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观音》

第12节

作者:海岩

但不管怎么说,安心在回顾她的这段新婚生活时,总的感受还是美好的。这当中最使她感到满意的,是铁军。我是看过铁军的照片的,相貌上乏善可陈,和安心绝对说不上相配。但在安心的嘴巴里,这位夫婚有学问、人正直、知道心疼老婆,在家也不懒、不脏、不邀遏,在个人生活小节上,属于毛病不多的那类男人。男人能这样就不容易啦。惟一的毛病。对安心来说。就是心胸有点狭窄,偶尔安心和哪个小伙子眉飞色舞地多说了几句话,他就会表现出醋意来。这醋意对于正在相爱的男女来说,本来也是一味幸福的佐料,但因为暗地里有毛杰这块心病,所以铁军这种眼里不揉沙子的个性,就让安心格外恐惧不安,所以安心才觉得这是铁军的缺点毛病。

还有一件事,两人也有很大争议,那就是,他们今后的归宿,是在南德这个美丽的小城长期呆下去呢,还是在安心两年实习期满后他们一起回到大城市广屏去。

南德公安局缉毒大队是安心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单位,虽然仅仅干了一年多,但她已经找到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队里的每个人都很善意,都很喜欢她,工作上她也能胜任。这里离她的老家清绵,也挺近的。她和铁军在半年的时间里回了两次清绵,她母亲也来南德看过他们一次,队长老潘还请她母亲吃过饭呢。老括对安心工作上的帮助和他作为一名领导在各方面的表率作用,使他几乎成了安心的偶像。他生活上对安心的照顾,也一如兄长般的温暖。这一切使安心认为自己和这份工作,和这些战友,和她的领导,和这个小城,甚至和这里每一天的阳光和细雨,已经密不可分。

铁军虽然在《南德日报》的工作也还顺心,但整体上还是客居他乡的感觉。他在南德即便住得习惯了,也绝对没到以此为家,以此为最终归宿的程度。他来这里主要是为了安心,本来就是短期临时的事儿,安心在这儿锻炼期满后他们理当回到广屏去,这是原来就说好了的。广屏地方大,条件好,那才是好好生活,好好干事业的地方。更重要的是,不管怎么说广屏是铁军的家,他妈妈在那儿,他所有的朋友、同学和所有有用的社会关系,也都在那儿,所以必须回去。

这是一件大事,是决定他们未来共同生活的方向性的大事,两个人从务虚到务实,讨论甚至争论过多次。好在归期并非迫在眉睫,他们还不至于为此发生争吵。双方的各抒己见,基本上还处于心平气和的理论探讨阶段。

安心说服铁军留下来的理由,看上去全是为了铁军着想的:第一,这里空气好,对铁军的身体有好处——铁军是有哮喘病的——还有什么比身体好更重要的事情?第二,这里上上下下的领导对铁军很重视。广屏虽好,但地方太大,人才济济,竞争激烈,想在广屏出人头地不那么容易。而在南德,以铁军的能力和那点“背景”,估计很快会有提升的机会,所以从事业上说利大于弊;第三,从生活上算,这里的物价便宜,供应丰富,东西实惠……

而铁军坚持回去的理由似乎也全是在为安心着想,其中首要一条就是安心在南德平的这差事,真是太不安全了。夸张一点说,夜里在南德街上走来走去的人,弄不好有一半儿在和毒品做着生意呢。这帮干公安的有个内部的口头语铁军也知道:南德是一个战场!铁军是去过缉毒大队的,缉毒大队会议室墙上挂着的烈士遗像比锦旗奖状还要多。你说你一个女孩子非要这么出生入死的干什么,想当英雄吗?有这瘾?

安心说:“我不想当英雄,但我喜欢和英雄在一起。”

“谁呀?你们那儿谁是英雄?”

“多啦,比如说,老潘。”

“哎哟,”铁军说,“老潘他爸爸是吸毒吸死的,他苦大仇深,你又何苦来的?”

安心正色道:“你以为我们这些人在这里拼命工作都是为了报私仇吗?我们在这儿干是为了……”

铁军连忙抬手让她打住:“别跟我讲大道理,讲大道理你不是对手。你和老播他们不一样,你是女同志,又是大学生,组织上也不应该让你长期干这个。”

话说到这一步,不说大道理也没法儿说了:“缉毒是为国为民建功建业的事,是你们男人的专利呀?读了两年书就没资格干缉毒了?女同志就没资格平缉毒了?”

铁军皱眉:“你说你这大道理跟我说有什么意思呀,你要不是我老婆我马上带一群记者采访你去。把你包装成一个战斗在公安缉毒第一线上的女英雄,在报纸上广播上电视上天天吹你,让你家喻户晓!把你架到火炉子上烧着,让你想下来都下不来了,想不干都不行了i等哪天你累了,烦了,想苟且偷生了或者只想松弛一下了都没那么容易了。你是英雄模范就得按英雄模范的样子做事,按英雄模范的腔调说话,上街买菜都不能和人家讨价还价,要不人家会说英雄怎么这样啊!要是你哪天真的牺牲了,那就真其善始善终了,我们就更有的可写了,更说明我们树的这典型没树错!”

其实,安心早就和铁军说过的,潘队长几乎从来不让她参加任何有危险性的任务。在整个儿缉毒大队,几乎每个人都对她这位下放锻炼的女大学生带有一种自觉的保护意识。这些情况铁军都知道。

当然,在南德缉毒大队下放锻炼的整个儿过程中,安心也并不是没有经历过任何危险的,她甚至还参加过一次与毒贩面对面的诱捕行动呢。虽然她参加那次行动完全事出偶然,但正是这次偶然,才改变了她后来的生活。

那是缉毒大队经营了很久的一个大案,安心只知道每次这个案子出现了重要线索或者要采取什么大动作的时候,省公安厅都要来人。那是那年年初,省里从缅甸那边找到一个重要的情报源,从这个情报源提供的情报分析,南德肯定有一个贩毒运毒的大据点,潘队长他们按情报还真的截了几批毒,打掉了几个从境外进来送货的毒贩。每次截的时候都发生了战斗,对方抵抗得都比较顽强,所以没能留下一个活口,所以这案子的线索总是一露线头马上就断,一直没有挖到境内的那个据点。

这个案子就这样从春天开始立案,中间屡有小胜,但真正的突破直到秋天才班概而来。秋天他们在南德宾馆的一个旅客房间里,截到了这个情报来源透露过来的最新的一批货——装在一只将军牌帆布行李箱中的二十九公斤高纯度的海洛因,更重要的在于,他们在那个房间的厕所里,生擒了那个送货的人。而且整个行动部署周全,做得极为隐秘。抓这人的时候连宾馆的服务员都没有发觉。

送货人被带回了缉毒大队,连潘队长都吓了一跳,那是个二十几岁的女人。

这个女人看上去是个新手,被抓后惟一的盼望就是活命,所以在审讯中配合得非常主动,主动得几乎近于殷勤。按照她的口供,她本来计划在第二天的傍晚前往离南德市区很近的一个名叫乌泉的镇子,和接货的人碰面。双方接头的暗语是,交货的问:“你知道今天下雨吗?”接货的答:“今天不下明天下。”另外那个接货的人手里还须拎着一只黑色的大象牌旅行包作为识别物。只要识别物和暗语都对上了双方一换包就行。

这一套几乎跟电影里拍的差不多,也许压根就是跟电影里学的。

这案子接下来的搞法大概看过电影的人都可以猜到了,派人伪装成送货人去乌泉接头。当然一派的人得是个女的。

这种大智大勇的任务当然不可能有安心的份儿,不光是担心她的安全,说白了,让她这种没经验也没上过阵的新人去还怕把这行动给弄砸了呢。缉毒大队没有能够胜任的女同志,市局专门从刑侦大队临时调来一位。那女的安心一看就知道是干刑警多年了,那沉稳劲儿麻利劲儿都在脸上写着呢。

那女刑警第二天一早就来了。整整一上午,潘队长忙着和全体参加诱捕行动的人员开会,还要派人去火车站搞票,派人去乌泉踩点,一上午紧紧张张。安心给他们做会议记录,中午吃饭的时候她还主动和那女刑警聊了一会儿无,无论言谈举止,她都挺佩服这位老大姐的。

从南德到乌泉的火车是下午四点钟发车,从三点钟开始大家就分批出发去火车站。火车站距缉毒大队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

三点一刻那位女刑警带着那只装了毒品的将军牌帆布箱上了一辆老潘让人专门找来的出租车,从缉毒大队后门的小街出来,一拐,开上了大路。一件谁也没有料到的事,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那就是车祸。

一辆拉啤酒的小卡车在路口抢行,为躲对面一群放学的小学生,一头撞在那辆带有特殊使命的出租车上。卡车和出租车只不过各自有点小伤,不严重。装扮成出租车司机的缉毒警毫发未报,可坐在后座上的女刑警头部撞在前后座之间的隔离栏上,头破血流,当即昏迷不醒。

接头任务必须马上换人,问题是,几乎一点时间都没有了。

老潘在队部办公室正准备出发,接了那位充当出租车司机的同志在街口打来的电话,当即傻了眼。他愣了半天,最后,转过头来看安心。

安心那时候正在清理桌上地上开完会剩下的垃圾,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见老潘看着她她就也看着老潘。

老潘几乎是没头没脑地问了她一句:“安心,你的枪呢?”

十分钟后,安心穿上了便衣——一件白色的半截油短衫,外套一个灰色的马甲,下着深青色的牛仔裤,典型的学生打扮——站到了缉毒大队后门的街道上。她的右手,拎着那个刚从被撞的出租车里拿出来的帆布行李箱,左手杨起,拦住了一辆路过的出租汽车。她把行李箱往车上装的时候有点吃力,者潘他们都在附近,在附近的一辆面包车里,只能注视着她,不可能过来帮忙。

他们看着她装好箱子,砰的一声拉上车门,看着那出租车闪着转弯灯缓缓起步,才开动他们那辆面包车,悄悄尾随了上去。

安心对这次行动的感受是难以描述的,因为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当时除了老潘一辆车外,参加这次行动的同志都已经出发了,队部原来只有她一个人留守。她本来是准备打扫完卫生就把大队给家不在本地的民警发的那份中秋节慰问信抄出来呢,她哪里想得到十分钟之后自己竟突然成了整个儿行动中那个最重要的角色!

她在火车站的站前广场上下了车,拎着那只帆布行李箱往车站里走,候车大厅门里门外那些先到的便衣警察们,突然看见她这样子出现没有不糊涂不吃惊的。但看见老潘带着人面无表情地跟在后面,也都猜出了个大概,于是也都纷纷进入角色,该视察的观察,该上车的上车。

南德至乌泉的第六七六次列车是一列省内的区间小火车,总行程不过两百多公里,逢站必停,主要是为便利沿线上班赶摆和做生意的人每天往返。这趟车安心从没坐过,上车之后才知道乘客不算太多,她那节车厢里尚有不少空座。她刚坐下来,车便开了,听到广播员报出下一站的站名——乌泉,她的心情就有点紧张。她把目光移向一边,透过视野开阔的车窗向远处明亮的山峦眺望。正是太阳西斜的时候,山上凝结着几缕轻纱一样虚谈的白云,白云轻抚着金黄的梯田,层层叠叠的梯田里,看不到一个耕作的人影。安心虽然生长在一个偏僻的山城,但从没下农村干过农活儿,她一直就没搞明白,山上那么多那么多梯田,都是谁种的?

关于梯田的欣赏和猜想,舒缓了她的紧张,她甚至差点忘了在她的座位下面,还塞着一个装满了海洛因的将军牌帆布箱。从南德至乌泉的沿途,风景美不胜收。南德方圆百里之内,堪称一个尚未开发的天然的公园,是一个植物种群最为丰富多彩,丘陵、平原、森林、河流兼而有之的巨大的风景区。可能是因为这里离边界太近,反毒斗争也太尖锐的缘故,所以从外地专门来旅游的人并不算多。

乌泉离南德不过三十多公里的距离,但安心从来没有去过乌泉。根据那个被俘的女毒贩的交代,她将在乌泉很出名的渡船码头上登船摆渡到对岸,上船后她就会见到那个拿着大象牌旅行包的接货人,然后她和他就在船上进行交接,船到对岸之后他们各走各的。安心出来时行色匆匆,一切细节都来不及稍做琢磨,她只顾得拼命记住那两句接头暗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观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