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夜》

第25章

作者:姚雪垠

薛正礼一伙蹚将还没有把瓤子填毕,外边的枪声和喊声又紧了。大家立刻放下碗筷,从火边跳了起来,端着枪往外就跑。他们走到末子堆边时,看见刚才追出去的几十个蹚将果然被打卷过来,一面抵抗一面向村边撤退。红枪会大约在两千人以上,像排山倒海似的,用半包围形式攻到离村边只剩有一箭之遥。蹚将们有的伏在村边的干沟沿上,有的伏在粪堆或末子堆上,有的倚着墙头,顽强地抵抗着,打阵儿发着喔吼。红枪会被打倒一批人,立刻又有一批人冲上来,死不后退。他们有的哈着怪声,有的喔吼,有的喊着要土匪缴枪。因为双方面都在拼命地放枪和喊叫,战场显得特别的恐怖和悲壮;每一次喔吼声起来时,大地仿佛在轻轻震动,一直震动到天边为止。

看见情势很危急,薛正礼作个手势,命令他的弟兄们都在末子堆背后跪下去,赶快射击。陶菊生蹲在地上,觉得呼吸有点艰难,两条小腿止不住轻轻打颤。枪弹在他的头顶上,前后左右,不住地尖声呼啸。好像是为了自卫起见,他从地上摸到了一块砖头,紧紧地攥在手里。过了一会儿,他觉得正面的喊声稍稍地远了,最激烈的战斗是在另一个方向进行。他想向义父问一问情形,但话到嘴边还没有吐出,刘老义从右边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菊生正要站起身来迎接他,一颗枪弹在耳边唧咛一声,他马上本能地又蹲了下去。随即他听见义父向刘老义急急地问:

“找到了老五没有?”

“老五挂彩了。”老义回答说,不住喘气。

“要紧不要紧?”弟兄们一齐惊问。

“不晓得。狮子找他去了。”

“你怎么知道他挂彩了?”薛正礼问。

“听说有人把他从地里背回来,可是还没有背进村子,红枪会又攻上来,眼下说不清……”

“那边打的怎么样?”薛正礼望着战斗最激烈的方向问。

“那边打的不大妙。不过二驾已经带着一起人顶上去了。”

“老义快进屋里填点瓤子去。你们就守在这里不要动,”薛正礼转过头望着大家说,“让我去看看情形。”

薛正礼还没有走几步,管家的连派两个人跑来找他。薛正礼似乎已经猜中管家的找他有什么事情,回头来向菊生招一下手,说:

“娃儿,你跟我一道来!”

陶菊生跟着薛正礼匆匆地向管家的盘驻的宅子跑去。枪弹在他们的周围乱飞,但他却已经忘掉了害怕。管家的所盘驻的那座宅子的门口和院里,站满了护驾的蹚将,盒子枪和步枪都提在手里,两匹马都在牵着。随着薛正礼走进上房,菊生看见李水沫正闭着眼睛,困倦地躺在烟榻上,对面有一个护兵在替他烧烟。烧烟的护兵向薛正礼欠欠身子,用一个眼色告诉他管家的还没有过足烟瘾,请他等会儿再同管家的说话。薛正礼在一条板凳上坐下去,让菊生坐在身旁,静静儿看着烟榻。屋里虽然也站着几个蹚将,但大家连呼吸也不敢大声,外边的混乱和沸腾更使这屋里显得出奇的哑默静悄。菊生的一双大眼珠不安地向各处转动,希望能够多了解一点周围的情形。刚才他把小朋友张明才完全忘了,这时不期然地发现他坐在斜背后,吃力地咬着嘴chún,紧绷着苍白的脸皮。他们的眼光碰在一起时,菊生把头摇一摇,意思是说不要紧,让他的小朋友不要害怕。不过他自己自从进到院里后就又害怕了,心头紧缩得像用手捏着的一样。

正当满屋里鸦雀无声的时候,忽然跑进来一个提着步枪的蹚将,直走到李水沫的烟塌前边,神情张惶地报告说:

“报告管家的:二驾说恐怕顶不住,请管家的先出水。”

李水沫打个哈欠,依然在闭着眼睛,用带着倦意的口气回答:“去对二驾说,顶不住也得顶,不得让鸡毛翼挡住条子!”

来的人重复说:“二驾说请管家的先出水……”

李水沫把眼睛一睁,骂道:“妈的×!他愿出水他自己出水,老子不出水!”

来的人不敢再做声,匆匆地走了出去。李水沫把眼光转向薛正礼,正要说话,又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个蹚将,吃吃地报告说红枪会越打越多,已经把村子包围三面。李水沫带着若无其事的样子,接过来烟枪说:

“包围啦好么。让他们把四面都包围住才好哩。”

李水沫又半闭起一双眼睛,开始拍起大烟来。刚抽一口气,突然一颗枪弹穿透了屋脊,几片碎瓦和一些干土块子哗啦一声正落在烟榻前边。屋里的蹚将都骇了一跳,抬头向屋脊望去。李水沫向地上瞥了一眼,没有动弹,继续把像指头肚那么大的烟泡抽完。烟枪向床上一扔,他就烟灯上燃着了一根烟卷,从床上坐了起来,向薛正礼下命令,像平常讲着极不严重的小小的讨厌的事情一样:

“二哥,你带着你的人出村子外边瞧瞧。你去看那是谁带些**红枪会在村边胡闹,叫他们滚蛋。子弹袋都满不满?”

薛正礼回答说:“打了一夜,子弹袋都不满了。”

“子弹少就少放几枪,乱打枪也没有用。”于是管家的转过脸向一个蹚将问:“是谁在院子里说话?”

被问的蹚将回答:“都是护驾的。”

管家的生气地骂:“护你妈的×驾,老子不要一个人护!快都跟薛二哥去,叫老子清静一会儿!”

来的时候就料到了管家的会把这样艰难沉重的担子放在他身上,薛正礼扭转脸嘱咐菊生说:“娃儿,你同张明才留在这儿,别乱走动。”话一说毕,他毫不耽搁地站起身来,提着枪往外就走。除掉五六个必须护驾的蹚将之外,其余的都跟着他一道去了。

李水沫重新躺下,闭起眼睛,似睡不睡地噙着烟卷。过了一会儿,外边的喊杀声突然间落下来,沉闷的枪声稠密得像雨点一样。他微微地皱皱眉头,睁开眼睛,将烟卷一扔,从躺在对面的蹚将手里要过来烟钎子自己烧起来。很快地烧好一个烟泡子,吸进肚里,他一翻身坐了起来,穿上鞋子。“烟家具不要收,”他吩咐说,“我去看一看回来再吸。”他跳下床,戴上红风帽,从烟盘子边拿起盒子枪,他连跑带跳地出了屋子。就在这片刻之间,陶菊生决定不同张明才留在屋里,跳起来追了出去。跑出大门后管家的发现陶菊生跟在背后,回头来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一位护驾的蹚将也看了他一眼,责备说:

“你跟出来做啥子?快回屋去!”

“我跟着看看。”菊生勉强地陪个笑脸说,心中很怕。

“快回去!妈的枪子儿这么稠……”

“让他跟着吧,”另一位蹚将说,“这小家伙很有种的。”

“他是想找他的干老子哩。”不知是哪一位蹚将又这样解释一句。

菊生的义父这时候正带着一起人冲进红枪会集结最多的地方,像一股凶暴的旋风一样。红枪会的快枪毕竟太少,主要的武器是土枪和刀矛之类,所以在薛正礼冲出之前已经有惨重伤亡,依赖着一股拼命的决心支持攻势。薛正礼带的都是杆子里最能打仗的人,而枪支又最好,吃不住他们三冲两冲,红枪会纷纷地垮了下去。一看见红枪会的阵势被薛正礼的一支人冲乱了,二驾也带着一支人反攻出去,于是两支人像剪刀一样地从两边把红枪会向一个狭窄的洼地驱赶。那些分散在附近各村庄的零星股匪和二道毛子,这时候也都从四面八方跑过来加入战斗,越发使红枪会没法应付。在这种可怕的混战中,红枪会没工夫哈出怪声,任何人都没有工夫再发出喔吼和喊叫,战场上几乎只剩下奔跑声和短促而沉闷的枪声。

来到村边,李水沫站到一座粪堆上,指挥着他的部下。忽然,他旁边有一位蹚将大声惊叫:“唉呀,糟了!”大家向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在约摸一箭远处;赵狮子的枪筒正被一个高大的农人抓住,两个人拼命争夺,而另一个农人拿一把大刀从赵狮子的背后赶来,再有三四步就可以把赵狮子一刀劈死。就在这叫人不能够呼吸的当儿,菊生只听见一声枪响,拿大刀的农人应声倒下;又一声枪响,那个夺枪的农人也倒了下去。赵狮子在最后倒下去的农人的身上补了一枪,然后叫骂着追上了薛正礼带的一支人。菊生松了一口气,向管家的望了一眼,才恍然明白原来是管家的发了两枪。可是管家的已经把眼光转向另一个方向,指挥着一个拿步枪的蹚将:“打那个。……好。打倒了。再打跑着的那一个,快打!”受指挥的蹚将发一枪没有打中。他怕那人跑入坟园,就从身边蹚将的手里要来步枪,不用瞄准,随意发一枪果然打中。“你们只可以吃屎,”他嘲笑说,“我闭住眼睛也比你们打得准。”有时连着几枪打死几个人,他就对左右高兴地说:

“瞧瞧,丢麦个子①也没有这么容易!”

①麦子在地里割倒之后,为装车方便起见,捆成腰粗的捆子,叫做“麦个子”。“丢”是从上往下扔的意思。

红枪会本来也没有什么严密组织,一看被赶进洼地,四面八方都有土匪,自家人一个跟一个地倒下去,立刻失去了作战勇气。他们的首领骑着一匹白马在后边督战,用嘶哑的声音叫着:“快点把符吞下去①!快点吞符!顶上去呵!”他正在奔跑着,嘶叫着,用大刀威吓着后退的人,突然身子一歪,栽下马去。一看见首领被打死,大家像被野兽冲散的羊群一样,乱纷纷地争着逃命。土匪在后边紧紧地追赶着,喊杀声和喔吼声重新起了。

①红枪会认为吞过符以后,只要心诚,可以不过枪刀。但符的力量只能维持几个钟头,所以过几个钟头再吞一次符方能够避免伤亡。

“快去把(马风)子牵来!”李水沫命令说,文弱的苍白的脸孔上流露出兴奋的笑意。

太阳闪边了。喊杀声渐渐远了。陶菊生仍然立在村边的粪堆上,朝着红枪会逃去的方向张望。田野间到处横着死者和负伤者,有少数负伤者在麦田里蠕动和挣扎。大路上和没有长出庄稼的赭黄色耕地里,到处有红枪会抛弃的武器:刀啦,矛子啦,矛子上的红缨啦,都在寒冷的阳光下闪着凄凉的光彩。两里外的一座烧毁的村庄旁边,在红色的墙壁和绿色的田野之间,有三四匹马向前奔驰。其中一匹白马正是刚才从红枪会中夺得的,如今骑着李水沫的一个护驾的。那匹高大的枣红马上骑着管家的,另一匹栗色马骑着二驾。菊生怀着天真的羡慕和崇拜心情,凝望着枣红马上的耀眼的红风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 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