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夜》

第31章

作者:姚雪垠

薛大娘把神前的蜡烛吹熄,只留下锅台上的一盏油灯。不过毕竟是过年派头,油灯里比平常多添了一根灯草。因为人丁单薄,过年的蒸馍和包子都已经在上午蒸齐备了。现在她们再没有事情可做,同薛正礼和菊生都围着一个火盆,闲拍着话儿熬年。约摸到二更天气,七少又派人来请了一次,薛正礼就带着菊生去了。

在一盏灯笼的飘动的光照之下,三座黑漆大门并排儿威风地竖在路边。中间的大门外有一对石狮子,一个刻有石猴的拴马桩和几棵大树。隔着大路是一个大的打麦场,场边堆着十来堆高大的麦秸垛,大半用青泥在下边糊了半截。菊生随着干老子走进西边的那座大门,发现这宅子实际上已经破落;花台边堆着一堆烂砖头,许多花盆里没有东西,对厅和偏房不是柱子倾斜,便是窗棂断折,而且东屋门上挂了一把锁,空空地没有人住。二门和两旁的厦子早已烧毁,墙壁倒塌了几个豁子,似乎不久前才用土坯将壑子补了起来。七少同赵狮子躺在西屋里烧着大烟,听见沉重的大门响动,他朝着院里发问:

“是二哥来了吗?”随即他又向打灯笼的伙计吩咐:“把大门关好!”

等薛正礼和菊生走进屋子,七少和赵狮子赶快从床上跳下来,让薛正礼躺在上边。薛正礼在床沿上坐下去,探着腰就火盆上烤着手说:

“没有别人来?我以为你这儿会有好些人来烤火拍话。”

七少说:“刚才来了几个。我因为要跟狮子谈那件事情,扯个故把他们都赶走了。”

“商量好了?”薛正礼没有表情地望着狮子问。

“那有啥?反正七少怎说咱怎办。”

七少笑着夸奖说:“狮子中。狮子有孤胆。”

狮子说:“反正当蹚将就是提着头过日子。”

薛正礼有些顾虑地说:“唉,我怕万一活做得不干净,日后会生出麻缠。那个家伙从前当过衙蠹①,不是好惹的。”

①在衙门中干差事的人。

七少说:“没有啥。这事情也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

“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天机密的事情都会有水落石出的日子。”

七少沉吟片刻,说:“日后事情不戳穿则已,戳穿了,天塌有我长汉顶着,决不让石头砸住狮子。二哥,你躺下去,我替你烧一口,这是瓤子九送来的好川土。”

薛正礼和七少头对头躺了下去。七少用皮袍后襟将双脚包紧,掂起钎子插进牛角烟缸中搅一搅,然后在灯上滚着钎子。黑色的烟膏子在钎子上咝咝地发出微声,不停地膨胀着,开着似乎透明的金花,散发出扑鼻的阵阵芳香。等烟膏在火上烤到半干时,他将钎子尖向左手食指的指头肚上轻轻一按,翻个过儿又一按,再用两个指头肚轻轻一捏,将烟泡捏成扁圆形,又插进烟缸中蘸了一下,重新再烧。因为烟膏稠,他只须蘸两三次,烟泡就差不多有小拇指头肚那样大小。他一面极其熟练地烧着烟泡,一面讲说着他最近曾经将四川土、云南土和甘肃土所作的仔细比较。薛正礼也许深深地感到无聊,或者有一种不易解脱的烦闷压在心头,他没有表情地静静儿躺着,出神地注视在钎子头上。烟泡烧好后,他虚虚地推辞一下,就把烟枪接到手吸了起来。

“二哥,你别吐出来,”七少一面用钎子拨着烟泡一面说。“你把烟气往下咽,咽到肚子里。不然烟都糟蹋了。”

吸到一半,吸不通了,薛正礼趁势将烟枪推过去,让六少自己把剩下的半截吸掉。七少用烧红的钎子将烟泡扎通气,又让薛正礼。薛正礼坚决不吸,说:

“你烧的泡子太大,我再吸就要醉了。”

“一口烟怎么能吸醉人?二哥,你还是把这半口吸了好,我看你有点伤风。”

“刚才我的鼻子有点齉,吸了这半口已经通了。”薛正礼故意用力地呼吸几下,证明他已经不再伤风。

七少笑了一下说:“唉,你真是一个谨慎人!要是你生在太平年头,一定会治很大的家业。”

赵狮子和菊生坐在床前边隔着火盆的板凳上,一直没做声。菊生本来很瞌睡,但到了生地方,一切新鲜,又稍稍地精神起来。他虽然用眼睛向屋中各地方看了一遍,把几幅旧字画欣赏半天,但他的一多半的注意力却是被二门内的一些声音吸引了去。从二门内传出来的切菜产,剁肉声,油锅的炸物声,不断的说话声,他想象出厨房中的忙碌情形,同时又回忆到儿童时代他自己的家庭是怎样忙碌而热闹地过着除夕。一会儿,他的心完全从现实离开,在童年生活的河流中漂流浮沉。七少对于烟土所发挥的渊博知识他没有注意,不过在薛正礼吸烟时烟榻上被一片香雾笼罩,使他不自禁地偷偷地抽几下鼻子。

从二门里慢慢地走出来小小的镶铜木鞋底①落在砖地上的叮噹声,到窗外停止了。过了片刻,菊生听见窗外站的女人吹着纸捻,咕噜噜吸了一口水烟,随即把烟灰吹落地上,轻轻地咳嗽几声,吐了一口痰,朝着屋里问:

①从前缠小脚的女人们所穿的一种高跟鞋,底子是用木头做的,也有的怕磨损太快,加有铜底。

“你们要不要吃点东西?”

七少回答说:“还早着哩,等等吧。”

窗外的人声说:“你看,二哥跟狮子轻易不回来,你们想要吃啥子,我就吩咐伙计们早点预备。”

薛正礼在床上欠身说:“我们都还饱饱的,不用预备。你不来屋里坐坐吗?”

“七少奶,没有外人,来屋里坐坐吧。”赵狮子转过头朝向窗子说。

窗外的声音问:“你们常常说的那个菊生也来了?”

赵狮子赶忙回答:“也在这儿。你进来看看吧,七少奶,他明儿一早还要给你拜年哩。”

木鞋底叮噹叮噹地响了几声,于是风门一开,闪进来一位年岁不到三十的少奶奶,怀里抱着一把白钢水烟袋。薛正礼赶快从床上坐直身,赵狮子和菊生都从板凳上站了起来。这位七少奶远远地站在屋当间靠后墙的方桌旁边,向菊生瞟一眼,转望着烟榻说:

“看我多不懂规矩,二哥在这里我就随便走进来①。”她又转向赵狮子:“他就是菊生?”

①按封建礼教,妇女不应该随便同“阿伯子哥”(丈夫的兄长)见面。

菊生不好意思地微笑着点一下头。

赵狮子笑嘻嘻地问:“七少奶,你看他像不像好家孩子?”

“明眉大眼的,可像!”

七少奶在方桌边坐下去,把水烟袋放在桌上,用长指甲弹一弹左手袖头上落的烟丝。菊生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觉得她一定会问他许多问题。但这位眼泡微微虚肿的年轻主妇并不像别人一样地对他亲切。她又瞟了他一眼,就转过去望着烟榻说:

“听说杆子破五前后要拉到茨园来,特意派伙计进城去买了很多的海菜,要丰丰富富地置几桌酒席请请你们。”

薛正礼客气地说:“其实用不着海菜,只要有肉就中。”

七少奶笑了一下:“肉可吃不完。今年咱自己杀了一口猪,一只羊,佃户们又送来了几只猎腿跟羊腿。有一家新佃户只送来两只老母鸡,怪不懂事的,我打算下一季把他掐了。”

薛正礼劝说道:“你可以教训教训他,让他以后逢年过节多送一点礼好啦。眼下穷人家给人家种地也很苦,丢了地就等于丢了全家人的命。”

“唉,二哥你不知道,为着祖上留的这几顷地,我一年到头生不尽的闲气,操不尽的闲心!你七兄弟是家务事完全不管,千斤担子撂在我一人身上。这年头,人心不古,佃户们没有一个好东西。他们明地拐,暗地偷,看着几顷地,见打不见收的,吃剩下的才分给咱主人家。就这样一来二去,把佃户们惯得不像话,不掐掉一两家做榜样就没法弄了。”

赵狮子坐下去,半开玩笑说:“七少奶,这年头要那么多地有啥用?我看还不如你把地卖一顷换成枪,交给我,我准定孝敬你的黑白货比地里出产的要多好几倍。”

七少笑着说:“对,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七少奶笑着同意说:“卖地我倒不心疼。反正他这个人是鹰嘴鸭爪子,能吃不能挣;花钱像一股水,铁打铜铸的江山也会叫他踢零散。”

七少说:“你也别说我是鹰嘴鸭爪子,咱们俩是弯刀对着瓢切菜。”

七少奶抱屈地说:“你要是跟我一样,对佃户们绳子拉紧一点,也不至于在几年内出去了一顷多地!”

“咱家里两根大烟枪,又好拉扯①,地里出产的包缠不住,不出地有啥法子?”

①“拉扯”即交际。

“包缠不住?哼,你稍微睁开眼睛瞧一瞧,佃户们不敢无法无天地随便打拐,不是就包缠住了?”

“你可知道:男子治外,女子治内。家务事你多操一点心,还能算是抱屈么?”

“我倒不是怕抱屈。我怕伙计跟佃户都叫我得罪完了,你还要埋怨我大处不看小处看,不如你七少爷大马金刀!”

薛正礼劝说道:“本来这年头也只可睁只眼,合只眼,不能够太认真了。”

七少奶顺风转舵说:“谁不是睁只眼合只眼?我这个人生就的是刀子嘴,豆腐心,说要把绳子拉紧,实际上佃户们毫无管束。我自己也把世界看穿了,慌慌乱乱的,得过且过,结的冤仇多了没好处。咱又不想挂千顷牌②,只要马马虎虎地能够包缠住也就罢了。”

②封建时代曾经有过奖励巨富的办法,据说超过千顷以上,官府赐“千顷牌”以为褒荣。

赵狮子说:“你拔一根汗毛比穷人的腰还粗,屑来小去的事情不计较也好。别说你家里只有两根大烟枪,再加上两根也不会吸穷。”

“单凭吸大烟固然吸不穷,可是现在的世道不同往年,用钱的地方多啦。”七少奶拿起来桌上的水烟袋用左手抱住,抽出来插在水烟袋上的长纸捻,用长指甲弹落纸灰。把纸捻吹着后,她接着说:“前年大妹子出阁,办嫁妆就花了两千多块,家中旧有的东西还不算在内。大妹子在省城里读过书,嫌那不好,嫌这不好,东西都是她自己挑的。挑了许多洋货,虽是好看,就是不耐用,也不合老规矩……”

七少不高兴地说:“你懂得啥子啊,多管闲事!”

“我没有到省城里上过洋学堂,当然不懂!你不爱听你不听,我是闲对二哥提起来,难道连跟二哥叙叙家常你就不准么?哼!”

七少没有再说话,把烧好的烟泡安上斗门,向薛正礼和赵狮子让一下,自己噙着烟枪嘴吃吃地吸了起来。七少奶向七少的身上愤愤地剜一眼,不点水烟,吹熄纸捻,转向薛正礼接下去说:

“比如说,从前赔嫁妆都是赔的铜洗脸盆,一辈子也不愁用坏了;现在要赔个洋瓷盆,一碰瓷就掉一块。从前赔铜灯,现在赔洋灯,不说合规矩不合规矩,洋灯罩一碰就打,一烧就炸,还不如请吹糖人儿的来吹一套嫁妆省事!”

“现在洋货是时兴吗,”薛正礼笑笑说,困乏地躺了下去:“你看,土枪就没有洋枪值钱,水烟袋也没有洋烟方便。”

摸不清他的话是感慨呢还是真地称赞洋货,七少奶又吹着纸捻,低下头去,咕噜噜吸了一口水烟,然后吹出烟灰团,抬起头来说:

“东西耐用不耐用,合规矩不合规矩,跟我倒毫不相干。只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卖地卖粮食有啥法子?咱一没有经商,二没有做官,家中又没有摇钱树,聚宝盆,一切全指望祖上留下的这几顷田地。日子紧了,只得把佃户跟伙计们管得紧一点,背后落怨言也是活该了。”

一个小丫头送进来一个铜火罐,放在七少奶的脚边。但七少奶没有烤脚,她打个哈欠,懒洋洋地站起来,向她的丈夫说:

“等会儿你们饿了,喊伙计们下扁食也好,下鸡汤挂面也好。”随即她转向薛正礼:“二哥,你跟狮子在这儿拍闲话,我要到后头去了。”

七少奶走了以后,七少的话匣子就跟着打开了。话题三转两转,转到马文德和徐春椿将要打仗的消息上面,后来又转到杆子的收抚问题。陶菊生坐在火盆边不住地栽盹。他的干老子把他叫醒,用下巴指一指靠山墙的床铺说:

“娃儿,快到那个床上睡去吧,今晚上不回薛岗啦。”

“不要睡,”七少说,“等一会儿吃了东西再去睡。”

菊生踉跄地向床边走去,喃喃地说:“我不吃东西,不吃东西。”

“好吧,”狮子说,“早点睡去吧,明儿一清早我就叫醒你起来拜年。”

七少和薛正礼是什么时候离开这座屋子的,菊生一点也不知道。他在老鸹叫的时候从床上醒来;但没人叫他,他是被自己的尿憋醒了。

他睁开眼睛,向屋中各地方巡视一遍。虽然屋里很暗,但他的眼睛好,很容易看清楚所有的家具和墙上字画的轮廓。一切的布置依旧,只是人空了。靠后墙的那张大床,昨夜七少和薛正礼头对头躺在上面,现在枕头的位置依旧,但烟盘子拿走了。

“七少睡在后院。”他心里想。“干老子睡在他自己家里。赵狮子哪儿去了?”

他想了一会儿,觉得赵狮子的不在这屋中也许和昨晚他们所谈的那一件机密有关:但那究竟是一件什么阴谋,他仍然不能知道。因为怕冷,不愿意离开被窝,他望着地上的快要熄灭的火盆静静儿出神。后院中有轻微的人语声,他想着一定是已经接罢神,七少奶重新睡了。

忽然,他听见有人跳下矮墙来到院里,并且向他住的屋子走来。他赶快从枕头上把头抬起,紧紧地抑止呼吸,看着屋门。果然有人轻轻地推开门,拿着枪走了进来。看出来这位进来的人就是赵狮子,菊生快活地小声叫:

“狮子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 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