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夜》

第06章

作者:姚雪垠

跟着王三少十天以来,如今是陶菊生第二次往票房去探看他的二哥。近来杆子大起来,票也多了,时常在白天移动,晚上盘住。在白天移动时,菊生总是远远地望着票群,直到能看见二哥和别的同伴为止。他的二哥芹生也一面走一面拿眼睛偷偷地寻找他,希望他走近票群,好趁机会说几句话。芹生们这几位“远方朋友”已经不再像初来时受优待,除张明才跟着二驾①做小伕子之外,留下的都被看票的用绳子绑了胳膊,和别的票一道吃,一道睡,早晨连脸也不让洗了。因为这种情形,菊生很少向他的二哥走近,害怕看芹生那一副愁苦的面容和绝望的神情。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只要看不见受罪的芹生,他就会忘掉忧愁,同王成山玩耍得很快活。一见芹生,他的心立刻主充满痛苦,为以后的日子发愁。好些次他想去票房看二哥,都因为这原故没有去成。三天前还是芹生托瓤子九派人叫他,他才和王成山去了一趟,回来后背着人流下了几滴眼泪。

①“二驾”又称“二管家的”,即杆子的副首领。

如今陶菊生拼命地向票房跑去,虽然心里充满了恐怖和悲哀,却噙着泪流不出来。愈跑近票房,他的心愈跳得厉害,脑海愈混乱得不能够考虑问题。刘老义叫他赶快替二哥讲情,但怎样讲情,拿什么资格讲情,他完全没有考虑。听见院里传出的皮鞭声,哀哭求饶声,刹那间他觉得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他的胆突然一软,踉跄两步,险些儿栽倒地上。幸而他抓住一株小树,停下来定了定神。他打算听一听是不是二哥的声音,但因为他的耳膜上轰轰乱响,终究没力量分辨清楚。就在这当儿,他才想起来他自己也是一个票,根本没资格替二哥讲情,纵然讲情也不会有效。他有点踌躇了,后悔着没有恳求刘老义或王成山同他一道来。但一阵更惨的哭叫声刺透了他的心,他把手中的小树猛力一推,不顾一切地继续又跑,同时眼前闪变着血与死的幻影。

跳进大门,看见大厅柱子上绑的是另外一个人,陶菊生就一直向厅里跑去。在大厅上给票们苦刑受的是独眼的李二红和车轴汉赵狮子。菊生近来和他们混得很熟。赵狮子一看见菊生跑进来就停下鞭子拦住他,说:

“你是不是来替你二哥讲情的?你来晚了一步,他们已经把他拉出去枪毙了!”

“是呀!你早来一步就好啦!”二红跟着说,很同情地注视着他的眼睛。“这是管家的下的命令,任凭天老爷讲情也是瞎子打灯宠。可是你要是早来一步,弟兄俩还可以见一见面!”

“你二哥临走出院子时,嘴里还不断地叫着:‘菊啊!菊啊!菊啊!……你们让我再看菊生一眼吧!’”赵狮子摹仿着哭求的声调说过后,又加上一句:“我听着他临死还叫着你的名字,心里也怪难受的!”

“谁心里不酸辣辣的?”二红望一眼狮子说。“娃儿,你快点到南坡去看一看,问老百姓找一条箔子把尸首卷起来埋到地下,下早点下手就要给皮子①吃光了。”

①土匪中把狗叫做“皮子”。

菊生一直像木头一样地立着不动,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到这时候,他已经不再感到特别难过,也不感到害怕,只是觉得腿软,手指打颤。他的含泪的大眼睛向两个蹚将的脸孔上迟钝地转来转去,却看得极不清楚。忽而他看见的是他们的脸孔,忽而是一个枪毙人的场面,又忽而是二哥的尸首躺在荒凉的田野上,旁边有一条瘦狗和几只乌鸦。但他的脑海是那么混乱,就在这同一片刻,他竟忽而又觉得这不过是一场噩梦,一会儿就会醒了。

“你自己去怎么能成?”赵狮子推着菊生的肩膀说。“你快去求求瓤子九,叫他带你去,或叫他派个人跟你一道。”

“走,娃儿,”二红拉住菊生的胳膊说,“你大概不相信你二哥给送回老家了,我带你到票房看看。”

票房设在同院西屋,票住两头,看票的住在中间。一进票房,二红就大声说:

“看吧!我说你二哥给枪毙了你不信,你要能找着他,老子趴地下让你骑上!”

瓤子九正躺在烟灯旁边睡觉,口水沿嘴角淌到下颏上,黄胡子挂着鼻涕,安静地扯着鼾声。显然的,刚才厅中的鞭子声,哭号声,以及赵狮子和二红的叫骂声,对这位快活人物的睡觉都没起丝毫影响。看票的有的对菊生露一下笑容,有的很淡漠,有的带着又像同情又像玩笑的口吻说:

“唉呀,你别想再看见你二哥了!”

当李二红拉他向里院来时,陶菊生曾忽然生出来一线希望:可能赵狮子和二红是故意吓他玩的,二哥只不过被他们打伤罢了。他的心口狂跳,呼吸急促。把两个房间匆匆地看了一遍,他一线希望霎时消灭,再也不能不相信这一个早就料到的不幸结局。因为腿颤抖得非常厉害,他用劲扶着门框,望着胡玉莹,艰难地哽咽着问:

“他……到哪里去了?”

胡玉莹向站在菊生背后的李二红胆怯地望一眼,半吞半吐地回答说:“刚才管家的派人把他叫了去,不知道有啥事。”

“(尸求)事情!”二红把独眼一瞪说。“送他回老家的事情!”

趁二红走向瓤子九的烟榻旁点燃纸烟的机会,胡玉莹赶忙对菊生挤挤眼睛。另一个坐在门后的老头子也偷偷地摇摇手,安慰说:

“别怕,刚才撕的是另外一个票。”

“这是我舅,”胡玉莹看着说话的老头子对菊生说,“他昨天来探听我的下落,也给他们留住啦。”

急于要弄清楚二哥的生死问题,菊生没工夫向老头子打听他自己的家庭消息,紧跟着追问一句:

“我二哥还会回来么?”

独眼的二红走过来,冷笑一声:“哼!你等着他的魂灵回来!”

菊生虽然是一个带有英雄色彩的孩子,但到了此刻,他再也不能在蹚将们面前保持着勉强的镇静了。他也不去叫醒瓤子九,也不向看票的蹚将们打个招呼,一转身向外就跑。跑过大厅时没看见赵狮子,却瞟见那个挨打者已经被悬空吊了起来,垂着头有气无力地细声呻吟。跑出大门没有多远,他听见李二红从后边赶来,一面唤他,一面大笑。知道他自己跑出村庄会使蹚将们生出疑心,于是他回头向二红看一眼,转向他自己的住处跑去。他一面跑一面盘算着叫王成山陪他去收埋尸首的许多问题,顾不得哭一声,也没有掉下眼泪……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长 夜》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