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独白》

不能与你同行

作者:郭晋丽

我完婚了。妻子和女儿已经牢牢锁定在心中,这是一种真实的沉重。我再痛苦,也要把结下的果实挑到生命的尽头……

不怨不相识

下岗之后,我想找个单位,拿着报纸走进一家公司,报纸刚刚介绍完这家公司老板。接待我的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她告诉老板正忙,让我等一会儿。她一边翻看着我拿去的材料一边和我说话。她翻到我写的散文说:“文笔不错,有机会咱们说说文学……”我没做声,心说你一个花瓶儿似的女孩子懂什么?文笔好该没工作也没工作。那时候,我没心情讨论文学,一心想尽快找到工作。

那天,老板在浪费我半天时间后拒绝了我。女孩子见我一脸沮丧,送出门时安慰道:“别急……”

“行了!你知道什么?”我气急败坏地打断她。那会儿,我最听不得“别急”这两个字。三十几岁的大老爷们没有工作能不急吗?但当我看到她一脸委屈,就觉得自己过分了,忙又向她道对不起。她没说话,看了我一眼转身回去了。

后来,一个意外的机会使我再次踏进那家公司的门。我一眼就看到了她,朗声说道:“你好!”与此同时,心里涌起一股旧友重逢的感觉。她也认出了我,笑眯眯地冲我点头致意。她叫吕梁。她父母分别姓“吕、梁”,她就“吕梁”了。她过去是利用暑假的时间来公司打工,今年刚从大学毕业。她对分配的工作不满意,就上这儿来了。接触中,我感到她不是那种靠出卖脸蛋儿的浅薄女孩。

在公司里,年龄偏大也给我带来了优势:一是我有紧迫感,不会就学;二是我有一定的社会经验,进入角色快;另外,我在国有单位当过基层店经理,有管理经验。一年后,我就升任部门经理。

我刚进公司时月工资是300元。小吕她们几个女孩子的工资反而是1000元。对此,我们在一线卖苦力的都有不满,但慢慢地体会到这正是老板的过人之处:花钱找乐,用年轻的脸蛋儿调节公司内因贫富不均而怨声载道的气氛。大伙看着自己用血汗赚来的钱大把大把地进了老板的口袋,谁的心里都不平衡。然而一进公司,一片叽叽喳喳的说笑声就将所有的恩怨冲淡了,女孩子们的风姿绰约与温柔仿佛是一股涓涓细流,稀释了一帮子风风火火、来去匆匆的大男人心中的焦灼与不安。她们的聪慧敏捷在公司的运转中起着微妙、别人无法替代的作用。

她公开为我辩护

有时,老板让坐办公室的几个小姐深入一线,让她们看看做工的有多苦。老板这主意一箭双雕,小姐来到工地,会给我们劳顿的心带来一种安抚。我和小吕的关系就是在工地上开始并逐渐走向深入的。

一天,我正带着工人在施工。小吕来了。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圆领无袖套头衫,下面是条刚刚没膝的白裙,从头到脚透出一种动人心魄的青春靓丽。站在一堆脏兮兮的工人面前愈加显得秀色可人。喜欢漂亮女孩子是男人的天性。我是个俗人,自然也喜欢和漂亮女孩子来往,便夸大其辞地对她深入工地表示欢迎。谁知,我刚说完,有人就问她敢不敢坐一趟高空吊篮?她不知深浅随口就说试试,赢得一片叫好声。我知道这帮坏小子在想办法让她出丑。虽然我极力反对,可到底架不住一帮人起哄,她红着脸进去了。我不放心也跟着去,嘱咐她不要看下边,抓紧吊篮边,又喊了一个工人来操纵。

楼高28层,两米米长的吊篮架在楼顶,本身就飘飘荡荡。开车后,随着“咋咋”的声响,吊篮猛地往下一沉,摆动的幅度更大了。她“哎呀——”一声惊叫着扑到了我身上,惹得楼上的人笑成一片。她紧紧地搂着我,两只胳膊箍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尽管我已是完婚之人,但却在与她猝不及防的身体接触中有了一种妻子不曾给我的全新感受。

吊篮落地后,我掰开了她的手。那会儿,她的脸水水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前额上的一缕黑发纷乱地沾在眼角边。阳光火火地照在她的脸上,一片耀眼的晶莹。我连忙把她扶到阴凉处,告诉她别动,中午在一起吃饭。说这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挺复杂,不知是怜香惜玉还是内疚,毕竟是自己没能坚持到底才让她无端遭罪的。

从那以后,我俩的关系明显近乎起来,接触也日渐频繁。但我没想到有一次她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为我辩护——我带着几十个人在施工,甲方负责人见我每天都拎着桶来来去去,对我说:“这样多麻烦,一次拉过来,我负责保管。”我支吾了几声没敢答应。我们报价时是按进口的价格报的,但施工时使用的却是国产的,而且,是散装的。我每天都用进口包装的桶去灌国产散装。人家等于将了我一军。我忙和公司通了电话。老板在那边说了句你看着办就挂了电话。我心说你既然让我看着办就好办了。我立即拨通了供货商,在电话里嘱咐他们说是我们公司送的。一会儿,送货的车就来了,我在送货单上签了名,并让他们去公司要支票。我以为自己把事情处理得挺好。因为,甲方负责人一见我办事那么痛快,工程质量也不错,所以,结账时一天也没拖。

谁知,老板党在员工会上点名说我拿供货商的回扣。还掰着手指说拿多少的回扣……看着老板那张牙舞爪的样子,我不想解释。这时候,吕梁站起来,把我跟供货商多要了两桶作为回扣的事说了。

“你怎么知道?”老板问。

“供货商结账时对办公室的几个人说的,他还说咱们公司的人太小气。”

“不错,一个挺感人的故事,可谁能证明多给了两桶?”

“供货商!”吕梁红着脸说。

“供货商早就和他串通一气了,这都是我耍剩下的把戏。供货商是不会出卖买主的。”

我无言以对,因为,我没留心眼儿,更没有把能证明自己清白的空桶留存下来。

散会后,我和她同路回家。我说你没必要解释。她说不怕!能干就干,不能干走人。

她要把水搅浑

一天,吕梁说要到主楼旋转厅顶上去看看,死缠着让我带她去。大厦楼高36层,最高3层没有电梯,通往顶层平台的又是一个很陡的铁梯子。我一天到晚登梯爬高,练得身手敏捷。吕梁跟在后面累得气喘吁吁,只上了几层就喊害怕。没办法,我只得下来接她。在一人多宽的铁梯上,我一手抓住扶栏,一手护住她的腰,鼓励她往上爬,终于到了楼顶,我长出一口气松开手。就在那时候,她忽然一下子扑进我的怀。我一愣,但很快镇定下来,轻轻推着她的身子说:“我一身的灰和土,把你给弄脏了。”

她没有松开,依旧搂着我脖子。一会儿,我觉得两滴热泪落在肩头,很烫……可我还是拍着她的手臂说:“小姑娘就是爱动感情,帮你上个楼梯算什么?快着,你不是要登高远眺吗?”说着话,我把她扶到墙边。她只往楼下看了一眼,就吓得转到了我的身后,紧紧抓住我的胳膊。

我说:“你这是何苦?想看又怕……”

她没说话,眼泪又落下来。

我说:“咱们走吧,要不然你的眼泪该把大楼冲跑了。”可是,走到楼梯口时,她一下把我挤到门上问:“你喜欢我吗?”

我说:“喜欢,公司的人都喜欢你。”

“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我心里一惊。平时,在一起闲聊,我常和她说当知青、回城及下岗后的遭遇;也谈起过对文学的热爱。尽管我已经从她的眼神中感觉到她内心的感情波澜,可又觉得坎坷的经历早已将自己原本细腻敏感的性格磨炼得粗项坚硬,除了挣钱,对别的事情不感兴趣,不可能掉进小布尔乔亚式的温情中去。但是,和她在一起毕竟是轻松快乐的,她的青春靓丽、知识结构、活泼外向与妻子的沉静内敛形成了鲜明对比,而且更吸引我。我甚至觉得她就是自己昏天黑地生活中扑面而来的清风,自己乐意迎风而立。

“我比你大一轮!半大老头毫无魅力可言,千万别浪费感情。”我故意打着哈哈。

“我就是喜欢你!真的好喜欢。”

“喜欢就喜欢,咱们互相喜欢,这也符合异性相吸的道理。”我开着玩笑,并用脚在楼顶划了一道印后说:“喜欢归喜欢,可中间还有一条河,泾渭分明。”

她却一步跨过那道印儿说:“我就是要把水搅浑!”

坦白地说:我怕她把水搅浑,我不想背上“情变”的包袱。经过一番的苦思,我把妻子和女儿的照片拿给她看。那时候,我看见她美丽的眼中泪花点点。但我觉得自己必须这样做。我相信对于她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儿会明白自己的意思。

凤花雪夜也伤人

然而,后来我却发现她走进自己的心中。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注意起她来,而这种注意还掺杂着丝丝缕缕的惦念。有一天她没来,公司的人说她姥姥去世了。她的父母是搞地质的,常年不回家。她和姐姐是姥姥带大的。姐姐去了澳大利亚后,她便和姥姥相依为命。一想到她失去了眼前惟一的亲人,我觉得应当会安慰她。谁知,这次见面竟然使彼此之间心存已久的微妙感情一下子明朗凸现……

我的出现叫她喜出望外。“我爸妈下午3点的火车,他们一走,我的心里空荡荡的。”说着话,她那黑黑的眼眸又蒙上了一层水雾。我没有说话,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她拉住我的手,将我领到沙发上。她穿着一件领口儿很大的针织衫,松松垮垮地塌在身上。

“我找到了你的东西。”她拽过一把椅子站上去,从书柜顶上拿下一本杂志。她把杂志扔在沙发上,就一屁股坐在了我身边。我说:“你还存着呢?”“全存着呢!你以为就存着你写东西的这本,美得你心肝肺疼!”

我笑了,跟她在一起总有新感觉。她也笑了,笑着将双臂攀在我的脖子上,额头抵住我的脸。

“你应当找男友。再耗下去没人要了。”我开着玩笑挪开她的手臂。她曾对我说过读书时有过一个男友,大四时在一起说到分配去向。她问他是否和另一个女孩分到一处。他说另一个女孩子是为了维护他俩之间的关系虚构的。她不相信那个被他说得神灵活现的女孩子是虚构的,而且,即使是虚构的,她也在这个过程里看到他的脆弱,任凭他怎么解释还是提出分手。她还说从那以后就没谈过恋爱。

我起身从书包里拿出一瓶“味美思”,倒了两大杯,她端起一杯,一饮而尽。倒满后又要和我干。我说:“姥姥没了,你心里难过,可也不能这样喝。”其实,我明白她为什么不快活。她低下头,泪水流落在酒杯里,溅起几滴红珠。我放下酒杯将她拥进怀里。她伏在我的肩上啜泣着。我劝她别哭了,还说喜欢看她快乐的样子。她果然不哭了,仰起脸说要亲亲我。我说这一脸硬胡茬子该把你的小嫩脸蛋地扎坏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在心里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伤害她。她已经把自己过去的寻开心当了真,决不能再往前走了。她用手摸着我的胡茬子说喜欢成熟的男人。我说成熟全是用眼泪和痛苦换来的。

我要走的时候她让我再陪一会儿。我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早晚也得走。

出门时,我心痛地读懂了她凄凉忧伤的眼光。自由的生命本来没有声音,能够彼此呼唤的只有心灵的感应;真挚的情感也从来不分先后,能够彼此给予的必然是身体的呐喊。但是,我结婚了!我下岗后外出做买卖时,妻子怀抱女儿到火车站送行的忧伤目光和低声叮嘱以及女儿“爸爸、爸爸”的柔声细气的呼唤早已牢牢锁定在心中,永远也打不开了。这是一种真实的沉重!我再痛苦,再压抑,也要把已经结下的果实挑到生命的尽头。况且,我认定下岗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仅仅是失去工作,简直就是一种烙印。我曾在重建人生的过程中弄得自己疲惫不堪,觉得再也没有什么东西比吃饱穿暖、平安稳定更重要。或许,在我人生最失意的那一刻,妻子的柔情引发出我铭心刻骨的忠诚。

她说有什么舍不得,反正……

也许,我的态度促使吕梁离开,并且永远地离开了。一天,她将我引到建国门外一处环境优雅的酒吧,笑眯眯地说:“一会儿我就把你卖给那个洋妞儿,她们可比我有办法。”透过车厢式座位的上端,我看见那边有几个外国女人在喝酒。就打趣道:“你舍得吗?”

“有什么舍不得,反正……”她一副慾言又止的样子。

她倒了两杯酒,然后按住我的手说:“你应当自己干,自己当老板。”

我没说话,我不想把久存心中的想法告诉给她。但我很高兴听到她说的话,因为,在与老板的接触中,我知道公司不是自己最终安身立命的地方,我已经有单干的念头,我在寻找合适的机会。她是第一个怂恿我去打天下的人。看来,她挺了解我,她对我的感情也不是一时的冲动,她一定发现我身上存在着能够打动并吸引她的东西,否则,这个高傲的大学生也不会留意我。吕梁见我不吭声,就气呼呼地说:“你活得太累,太虚伪。”

“不虚伪,由着性子来,世界还不乱作一团。”

“你甭气我,我过几天就走了。”

“开玩笑。”

她曾经对我说来公司只是过渡,可从来没有提到出国找姐姐。因此,当我见到桌上的签证心里竟然一紧,仿佛忽然失去了一样弥足珍贵的东西。那一刻,我清楚地意识到:吕梁在自己心中的位置绝不仅仅是个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同事。我心里酸酸的无话可讲,就一口接一口地喝酒。

吕梁从餐桌对面坐到了我身边,她一下子搂住我,问道:“爱我吗?”我点点头。她抓过我的手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脸上,滚烫的泪水溪流般穿过我的手,我的心……

她临行的那天晚上,我去道别。她说你还走吗?我犹豫了一下说得给家里打个电话。“你放不下她们娘儿俩?”我点了点头。

记得我和她聊得很晚,也聊得很多。相互之间说了不少祝福的话。我好像说了出国发财了可别把大哥忘掉。她当时就反驳说你才是最没记性的,人家怎么对你好都不记着。我没想到这句话竟把自己的眼泪说了出来。我哽咽着劝她休息。她躺下了,我挨着她躺下了。忽然,她转过身让我亲她一下。她是我结婚后除了妻子惟一吻过的女人。那会儿,我觉得自己心如止水,我知道潜藏于内心深处的所有的浪漫情愫都被身边的女孩子带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私密独白》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