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下海文人的卖易宣言

作者:郭晋丽

我是一个失败了的“下海”人,但我还想干下去。

跟社会找侥幸活该倒霉

三年前,我辞去一家杂志的编辑工作,与阿洪、小静东拼西借了近百万元,在江苏某市开了家“北京时装精品城”。当我们几十万元装修费扔进后,原商场承包人与产权单位打上了官司。我们顿时傻了,几十万呐!原承包人含着泪对我们说:老弟,我承认我对不起你们,可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我欠人家的太多,也是经营不善赔的,你现在跟我要钱,没有,只能进监狱,可你们要信我,在这儿憋劲儿坚持着,这官司我跟他们打下去,时间越长,你们越有希望把钱收回来,可你们要撤,我就没办法啦……那承包人是我朋友介绍的,我去过他家,见过他贤淑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怎么端详怎么不像骗子,望着他泪流满面的样子,我鼻子直发酸,“大哥,你千万别这样,咱们再想想办法……”

怎么办?谁都知道,这种纠纷是根本无法痛快解决的。你就是把他告了,他就是没钱,咋办?把人家往狱里送,那也不是你的意思呀!撤,拿不回钱,剩下的是没完没了的官司,从北京到江苏,从江苏到北京……接着往里陷?前途未卜。那些日子,我们都变成一夜白发的伍子胥了。最终,我们商定的结果是硬着头皮往下走……最后的结果呢?钱,越扔越多;坑,越陷越深……搬照正常的经营方式,我们改变原来自己干的设想把柜台出租后,回来的第一笔资金就能减少三分之一的损失,只要我们能扛过3至6个月,就可收回一半到全部本金,我们像个赌徒般地在祈祷……

但我们错了。由于官司的影响,我们的招商变得非常不顺,而那官司的最终结局是地方保护主义的胜利。就这样,我们完了。租金、装修、开业、货物,一下子赔进去近百万……

没辙人念不好有辙经

从此,我们阳痿。从此,我们过上艰难困苦、节衣缩食、拆东补西、苟延残喘的日子。

债,越欠越多。利息越滚越高。尽管我们在拼命努力着、挣扎着,但由于赔进去的数额太大,加之手中再无本金,所以一直未能翻过身来。我们陷入了一种困境。如果要挣回这一大笔钱,并还上账,从时间、数额上讲,没有一笔大的本金投入是不成的。如果我们从卖菜、修自行车干起,我们将如何还上这笔钱?如果没有负债,就权当我们是3个下海失败的落水狗,我们只要能剩一口气地爬上岸来,哪怕身无分文但一文不欠地回到家中,那便从爬格子干起,养家糊口不成问题。可我们不成,因为我们不仅把自己扔里头,还欠着别人的。我们不能也无法就此甘休。

现在的阿洪在一家广告公司。小静在亲戚的一爿花店打工,而我依旧在支着半死不活的公司,整日狼狈不堪地活着。我们每月将收入的50%捐出还账,可我们知道,那条路还很长……为此,我们甚至有过这样的事情,一天上厕所,阿洪看到《北京日报》登了一则广告,一家号称京城第一的无线通讯总公司正在大批招聘管理人员,有知情者说,他们那儿有一大笔广告费等个明白人去花。阿洪一咬牙说去试试,去弄个广告部经理干,釜底抽薪地去当内姦,帮他们把钱花到我们这儿来。阿洪还真应聘上了,可那个南方老板精明得连顿饭钱都要亲笔签字……阿洪干了两个月,感觉没戏也只好作罢。

小静,一个漂亮文静的女孩子,现在学会了抽烟。头些日子她给人家送花,认识了一家制葯公司的老板,那老板约小静到烤肉宛吃饭。饭间,两人提到了我刊登在某报上一则拍卖电视剧本的广告。那老板说,你们那广告我看了。词写得让人心酸。看你这么漂亮,哪儿像没钱的人?小静无话可说,只是故作轻松地笑。老板来了精神,心念一动,说:“你们一共3个人,每人不也就三四十万吗?老板随后从西装里潇洒地抽出本地支票,“我给你一张30万支票,你把你那份交了去,但有个条件,你到我这边来,跟我……”

小静摇摇头,最终谢绝了。

苦到极处,梦里寻开心

前年,北京有家公司在媒体扬言,拿10万元让人讲故事,我真动了心。一夜之间,浮想联翩,挥笔成文。小静、阿洪看了都不禁流泪。在那故事里我甚至不由自己地拍上了那位掏钱赞助的大款的马屁,现在把当时写下的话拿出来读读,自己都感到厚颜无耻极了。请看:那位掏钱的大款先生,咱们有缘呀!茫茫人海,我们素不相识,可您却给了我们一次把您当做救星的机会,我们真的不想那么功利地给您太多的恭维,但现在我们又不得不发自内心地对您说,您实在是我们的救星……

可不知为什么,此事后来竟再无声息了,害得我们白五迷三道了一回。仨人加起来都100多岁了,不容易呀!我们还干过些什么呢?就拣最龌龊,内心深处最见不得人的说罢。我和阿洪曾异想天开地去学一门按摩手艺或足部区域反射疗法的本事。到大饭店去,到上流社会人士经常出没的地方去,专拣30岁以上、甭管好看难看、国内国外区正一眼瞄去就像有钱的中年妇女往舒服里侍候。你让我怎么按我就怎么接,你让我怎么摩,我就怎么摩。瞎子害眼豁出去,待看到一线光明就甜言蜜语舍得一身剐地往死里傍,奔足100万后,立马走人。但,我们一直未下定这决心。还有一次,在什刹海边上,我发现一位像东南亚一带的老太太坐在湖边犯愣。一看她那身肉就像有钱人。我在一边暗自祈祷,心急如焚地巴望她赶紧掉下去,我好奋不顾身地跳下去,一旦能捞她上来……但我最终没等到这好运……

嗨!这钱闹得我们哟!

有时,我们真的有些快顶不住了。挣钱,没本金,写字儿,没心思。一个债主对我说,你可不能出事儿。我说,你放心,我早就不是为自己活着啦!是为别人,为了那笔账……

真的,我们知道护城河没盖盖子,可我们不能跳,要是我们出门让车撞没了,也就干脆当一回身负不义骂名的害人精,哪怕得上白血病,被人好心地施舍上一回,全没了男人的尊严,可这一切又都不可能……

我们有时真的好可笑,好无奈!其实,妈的,不就是一百万吗!

屡败屡战后无奈此招儿

我们知道,最终我们还得静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地干。去年,靠写字和打工我们还上了人家几万元。今年我们仨人又凑到一起开了家建材店,可挣的那点儿钱杯水车薪得相去太远。最近,我们与外省一家天然矿砂厂签了份北京地区总经销的协议。这种矿砂广泛使用在建筑领域内外墙装修方面。产品一直供不应求,市场前景很好,由于流通过程的毛病,买卖双方一直无法得到良好的衔接。我们费了不少劲儿,项目终于弄到了手,但接下来要着的急仍然是——缺钱。打个比方,就是美利坚那儿扔着100万美金,你也得有路费去拿呀!

更为可恼的是,有个债主已沉不住劲儿地对我们宣称,要将我们告上法院……怎么办?

古人说,劳苦倦极,未尝不呼天也!疾痛惨怛,未尝不呼父母也!如果我们真的能碰到一个起死回生的机会,我们将竭尽全力地争取,并终生感激……我们没有别的辙啦!为了抓住这次机会,我愿把自己卖给人家,做一年刀笔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古人梁鸿家失火,殃及邻里。梁鸿将自己养的小猪赔给了人家,邻里还是不干。梁鸿无奈,只好说:如今我孑然一身,没有任何财产可以赔你了,我给你家干活吧。

今天,我们也只能这样。只是想先支报酬……只是盼能碰上个胡雪岩那样的老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