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夜》

第13章

作者:姚雪垠

“传,义子放稀①!”

①“义子”指两腿,“义子放稀”是要脚步放开,走快。

下弦月透过薄云,照着寒冷的积雪未化的荒原。这一群土匪带着肉票,在寂静的荒原上匆匆前进,冰冻的雪花在脚下沙沙作响;有时打破落的村庄经过,常不免引起来几声狗叫。但乱世的狗是胆怯的,一边叫一边向黑影逃避,从不敢扑近队伍。有时从寨墙下边过,守寨人从寨垛间探头望一望,立刻又躲了进去,从寨墙上发出来悄悄的说话声音。除二管家偶然发出来催大家走快的简单命令,带条的时不时用黑话报告过河或过桥,以及大家机械地口传着二管家和带条的所说的黑话之外,没有谁再说别的话,也没人像往日行军时那样乱打闲枪。夜景显得特别的凄凉和森严,连交冬来常有的北风也在干枯的枝上噎住。

紧张的行军一直继续着。第三遍鸡叫以后,东方慢慢发白了,天也褪开了。前边隔着一道岗,突然响起来一阵枪声,子弹呼啸着掠过头顶。二管家立即从后面发出命令:“(此足)住!”土匪们纷纷地把步枪掂在手里,把手枪从腰里拔了出来。稍停片刻,二管家带着薛正礼一群人向前边跑去,叫瓤子九和票子慢慢地跟在后边。陶菊生跟瓤子九们在一道,心中稍有点七上八下。走上岗头,在曙色朦胧中他看见四里外有一座大寨,枪声就从那儿传过来。二管家带的一群人已经跑下岗底,沿着大路散开了。岗下边有几家茅店。瓤子九们带着票在店前盘住。二管家们继续前进。茅店中的老百姓都已经起来了。铺板门打开了。枪声愈响愈近了。瓤子九站在大路上挥着手枪把票子驱赶到草棚下,转回头来拍一下菊生的后脑勺,关心地骂着说:

“快躲到里边去!他妈的,枪子儿打在身上比吃蚤咬一口厉害多呀!”

陶菊生似乎没听到瓤子九的话,继续站立在路上张望。李二红掂着一支步枪站立在前面不远的坟头旁,忽然扭回头对瓤子九说:“有人挂彩!”菊生忙向李二红所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从远远的雪地上散开着走过来十来个蹚将,一面走一面不时地回头放枪;他们的前边有两个农民抬着一个受伤者;受伤者的后边有一个提盒子枪的蹚将牵着一匹马。这现象霎时引起来所有跟随票房一道的蹚将们的极大注意,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特别的紧张和焦虑。

“啊!是管家的骑的(马风)子①!”不知谁轻轻地惊叫一声,但随即放了心说:“啊,管家的走在顶后边。”

①土匪中称马做“(马风)子”,但不是绝对要忌说“马”字。

这群人穿过一座坟园向饭铺这边走来,愈来愈近了。菊生正要观察受伤者到底是谁,忽然一颗子弹唧咛一声从耳边掠过,使他不由地把身子一缩。随即他听见他的二哥从饭铺里边用怯生生的小声叫他:“菊,来!”菊生向他的二哥望一眼,顽皮地笑了笑,走到了草棚下边。

随着管家的这一群人,每人肩上背着两支或三支步枪从饭铺前面匆匆地走过去了。那两个农民抬的是一块门板,上边用一条紫花布①被子蒙盖着一个人,两条小腿耷拉着,荡来荡去。当那群蹚将走近时,瓤子九曾同他们说了几句话。但陶菊生对他们的话全没注意;他的全部注意都集中在被抬着的人,他看见那两条耷拉出来的小腿上穿着黑湖绉棉裤,一只脚穿着黑绒棉靴,另一只脚的靴子已掉,穿的是灰色袜子。“这是管家的侄儿,”他在心里说,“已经死了。”还没有来得及把他的发现告诉他二哥知道,菊生又看见二管家带领着大群人散漫地退回来,并且看见他的干老子薛正礼,还有刘老义和赵狮子们都来了。

①用天然的紫色棉花所织的布。

“起!”

“起!快一点,妈的!”瓤子九和李二红急急地向票们叫。

于是全体肉票赶快从地上站起来,跟随着大家起程。血红的太阳已经从地平线上滚出来,照射着茫茫的雪的原野。零落的枪声留在背后,终于停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 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