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夜》

第30章

作者:姚雪垠

毕竟是荒乱年头,百姓和杆子为怕有人前来劫寨,不许燃放鞭炮,大家在静悄悄中度着除夕。

在薛大娘的窄房浅屋中,神也被挤在一起。在中间的后墙上挂着一幅陈旧的立轴,上半截画的是关公,下半截画的是增福财神。财神脚下贴着两个用黄表叠成的牌位,一个供的是历代祖宗,一个是薛大娘的十年前亡故的丈夫。立轴右边相隔着两尺远近,贴着一幅新买的灶君的夫妇神像:神头上印着简明日历,脚下是四个进宝童子;灶君夫妇和进宝童子的衣服全都是大红大绿的,在多灰的烟熏的墙壁上特别出眼,可算是这屋中惟一的艺术品了。

红对子和绿对子贴过以后,薛正礼匆匆地赶回来了。薛大娘在神面前点着蜡烛和香表,虔诚地跪下磕头。然后薛正礼,最后薛二嫂,都跟着磕过了头。陶菊生素不信神,当干奶用眼色催他磕头的时候,他向后退了一步,微笑着摇了摇头。干奶笑着叹口气,慈爱地责备说:

“成天在枪刀林里串来串去,你也该给关帝爷磕个头,求他老人家保佑保佑。”

看菊生无意跪下,干奶也不勉强他,望着他的干娘说:“菊生跟狮子娃一定都饿啦,赶快下扁食吧。”

由于神前的两对红蜡烛照耀得满屋通明,又加上红绿对子,以及屋梁上滴溜着的羊腿和猪肉,案板和缸盖上到处是包好的饺子,这小屋中到底也充满了过年的气氛。在吃着饺子的时候,薛大娘特别地显得快活,时常回想到太平时候,絮絮叨叨地叙述着当年寨里地主们每逢过年的热闹景象。薛正礼怀着心事,不大凑腔,但在他的母亲前又不得不装出来快活的样子。赵狮子显然很满足于目前的蹚将生活,对于老婆子的叙述没有兴趣;等老婆子的话告一个段落时,他顽皮地笑着说:

“大娘,你说了半天,尽是说的好主们怎么样排场,怎么样雷动风响,跟咱们有啥相干?”

“有啥相干?”薛大娘想了一想,说:“太平年光总比荒乱年光好!”

赵狮子嘻嘻笑着说:“有啥子好?太平年光人家好主们抄着手过日子,坐吃承穿,安享清福,可是咱们呢?咱们不出牛气力不能吃饭,出了牛气力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大酒大内地吃着。”

“狮子,你一定是天上的杀星下凡,世界越乱你鳖科子越是喜欢。”

赵狮子依然嘻嘻笑着,回答说:“当然咱喜欢。乱世年头咱才能‘吃香的,穿光的’,也叫别人看一看咱的威风。”

薛二嫂忍不住指责他说:“可是这能算正门正道?”

“二嫂,只要眼前痛快,管他算不算正门正道!”

薛二嫂又感慨地说:“唉,我看还是平稳年光好。常言道:‘宁作太平犬,不作乱世人’。平稳年,人不抢咱,咱也不抢人,纵然一天只喝碗凉水也心里舒服。”

薛大娘接住说:“就是啦,乱世做人不如太平年景的狗。要不是年光坏,死守着咱们那几亩地苦扒苦做,小日子还不是滋润润的!”

一接触现实问题,屋里的空气马上就沉重起来。有很长时间,薛大娘和薛二嫂都不说话,赵狮子也不敢随便乱讲。菊生一面吃饺子一面回想着往年家中的除夕情形。同时他们的谈话也字字跳进了他的耳膜。大家一沉默,他抬起眼睛来溜了一圈,想起来第一次跟着干老子回来时,干奶和干娘对他说的那些话,他深深地同情她们。但跟着他又想到了他的二哥,胸腔中忽然间充满了酸楚,眼眶也潮湿起来。他把眼光盯在一支蜡烛上,看着烛光在朦胧中摇晃,而从烛影中现出来他的二哥和整个票房,一会儿又现出来可怜的父母和破落的家庭,一会儿又现出来他的那位从军的大哥的面影。正在乱想着,干奶在他的袖子上拉了一下,喊他说:

“菊生,快吃吧,碗里的扁食已经冷啦!”

赵狮子小声问:“又在想家了?”

菊生凄然一笑,摇摇头,赶快吃了起来。干奶叹口气,喃喃地说:

“世界一乱,不知有多少家不能够过年!”

薛二嫂接住说:“咱们这茨园总算还好,可是你们听一听,连一家放纸炮的就没有!”

薛大娘叹息说:“一年不胜一年!”

沉默了半天的薛正礼忽然对赵狮子说:“七少叫你丢下碗以后到他那里去一趟,他有件事情要你去办。”

“啥子事情?”

“他要当面告诉你。”

薛二嫂冷冷地说:“哼!好事不背人,背人没好事!”

薛大娘不放心地嘱咐说:“狮子,坏良心的事情咱可不要做!七少找你去一定没有好事情;他就会推死人上树,使派憨狗去咬狼。”

薛二嫂说:“他要杀人,却叫别人抹一手鲜血!”

狮子说:“不会的,大年下他还能叫我去干那种活?”

“但愿他不会!”

薛大娘又嘱咐说:“不管他叫你去做啥子,你总得自己想一想这事情可做不可做。人靠心,村靠根,坏良心的事情少做为妙。万一水清了,你自己塌的血债有谁来替你偿还?”

薛二嫂看了她丈夫一眼,含有深意地说:“现在都把七少当靠山,终有一天你们会知道是叫谁推进火坑里!”

薛正礼皱着眉头说:“你少说闲话好不好?万一这些话传进七少耳朵里,有啥子好处?”

“我窝了一肚子死血,你永远不让我吐出来!”

看情形严重起来,深怕薛二哥跟薛二嫂大年下发生冲突,赵狮子赶快把话题引到杆子的收抚上面。他把黄昏时碰见徐寿椿派来的两位代表的一段经过报告出来,登时引起了大家的兴趣。薛大娘和薛二嫂向来希望薛二哥能早日不当蹚将,既然如今徐寿椿同马文德争着要收抚杆子,她们感到了无限安慰,霎时间愁去喜来。薛正礼对于杆子的收抚问题虽然不重视,但他是一个很有孝心的人,看见母亲喜欢,他的眉毛头也跟着展开了。

吃毕饭,大家继续谈论着收抚问题。薛大娘希望杆子能叫马文德收拆去,因为马是本地人,军队可以不至于开往远处。赵狮子希望叫徐寿椿收抚去,因为离家乡稍远一点,免得仇人们找他麻缠。薛大娘担心地说:

“要是跟着徐寿椿,日后开到远处去,你们就像是离了水的鱼,还能不听人家随便摆布?”

赵狮子说:“哼,开的太远了谁跟他去?”

大娘说:“吃人家的,穿人家的,说啥子不听调遣?”

赵狮子毫不含糊地说:“(尸求),等他发了粮饱,发了钉子,刀把儿攥在咱手里,咱想听他调遣就听调遣,不想听调遣就把杆子往乡下一拉,又照样儿蹚了起来。”

“既然你们贼心不改,何必叫人家收抚?”

“大娘,这不是贼心不改;只有这样收抚几次变几次,二哥才能够做大官呢。”

薛大娘骂着说:“你个鬼东西,一肚子歪材料,一定是跟老义学的!”

“这年头,走正路还混不阔哩。二嫂,你说对么?”

薛二嫂正在洗碗,说:“眼下别想的太远;不管谁收抚,只要能早一点收抚成就好。”

七少派伙计来请薛正礼和赵狮子,还嘱咐把菊生一道带去。薛正礼因为他母亲和女人都喜爱菊生,尤其除夕应该让母亲多多高兴,他叫赵狮子一个人先去,他自己同菊生留着同母亲闲叙家常。赵狮子走过了门前的柴禾垛,立刻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边,但大家却听见他一边走一边扳动枪栓,快活地大声叫着:

“操他娘,‘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

赵狮子的叫声一住,黑影中火光一红,突然枪声把菊生惊得一跳,枪弹唰啦啦向天边响去。薛大娘把笑容一敛,望着柴禾垛那边无边漆黑的夜色责骂:

“狮子娃,你的手痒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 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