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宽容永远不会迟到

作者:郭晋丽

宽容是一种境界,甚至是做人的最高境界。做到宽容有时候很难。但一想到人生苦短,我们每个人都有者的那一天,一切思想是非就都化解了。

母亲突然就走了

在我七岁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母亲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女人,父亲是一个快乐幽默的人。那时候家里虽然很穷,但在母亲的操持下,粗茶淡饭的饭桌上常常洋溢着父亲谈笑风生的笑声。

记得有一次我吃完自己的花生,又抢着吃弟弟的,在楼道厨房里洗衣服的母亲听见弟弟的哭闹声,进来抽出给我织的毛衣上的毛线针,轻轻在我手臂上打了我两下,细声细气的吵我:“你是姐姐,怎么不让着弟弟呀?”我立即咋呼着大哭小叫起来。邻居婶婶惊慌失措的跑来,见母亲手中打我的毛线针,冲我瘪了瘪嘴:“这么细的毛线针打两下就咋呼成这样?差点把我家小毛吵醒。

第二年,母亲因为生我的第二个弟弟难产死了,我的小弟弟却活了下来。当父亲守候在母亲的床前悲伤地痛哭时,我和弟弟对死的理解,只是“睡觉”而已。可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躺在床上“睡觉”的妈妈根本不理会我们呼叫“妈妈,我肚子饿”的喊声。

直到父亲将一个陌生的阿姨带进屋,对我和5岁的弟弟说:“这是你们的妈妈”时,我和弟弟才真的相信,亲生的母亲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小孩多吃肥肉会拉肚子

继母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据说生过两个孩子都死了。所以她的性格特别古怪。刚到我家的头两天对我们温柔地微笑。继母睡在母亲的床上,用母亲用过的东西,做母亲对我们做的事情,我和弟弟总觉得生活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可是我们却不知道这变化对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三四天以后,继母看了看我手中抱着的刚满3个月的小弟弟:“真可怜,给他找户好人家吧。”

我和弟弟哭叫着向爸爸哀求不要送走小弟弟,父亲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以后日子中,我们才知道在养父母家沐浴着亲情健康成长的小弟弟是多么幸运。

像大多数“狠心”的后母一样,继母开始了对我们严格的“管教”。

每天天不亮,我和弟弟就要起床,一个生火做早饭,一个必须将屋子里几件破桌椅擦得一尘不染。“我要教你们怎么养良好的生活习惯。”继母重复这样的教导,我们学会了自谋生路的本事:洗衣、做饭、挑煤、买米、提水、劈柴。现在想来,这些能力竟然使我一生受益无穷。

我们就她的佣人一样,在她外出跳舞时擦好皮鞋,在她打牌输钱后,每天只吃一玉米羹。在她深夜回家时,为她端来可口的夜宵,贪婪的看着她吞下最后一个汤圆,弟弟不无遗憾的去洗碗,我再小心翼翼的为她打来洗脚水。清晨,当下夜班的父亲疲惫的倒头睡在床上后,她扔下二两粮票和6分钱,吩咐我们:“不要影响爸爸休息,中午你们在外面一人买个烧饼吃吧。”

每当父亲发了工资,好不容易买回点肉,她总是打落我和弟弟伸向红烧肉碗的筷子:“这么肥的肉,小孩子吃多了会拉肚子。”

父亲总是在听到我们的对继母的哭诉后,无奈地叹口气:“她总是你们的妈妈……”有时,继母当着父亲的面打骂我们,虽然父亲早已读懂了我们祈求的目光,可他总是跟着继母厉声呵斥:“还不跪下,不听话的东西!”

每当夜深人静,聆听着透过木板房传来隔壁婶婶搂着小毛毛轻声哼唱的催眠曲,我总是呼嘘着希望今天能在梦中见到自己的妈妈。

别人还以为你们没有妈妈呢

我一直认为,继母总在想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来折磨我们。比如我们考试成绩得了95分,会为距离100分之间的差数挨打。衣服扣子掉了,要为买扣子的钱扣掉一顿午餐。当然买来的扣子还是我们自己缝上。如果我们什么事情都做完了,她会端出一碗干胡豆,让我和弟弟在家里剥胡豆壳,而她出去打牌跳舞。继母是一个很好面子的人,打我们的伤痕只限衣服能遮蔽的地方,挨了打不许我们哭,怕邻居听见。上学时要我们穿戴整齐干净:“穿这么脏的衣服去上学,别人还以为你们没有妈呢”。

在被继母虐待的日子里,只有我和弟弟同病相怜,相依为命。当我被罚饿饭时,弟弟会在煮饭时偷偷藏半块生红薯在上学的路上塞给我。当弟弟在学校与同学打了架,我会代弟弟向别人赔礼道歉,求那个同学不要去告家长。

有一次,继母要弟弟把冬瓜里的瓜子挖出来洗干净晒干,说是可以拿去卖钱,弟弟不小心在晒瓜子的时候,将簸箕从晒台上碰翻洒落在楼下大街上,继母非得要弟弟一颗一颗地捡回来。我只得和弟弟到菜场去求卖冬瓜的叔叔婶婶将冬瓜瓤留给我们,拿回去才算完事。有一次,学校里组织到农村学农,十天后回家时,同学们都快乐地巴不得早到家,而我在从车站到家的一段不到10分钟的路程中,整整走了40分钟。随着离家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恐惧,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我在离家不远的菜场蜘蹰,直到弟弟见隔壁我的同班同学已回家,才沿着回家的路来找我。

被剥夺了童年的快乐和童趣,我们幼小的心灵充满了对继母的憎恨和恐惧、对父亲的失望和鄙视。我们在度日如年的深渊中盼望着快快长大,远走高飞。

父亲为我办进了工厂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听了一个又一个忆苦思甜的报告,我觉得自己的日子就像万恶的旧社会。能够在广阔天地去大有作为,我兴奋得卷起铺盖离开了家。

继母往我的挎包里塞上一瓶威菜,假惺惺地叮嘱:“一个女孩子,在农村要当心些。”父亲仍然是唯唯诺诺地不时看看继母的眼色:“到了就写信回来。”在楼梯口的黑暗处,父亲偷偷塞了样东西到我手里。到外面一看,是一堆破烂的钱和粮票。数了半天,一共是4元8角2分钱和4斤2两粮票。看着一堆破烂的钱票,我伏在小桌上哭了。须知,父亲可是被剥夺了经济自主权的人啊!惟一的经济来源,就是1毛钱的夜班饭和两天一包8分钱的经济烟。

凭着继母精心培养出的自谋生路的本事,在春节时,我为家里背回一背篓年货。看着价值不菲的东西,继母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父亲老了,微微弓着的背,更显出对任何人唯唯诺诺的谦恭。在父亲沧桑的脸上,我读到了混浊的眼里那一份慈祥。为了让我早日跳出“农门”,父亲多次背着继母到厂部要求退休,好让我顶职。在父亲的努力下我进厂工作了。继母对我约法三章:“你的工作是你爸爸让你的,退休工资只有85%,还少了10元钱的中夜班费,以后由你补足交回家。”我只得从我18.50元的工资中,每月交10元回家。

虽然参加了工作,有了经济自主权,继母不再打骂我,甚至在我拿钱回家时,还能把红烧肉夹到我碗里,但我仍感受不到半点亲情的温暖,心仍是那么空虚寂寞。

继母还是为她自己打算

继母开始为我张罗婚事,今天为我牵来一位军工厂工人,明天为我介绍一位转业军人,后天又带我出席一位卡车司机的宴请。“怎么你都不满意?他们的工资可是比较高的。”继母不满地问。后来我选中的“女婿”是一个知青。她很生气,但也毫无办法,除了在我的婚礼上冷冷地送了我一对枕套,后来还在我收的礼品中拿走两床“踏花被”。倒是父亲临走时,在我新房的厨房处,偷偷塞给我两百元钱:“我存了两年,只有这点钱。”看见父亲匆匆而蹒跚赶上继母脚步的身影,泪水遮住了找的双眼。

后来我的女儿出生了,我暗暗发誓,不管我遇到千难万险,都要让我的女儿永远沐浴在母爱下,生活在亲情中。

我经历了婚姻的不幸,吵过,打过,日子过得不如意。当我躺在床上发着40度高烧时,我的丈夫却偷走家里的存折,失踪在硝烟弥漫的麻将桌上,并整整屡战了一个星期,直到输光了存折上所有的钱才回家。我冷冷地扔给他一纸已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他后悔了,但无论他跪在我面前如何抽自己的脸,我的心已经死了。

继母和父亲到我临时租住的小屋来了,弟弟摩拳擦掌要找姐夫“算帐”,继母继续着“要是当初我给你介绍的那几个,看我不把他……”的唠叨。只有父亲默默的为我收拾着散乱的锅碗瓢盆。

都是我的罪过

也许随着岁月的流逝和年龄的增长,继母开始领悟到人生的真谛,也许她为自己并不善良的继母生涯感到一些后悔,她开始信佛,每逢初一、十五都上庙里吃斋念佛,并不断为我和弟弟的大小灾难寻求化解之法。

继母病了,得的是胸膜炎,我和弟弟赶到医院,看到父亲鞍前马后无微不至伺候继母的样子,我感到父亲的婚姻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糟糕。在他们相依为命的几十年中,我突然发现他们是那么恩爱和睦,在我记忆中竟然没有过一次争吵。

“拿着,这是我给你的学费,你妈妈下了岗,你要懂事啊。”望着继母颤抖着从被窝里伸出枯瘦的手递给我的孩子100元钱,看着她布满皱纹的脸竟然透着一份“奶奶的慈祥”,看着在“儿孙绕膝”的亲情中唯唯诺诺高兴地笑着的父亲,我突然悟出一个道理,原来到了人生的暮年,尽管经历了恩怨情仇,到老时,余下的只是亲情和宽容的渴望;原来人不管曾经做过多么狠毒的事,总有一个时候,会感到忏海和领悟;原来我的继母也会替别人着想,并表示一份由衷的关爱。此情此景深深感动了我,我想我应该为两位老人做点什么……

继母病好了,不久父亲病倒了,是肝癌。

当继母惊慌失措地打电话把我和弟弟叫回,望着痛哭流涕的继母,我不知怎么安慰她。

“都是我的罪过,菩萨为什么不让我走在他前面,以后我可怎么办哟。”

“妈,你放心,不是还有我们吗?”我知道从来没有工作过的继母担心父亲去世,生活没了保障。

父亲醒过来了,老眼昏花地看着我和弟弟:“小霞,小康,爸爸这辈子对不起你们……如果能原谅我,求你们答应我一件事:她是你们的妈,我走了,你们要照顾好她。她一辈子没有生自己的孩子。”

继母已经泪水纵横。父亲去世了,办完父亲的后事,我把继母接到我的小屋。

迟到的亲情

下岗以后,当我为工作而四处奔波一无所获时,继母拿出一个存折,说是她和父亲存了一辈子的3000块钱,也许可以作为做小生意的本钱。于是我接受了继母的建议,用这笔钱在家门口摆了一个小杂货副食摊,每天我守摊经营,继母料理家务。

有几天,看继母心神不宁的样子,我关心地问她是不是不舒服?继母踌躇着说:“我前几天做了个梦,梦见你爸爸。你爸爸是一个好人,几十年来他从来没有和我红过脸……我只求你们今后把我和你爸爸葬在一起,好吗?”继母混浊的眼里闪动着祈求希望的泪光,我感动地点了点头。

在人生的历程中,我遭遇了离婚下岗,而她死了相依为命的老伴,虽然我和她都处在人生的艰难时期,但相依为命的我们,就像真正的母女,相互给予对方一份迟来的母爱和孝敬。

宽容和谅解可以化解人生的仇怨,岁月流逝可以愈合心灵的创伤。是亲情使我们在贫寒而拥挤的小屋中感到温暖,在生活的绝望中看到一缕曙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