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我理解了婆婆

作者:郭晋丽

人和人的关系有很多种,自古以来婆媳关系显微妙也最难处。有很多的年轻媳妇在背地里营婆婆叫“二妈”……

结婚一年,我就和婆婆分了家

我先生在他们家排行倒数第二,上面的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早就挑门立户出去单过,最小的弟弟志达出国了。我们结婚后就和公婆住在一起。两间西向的平房32平方米,我们占了靠近院门口的那间。但我们和公婆在一起过了一年就单过了,也就是说自己做饭。原来一家人用的自建小厨房,分开后还合著用。我想单盖一间,可院里没地方。分开前,我怕先生不同意,就唠叨总和老人一起吃饭不方便也不自在,特想享受一下两人世界的浪漫。其实,我心里另有想法。我们和老人一块儿过,逢年过节或是双休日,单过的哥哥和姐姐就要回来。每次回来,吃好吃赖也得准备,一大家子人的伙食准备起来不是件简单事,我做儿媳妇的又不能看着婆婆一个人忙碌自己不管,一次两次还可以,时间一长就烦了。而且,本来是难得的休息日,却被这种杂乱的家务事折腾得疲惫不堪,呼啦一下子来那么多人,公婆的屋子自然盛不下,就得往我这屋子里分流。他们拍拍屁股走了,我得收拾。

那天,我让先生把婆婆叫到我们的房间说了准备分开单过。婆婆听后一愣,随后说:“你要是愿意分开,我不拦着,我不就是心疼你们上班累了一天,进门甭管好赖,吃口现成的吗?”我没说话。婆婆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轻声叹了口气出去了。先生关紧了门说:“要不然甭分了,老太太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咱们能一辈子跟老人在一起过吗?该说话的时候没你。”“哥姐来看老人,你犯不上小心眼,分开就分开,不用兜圈子。”我没再分辩。我不想让自己的先生夹在母亲和妻子中间难为情,那样对一个男人来说太残酷。可我就是要分开单过,我是60年代末期出生的新一代儿媳妇,经济不但独立,而且收入颇丰,我想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但我没想到真的分开时,婆婆竟然伤心落泪。那天下班后,婆婆像往常一样叫我们吃饭。我说:“您和我爸先吃吧,一会儿我们再吃。”婆婆立在门口,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老脸呈现出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态,想说什么但只是扬了一下手就转身走了。在那一瞬间,我看见婆婆的眼角挂着晶莹的泪,心里忽然酸酸的,坐在床边愣了半天神……

照看孙辈也有麻烦

婆婆识文断字,在我们住的那个大杂院里的老太太群里算是有文化的,听先生说婆婆的母亲不让念了。婆婆是在当了大半辈子家庭妇女后,在“文革”中进街道“五七”连找了个工作。婆婆经常埋怨公公不让自己年轻时参加工作,要不然能多拿不少退休费。虽说婆婆文化程度不高,但她们那辈人念过书的和没念过书的就是不一样,婆婆说话爱讲个理。因为婆婆照看过大姑子的两个孩子,而没有接着照管后边的孙辈,二儿媳妇跟婆婆闹脾气。我挺看不起那个女人的,整个一个自私又没什么规矩的女人。她在院子里撤泼耍赖大喊大叫,说婆婆偏向自己的女儿,连一碗水都端不平……

那会儿,婆婆坐在屋子里边一声不吭,直到第二天晚上才把全家人召集在一起开家庭会议。我刚过门的时候觉得婆婆挺有意思,跟过去街道上那些个“小脚侦缉队”的做法一致,动不动就开会。但几件事过来,我发现开会能把问题当面讲清,至于晚辈怎么想单说,老太太的确在会上把话说在了明处。婆婆说:“不错,我是给老大看孩子了。我是心疼她。她走的时候还没我高呢!一走就是13年,回来的时候领着一个,抱着一个。她这几十年一天舒心日子也没过上。你们跟她比什么?争什么?这几个兄弟谁没让她姐姐抱过?甭争,我老了,又一身的病,没力气接茬儿看了,我倒愿意挨个把几个孙子照管大了,一家儿不就一个嘛。”婆婆说着话就抹开了眼泪。大姑子也哭。大姑子是67届的,1968年底去陕西延安插队,在当地找了男人,为了能回城又离了婚。回城之后没几年又下了岗。刚刚48岁就已是满头白发,看上去比奔70岁的婆婆还显老。

虽说家庭会议平息了风波,但老二的媳妇仍然耿耿于怀,经常在我们几个儿媳妇中间说:“姥姥家的狗,吃饱了就走。她白对那俩孩子身上费心,外秧的瓜落不到自己怀里

妯娌们也是面和心不和,有人答腔有人不答腔。我没她们的那种想法,我们结婚快5年了,一直没要孩子。我不想让孩子一来到这世界就满眼青灰,大杂院里真的找不出一点鲜艳夺目的颜色。而且,我也怕孩子出世抢走先生对自己的爱。我真的很爱自己的先生。他长得就跟征婚广告中说的那样:相貌英俊、身高体健。说实在的,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迷上他了。可结婚后我发现他表面上特温顺,但一犯起牛脾气来就让人受不了。当然,我不招惹他,所以基本上平安无事。说别的都是瞎话,他特知道心疼人,在家里什么活都干,连我的内衣都洗。北京城有几个给老婆洗内衣的?肯定不多!而且,他还是个孝子,总跟我说不要把老妈生气,有什么怨气往他身上撒,还说如果发现哪儿对老妈不恭饶不了我等等。虽说那番话听了让人不大舒服,可我曾经看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你看见一个男人对自己母亲的态度就知道他对待妻子的态度。和他谈恋爱的时候,我曾经犹豫不决,虽说他长得英俊,但收入太差,我们饭店行李员一个月的小费就两三千块,可他一个月才1000出头。其实,凭他的技术和对自动控制机床的理解,上合资企业没问题。我想托人给他调动工作,可他说这辈子就献给国企了。后来,我仔细想过,他的认真和执著恰恰说明他的人品,他不是朝秦暮楚的花心男人,肯定会跟自己过一辈子踏实日子。

手心手背都是肉

虽说和婆婆分开过,但有些事还希望她知道。人的心理竟然这样微妙,分开是怕麻烦是回避,但又不愿意被冷落被遗忘。还有就是婆婆做饭特别香,老太太包的茴香馅儿饺子、烙的韭菜馅饼、西葫芦羊肉馅锅贴什么的甭瞧,闻着都咽唾沫!当然,婆婆也让,偶尔吃一两次还可以,总吃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嘛,当初闹分家的是自己,现在蹭吃蹭喝又是自己,太不像话了!可我纳闷过去和婆婆一起过时自己怎么没闻出香呢?

去年底,我做完人流在家里躺着,特别希望婆婆知道。可我在家躺了两天,婆婆连面都没露。先生刚下班,我就哭了。先生趴在我的耳边说:“大小姐,您怎么了?”“人家在家里躺了那么久,也没人问候一声。”先生亲着我的耳朵说:“这种事情还好意思说吗?我瞒着没敢让老太太知道。妈问我你怎么没上班?我说你在家赶报表,还不让她打搅你。我不让妈来,妈自然不敢来了。”我也不知道先生说的是真是假,但他的解释多多少少让自己感到舒坦,何况他给我买了一堆桂圆和小枣。晚饭时他非要请我上外边喝甲鱼场。我嫌贵不想去。他解释不是天天喝,特别情况特殊对待嘛。

谁知,我们喝完甲鱼汤刚进门,婆婆就跟了过来,沉着脸说:“可不兴总下饭馆,咱们过的是日子,过日子就得细水长流,不能有今儿没明儿,说你呢,听见没有。”“听见了,妈。”“嘻皮笑脸,32岁的人还没正事。”我知道婆婆一直对我们不要孩子心怀不满,但又不好意思明说,就是这样敲敲打打。不知为什么我倒是觉得蛮开心,可能是因为自己没有为了孩子给婆婆添过乱或者闹意见。

结婚以后,我忽然发现女孩子千万别变老,一变老整个一个长舌妇,一天到晚叽叽喳喳嚼舌头。我们五星级饭店的小姐一个个多漂亮多体面,可议论起自己的婆婆都嘴下不留情,都管婆婆叫“二妈”。发明这叫法的人肯定绝顶聪明,把远近亲疏点了个透!

尽管我对当媳妇编排婆婆的做法不满,但我发现家庭内部的主要矛盾几乎都发生在婆媳之间。去年夏天,二儿媳妇因为钱的事再次和婆婆发生争吵:“您凭什么单给老三的孩子?都是孙辈,都是你们老齐家的后代,不能偏一个向一个!”这回,婆婆没有坐在屋子里不吭声,而是面对面和二媳妇分辩:“我没有偏一个问一个,手心手背都是肉,十个手指头伸出来咬哪个哪个疼,我现在恨自己干吗生养这么多,给国家添负担,给自己找罪受。”“说那个没用,生出来就都得管!”“如果你们的孩子今年升中学,如果你们谁下岗,我当妈的看着不管出门让车撞死。老三他有这个困难,而且孩子也赶上上好中学就交费。他们需要措把手。”“赶明儿您有困难就指望老三吧。”“我没指望你们,更不想沾谁的光,至于孙辈更甭想,眼珠子都指望不上,甭说眼眶了!”婆婆说到这儿,声泪俱下,她指点着老三说:“我是帮急帮不了穷!你睁眼瞧瞧,哪个下岗的像你,一天到晚跟霜打了似的,下岗怎么了?我要不是看在孙女的份儿上,想要一分钱,门儿也没有!”

那时候,我在一边看着心里特乱,没想到生活竟然这样复杂……

借钱买房引爆了婆婆的平均分配

过去,我一直为自己的清高骄傲,虽然和婆婆一墙之隔,但泾渭分明,绝不沾光。可我万万没想到这种骄傲姿态被买房所困,自己居然也想跟婆婆伸手要钱。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盼望有间能够属于自己的小屋,后来,又盼望有属于自己的家。虽说结婚算是有了自己的家,但和婆婆一起住,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种隔膜。那种隔膜不是故意,而是一种本能,否则怎么会有“血、水”之说呢?感觉中自己只不过是他们齐家之外的一份子,尽管叫婆婆“妈”,却没有在自己母亲面前的那种随意和逍遥,那种拘束感是不自觉的。

跟婆婆要钱是为了买房。自从“贷款买房”的政策一实行,我就和先生商量买房的事。甭说我俩的单位没房子,就是有房也轮不到我们,更何况取消了“福利分房”。我们看好了一处房,并想一次性付钱。可我俩的住房公基金和平常积攒的加在一块儿还差8万元。贷款是件让人犯嘀咕的事情,一想背包袱过日子就心里不轻松。别看我们才30几岁,可在消费习惯上并不比老人前卫多少,心里不踏实日于怎么过?

我也想到和亲朋好友借,但思来想去还是落到了婆婆身上。我知道婆婆是个精打细算的人。有一天我中午回家,看见婆婆的中午饭是豆腐丝和黄瓜,就说:“妈,您这么大岁数怎么还凑合?老人更要吃好,注意营养。”说这话的时候,我有一半态度是真诚的,另一半却是多少有些轻蔑,因为我看不起婆婆的精打细算,暗地里叫她“老抠门”。婆婆一边啃着生黄瓜一边说:“吃这顺口,糖尿病也不让吃多了,你爸不在,我一个人懒得做。”虽然我不知道婆婆手里有多少钱,但我知道公公退休后一直在外边干,估计拿出几万块现钱没什么大问题。

那天晚上,我搂着先生的肩膀说:“咱们先找妈借点儿饯行不?”我的话音刚落,先生就跟开水烫着似的一下子从我身边弹开了:“买得起买,买不起不买,甭惦记老太太那两

&眼珠子钱!”我忙向他解释:“咱们是应急。”先生坐在床边嘀咕道:“那也张不开嘴,好不容易把我们拉扯大了,又都给娶上了媳妇,没尽孝心里就特惭愧,再伸手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我不是要,是借!”

不知道婆婆怎么听说我们要买房,把我给叫了过去。我过去的时候,屋里已经坐满了人。婆婆说;“我手里是有几个钱,一是想尽量不给你们找麻烦,二是手里有几个活钱心里踏实,可我没想到形势变化这么快,用钱的地方一下子多起来,上学要钱,房改要钱,看病要钱。咱们现在就把这钱分了,省得惦记着。算上我和你爸,一共是6份,不偏不向分摊了,省得闹不团结,一家人就是要团结,过日子过的是个心情舒畅。”说完递给我一张纸:“你是会计会算账,回头我的这份借给你,你们两口子核计一下什么时候还。我还是主张量力而行,过日子不能攀比”

婆婆的话刚说完,我的眼泪差一点儿下来,就说:“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分吧,分了吧。”我擦着眼泪看见那张纸上清楚地记着;

1982年5月1日给志华2000元。(回陕西办离婚手续)

1995年12月14日给志扬3500元。(考驾驶执照)

1996年11月2日给志达16500元。(出国换美元)

1998年6月28日给志明18000元。(孩子升中学)

那一刻,我明白了婆婆为何“抠门”,也看懂了一颗做母亲的心,泪水忍不住哗哗滚淌下来……

那张纸让我彻底了解了婆婆,看着婆婆那弯曲的后背和满头白发不由自主想到了母亲,顿感一股亲情弥漫在心头。不错,我和婆婆没有血缘关系,但这并不妨碍我做儿媳妇对她的亲情,毕竟她的母爱已经融进了自己的血液。人有双重父母,每个老人都需要平等的爱和关注。俗话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那肯定是一种苦尽甜来的报复性总结。我的婆婆可净受累了,她以自己的智慧和人生经验小心驾驭着老少三辈、大小17口人的“家庭航空母舰”,尽量摆平婆媳、儿孙等各种关系以及意想不到的矛盾,把自己的所有积蓄平均分配给儿女是她做的又一次努力。

后来,我经常想自己去了要是做了婆婆会怎么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