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别以为距离重产生爱

作者:郭晋丽

选择婚姻就是确定了长久相伴,以为夫妻分居会增进感情,就大错特错了。

结婚半年后我们分开过

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是谁先提出各自回家过的,也许是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议论中产生的。反正在结婚半年后,我们又回到了各自的家中。我们是春节结婚的,婚后租借了一个独单元。他在一家私营的广告公司,我在企业技术科。我们两个人的单位都没有房子。我们赶上了一个什么都要通过自己的劳动来换取的时代。我们也没有从父母亲那里沾什么光、他们本身就混得一般般,不像有的家长虽说工资不高,但能够通过各种手段名种渠道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们弄房子。将来二级市场一开放,卖掉就是大把大把的钞票。有时,我想到这件事就绪心。

租房的费用不小,一个月要1500元,一次性付清半年房租费才降到1400元。我们之所以选择春节结婚就是为了省一些钱。大年初二办的喜事。一是那时候饭店打折,二是人们肚里有油水,里外省。这是不是显得有点儿小气,有点儿抠唆,可不算计行吗?我不理解有的年轻人结婚时玩命讲排场,忘记自己也是一个月就挣有限薪金的主儿,不但把自己平常的积攒都挥霍一空,还要搜刮两边的父母,死要面子活受罪。现在,银行推出结婚贷款,高兴一小会儿,发愁一大阵,消费完了得还!

我问婚后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买房。那一阵,我俩就跟中了魔一样研究售楼广告,并且去参观楼展。看着那些模型真让人心动,还有那印刷精美、讲解详细的楼书。我们走到一处展位便索要一份,一圈下来,沉甸甸一大摞。走出房展会的时候,一句广告词竟然从他的嘴里脱口而出:“所有的房子都合适我!”回到家里,他把那些楼书一张张翻开,评点上边的设计,但所有的价位都让我们气短。

有时候,一议论起来我就发牢騒:“还不如不结婚,没这么多烦恼。”他看看我说:“后悔了?再回去呀!”我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欣喜若狂地喊叫起来:“咱们都回去住,一个月省1400元,一年就是16800元,好主意!”他却沉默不语了,过了一会儿才说:“想你怎么办?吃不上你做的西红柿热汤面了。”我心里酸酸的,但还是扯着喉咙嚷:“分开就躲开了你的臭袜子!”

有他没他无所谓

我刚一进家门,老妈劈头盖脸一阵叨唠:“没见过你们这样的,想起一出是一出,不知道怎么折腾才尽兴。男女分开那是过日子吗?两口子就得在一块粘,要不然干吗结婚?”老爸坚决不同意:“瞎闹,让街坊四邻怎么看?刚结婚又回娘家住。”我一边安排东西一边说:“我又没活给他们看,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房子部退了,您能让自己的女儿睡到街上去吗?我们要攒钱买房!”

说实在的,刚刚分开还真舍不得,特别是一到晚上更加孤零零,就打电话给他。每天晚上,我都可以在寻呼机上看到“英子,睡个好觉”的字样,心里便感到很安慰。在城市的那一端,有一个人在祝福自己。我们规定每星期在一起度周末,不是他家就是我家。小别胜新婚,感觉非常好,仿佛又回到了恋爱季节。但那种刺激性随着时间的延长渐渐变得乏味。有一个周末正好下大雨,我打通他的手机;“老公,雨这么大……”其实,我盼望着他能够说;“别急,我去接你。”但是他没有说,而是告诉我:“你不回来正好,我约几个人看欧洲足球锦标赛决赛。”不知为什么,放下电话的时候我忽然有点伤悲。还有一天,我打电话告诉他自己发烧了。他说正在外地做设计稿的最后修定不能离开。我只好自己上了医院。医生告诉我怀孕了。我的天呐,怎么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偏偏发生了?走出医院大门,我看着街上小孩子的笑脸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耳边响着医生的叮嘱:感冒时抵抗力下降,对胎儿影响很大,要特别注意……我想把怀孕的事情告诉他,可又怕他分心,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拨通了他的手机,传来的却是“对不起,机主关机”的声音。我一转身走了回去,直接挂了妇产科的号。医生问:“第一胎?”我点了点头。“第一胎做人流,对以后怀孕影响很大,是不是回去和先生商量一下。”我低着头说:“没关系,不用商量。”尽管自己同他说过不要孩子,不在乎什么没有孩子的女性生命不完整之类的话。25岁了都没有房子住,孩子生出来住哪儿?但当我躺倒在手术台上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心里觉得很委屈,两个人制造的伤痛要自己一人担,而且,连句安慰的话都听不到。

爸妈被姐姐接走参加她们学校组织的度假活动。我一个人在家。临走时,妈妈说:“我们走了,你让小宋回来住几天,”但他也不在,爱在不在!我在家躺了两天就上班了。烦!到了周末,我想与他联络,可又不知他回来没有?犹豫了一会儿忽然不想给他打电话了,怕他占便宜卖乖,好像我舍不得他似的。有一回,我问他晚上都干什么?他说:“上酒吧、看球赛、侃大山。”我问他分开过怎么样?他说:“挺好的。”我问他想不想我?他说:“只想一会儿,一和朋友喝酒就忘了。”

我忘了自己有多少天晚上捧着《射雕英雄传》看到眼睛睁不开才拉灭灯睡觉……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那无拘无束的姑娘时代。我觉得自己在那段时间,已经快把他和家庭以及婚姻忘得差不多了,恍恍惚惚记得自己有一个在广告公司上班的丈夫,和他曾经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但更大程度上感到的是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用不着惦记今天要买酱油,明天下班得带回一点米,更用不着天天给他洗袜子……

你那是结婚的样儿吗?

命运会和人开各种不大不小的玩笑,我没想到一个事业有成的白领竟然向自己求婚。那是科里的同事拉着我去加“野外生存”活动;当时,我回绝了:“那是写字楼里闷得心烦的白领阶层们玩的。”同事说:“什么阶层阶层的,都是年轻人,风华正茂好年纪,应该体验一下孤种生活方式。”我想自己没参加过什么新潮活动,而且,现在基本上又回到了单身时代,去就去!

活动有30多人,相识与不相识的人被分成两行。刚一上路,我觉得又回到了每天都要排队的学生时代,心里非常高兴。从龙门洞下车后要步行到宿营地。我的旅游鞋是新买的,走了没多远,双腿就疼痛难忍。我和他分在一排,边走边聊天。他1997年研究生毕业,现在一家外资公司做销售部经理。他发现了我走动不畅,便问:“是不是不舒服?”我说:“鞋磨脚。”“一看就没经验,旅游一定要穿旧鞋,背包给我。”说着话,伸手把我的背包拾到了他的肩上。后来的两天,他给予我很多帮助,有一次上坡竟然蹲在地上,让我踩在他的肩上,然后起身把我托上去。很多人都为他的行动叫好。都市平静的生活状态让人的感情麻木,而野外艰险的生存环境激活了彼此的关心和帮助。分开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恋恋不舍,并相约有机会再见。组织活动的俱乐部把参加者的通讯录发给每个人。生活中有一种奇怪现象:有的短暂接触如同过眼烟云,有的则让人难以忘怀,甚至可以建立新关系。说实在的,他那活泼开朗和助人为乐的性格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翻滚,心里有一种和他再次相聚的期待。

有一天,他来电话说约了几个朋友聚一聚,我去了。他的房子是非常流行的三室两厅两卫,他和我的先生一般大,但有车有房,混得十分风光。俗话说“人比人得死!”一想自己的婚姻不免伤感。但这种伤感只能闷在心里,自己还不是一个见利忘义的轻薄女人。但后来他居然向我求爱。我告诉他自己已经结婚了。他瞪着眼睛说:“开玩笑!蒙谁呢?即便不同意也不至于把话说绝了呀!”“真的!我真结婚了!”“有什么证据?”“我不能每天都把结婚证带在身边呀。”“结婚的女人有你这样的吗?她们一下班就风风火火往家赶,老公一出差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虽说我拒绝了他,但他的话却引起了我的思索:我在没有挑选的情况下,或者说一直没有与别的年轻男孩相处的情况和宋结婚了。我和宋从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就彼此有了好感。他写一手好字,画一手好画,第一次参加酒标设计就中了一等奖,拿了一万元奖金,在我们学校是个知名人士。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初恋,反正是喜欢,一看见他就脸红心跳就低头,看不见就想……毕业时他说报装潢设计,上个大专足够了,重要的是边干边学。我说上北大或清华,然后出国。地看着我说:“那我怎么办?”就是这句话改变了我的命运;我毅然放弃重点院校,上了一所普通高校。妈妈把我骂得一塌糊涂,说我莫名其妙。但我的心却被情所迷,我喜欢为爱舍得一切的做法。我真的很欣赏他那艺术家的气质,喜欢那长发飘飘、不修边幅的邋遢样。我们是在毕业聚会后确定关系的。临别时他忽然说:“有一个问题我说了,别拒绝我行吗?”我扭着身子说:“你不说人家知道是什么”“先答应!”我只好点了点头。“将来做我的妻子好吗?”我的天呐,刚刚18岁就说这种话,但我还是被他的大胆和真诚证服了。“我发誓!”他一脸虔诚。那时候的我把誓言看得非常重要,暗下决心跟定他。他掏出一个精美的笔记本,递给我:“回到家里再打开”那天,我在那个笔记本上看到了他给自己画的肖像画,那一瞬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心说他什么时候把自己观察得那么细致?画中的我端庄秀丽,明亮的眼眸中有一点儿傲气和一点儿羞涩……

后来的恋爱期漫长得让人疲惫,当我们真的步入婚姻大门时惊喜早已荡然无存,终于相聚只不过是完成了当初的承诺。说实在的,因求爱引发的婚姻检索让我惊恐,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面对分开居住后的婚姻,如果没有他的出现自己会有这种想法吗?难道说在一起住就真的无法攒钱了吗?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的思绪很乱,干什么都显得心神不安……

磨合中产生合二为一

老妈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警告道:“所有的人都必须向婚姻低头——否则就别结婚。”老爸更严肃:“所有完婚男女都要遵纪守法,司机拿到驾驶执照还不行,还要遵守交通法规。”我说:“我怎么了?您二位怎么和理论工作者差不多?”“实践出真知,我们是从自身经历中悟出来的,我和你爸磨合了多少年?”

他们说完还不算,还把姐姐找回来。姐姐是教政治的,别看只比我大6岁,可说什么都一套一套的:“现在,有人指责婚姻是对人的捆绑和束缚,但这是千锤百炼的制度,受法律保护。而且婚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洗洗唰唰婆婆妈妈。分居叮以逃避一时,但不能逃避终生,越不在一起越生疏,独惯了就更难相处。自由和随意同样让人麻痹大意。你们分开7个多月了吧。有什么好儿?走进婚姻是为了排遣孤独,是为了寻求一种归属和感情上的稳定性,坚守磨合才是硬道理。现代人追求心灵自由和古老的婚姻形式并没有矛盾。”

姐姐走后我把自己关在小屋里仔细琢磨,的确,在为攒钱的理由背后有着自己不爱明说的原因,比方说不愿意伺候人,不喜欢什么都要惦记的琐碎……也就是那时候,呼机忽然传来一条信息:“我出事了,速来,宋。”我怕寻呼台出错,打电话询问,呼台小姐证实有一位姓宋的先生刚刚打过传呼。那一刻,我慌作一团,穿上外衣,急急忙忙奔到街上要出租车,仿佛所有的情感都集中在寻呼机的几个字上。但是,当我红头涨脸跑进他家时,门却开着。我一步蹿进屋,大声喊:“宋,我来了,你在哪儿?我是英子!”忽然,我的眼睛被一双手从后面蒙住了。我从气味中就知道是他,浑身一软竟然倒在他的怀里。“怎么了?英子!”我没说话。“看呀!我精神抖擞地站在你身后呢!”我还是没说话,但眼泪却止不住地落下来。“我想你了,忍不住给你打电话,破坏了咱们周末相见的规矩,把你吓了一跳。”我转身搂住他说:“什么时候回来也不打个电话。”“想给你一个惊喜,这是在外边两个月的收入。”我说:“咱们不分开了。”“是不能分开了,这些日子袜子都费,穿脏了就扔。”我忍不住唱了一句辛晓棋的“想念你白色的袜子和你身上的味道……”并故意在“袜子味道”前边分别加上“臭、怪”。他听着“嘿嘿”地傻笑。

几天后,我们又租了一间小房子,一个月租金600元。刚刚安排好,他搂着我问:“英子,今晚吃什么?”“西红柿热汤面”,“多搁香菜”,“没问题”!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