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两代私密

作者:郭晋丽

离异是彻底调整不幸婚姻关系的有效出路,但分手对有孩子的夫妻来说,问题绝不简单。在再度寻找幸福的路上,首当其冲遇到的就是因爱而生的结晶,孩子很可能是无法通越的绊脚石或甩不掉的沉重负担。如何拯救、对待陷入家庭生活危机中的孩子对离异者是个不小的考验……

当我们决定分手的时候,才猛然醒悟面对的并不是令自己恨之入骨的对方,而是一脸无助的女儿。婚姻的解体带来家庭的破碎和孩子的不幸,孩子沦落成为不幸婚姻的难民,一直要流亡到自己找到新的情感归属。

我们从有分歧开始的那天起,就没有当着孩子的面进行赤躶躶的人身攻击,互相指责对方的毛病和缺点,我们始终以为自己这样做是明智的。当然,一开始我并没有把孩子当成一回事,心想,一个才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子能懂什么,两个人的战争与她无关。但后来我发现自己大错特错,女儿不仅什么都懂,而且很早就关注着这场战争。每当我低声嘲讽他时,女儿都会在旁边提醒我注意态度。后来,我感到女儿在逐渐影响到战争的进程和走向。所以,就在关系比较紧张时将她转移出去。一直到我们正式分手,她总是被转移,不是奶奶家住几天,就是在姥姥家呆几天。我们千叮咛万嘱咐,几乎用央求的口吻告诉所有的亲朋好友封锁我们离异的消息。但善良的长辈觉得我们的过错对孩子欠下了什么,便弥补过失般地千方百计溺爱孩子。我说这样一来会把孩子给毁了。他就托朋友帮忙,联系到一家寄宿学校。好在我们俩在这件事上步调一致,他的态度让我破碎的心多少得到了一丝安慰。孩子的生活和学习费用,我俩一人一半。在有钱的暴发户服中根本算不上什么的各种收费在我们眼中绝对是个不算轻的负担。自从孩子上了寄宿学校之后,我把自己的生活降到了最低水平。虽说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我心甘情愿接受这种磨难,觉得为了女儿的幸福受点罪不算什么。

我们一直认为只要两个人不挑明,对女儿来说就是永远的平安无事。周末,我们还住到一起,但问题也就来了。女儿说,妈妈,你和爸爸在一个床上睡,我到自己的房间里。我说妈妈想陪着你睡觉。女儿说不,离婚的爸爸和妈妈才分开睡。我问你从哪儿知道的这些?她说同学们都知道。看着女儿态度坚决的样子,我只好回到他的房间。可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说婚姻是人生中最具魅力的生命体验,那么,离异就将破碎体验推到了极致。躺在身边的是曾经用全部身心深深爱过,可又分了手的前夫,那滋味真让人尴尬、难堪,无法忍受。可为了女儿,我要忍耐。文明的做法是不能把不幸遭遇所引起的种种恶劣情绪发泄到孩子身上,不但要给予孩子物质上的抚养,还要让孩子心灵避免伤害。但这里面就没有对自己的伤害吗?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在演戏,精心策划的表演过程内含杀机。

其实,当我提出分手时。他说尊重我的选择并提出带孩子。他写了上万字,强调男性带孩子的种种好处,并且表示自己什么财产都可以不要,只要把女儿让他带就可以。我为他的坚定所感染便问为什么?他说失败的婚姻不但让自己心灰意冷,甚至丧失了自信心,只想把孩子抚养成人。那时候,我的泪水“哗”地淌下来,很想对他说不离了,可一想到不能彻底和好我又不做声了。我们已经试过好几次了,诸如临时分居、周末相聚等等,该用和能用的方法都用尽了,无济于事。我觉得还是不能放弃孩子,婚姻是自己祈望和期盼了很久的东西,饱含了青春所有的梦想,离异的失落让我怀疑自己的生活是否整个垮掉,倾心付出的全部真情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孩子是我惟一的寄托。可我也不想在这件事上伤害他,便说女孩子跟着母亲好,将来青春期会有很多麻烦事。

究竟哪种状况会给婚姻带来不幸?怎样的结合才能造就婚姻的幸福?实际上,婚姻只是约定俗成的一份平常日子。如果当初没有过高的期望,也就不会有日后受不了的失望;往昔的期望愈高,后面的失望愈重。

离异不仅给自己带来了伤害,还带来了一次久长而彻底的思考。毕竟,我能够从当初的方寸大乱到现在的平心静气,正是依赖于这种及时而有效的思考。但这种成熟是失败者的悲剧,自己酿成的苦酒。我在上大学之前,住过破烂的大杂院和简陋的筒子楼,每天都可以听到街坊四邻们的吵嚷叫骂哭喊甚至厮打声。我曾经发下毒誓:一定要离开这穷气冒三尺高的破烂地方,一定要躲开这群没教养没文化的粗糙俗人。邻居家的一对老夫妻从我记事起就吵,但老头死的时候,老太太边哭边说:“完了,老冤家鬼撇下我自己享清福去了,我的天塌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当时,我并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当我坠入失败婚姻之后不仅理解了,反而觉得其含义深刻超出任何一种哲学教科书上关于生命及其相互关系的解释。表面上看,他们整整互相侮辱了一生,没有表现出一点大度体谅、温情关爱、精心呵护和温馨浪漫。七零八落里出外进破烂不堪的大杂院是他们进行战争的表演舞台,院落中上百口男女老少是他们的忠实观众与听众。但事情的微妙恰巧在于不可能产生感情的地方偏偏上演了惊心动魄的爱情,老太太在老头死后不吃不喝,任凭一群儿孙和一帮邻居苦苦相劝,5天之后随老头走了。

与粗俗相比,我们几乎文明到了极致。住在深宅大院和高楼大厦里边的夫妻,往往听不见什么动静就分手了,但此无声胜有声。我和丈夫有了矛盾绝不扯开嗓子叫喊。我们进行的是一场无言的战争,没有传统战争的人仰马翻。虽说吵与不吵只是一种表面状态,但不吵的危险性和危害性远远超出硝烟弥漫的当面争吵。因为貌似文明的下面是对人心人性的极度摧残,有话不说,闷在心里是何等压抑何等憋闷何等委屈!少言寡语的对抗要有非常坚韧的神经。有时,我觉得自己简直受不了,真想扯开喉咙大声发泄,可那种行为是被自己唾弃和鄙视的,我怎么能打自己的耳光呢?

我发现人在恋爱时都昏迷,只是结婚后才清醒过来。什么情趣、爱好、性情、追求、理想等等全来了,并且要求对方与自己般配,与自己情投意合,一旦发现对方稍差就不满足。而且,自尊使得我们变得倔强,固执,即使做错了彼此之间也没有表示过丝毫的歉意。我和他都带着各自的个性,特别是我,有一种从底层奋斗出来的优越感。我们谁也不可能轻易屈服于对方,针尖对麦芒,以至于裂痕越来越大。遗憾的是所受到的教育并没有带来可以避免决裂的清醒,盲目的自重与自尊使得原本能够挽救的婚姻一点一点滑向决裂的深渊。过去大杂院里的老街坊坊常这样吼:“你个挨刀儿的,又哪儿疯跑去了,还不快去塞,饭都凉了。怎么?还等着我喂你!嘁!爱你八瓣蒜没地方栽!”女人对丈夫的所有怨恨就在那种赤躶躶的嘻笑怒骂中化为乌有。或许,那种表面的粗糙下边却传达了一种质朴单纯的爱。我们不会,即使心里有怨气也不愿意发泄。我们文明了,学会掩饰了,可礼貌的外壳下是敌对态度的肆意蔓延和快速增长。

细想起来,我们并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所有矛盾就是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小事,可过日子倘若不能从鸡毛蒜皮洗衣做饭的小事中体会到温情、温暖、温柔,那日子还过个什么劲?我厌恶他吃饭有声音,觉得俗不可耐,吃饭吧叽嘴没教养!开始我提醒他,后来发现他我行我素改不了就不理睬了。但参加朋友的聚会时却丢人现眼!有一次,我和他去朋友家做客,用餐时他全然不顾照例津津有味地大声吧叽,引得不少人看他,几个涂脂抹粉的女人已经面露厌恶神色。我多么希望他能够说:“不好意思,饭菜一香,我就咂摸滋味,一咂摸滋味就忘乎所以就吧叽。”那样,不但能从难堪境地中解脱出来,还显得风趣幽默。可他根本不会遮掩,气死我了。我告诉泡绿茶不要用刚烧好的开水,可他照旧。有时候,两个人为电脑谁先用也怄气。我抢先坐下,他就在我身后穿着拖鞋“嚓啦—嚓啦—”地来回走,烦死人!我们也为再添置一台电脑议论过,但没等第二台电脑搬进家,我已经搬了出去。

所有的不快在时间的流逝中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发酵膨胀。当然,正当的离婚是无可置疑的,不能说一味迁就是幸福。婚姻中没有真理,那是一本永远也算不了算不清的账本,难得糊涂!如果谁非要算账,并想算清楚,就会把自己给算进去。所谓的另有新欢情感走私也是对现存婚姻不满才可能梅开二度,也就是俗话所说“苍蝇不叮没缝儿的蛋。”婚姻只是全部生活的一部分,一个人总是在部分地区跃马扬鞭、纵横驰骋是不是过于狭隘?这是我的体会,与任何人无关,也许有人真在婚姻中找寻到了幸福。孩子面对离异的父母亲,感情上受到的伤害要比成人想象的严重。千万别以为孩子会在家长的离异中学会坚强,伤害带来的脆弱是客观和无处不在的,家长所做的只不过是把损伤减少到最低程度……

我对女儿总怀着几分歉疚。因为孩子是无辜的,由于我们的失误才受到意外伤害。我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就能够把对孩子的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至少把挫折感降低。但这一切仅仅是我的以为,孩子的一个眼神就将“以为”击0得粉碎,让我意识到愧疚不是临时和瞬间的感情,而是永远的折磨。

每次我去接她,她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呢?后来,我知道女儿对我们的关系非常敏感。她一听到爸爸在家里准备饭菜就欢呼雀跃,并扑向我的怀抱。还有一次,当她看到我们一起出现时,嚷着:“你们终于能够一起接我来了。”上车以后,她喋喋不休地说同学说老师说新来的外教,还说一个男生给女生传纸条被老师发现请家长了……他将双手抱在胸前,态度安详地听着女儿说话。那场面让我感动,不由自主地想到如果不离婚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是多么美好,但那念头只是一闪而过。有时候,我和他的眼光会在无意中碰撞到一起,我们的心情都不轻松。自从离婚后,我开始关注有关离异家庭教育的问题。一份调查报告显示:100%的单亲子女羡慕家庭幸福美满的孩子;80%的单亲子女的最大愿望是能够“与自己的生身父母团聚一次”。

虽然掩饰在某种程度上避免了给孩子带来更大的伤害,但事情肯定要说。因为我要有新家了,而且,我要和新任丈夫有个交代,我能说自己为了陪伴孩子去前夫那边过夜吗?但如何说才能让孩子顺畅接受,才能消除孩子知道事情真相后对我们的恼怒和鄙视。

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摊牌。那天,我挺紧张,仿佛面对着庄严的审判员。我提醒自己必须坦诚面对,只有心灵的交流,才能得到女儿的谅解。然而,我的话音刚落,女儿就说:我早就知道你和爸爸离婚了,我明白你们一直瞒着我是为了我好,可你们就不再结婚了吗?我还要走进新的家庭,能否和新家的人融为一体对我才是真正的考验。说实在的,女儿的话对我来说不仅是震惊,简直是震撼,不相信那话出自于一个11岁的孩子。我说:既然早知道为什么还要让妈妈和爸爸睡在一起呢?女儿啜泣着说:我想让你们和好,既然你们不能和好,干吗要我到这个世界上来?我递给女儿一张面巾纸说:我和你爸爸是在真心相爱时有的你。女儿看看我说:那为什么不爱了?我说:人的感情会发生变化,有时候也想换一种活法儿,分手是觉得一起没有共同语言了,无法进行情感交流……

女儿表示不愿意让同学和老师知道家长离婚。我说这是我们的事情,和你并没有根本关系,这件事对谁也不会公开。话是那么说,我们的心里并不轻松,希望孩子能够从阴影中走出,盼望孩子最终能够成为人格和心智健全的人,是每个离异家长的想法和愿望,但现实生活往往是残酷的。女儿只要离开我们就要独自面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笼罩在心头的阴影使得她无法获得正常家庭关系带来的轻松愉悦。

毫无疑问,与那些夫妻情深的健全家庭相比,离异家长所给予孩子的爱显得更为沉重和艰难,但为了自己,为了孩子,再苦再难也要坚持。爱是一种力量。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