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观音》

第05节

作者:海岩

那个晚上我们彻夜不眠,杯子里的茶早已冷却,而小客厅里的灯光却依然温暖。我们都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相隔之近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可安心娓娓道来的声音,又仿佛非常非常的空灵和遥远。

也许我并没有真正爱上安心,也许我对她已经爱得太深,当她说出与她相爱的另一个男人时,我没有失望、没有反感,我在内心里冷静地接受并端详了这个陌生的男人。

他名叫张铁军,岁数比我大,在两年半前他爱上安心的时候就已经二十七岁。他毕业于著名的云南大学,是学新闻的,毕业后分到了云南广屏市的市委宣传部,在新闻处当干事。他的老家就在广屏。他的父亲是广屏师专的校长,母亲是广屏市妇联的秘书长。虽说妇联在性质上属于社会团体,但在中国,应该算是一个官方机构,妇联的秘书长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政界人物。而他爸爸任职的广屏师专,由省里和广屏合办,是广屏仅有的三所国家承认的大专院校之一。因此可以说,张家在广屏,算得上是个显赫之家。

张铁军自己,也不是一般人物。他和电台、电视台,和报社的人都熟得很。这年头新闻单位也可划人“权力机关”一类,他们拥有“监督权”和“话语权”,可以随时随地对某个单位和某个个人进行新闻干预。市委宣传部的新闻处,就是管他们的,所以能没权么?在广屏,张铁军干什么事都挺方便。

这样一个有背景、有权势、有学历……按安心的说法,也有能力的青年,爱上了从偏远山区清绵来的女孩安心。

安心在上中学的时候参加了保山地区体校的跆拳道运动队,曾代表保山参加了全省的跆拳道锦标赛,为地区拿过一枚品势赛的金牌。并且因为这个特长,早上了一年大学,在她十七岁那年通过全国统一高考之后,被广屏师专体育系抢先接收。她和张铁军相识是因为铁军的父亲重病住院,那时正值安心在广员师专的最后一个寒假,学校里的学生会组织没有离校的学生轮班陪护,她在病床前认识了这位校长的公子。在所有陪护的学生中;让铁军的母亲最为满意的,就是安心。关于这一点我绝对深信不疑,安心确实是个很会伺候人的女孩儿。或许是铁军的母亲第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勤快、朴实而且美貌的女生,在铁军父亲病危之后,她就请求学生会安排安心固定陪护。整整二十天,安心吃住都在医院,和铁军母子一道,为这位老校长送了终。丧事刚刚办完,喜事接胜而来,铁军和安心正式确定了恋爱的关系。铁军对安心原本就有意,但还是托了母亲的大媒,由母亲正式出面撮合。虽然学校明文规定学生不准谈恋爱,仅继任的校领导都是铁军父亲的老部下,对这一段金玉良缘,私下里都很支持。只是闪了一大帮像我现在一样为安心害着相思病的愚蠢的男生。谁都没有想到这位全校最出众的女孩儿,这么快就名花有主了,而且还是个谁都惹不起的主家儿。

这位张铁军长得是个什么样子?他漂亮吗?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这当然出于一种非常正常的心理。因为人人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某一时刻的低级幼稚,譬如喜欢和情敌做出种种对比,喜欢以己之长攻被之短并以此为快。好在安心倒很坦率,对张铁军的评价直言不讳:“他不漂亮,一般人。”虽然她如此说,但我仍想知道得更详细:“他有多高广我问的时候故意东张西望,做出漫不经心的样子,像是有口无心随便问的,安心笑了。”比你矮半头呢,“她说,”而且挺胖的。“

好,我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在想像中把这位张铁军归纳为一个矮矮的胖墩儿。后来我在安心那里见到过他的照片,那是与安心的一张合影。不知道是不是摄影师把他照得太好了,比我恶意的想像要好得多,很正派的样子,国家干部式的表情和气质,配以款式过时的西服,总体感觉还比较忠厚。

可安心和他在一起太显小了,在我看来他们俩一点儿都不般配。

我问安心:你真爱他吗?这是我最希望她说真话也最怕她说真话的一个提问。对这个提问安心很长时间都没做过正面的回答。从世俗的眼光看,张铁军这样的家庭,对安心这种从边远山区走出来的女孩子来说,是一个理想的归宿。在现实的生活中,能这样一步到位地进人大城市中的主流社会也就够了。至于爱情,爱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那种~见钟情的爱都是短暂的,短暂的东西都不免虚无,不去追求也罢。

这个夜晚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不仅因为安心以非同寻常的信任,向我讲述了她和别人的爱情,而且,正是这个倾心交谈的夜晚,把我对这个女孩儿的暗恋从幻想推向了现实。与安心促膝而坐的记忆是非常温暖的,很多细节我至今历历在目。当天色将将透亮,窗户上有了薄薄一层雾状的晨光时,我轻轻地吻了安心。我吻了她的手,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回应。

我问:你真爱他吗?

她默不作声。

在度过了这个不眠之夜以后,我和安心的关系,似乎有了某种微妙的转折。互相倾诉自己的过去,能很快使彼此心心相印。

我又恢复了中断一时的会计课程,以便每天用车往返接送安心。

我们之间越来越无话不谈,话题越来越无边无际。我也向她讲述了我从上中学开始就层出不穷的罗曼史,那些跟我好过的女孩儿在我印象中大都早已面目不清,但我一律把她们描绘成或传统或新潮的绝世美人,各有差花闭月之韵。我惟独没提钟宁,我还没有下定决心把我和钟宁的关系和盘托出。

我们的话题更多的,还是关于那位张铁军。我当然希望更透彻地了解他究竟是何人等——他很有才华吗?脾气好吗?对女人忠诚吗?用我的话就是:花不花?还有他的母亲,那位本身也是领导干部的校长遗漏,是一个和蔼可亲,很好相处的长辈吗?

安心并不隐瞒她对铁军的评价:他有能力,在单位里很受器重;在社会上也颇吃得开;人很诚实、内向,喜怒哀乐都不挂在脸上。安心觉得男人就该如此,男人就应该是成熟和深藏不露的。在她的描述中,这位张铁军似乎满身上下都堆砌着优点和男性的航力。他有没有缺点呢?我发现我真正感兴趣的其实是他的缺点。“缺点嘛,也有,没有缺点还叫人吗。”安心说,“他有点小心眼。心胸狭窄、气量不大。当然,有些事是我做得不对,也不能怪他。”

我问:“你那么不能容忍男人的气量狭窄?”

她答:“那也不一定,那要看是什么事了。”

我问:“你最不能容忍什么事儿?”

她想了想,答:“撒谎,我最不能容忍的事,就是男人撒谎。”

我不再问下去,这时我的脸上已经有点发热,我甚至疑心安心对我和钟宁的关系早已洞悉无余。

我顾左右而言它:“什么时候他来北京,你让我见见他。”

安心问:“谁?”

我说:“你的那位张铁军啊。他来北京看过你吗,他知道你在北京这么艰苦吗?”

安心的目光从我的脸上移开,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分开了,他不要我了。”

我一愣,有点意外:“是吗,是你不要他了吧?”

安心摇头,眼里突然有了一些闪亮的泪水,这个话题随即到此为止。她说:“我不想说这个了,咱们说点别的吧。”

她的这个表情让我似乎明白了一切,让我马上猜想到她之所以孤身一人跑到北京来,说不定就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爱。

从这时起我不再主动谈起关于张铁军的任何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疤,更何况安心看上去是那样一个柔弱的女孩儿。你要是爱这个女孩儿就应该保护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也包括那些还在流血或者已经愈合的伤疤。

但是第二天安心就仿佛好了伤疤忘了疼,她照旧和我聊起铁军,事无巨细地说起她和铁军在一起时的种种生活情态,和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在我面前,她甚至并不隐讳对铁军的怀念,言语之间,眉目之间,看得出来的。她说铁军一直对她很好。她在上学的时候每个周末和周口都要去铁军家吃饭,铁军的母亲也很喜欢她,像女儿一样视如已出。在她毕业之后,为了能让她留在广屏,铁军的母亲四处奔走,托了好多关系。虽然安心最终还是没能如愿留在广屏,但铁军母子确是倾尽全力了。也许他们托人没托到点子上,也许铁军的父亲在位不在位还是不一样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个社会现实极了。安心后来还是被分到了谁都不想去的边境城市南德。

她被分到了南德一个中学当体育教师。

这是一九九八年的事情,那一年教委下了通知,要求各地要保证分到老少边穷地区的毕业生按时到位,对拒不服从分配的,要严肃处理,直至取消学历。在这个大形势下,铁军母子虽然继续进行各方面的疏通努力,但安心还是得打起行囊,到南德那个初创的中学报到。

我在北京的矿业大学当学生的时候,就知道有南德这个地方。这地方不仅在云南及其周边的省份,就是在北方,也被许多人听得耳熟能详。南德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产和特别的名胜,她的出名——在当地人说来颇有些让他们脸红——是因为一种植物,那植物便是著名的罂粟。南德本身不产罂粟,但她是距离世界罂粟最大产区金三角最近的一座中国城市。这个城市被终年苍郁的南咸山三面环抱,一条清清浅浅的南咸河从这城市的边缘无声地流过,然后穿越南勐山谷,往怒江方向寻源而去。这山环水抱的城市有着和罂粟花一样的天然之美,美的外表下也潜藏着众所周知的罪恶。南德,以这样无法躲避的地理位置,首当其冲地成了毒品交易转运的一个有名的据点。

我曾经笑着问过安心:你没近水楼台先吸两口?安心也笑,笑完却不让我笑:你别笑,连我们学校的学生都有不少吸的呢,我不骗你!

我想,安心确实够倒霉的,怎么不偏不正就分到了这么个不吉利的地方。

南德距广屏有四百多公里。铁军每个月都要乘火车来往于两地之间,与安心相聚。偶尔安心能请下假来,也回一趟广屏,当然有时还要回清绵,看看她的父母。安心的教研室主任,也是安心的顶头上司,姓潘,是一位年近半百的老体育教师,对她很是照顾。虽然体育教师人少课多,但安心在南德工作的头半年,就被准假回了三次广屏,还回了一次清绵。

在我听来,安心和铁军的这一段情缘,因为相隔两地,需要在铁路上辗转往来,倒反而显得缠绵动人起来。情感的积蓄总是离不开守候和牵挂,以及离别和重逢。他们的这段经历加倍地诱惑我想要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他们最后的背离。是性格不和、话不投机,还是不堪忍受长期的两地分居?或者戏剧性地出了个“第三者”,引发了感情上的危机?

关于“第三者”的话题,是我一向比较回避的。尽管我和钟宁之间,还算不上定了终身,但我和安心的交往对钟宁来说,算不算是第三者插足呢?单从我的外表看,也许这两个女人都以为我是挺纯的那种男孩,大概她们都想不到,在我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位女人。

和安心的交往越深,秘密就越难遮掩,起码跆拳道馆的教练和学员,已经有人看出些端倪。还有那个夜里看门的张大爷,平常也有些闲言碎语,而且格外不巧的是,我和安心第一次发生那种关系,就被这老家伙给撞上了。

那日我送安心下课回体校,天不算太晚,我就到她的小屋里坐着闲聊。她那屋子是个临时性的砖式建筑,小得只能放下一张窄窄的床铺,我们就脱鞋上了床并肩靠在墙上开聊。我们的话题更多地已经不是对过去的回顾,而是对未来的展望。那天晚上我们都兴致勃勃地问了对方未来最渴望得到的东西。我先说了我,我说弦最渴望得到一个我爱的人。安心说那我和你正相反,我最渴望得到一个爱我的人。我们彼此公布了自己的渴望,之后不约而同地陷入了沉默。这时我拥抱了安心。我紧紧地拥抱着她,我在她耳边哝哝低语,我说我就是那个爱你的人。安心流了泪。这是安心第一次让我这样拥抱她。她也抱了我。她在我怀里泣不成声,我不知道她以前到底有过多么深痛的创伤,但她的泪水还是江找万分激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观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