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女儿的秘密

作者:郭晋丽

女儿的思维方式让我这个当母亲的始终处于被动和无所适从。我怎样才能和女儿做开心扉交流呢?

写在前边的话

自从女儿上中学之后,我发现她越来越不听话。我为了和她沟通真是绞尽脑汁,但收效甚微。有一天早晨,我上她的房间去拿《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时看见了她的日记本,拿起来翻了翻,只见里面密密麻麻,偶尔还画着插图,可谓图文并茂。毕竟我知道偷看别人日记属于不光彩行为,就放下了。但想看个究竟的念头在那个上午始终不断,终于忍不住在放回词典的时候翻看了女儿的日记本。首先声明,我偷看女儿的日记肯定不对,哪怕自己拥有对未成年人的监护权。女儿的日记细腻流畅,有的地方是省略号;有的表达让我心如刀割心惊肉跳心乱如麻;有的言语让我大为恼火,但我没理由责怪她的坦率。实际上,我早就注意到女儿在记日记,想通过日记了解她真实思想这一念头在我脑海里也盘旋了很久。她说:“日记本是我的最亲,近几年来,我一直用心灵和她沟通,所有不能对外人讲的都可以向她诉说。我的最爱是日记本。”

我们都背叛过自己的父母,因为只有背叛才能成长。但我却觉得女儿的背叛显得异常激烈和无处不在。难道是自己这代人比上一代人更保守?可自己所受的教育远远超过父母。问题究竟出在哪儿?莫非是文化传播速度的加快和生活节奏的提高,以及各种因经济变革引发的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的碰撞?莫非是自己的旧有思维方式局限了对孩子独立自尊和务实态度的理解,一味地以自己的狭隘去猜想孩子?

坦白地说,女儿的尖锐让我这个当母亲的脸红。可一想自己虽说是母亲,但和女儿在人格上是平等的,为了让更多的家长从中了解到下一代人的真实思想,尽可能学会与子女沟通,我下了很大决心选择了4篇日记和2封信(征得了女儿同意)。

日记一

今天放学后刚进门,妈妈就指着桌上的离婚证让我看。过去,他们一吵架就说离婚。那时候,我不懂什么叫“离婚”,就问同学,同学说“离婚”就是爸爸和妈妈分开住,孩子跟谁过,就把抚养费给谁。班里有9个同学的家长离婚,加上自己就1o个了,我先不告诉他们。

妈妈和爸爸在今天离婚,我要记住这个日子(1999年4月11日,我15岁半,爸爸44岁,妈妈43岁)。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吵架,离了好,离了我就用不着天天求这个,劝那个了。他们在吵架的时候都把我当成倾诉对象,张口闭口开吧。他们把简单的问题闹复杂了,过不下去就拉倒,犯不上瞎争。我看他们还是闲得慌,要是和我一样被接连不断的考试追得精疲力竭就打不起来了。他们都在出版社当编辑,可吵嚷起来和街上那些小商小贩差不多。而且,他们都是两面派,在家一抹脸皮就吵,出门就换上另一张脸谱,可指责我的时候却一点也不惭愧,两面派!

刚才,爸爸把东西拉走了,出门时对我说:“洋洋,爸爸走了,下个周末爸爸到学校门口接你。”我没理他,他叹了口气就下楼了。爸爸收拾东西的时候,妈妈一直站在阳台里面哭,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哭?现在,我怎么一想到爸爸心里就空荡荡的,爸爸……

日记二

中考终于结束了,不管考没考糊,无所谓。估计考上重点高中应该没问题,因为我成绩一直不错。

妈妈怎么那样,我刚一出考场就追问考得怎么样?我又不是阅卷老师怎么知道!即便事后和同学对答案也没什么准确把握。想想天底下所有的家长都挺可笑的,一方面望子成龙,另一方面又指责考试是扼杀孩子的灵性,什么话都让他们说了,就是不肯面对现实。

日记三

妈妈今天对我说她准备和那个男人结婚,征求我的意见。我看着妈妈没说话,我不想发表意见。她已经和那个男人来往了很久,尽管妈妈在我面前总是遮掩,但我能够感觉全是:你妈她怎么怎么样,或你爸他如何如何……我听腻了。他们翻来覆去说什么门不当户不对,说什么感情无法得到真正交流。我觉得他们就是互相看不起,看不起就躲她身上发生的明显变化。有时候,妈妈和他出去很晚才回来。而且很少休假的妈妈在家躺了两天,他围着妈妈转。说起来,我有时候觉得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教训我的其实就是妈妈。

我不想发表意见的另一个原因是为了爸爸,让我开口说出同意另外一个男人取代自己生身父亲位置的话未免太残酷了!虽说他经常开着车带着我们娘儿俩去逛街去吃饭,可我并没感到快乐。要不是为了给妈妈一点面子,照顾妈妈的情绪,我才不会坐他的车呢!有一天,我说晚上出去看场电影,他竟然说了一大堆夜晚不安全,女孩子要是出事就完了,后悔莫及……瞧他那样,他有什么资格说我。最应该防范的正是像他这样的离婚男人。我受不了他自己感觉良好的炫耀神态,不就是一个文化公司的副经理吗?出来进去装大款,可他开的汽车是国家的,不让开了照样一身臭汗去挤公共汽车。那么大岁数的人连这点事都想不开,还没有我这个小孩子活得明白,可悲!

妈妈结婚那天我怎么办?真烦!

日记四

刚才,我在上卫生间的时候把李明的信撕碎放水冲走了,他怎么会写信呢?他不知道我现在根本就不想分散精力,另外他长得那么困难,他对自己好没感觉……我不愿意也不想得罪他,对,告诉他自己喜欢林志颖!他要是知道我想找林志颖那样的师哥肯定就会放弃。这件事不能跟同学说,要不然会让李明觉得没面子。另外,也不能对王说,天知道他听到别的男孩给自己写信会什么样……

信件一

王新:你千万别因为中考成绩不理想就灰心丧气。你想报考北京电影学院,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还没仔细想过以后究竟干什么。不过,我会琢磨看自己适合干什么,也要听听你的意见。我觉得不管将来干什么,咱们惟一的竞争资本就是知识。

我们班主任是个40多岁的胖女人,刚带我们班几天就有了外号。也是,碎嘴子唠叨,到她的课,没完没了说些和教学内容无关的破七烂八事。真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成年人干吗都喜欢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下一代人身上。咱们这代人虽然没有在16岁的时候上山下乡,可经历的也不轻松。上课就上课,哪个同学有问题可以找哪个同学个别谈,犯不上煞有介事警告这个警告那个,让全班同学陪着一起受“教育”。有一天,她说他们那时候男女生之间根本不说话,后来,有一个男生在下边大声说:“安全套已经进校园”,引出全班一阵哄堂大笑。他们真的不了解咱们这代人,咱们谁不清楚将来面临的竞争激烈呀,可她总语重心长,动不动就用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训斥我们。她忘记了坐在下边的孩子都将近17岁,可她还拿我们当屁事不懂的小孩子。

王新:这学期转来一个男生,特傲,说是随他爸爸一块从东北调进北京的,可还没几天就给我们班的漂亮姐李立写条。他可真“神童(注:神经病儿童)”!

我妈心眼可多了。她们那一代人乐意把简单的事情想得糟糕和复杂。咱们没她们那么多的警惕性。就是社会上有坏人坏事,也是赶上再说,不像她们那样整天神经兮兮保持高度警惕性,太累。她们的警惕还造成咱们说谎,本来可以说实话,可说实话一准不让去,既然说真话办不成事就说假话!

放假的时候,咱们一块去图书馆办证,然后去那儿做作业,可以天天见面,等你的回音!(不是我不告诉你家里的电子信箱号,我担心一发电子邮件,让我老妈发现就惨了。)

女儿的态度出人意料

那天,我想自己还是要真诚地和女儿交流,就对她说:“洋洋,妈妈必须向你承认错误,我不该偷偷摸摸看你的日记和信件。”谁知,她的态度竟然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她没有用一贯的椰输口吻嘲弄和谴责我,反而笑眯眯地说道:“看就看呗,里面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私!而且,有些意思不好当面说,写出来最合适。我早就发现您偷看过我的日记,因为我用大头针蘸了胶水抹在日记本里,每隔10页就粘一点,有没有人动我就会知道。”我告诉她自己想把一些想法写出来,可能要引用她日记和信件中的一些内容。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您得把名字都改了,要是让同学知道我和家里的关系处理成这样,我就完了。如果让我们的班主任看见了,我可就没有活路了。”可能是我一脸的惊讶让她感到可笑,她居然像大人一样将双臂交叉在胸前,慢慢说:“其实也无所谓,真正的心事并没有完全流露,还在心里装着呢!”

那时候,我真的感到不再惊讶,而是沉重的慌乱和巨大的失落,女儿的思维方式复杂得让我这个当母亲的始终处于被动和无所适从,我该怎样才能和女儿敞开思想交流呢?

看来,平等和真诚最重要,只要自己那么做,女儿会感觉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