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难忘成人节

作者:郭晋丽

龙年正月初一是我18岁生日。我早就在心里盘算自己的成人节怎么过?我只盼望离异的爸妈能一起参加我的成人仪式。我要对他们说一声:“谢谢爸妈,谢谢你们给予了我生命,谢谢你们把我抚养成人!”还有,我想借机会让爸爸回来过个三口之家的团圆年。

在我上初中二年级的下半学期,爸爸就离开了我和妈妈。自从爸妈离婚以后,我学会了思考。表面上我是一个明朗爽快的女孩,却时常若有所思想心事。他们的离异直接影响了我,在中考时我放弃高中而上了一所护士学校。为此,妈妈跟我大吵了一顿。我没有解释放弃的原因,我只想尽快独立。

说实在的,我和爸爸在一起生活的时候对他并没有多少好感。他一直非常严厉。我小学毕业没考上重点中学,录取通知发下来的那天,他一进门就打了我一巴掌。顿时,我的半边睑和耳朵“嗡”他一下子响起来,热辣辣火烧火燎般地疼痛。我没哭。那时候我已经学会仇恨,心里充满了对爸爸赤躶躶的蔑视。我的日记本上到处是血腥和杀气腾腾的字眼。

然而,分开之后的接触,却使我慢慢明白了表面上固执、严肃、倔强、粗暴的爸爸,内心深处同样存在着一块温柔的土壤。

每逢临近新学期开学,爸爸肯定会带着我去商场采买。他和妈妈分手之后,我的衣服和学习用具什么的都是他掏钱。每回,他都跟在我后边,只要我说要,他立刻去收款台交钱。有一次,正好商场下边就是麦当劳,买完东西,爸爸提着包进了麦当劳。我故意用椰输的口吻说:“想开了老爸,不抵御外国资本势力的经济侵略了?”虽说我在打哈哈,但一股苦涩却在心头弥漫。因为他在由着我的性子,在娇惯我,而我知道那是他在刻意补偿因为离婚带给我的不快。出了门,他说:“你自己回家吧,我还有事,不送你了。”他拽开小公共汽车前边的门让我上车,然后,又掏出400块钱塞给我。“拿好了,下个月的生活费。听话,好好学习。”这种叮咛如果搁在过去,我会觉得很烦很没劲。但那天我看着他,心脏仿佛被一种离别的酸楚紧紧包裹起来,只是一个劲儿点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汽车开走了,泪眼朦胧中,我从反光镜里看到了他仍然站在马路边……那一刻,我在泪水中明白了,爸爸到底是爸爸。

当我把邀请爸爸回家给自己过成人节的消息告诉妈妈时,她张大嘴巴惊讶地说:“他答应了?”我点了点头。那一刻,我清楚地看见了妈妈眼中闪过了一丝略带惊喜的慌乱。她搓着双手问我:“吃什么呀?”“随便,大年初一当然是包饺子。”

自从爸妈离婚后,我试图了解他们的过去。妈妈曾说起过她和爸爸的恋爱史,结果令我失望,因为,他们不是感情基础不好,而是曾经爱得死去活来。母亲甚至和前边的男朋友决裂而投入了爸爸的怀抱。他们的恋爱过程颇具戏剧性。

那天,妈妈和交往了半年的男朋友刚刚约完会,在回家途中被车撞了。正好让爸爸赶上,他帮忙将妈妈送进了医院,却被随后到来的母亲家人误认为是肇事者,而爸爸即便在接受交通部门的问讯时也没有过多解释。后来,妈妈说爸爸特别狡猾,他在婚后曾向妈妈坦白过为何不替自己申辩的理由。一个是有公费医疗,经济上没有什么太大负担,而且,妈妈年轻时是不可多得的漂亮美人,爸爸说自己看了第一眼之后还想看第二眼。看来,爸爸年轻时浪漫得可以。当时,妈妈的那个恋人只露了一面,看见她腿上打着厚厚的石膏,头和半边脸上都缠着绷带,含糊其词地安慰了几句就走了,很长时间没有露面。妈妈能够下地走路时,那个男朋友才出现,妈妈拒绝了他。

因为痛恨爸爸的粗暴,在他们吵架时,我百分之百站在妈妈一边。在他们办理离婚手续时,妈妈问;“跟我还是跟他?”我几乎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跟妈妈。”爸爸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当天晚上就整理了自己的衣物,提着一个大包袱和一个破旧的皮箱走出家门。妈妈坐在床边轻声啜泣,我心里空荡荡地走到了门口。爸爸走出几步站下了,回过头来看看我。我也看着他,我看出了他的眼睛里面有一种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凄凉和忧伤。他嘴chún动了一下,好像想说什么,但还是抿了抿嘴转身走了。我扶着门框眼泪却不知不觉掉了下来。

自从爸妈离婚后,爸爸就从没有回来过,每次给我抚养费的时候,都在学校门口等着我。他把抚养费亲手交给我,里边总会夹着一张留言条。第一次是:“希望你不要恨爸爸,分手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一张是:“爸爸给人帮忙,连着干了6个晚上,得了600元,咱俩半儿劈,但你要节省着花。爸爸在努力,但爸爸只不过是和很多人一样在靠有限的工资收入维持生活。我会尽量多找些事情做,让你宽裕一些。”还有一张是:“爸爸脾气不好,对你的态度也过于粗暴,希望你谅解。”

虽说每张纸条只有几句简短的话,但那一张张留言条却铺通了一条使得我逐步理解爸爸的路。那些纸条我都保留着,想爸爸的时候就拿出来看一看。

我为自己能够把离婚的爸妈聚合在一起而骄傲,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有这个面子。他们客气的问候让我感到可笑。吃饭时,我说:“我送给爸爸和妈妈的成人节礼物是促成您二位在分手四年之后第一次面对面地和谐对话。”妈妈红着眼睛说:“就你这丫头话多。”在他们举杯共祝对方快乐时,我则偷偷地溜到一边读爸爸给我的生日礼物——一封信。

“我和妈妈不断争吵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本来,我是想等到你18岁再离婚的,但等不下去了。那时候你妈妈总骂我窝囊废,但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努力奋斗。不错,爸爸的确没有什么太大的本事,说到底就是小会计一个,可我也不能削尖了脑袋干些损人利己和违法乱纪的事情,最多背着单位在外边悄悄地干份兼职。说起来,我觉得自己比上不足,但比下有余。她总指责我没眼光。白天说就说吧,晚上想过夫妻生活也不行,总是拒绝,话又说得很损‘上炕认识老婆,下地认识鞋’,弄得我连一点自尊都没有,再也没有被自己妻子看不起能伤男人自尊的事了!离婚的后果我不是没有仔细考虑过,翻来覆去想过无数回。我在社会上面临那么大的竞争压力需要家庭的关怀,可连最基本、最低水平的温暖都无法得到,寻找似乎成了一种必然。我不是为自己寻找开脱理由,只是说一下实际感受。既然婚姻没有一点温情,我就破了它!那是我生命中第一次也是惟一的一次破坏行为…”

那一刻,我惊讶于爸爸的坦诚。或许,这件事能说明问题,否则,一向骄傲的爸爸怎么可能将他们夫妻间难于启齿的隐私说给自己的女儿?我忽然感到了爸爸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无助。而在我心里,我无法原谅爸爸,因为他又有了另外一个家庭和另外一个女人。而且,妈妈也说是你爸爸看上别的女人才离开的。那年初一下午,我去奶奶家拜年,见到了那个女人。如果走在街上,那是一个容易给人好感的女人。她身材适中,面孔清瘦,没妈妈漂亮但比妈妈年轻。因为认定了是她从妈妈手中抢走了爸爸,我就用鄙视、憎恨的目光狠狠地瞪她。而她和我的目光对视时,却显得慌乱无助。当时,我也看出了爸爸的尴尬,他一脸的无奈和难为情。毫无疑问,我的不给面儿极大地伤了他的自尊,可那能怨我吗?吃过晚饭,我同屋子里的所有人告别,就是装做看不见她和爸爸。二叔出来开车送我。那个女人跟在爸爸身后,我看见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递给爸爸。爸爸接过来塞给我,被我给扔了。

从小到大,我没有收到过爸爸和妈妈送给自己的任何一件生日礼物。妈妈总是说;“我们这一代人经历的感情挫折太多,根本不屑于小情小调的缠绵。”那时候,我觉得他们的感情世界一片荒凉,但爸爸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却带来如此巨大的震撼,他的诉说不得不让我重新审视他的情感。

“我和她是上职工大学时的同桌。当时,她刚刚离婚,情绪低落。我在劝说她的时候,免不了说一些自己婚姻中的无奈,结果就走到一起了。另外,她活动能力很强,我的几次兼职都是通过她找到的。而你妈妈只会指责我,自身能力也不行。我和她结婚后,她一直想要个孩子。我告诉她有一个女儿就够了。她怀过一次孕,我好说歹说劝她做掉了。我不想分心,爸爸内心深处仍然对你——我惟一的女儿充满歉意,或许,这感觉会一直保留到我生命的尽头。另外,多一个孩子在经济上就多一份压力,我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我已经整整50岁了……”

我一边读信一边哭。那天,我不但打开了系在心中将近四年的死结,也彻底原谅了爸妈因离婚给自己造成的伤害。不知为什么,仿佛生命中就多了一些凝重。也许,18岁不仅仅意味着孩子长大成人,可以办理身份证,拥有了选举权,还意味着父母亲和子女之间关系的根本转变。

吃过饭,爸妈谦让着在一起刷开了碗,那会儿,我非常开心。要知道,好几年的春节,都是妈妈和我两个人。

任何一对离异的父母亲绝对不会想到自己的行为给子女带来的伤害。离异没错,但离异的后果却深深埋于他们的子女心中,好像一个破碗,露出的碴子永远是尖利的。不错,离婚是你们的自由,你们有权利解除痛苦,也有权利再度追求各自的幸福。但是,想一想因你们离异而让我们负载的精神压力,几乎所有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不快乐。也许,离婚原来就是一块“剪不断、理还乱”的呆账。然而,奇怪的是他们在离开之后,反而或多或少或明或暗在我面前流露出谅解对方的意思,我能从他们的眼光中看出,那不是故意做给我看的,而是发自心底的感触。原来,人真是践得很!在一起不知道珍惜,分开了又忏悔。他们都是好人!他们单独出现的时候非常和善,可当他们聚合到一处时却变得凶残。周围的叔叔阿姨们也没有不吵架的,每天都可以听到楼群里传来哭喊吵闹声。

收拾完房间后,妈妈从柜子里掏出照相机说:“咱们拍一张合影,算是我送给女儿的礼物。”我心里酸酸地一颤,没想到妈妈竟然如此聪明、如此细心,一下子把一家三口拴在了一起。我让爸爸和妈妈挨靠在一起,支好三脚架,调好焦距,又走过去搬弄爸妈的脸。那时候,我离爸爸很近,第一次清晰地看见了父亲脖颈上的皱纹,那么深、那么长、那么多,竟然忍不住抽泣起来。我一哭,爸妈也落了泪,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父母亲一同当着自己的面落泪。我忽然开口说道:“爸,妈,我无法帮助你们重建破碎的爱情,但我会谅解你们的过去。”妈妈一把搂住我,失声痛哭……

唉!没想到我的成人节经历竟然这样令人感慨。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私密独白》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郭晋丽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郭晋丽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