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再婚男人的心

作者:郭晋丽

当你将前奏与现在的妻子放在一起比较,麻烦就接踵而来了。

或许,有选择便有痛苦,有自由的获得便有承担背信弃义的酸楚。想一想自己为所谓的追求付出的惨重代价,内心的滋味怎一个“涩”字了得。开始觉得没意思,想换个有意思的,但有意思并没有保持多久又没意思了,而且变得更没意思。我经不起诱惑,在新奇感觉的刺激与撩拨下,将原本可以弥补的情感缝隙故意扯大,为达到自己另谋新欢的目的非要闹离婚。当然,每个再婚者的内心期望都远远高过第一次,因为割弃是为了寻找更好,打碎旧的是为了建立一个全新的,如果新的不及旧的,那就不是简单的失落了,而是对自己的否定。

现在的妻子是前妻同学的妹妹,结伴旅游时认识的。初次见面时,她那丰满健康的身材、修长匀称的双腿、细腻光滑的肌肤、黑亮滋润的长发,在1998年夏季闷热的天空下如同一股清风吹进我的心。那时候,我已经有两年婚龄,尽管婚姻带来的温柔与浪漫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融,甚至在共同生活里滋生出一些乏味的疲倦,但我并没有对自己的婚姻和妻子之外的任何女性产生过什么想法。但是,那天的那个时候,她的样子却让我感到了心底升腾起一股辣辣的激情。说实话,女孩子活泼外向欢天喜地的性格最容易引起已婚男人的注意与好感。已婚男人似乎对婚姻之中的妻子变得拘谨琐碎沉默内敛存有一种普遍的不满,这种不满潜藏在心底深处的一个角落。后来,我知道她其实只比妻子小6岁。

然而,那次旅游结束后,我很快就把她忘掉了。但我毕竟是经历过情感生活的婚姻中人,想一想也就过去了。

去年元旦,我们几个人计划驱车西进,为了旅途方便,决定不带家属。可她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到了消息。我们说这次驱车野游女孩子去了很不方便。她不说话了,泪水却吧嗒吧嗒滚落下来。我心一软,说,“晦,真拿你没脾气,去了可听话,上厕所什么的提前打招呼。”我的话音刚落,她就脆生生地说道:“还是哲哥善解人意。”然后,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我一个长长的吻。那一路,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同行的几个坏小子都是在情场上出生入死的人精,怎么看不出这里面的名堂,不知什么时候都钻到另外3辆车里,结果我的车里就剩下我和她。到了呼和浩特后,回来走大同时半路抛锚了,我让那几个人帮忙,可他们挤眉弄眼打着哈哈,一溜烟儿似地跑了。她下来帮我推车,一边推一边说:“真好,就咱们两个人多好。”

后来,事情就按着两个人相爱的路线顺理成章发展下去。我不止一次想到过一旦真的和她相爱可能会产生的麻烦和不愉快,甚至考虑到可能产生的严重后果。可关键问题在于向往是一种让人跃跃慾试的情绪,发作起来按捺不住!当然,旅游只是日常生活中一种休闲方式,而婚姻却要持久,可我想在持久的婚姻中增加一些轻松的跃动,并不惜为此付出代价。在很多个睡不着的夜晚,耳边听着妻子在熟睡中发出的轻微呼吸声,心里却想着旅途中结识的那个女孩子……

我发现自己在结识她之后一下子就丧失了和妻子厮守一生的那份耐心,觉得让两个性情不一的男女在一个屋子里相伴几十年,没有毛病也得憋出毛病来。我觉得人在某种情况下有可能把持不住自己,把感情、婚姻、向往、喜爱什么的混淆起来,整个人变得很愚蠢!和前妻认识的时候,她那柔弱的外表和沉稳内向的性格曾经给予我很大的满足,离婚后我发现前妻的性格只有面对情感波涛时才会显露出外柔内刚的本色。最让我难受的是我得知她是在体检中知道自己身患重病时才决定和我分手的,她说不想拖累我。我听到她说这句话时忍不住热泪盈眶。在那一瞬间感到前妻才是自己生命中的真爱,才是真正了解并理解自己的人生知己。实际上,我在情感漩涡里挣扎的时候,前妻帮了我,她给我写过这样一封信:

哲,你好!

你可能不会想到我能主动提出离婚,但我知道你在期待着我的主动,那样你可能会减轻一些心理压力,好,看在咱们之间3年夫妻的份上,我成全依。我已经写好了离婚协议书,放在电脑桌右上角的文件架上,你只需签字。

相信我的直觉,从你第一次你看那个女孩子的目光,我就读懂了你的心思。你不敢对我公开讲出自己的心里话。你害怕,知识分子的特有良知让你觉得自己多少还是有点做贼心虚,但又要为达到目的创造条件。那段时间,你没现找麻烦,鸡蛋里挑骨头。你抱怨婚姻没有意。你说婚姻速枷锁……可婚姻的本质就是平淡就是一种制度。我们相爱时你为什么能够认同这种制度?是情感的变化使得你感到了制度的束缚,是的,婚姻对任何见异思迁的随心所慾的确是一种规定和限制。那时候,我觉得你真的很累,也很可怜,如果你开诚布公对我说爱上另外一个女人,我会离开。

不是我不想争夺,不想维护自己的婚姻,但我觉得最终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而且和一个不再爱自己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有什么意思?所以,我选择主动退出,将委屈的泪水咽进肚里,可能你已经不相信自己妻子的大度和胸襟。因为,我知道,你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我的位置,你早已将另外一个女子当成宝贝供奉在心灵深处,全然不顾被扔在情感关注之外的我。你知道吗?你回到家中后的不声不响像惊雷般在我心头屡屡炸响,你那曾经被我引以为骄傲的高洁性情现在却成了折磨我的枷锁。不要说我过于敏感和脆弱,因为我们熟悉对方的每一个眼神和每一句话的弦外之音,相爱的时候,我们曾经互相吻遍对方的全身,知道彼此的全部秘密。两年的恋爱加上三年的婚姻,使得我们成为一棵彼此纠缠共同生长的树。原谅我吧,我真的不知道夫妻如何相处才能白头偕老,但我真的迷恋那种犹如两个孩子“过家家”般的婚姻生活。我一直在琢磨情感是什么?现在,我明白了情感是可变的,既然可变,你的情感转换就有其合理的部分。我曾经企图通过长久的等待来换取你的回头,但我发现自己受不了,原来我羸弱的身躯也有很固执的东西。看得出来,那个女孩子对你很好,但我也知道女人是不一样的。当今社会的眼花缭乱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考验,那些有了点事业和金钱的男人更容易在情场上丧身。

你一直在寻找离婚的理由,搬到客厅沙发上睡觉就是制造分居的气氛。公平地讲,如果这件事换成了我,你会怎么想?我不想扮演一个受害者的角色,因为,我们都是失败婚姻的受害者,所要反思的是什么原因是导致了这场婚姻的失败,因为咱们曾经深深相爱过,还记得我们恋爱时偷偷摸摸去做人流时的惊慌失措吗?还记得你自己说过的誓言和承诺吗?我只是为在你面前丧失了尊严而悲伤,做了妻子的女人时刻渴望大夫的尊重,可没有了尊重哪还会有爱?

                茹1999年5月12日

再婚之后,我才知道第一次婚姻给自己留下的是什么。离婚后,我觉得自己已经从婚姻破裂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已经将那次婚姻的痕迹完全擦拭干净。但真的走进第二次婚姻的大门,才发现第一次婚姻竟然牢固地根植在生命之中,痕迹就是痕迹,划在心里的痕迹也许根本就无法除净。那时候,我出去,前妻总要趴在厨房的小窗户叮嘱路上开车要小心,不回来吃饭提前打电话。那几乎成了我们共同生活的一道风景,然而,当时的我却对前妻的做法感到厌烦。然而,现在,我开车离开家之前,会不由自主抬起头来望一眼那个窗户。每当看到那紧闭的窗口,内心深处会涌起一股非常复杂的情愫,禁不住黯然神伤。或许,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周期都要经历几个阶段,这些阶段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生命个体,而后面的生命过程必然建立在前一阶段上,不可能孤立地分割。再婚之后会不自觉地与曾经经历过的婚姻做比较,那是一种下意识的比较,往往身不由己。看来,婚姻的本质有着非常强烈的排斥性,不允许其他因素的干扰,我也没想到当初自己厌倦的乏味婚姻竟然在第二次婚姻的比较中苏醒过来,自己的喜新厌旧葬送了第一次婚姻。婚姻的严肃就在于不允许夹杂着自私成分的背叛,惩罚是必然的因果报应。

妻子说我和前妻是“藕断丝连”。前妻在我们分手不久忽然住进了医院。我去探望她,之所以那样主要是想补偿一下,毕竟是共同生活过的夫妻!

自己曾经拼命取悦于她的一些做法居然成了威胁我的把柄和物证。她说:“我必须提高警惕,因为你是在另有新欢的基础上放弃了自己的老婆,万一碰上一个比我更出色的女孩子,我会不会被淘汰出局很难说,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严密看管!”我没想到自己在她的眼中居然是这等模样。这点是我未能预料到的。

为了避免误会,我对妻子说明前妻住院了。开始,她倒没有说什么。可有一个星期天,我自己动手包了点馄饨准备给前妻送去,在我出门时她却拦住说:“总这么表现,是不是为了弥补一下当叛徒的愧疚?”我看了她一眼说:“要不一起去。”“不妨碍你们的秘密吗?”我火了,大声嚷道:“她得了癌症决死了,咱们能不能宽容一点,跟一个要死的人较劲是不是太狭隘?”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那天,我去医院探望前妻,不知是不是因为病毒的折磨而导致身体萎缩,她盖着棉被躺在病床上。说不清是惭愧还是内疚。我忽然动情地抓住她的手,那双曾经给自己带来无数温暖和爱意的手居然那么小。我难过地低下头。她说:“没你的事,别自己折磨自己。”她真的了解我,只有她才能说这种刺透我心灵的话。

“我狭隘?你给她两万块钱为什么不告诉我?”原来,她也去医院探望过前妻,前妻被她的行为感动,而且前妻做人非常透明,把我给钱的事情告诉了她并告诉她我是一个事业心非常强的人,将来一定会有大的作为,希望她多支持,能够和我白头偕老。

我为了避免麻烦向她解释了给钱的经过和原因。我说前妻住院后花费非常大,尽管有大病统筹医疗保险,但仍需自费一部分医疗费。另外,那两万块钱还是没有离婚时发生的,花在前妻的身上理所当然。但她仍然问我为什么不早说?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不想回答了,一转身拎着保温桶出了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