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该停靠哪个港湾

作者:郭晋丽

一场轰轰烈烈、刻骨铭心的早恋,一段平淡无奇、匆匆结束的婚姻,使我对爱情再不敢奢望。而两个男人的出现,打破了我宁静的生活,我在他们中间徘徊,举棋不定……

少女之身献给了不负责任的他

16岁那年,我进了一所区重点中学。高一的第一学期,我的各科成绩都不错,在班里排在第三名。我心里很高兴,爸爸妈妈也为我高兴。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教师,他们非常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而高一的第二学期,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高三的一名男生伟认识了。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鬼使神差地爱上了他,而他也疯狂地爱上了我。一对少男少女被爱情之火燃烧得体无完肤,完全忘记了周围一切的存在。

伟的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家里很有钱。他们有一套闲置的房子,那里就成了我和伟幽会的地点。我们被神秘的男女之情激动着。疯狂着,一发而不可收。我从心里已经认定,自己这一辈子就是他的人了。伟也发誓,我将是他一生的至爱,他不会再爱上别的女孩子了。

时间几乎全消磨在了两个人的缠绵之中。我俩的高考成绩一蹋糊涂,成了落榜生。我的父母刚开始并没有发现我的变化,以为我每天都在学校用功。而成绩一出来,他们急坏了,找到学校才知道了我和伟那人人皆知的恋情。气急败坏的他们有生以来第一次狠狠地打了我一顿,并把我锁在家中,不让我再去找伟。而我却像着了魔一样,完全没有考虑我的今后,只想跟伟在一起。终于有一天,我砸碎了玻璃从窗户跳了出来,飞跑着去找伟。我们紧紧地拥抱着,亲吻着,我们谁也离不开谁了。为了能天天在一起,我决定不再回家,和伟住在一起。

伟高兴地把我带回他父母的家。他们用挑剔的眼光从上到下地把我打量了一番,长着一副漂亮面孔和身材的我令他们还算满意。于是,他们默认了我和伟的关系。

我和伟住到了他父母家,从小娇生惯养的我比较任性,也不太会做家务。渐渐地,他们对我不满起来。他们开始对伟施加压力。他们本来想出钱给伟开一间商店,现在,就以不再给他一切帮助并斩断对他经济上的供给为要挟。我对伟说,咱们长着两只手,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而养尊处优惯了的伟却退缩了,他不想去受苦受累,他离不开父母这棵大树。我的眼泪和哀求没有能够说服和打动伟,他屈服了,提出和我分手。

伟很快有了一间商店,并且身边有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而我则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到了父母家,开始了在苦难中的挣扎。伟的无情让我绝望了,一天,我吞下了一大把安眠葯。当我醒来时,发现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活过来了,可是我的心却已经死了。我整个人都走了样,书也无法再继续念下去了。高二没毕业,我就办了退学手续。

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混混沌沌中走入了婚姻

为了让我摆脱掉伟的阴影,我们全家从江苏搬到了山西。在山西,我到一家工厂做临时工,弟弟在中学读初二。这段时间,我自费上了大专班,拿到了大专文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灵的伤口在慢慢地愈合。

而到山西后,我父母的工作都不太理想。不得已,他们搬到了天津。我和弟弟留在了山西。

我一个人带着弟弟,要工作,要学习,还要照顾他,身边也没个亲人,觉得身心很疲惫。那年,我22岁。我忽然好想有个依靠,有个关心我、爱护我、帮我分担忧愁的人。这时,我们工厂有位技术员对我特别好,他不仅在工作上给予我帮助,在生活上也处处关心我,使我那颗受伤的心倍感温暖。

我接受了他,和他结了婚。婚后的生活还算和和美美,但他却怎么也无法激起我内心深处的热情。我在想,也许是我对他的感激之情胜过于爱情;也许是我那时内心空虚,需要一个男人来安慰我,让我依靠;也许是那场刻骨铭心的初恋让我至今难以忘怀;也许……我也说不清楚。我觉得我们的婚姻越来越形同虚设,感情越来越淡漠。我们整天除了生活上的一些事外,几乎无话可谈。他并不理解我内心深处的感觉,而且似乎并不想去了解。他对我很好,但却不懂得浪漫,不懂得情调,在他心中似乎觉得结了婚就是过日子。而命中注定为情而生的我却无论如何也受不了这种平淡而乏味的生活,我觉得这样压抑地生活就等于在扼杀我的生命。我也曾试图改变自己,力求维护住这个家庭。但我发现一切都是徒劳,所以,在我提出分手时,他没有多说什么。我们心平气和地吃了一顿告别饭。

我亲手结束了这场历时两年的婚姻,望着并无过错的他,我心中有了一丝丝的苦涩和酸楚。

与上司尴尬的恋情

离婚后,我只身来到了郑州。我在内心告诫自己,忘记过去,一切从头开始。

我很快在一家食品公司找到了工作,在办公室做文秘。面试那天,副经理明并没有多问我什么问题就聘用我了。我当时还很得意,觉得自己表现不错,打败了其他的竞争对手。后来我才知道,是明对我的一见钟情使然。明是北京总部派到郑州来工作的。他30岁,一副很绅士的样子,工作能力很强,公司员工对他很佩服。

从我一上班开始,我就感到了明对我的特别关照。他给我安排了一个非常舒适的办公环境,给了我优厚的薪水。他甚至总是能得体地指出我穿着上的不当,而不让我有太多的尴尬。在他的帮助下,我的业务能力提高得很快,无论是和客户谈判,还是陪客户吃饭,他都要叫上我。而每一次和他出去,我都能从他身上学到些东西。

当他感觉到我从心里不再对他设防时,他开始了对我的进一步追求。每天早晨上班,我都能发现我的办公桌上插着鲜艳的红玫瑰;每天我都能得到他亲切的问候;每次工作午餐他都要坐到我的身边,和我边吃边聊;如果他不在公司,每天他都要给我打两个电话向我问好,关心地问我在干什么,是否一切都好;开始是周末,后来是每天晚上,他都邀请我和他共进晚餐;每到星期天,他都约我出去打球、游玩。我好像并不反感他的殷勤,相反,他的细心、周到、体贴令我很感动。我似乎爱上他了。他为我精心准备的一场生日party,使我的一切犹豫一扫而光,我觉得有这样一个男人如此关爱我,很幸福。我开始从心里接受他,我和他相爱了。

而当我们相处得很熟了,他觉得对我很有把握了时,我却感觉到他没有以前那么好了。过去他为了让我高兴而做的事情,现在好像不太愿意做了。每天的问候也像是例行公事,没有情绪再去做一些浪漫的举动。我们的相聚好像也没有了情调。我很茫然。

我似乎又陷入了第一次婚姻的怪圈,我在反省自己,是不是我太浪漫了?把生活想像得太美好了?把爱情看得太神圣了?也许我该现实一些,不再相信什么爱情了。

我在两个男人之间徘徊

这时,我认识了军,在一次朋友聚会上。

那天,我着实领教了有钱人的一掷千金。军开着宝马车,在郑州最高档的酒楼请我们吃海鲜,然后包了一间ktv,为大家点了高级洋酒和饮料。那一晚,军花了近1万元。用钱堆积起来的享受,当然使大家玩得尽兴。临分手时,军要走了我的电话号码。

非常凑巧,那段时间明被总公司召回北京。而每天下班后,我都发现军的那辆宝马车停在公司的外面,他是特意来接我的。跟军在一起我很开心,他也很会讨我的喜欢。他带着我到高级商场购物,只要我在一件衣服前多站一会儿,他就会毫不犹豫地买下来,而从不在乎那令人咋舌的价格。他带我去室内游泳馆游泳,去打保龄球,去跳舞、唱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像他这样的人居然还带我去听音乐会,看画展。我真的有些搞不明白这个有钱的男人了。

慢慢地,我了解了军的身世,他36岁,离了婚,有一个5岁的男孩。他家里很穷,从小受了不少的苦。大学毕业后,他跟着一个朋友下海闯荡,挣了些钱,也学到了挣钱的门道。于是,他开办了自己的公司,并且在短短的几年内发展壮大起来。现在,他已经拥有几千万的资产。

跟军在一起的日子心情很轻松,很开心,我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军好像从来也没刻意对我表示什么,我们像个好朋友一样相处,但我从他的眼中能读懂他的内心。他总说,他相信缘分,一切随缘。他也很想有个家,但他又不敢奢想,因为他不能给一个女人一份安定的生活,他好像命中注定要四海为家,这可能也是对他太有钱的一种平衡吧。

我能感觉到他的矛盾,而我似乎也在矛盾着。我其实是喜欢军的,我虽然不完全看中他的钱,但他的财富对我并不能说没有吸引力,因为钱毕竟可以让我生活得更好,让一个女人的虚荣心得到满足。而且这种不是被爱缠绕得太紧的关系是不是更适合我呢?我已经是快30岁的人了,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是企盼著有一个平静的港湾的,而军能够给予我吗?军的前妻不就是因为无法忍受这种不安定离他而去的吗?

明从北京回来后,敏感的他发现了我的变化。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了他军的事情,并告诉他我现在并没有做什么决定。我以为明会对我的不忠大发雷霆,如果那样我可能就会顺理成章地离开他。可他没有,他又像刚开始认识我对那样对我殷勤起来,并且对我的呵护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在这种过分的温情下,我却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军从一开始就知道了我和明的事,包括我的初恋和我的第一次婚姻。他并没有逼我表什么态,但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是认真的。可我也很清楚,像军这样的男人是不会为了爱情赴汤蹈火、抛家舍业的。选择他,也许就意味着我的今后生活中不可能再有为爱的疯狂和忘我。可能这样也好,可以不必再为情所困,为情所扰,为情所伤。像我这样一个爱情理想主义者,在现实生活中是全处处碰壁的。那么,就让我们不谈爱情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军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选。

我在感情与现实之间犹豫着,徘徊着,我又怕自己再受伤,又不甘心生活中没有爱情。可是,现实中的男人哪个是我能够停靠的港湾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