店铺。盛情负责算账,双休日时也帮忙照顾业务。

然而,邻居店铺的意外失火烧毁了我们的小铺,不,简直就是烧毁了我们的希望。那是我呕心沥血5个多月打理出来,并且逐步走向正轨的产业。那天晚上,我心痛地把他叫来,想听一听一个男人对一个失败女人的劝慰。女孩子在经受打击的时候是脆弱的,需要一个坚实的肩膀靠一靠毕竟,该给的都给了,所有的付出是为了寻找一种呵护。但他站在废墟上,很长时间一句话也不说,脸色非常难看。我有些失望,因为我最痛恨的就是不对自己所爱的女孩负责的男人。尽管他以前表现得很好,但烈火炼真金,是人是透在关键时刻可以看出。然而,我是多么希望他是人而不是鬼!我想他是被突发的灾难吓懵了,过一会就会好,但我等了半天也没听到一句贴心的安慰话语。也许,他是心疼自己的投资,我想说:“你的钱我一分也没有动。”但我没说,而是冲动地把自己的衣服一层层解开,将他拉讲自己怀抱……

谁知,他竟然惊恐地连连摆着手,退步离开了我。我不知道过去对自己身体显得非常贪婪的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却拒绝了?那一刻,我的心“嗖”地一下子变得冰凉,我看清了眼前这个被爱了很久的男人是个懦夫,起码,是个不肯与自己分担苦难的自私鬼。那会儿,我甚至感谢那场突然而至的大火,要不然,将来不定会怎么样呢!

我低下头慢慢地系好衣服扣,将两朵盛开的菊花遮盖住。那时候,我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胸襟将永远向面前的这个男人关闭了。我将几个月前,他给自己的那个紫红色存折给了他。他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我拦住他说:“你的还给你。”然后,转身走了。我不想听他的解释,在这个时候,任何解释都是谎言。他在后边追着喊,但我擦着泪没有停下,我知道一停下就会丧失决裂的信心,毕竟他是自己真心相爱了很久的男友。割断也难!但爸爸告诉过自己,无论做什么事都要当断则断,当决则决。

后来,他呼我,我不回;他不停地呼,我把bp机关掉;他上家门口等,我把他骂走。但每当我路过他所在公司的办公大楼,就会忍不住向上张望。那时候,一种忧伤弥漫开来……或许,我太绝请了,不给他一个改变的机会,可有些毛病是改不掉的;或许,我对他了解还不够。但那晚的感觉告诉找,盛情不是自己渴求的那种坚强男子。对于我要做的事情,他还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尽管他可以慷慨激昂地批判某些社会风气和现象,可以情绪激动地描绘心中的渴望,甚至想像当老板是什么滋味,惟独对于挫折和困难想得非常简单,以至于经不起轻轻一击。而我一味以自己的意识强加了他,他表面上可以接受,但内心已配合起来却非常困难。他虽然接受了自己给予的甜美爱情,却没有勇气接受自己也不愿见到的不幸。看来,爱情是用心而不是用脑完成的。我的想法未必都是他的愿望。

如果,我把爸爸是拥有千万家财的大老板的事情告诉盛情,他可能会有另外一种表现,但那样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无论做什么事,天灾人祸都免不了。要知道,当初爸爸和妈妈是蹬着三轮车上早市卖货,挨个儿去商场里求人家代销逐渐发展起来的……

对于盛情的表现,我感到遗憾。但我相信肯定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因为我是敢爱会爱的女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