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夜》

第35章

作者:姚雪垠

幸而有不少蹚将在茨园玩耍,和老百姓合成一气,打得安浆糊的人马不敢近寨。安浆糊的队伍也只是对李水沫示威一下,原不想真正开火,看见茨园寨也有准备,装腔作势地攻一阵,等薛正礼们的救兵一到,就在苍茫的暮色中撤走了。

薛正礼和二驾带着一杆人出茨围追赶了一两里路,看看天已昏黑,恐怕吃亏,便占住地势放了一排枪,骂了一阵,收兵进寨。薛七少提着手枪从寨上下来,把二驾和薛正礼们一部分蹚将请到他自己家里,另一部分安排在别家院里,大酒大肉地招待起来。吃过饭,已经有更把天气,二驾叫薛正礼带着刘老义们二十几个人留在茨园,他同瓤子九带着其余的转回薛岗。为提防夜里万一有山高水低,薛七少从村中的小主户和佃户中派出去一些人拿着土枪,快枪,灯笼和梆子,到寨上守寨。薛正礼也吩咐他的手下人小心在意,轮流着到寨上走走。七少把他的前院西屋腾出来,又把东屋和南屋叫伙计们打扫干净,在地上生好火,又预备了几个大烟盘子和几种赌具,让杆子住在里边。把弟兄们的住处安排停当后,他端着烟灯把薛正礼和菊生带进内宅,让他们住在两间小巧温暖的书房里边。

“菊生,”七少说,“你要是现在瞌睡,就睡在那张小床上;要是不瞌睡,就在这儿烤着火玩。二哥,你躺下去,我替你烧一口解解乏。”

薛正礼坐在一张有顶棚的大床上,把盒子枪向床上一撩,弯下腰在火上烤起手来。七少走到靠山墙的茶几边,从包壶里倒出来两杯酽茶放在大烟盘子上,然后往床沿上一坐,脱掉两只双梁儿绣花绒靴,用皮袍后襟将双脚包好,向卷作枕头的被子上躺了下去。他凑在灯苗上吸着了一支纸烟,拿起烟钎子向镶银箍的牛角烟缸中蘸了一下,忽然停住手,抬起头来向薛正礼小声咕哝:

“这样弄下去,不是要跟马文德闹生涩么?”

“到眼下也讲说不着啦。”薛正礼向床上躺了下去,惋惜地说:“马文德既然给安浆糊一个团长名义,李管家的就心里不服,非要当旅长不成,可是马文德地自己还只是一们见成旅旅长哩。”

“可是安浆糊的实力不比咱弱啊。”七少重新蘸了一下钎于说。

“那,究竟他的出身嫩,单凭枪支多也不能叫人心服。”

七少把头放到卷作枕头的被子上,一面烧烟一面问:“收抚安浆糊,老马事前没派人来同水沫商量?”

“老马知道咱北乡杆子跟南乡杆子不对,所以事前不肯让水沫知道,只听到些风言风语。”

薛正礼和七少从南乡杆子的收抚谈到马文德要跟徐寿椿作战的谣言,后来又谈到初一五更派赵狮子干的那件事。据七少说,打死的那家人的本族到现在还没有进城报案,大概是不敢响了。他们嘀嘀咕咕地继续谈着话,陶菊生无聊地走到靠窗的抽屉桌边,从窗台上拿起一本书,拍去灰尘,看见暗灰的书皮上工整地写着《古文观止》四个字。他把书随便地翻了一下,又去翻别的书。窗台上堆的书有“四书”、“五经”、《唐诗合解》、《千家诗》,还有详注本《七家试帖诗》。这些书全不能供菊生排遣无聊,于是他就悄悄地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走出二门,听见东屋和南屋里冷清清的,只有抽大烟的吃吃声音,大部分蹚将都在西屋掷色子,大声地叫着,笑着,骂着,骰子也唰啦唰啦地在碗中响着。他任何赌博都不懂,也自小对赌博不感兴趣,就迟疑地停留在西屋门口,偷偷地看一看王成山是不是也在里边。那色子碗放在地上,旁边播一支蜡烛在萝卜头上,人们水泄不通地围了一圈:最前边有一排在地上蹲着,后边有三四排弯腰站着,轮到后边人掷时就向前挤一挤,俯下身子,从别人的肩头上探出胳膊。后边的人不住地向前挤压,前边的人不住地用脊背和肩膀向后反抗,使这个小小的人堆没一刻不在动着。菊生好容易发现王成山也夹在人缝中间,既不在前一排,也不在最后一排,身子随着人堆在动来动去。菊生走进屋里去在王成山的撅着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又把王成山的破棉袄的后襟用力一拉。王成山从人堆中直起身子,转过头来。一看是菊生在背后拉他,王成山赶快拉住了菊生的手,问:

“你怎么还没有睡?”

“我没有瞌睡。你赢了么?”

“我是闲看的。”王成山笑了一下说。

菊生想起来王成山没钱赌博,就把王成山拖到门口说:“不知谁在东屋吸大烟,咱们去烤火玩去。”

“不,我要到寨墙上瞅瞅去。你踉我一道去寨墙上玩一会儿吗?”

“好。”菊生点头说,十分高兴。

王成山拿着步枪;带着菊生,走出大门。外面的夜色黑洞洞的,伸出手望不见指头。幸而不远的寨墙上晃动着几点暗弱的灯火,他们就手拉手朝着灯火摸去。爬上寨墙,菊生不由地打个冷战,鼻尖和耳朵立刻都麻木起来。东北风像刀尖一样地割着脸颊。他赶快把头上包的大毛巾向下拉一拉,把双手深深地插进袖筒。灯笼边摊着一条稿荐①,上边蹲着两个农民,共同披着一条破被子,不住地轻轻打颤。一个农民怀里抱着一支土枪,低着头正在打盹;另一个有一把扑刀放在脚边,嘴里噙着一根旱烟管,烟锅中的火星儿差不多快要熄了。看见王成山和菊生走到面前,那位抽烟的农民慢慢地抬起头来,一面就地上磕着烟灰,一面说:

①指编织的草垫子

“啊,辛苦啦,吸袋烟吧?”

“我们都不吸,”王成山回答说。“今夜黑儿可是真冷呢!”

“冷?穿着皮袍子坐在屋里烤火倒不冷,只是咱没有那样好命。”

王成山听着这人说话的口气不顺,想不出什么话来。那个打盹的农民抬起头来,睁开眼向王成山和菊生打量一下,望望天空,说:

“要下雪了。”

王成山也说:“要下雪了。”

菊生抬头向天上望去,看见天空像一团墨似的黑,向远远的旷野望去也是一样。上下周围都是漆黑,只有挂在寨垛上的这些零零落落的纸灯笼在无边无涯的漆黑中发出来昏黄的光亮。寨墙上有人在敲着梆子,厌倦而无力地信口叫着:“天黑夜紧,把守好啊!”寨里寨外,偶尔有几声狗叫,和这单调的人叫声互相呼应。菊生原以为守寨是满有趣的,等到在寨墙上站一会儿,所有在心中想象的诗意都完了。他用肘弯将王成山推了一下,两个人又继续往前走去。

菊生和王成山又走了十几步远,看见前边有三个人影,瑟瑟缩缩地挤在一起,还听见这三个人在小声说话。等他们走近时,有一个守寨人咳嗽一声,陡然没有人再做声了。但几秒钟过后,一个守寨人把梆子敲了几下,用有节奏的大声叫喊:

“天黑夜紧,小心把守,都看清啊!”

“看清了,准备着哩。”另一个用有节奏的声调回答。

梆子又敲了几下,但第二次叫喊还没有发出,菊生和王成山已经到跟前了。三个守寨人有一个老头子坐着没动,其余的一个披着破棉袍,另一个披着狗皮,拿着梆子,从一堆麦秸上打着颤站立起来。他们从灯影中打量着菊生和王成山,让他们坐下吸烟。菊生和王成山同守寨人打个招呼,没有停留,小心地擦着倒塌的寨垛子走过去了。又走了十几步远,他们听见三个人又说起话来,便不约而同地把脚步停了片刻。

一个声音:“咱替谁拼命?咱还怕谁来抢走咱一根屌毛?我一共只剩了一亩半地,背了一身债,过年下断米断面,没有谁周济分文,×他娘守寨的时候用着老子!”

“弦子放低一点,”另一个声音说。“我要是没有老婆孩子一大堆,早就蹚了。你是种自己的地穷得不能过,我是种人家的地穷得不能过。眼看着就交荒春,到那时山穷水尽,揭①借无门,我看不下水蹚也不行了。”

①揭是一种很可怕的高利贷。

一个老头子的声音说:“蹚啦好,蹚啦好。趁你们还年轻,痛痛快快地干几天,也不枉托生人一场。”

第一个声音又说:“二爷你等着吧。终有一天咱干一个样子让你们瞧瞧!×他娘先放一把火……”

“喂,弦子放低!”

“(尸求),大丈夫敢作敢为,咱就是要说出来叫好主们听听!”

“你怎么喝醉酒了?”

“怕啥子?当不了屌毛灰!”

第一个声音的口气虽然硬,骨子里并不是毫无顾忌,所以终究没有把“放一把火”的话补说出来。第二个年轻农民显然很小心,赶忙重重地把梆子敲了几下,用有节奏的大声喊着:

“天黑夜紧,眼睛放亮,把守好啊!”

王成山和菊生互相地看了一眼。虽然他们谁也望不见对方面孔,但他们都感觉着和对方交换了一个会意的微笑。于是他们又向前走了起来。

寨墙上实在寒冷,菊生的脚渐渐地失去知觉,直麻木到膝盖下边。又巡视了一会儿,他拉着王成山摸索着下了寨墙,一脚高一脚低地向七少的宅子摸去。刚走到麦场旁边,前边出现了两个人影,也朝向七少的宅子走去,一边走一边嘁嘁喳喳地小声说话。起初他们以为前边的这两位也是蹚将,但跟了一段路,仔细地听了听,他们判定这两位就是本村的庄稼人,跟杆子没有关系。走到七少的大门口时,两个人影向左边一闪,看不见了。菊生和王成山觉得很奇怪,在大门口立了片刻,再也找不到一点踪影,也听不出二点动静。他们正在狐疑着,一个打更的提着一盏昏昏不明的小纸灯笼,敲着破锣从右边走来。打更的缩着脖颈,夹着膀子,将一顶破毡帽嵌到眼窝,沉重地呼吸着,瑟缩地颤抖着,低着头从七少的门口走过。灯光一闪一闪地转过了一棵大树,在一个墙角边突然消失,破锣声响着响着,渐渐远了。

“找找去,”王成山提议说,“我不信那两个货能够入地!”

王成山同菊生走过了那棵大树,发现一座孤零的矮小的草屋中露出灯光,里边闹攘攘的有许多人小声说话。他们蹑脚蹑手地走到门口,把眼睛贴着门缝,看见有十几个青年农民挤在小屋中,强娃和胜娃也在里边。小屋的后墙上挂着一幅关公像,神桌上蜡烛辉煌,满炉焚香。有几个青年等得不耐地纷纷催促:

“他来不了咱们就不等了。快点磕头吧,不要等了。”

一个青年说:“稍等一下吧,他说他马上就到。我们趁这个时候请大哥先说几句话让咱们听听。大哥,”他转向一位瘦子说,“你先说一说,说一说!”

众人附和说:“对,对,老大哥先说几句话!”

“要说的大家刚才都,都说了,我还有啥子说的?”

“不,不,你一定得说几句!”

“你随便说几句,新娃哥再不来咱们就不等了。”

“我×娘新娃哥到这时候还没有腾出身子,真是急人!”

“别管他,那么老大哥你就快说吧!”

在众人纷纷催促之下,那位被呼做老大哥的瘦瘦的青年农民略微地有一点不好意思,磕去烟灰,把烟袋往胳膊上一挂,站起来讷讷地说:

“大家叫我说,说几句,我有(尸求)话,说来说去还不是那个意思?咱薛二虎是吃过粮的,回来住了一冬天,没有啥意思,马上咱还要出去穿他娘的二尺半。各位兄弟也都有大,大,大志气,不愿意在家里打,打牛腿,好极!在外边混事跟在家做庄稼可不一样:在外边全指望朋,朋友,他娘的朋友们你帮我,我帮你,讲个义气。今晚大家结义之后,有,有福同享,有祸同当……”

屋里静得连灰星儿落地上都有声音。但他正说着话,菊生和王成山听见背后有匆匆的脚步声走来,赶快踮着脚尖儿离开门口,贴着墙躲在黑影里。走来的青年把门一推,走进屋去,随即又返回身探头门外,用眼睛向左右黑影里搜寻,怀疑地问:

“那谁呀?有人么?”

王成山心虚地把菊生抗了一下,从黑影里站出来,不好意思地说:

“没有人,是我,查寨的。”

“不来屋里烤烤火抽袋烟吗?”

“不啦,不啦,俺们该回去啦。”

好几个人已经伸着脖子把头探出门外来,很客气地让王成山和菊生进里边烤火吸烟。王成山和菊生不敢再打搅人家,赶快一面推辞着一面走开。转过大树,菊生悄声问:

“刚来的这个不是给七少家做饭的新娃么?”

“哎!他们是在这里拜把子哩。”

“你看,他们都不愿再做活了。”

王成山没有再说话,感慨地咂一下嘴chún。他们走进七少的院子里,萌生同王成山到西屋望一望。王成山留下烧火。菊生自己回到书房去。菊生刚刚在床上躺下,七少奶提着铜火罐,抱着水烟袋,叮噹叮噹地走了进来。

“二哥你想想,”七少奶倚着靠窗的书桌说,“咱们为的啥?你下水有一半是为了你七兄弟,他还不是为着茨园寨这些有钱有地的自家屋的①?其实咱已经打瓦啦,咱怕啥?人家长门跟二门正发正旺,拼命放帐,拼命置地,方圆几十里谁能敢比?要不是你七兄弟在乡下结交蹚将,替他们遮风挡寒,哼,你看他们还能够发财不能!”

①自家屋,即本族,尤指近族。

“哎,你真真啰嗦!说这话有啥意思呢?”

“啥意思?我不能让你一个人不要命地混,叫长门跟二门白捡天大便宜!”

七少不胜其厌烦地说:“走吧!走吧!我就不爱听你说这些话!女人家见识浅,偏偏要多管闲事!”

七少奶愤怒地把铜火罐往桌上一放,腾出右手来向七少恶狠狠地捣几指头:

“哼,算我见识浅,终有你哭不出眼泪的时候!”

薛正礼劝解说:“不要生气,只要全村子能够平平安安的,我跟七少也不枉糊一身青泥。”

七少说:“二哥你不要劝她,她就是好啰嗦,不管该说不该说的话她都要说。”

“好,咱两个打手击掌,从今后我再说你一句话叫我的嘴上长疗!”

七少奶愤愤地走出书房,回到上房里大声地喊几句新娃,得不到答应,自言自语地说:

“新娃这东西也越来越可恶,这么早就去睡了!”

菊生的身上冷得打颤,连忙把被子向上拉一拉,蒙住了头。但他胡思乱想着,很久很久才入睡多。他做了一个可怕的凶梦,梦见到处都是大火,他东逃西奔,逃不出火的海洋,眼看着许多人烧伤了,烧死了,许多人跟他一样的在火海中哭叫着东奔西逃,没有出路。到了鸡子开始叫明的时候,他出了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 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