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12章

作者:姚雪垠

从消灭了张令和彻底击溃了秦良玉两支川军以后,罗汝才同张献忠再也没有遇到大的战争。他们从达州往北,几天后突然向西,奔袭剑阁,随即出剑阁,到广元,知道通往陕西的关口都有重兵封锁,就折而向南,在梓潼打个胜仗,从绵州进袭成都不克,沿沱江顺流而下,似乎要去攻重庆,忽然从永川转而向西南,破了沪州。他们在沪州稍作休息,从南溪、荣县、仁寿……一路北进,绕过成都,在德阳、什邡、金堂一带稍作休息,补充了粮食,人马向东,进军神速,于除夕的爆竹声中破了巴中;休兵三天过年,然后偃旗息鼓,行踪诡秘,急趋开县,在开县的黄陵城杀败了前来堵截的猛如虎,扬长东去,毫无阻拦,出了四川,随即破了襄阳。……

如今在罗汝才的心中,这一段同张献忠联兵作战的历史永远过去了。他需要摆脱献忠,所以在退出襄阳不久就经过好商好量,同献忠分手了。趁着左良玉猛追献忠不放,他迅速扩充人马,加紧练兵。他担心左良玉在打败了张献忠之后,回头打他,所以同吉珪和一些亲信将领商议多次,决定派罗十到伏牛山中看一看李自成的态度。经过罗十的两次往返和刘体纯的一次前来,罗汝才决定了来河南与闯王合兵的大计,今天就要同闯王会面了。

李自成同罗汝才已经有五年不曾见面,所以今天罗汝才的前来相就,标志着战争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开始确立了李自成在起义群雄中的中心地位。他和左右亲信文武很清楚曹操前来相投的重大意义,所以在事前研究了同曹操会师以后的一些问题,也充分做了一些欢迎的准备。

罗汝才因为急于同自成会面,所以离开大军,只带少数亲将和谋士吉珪率领标营轻骑数百人,随同到淅川境内相迎的刘宗敏和牛金星向邓州境内奔来。当他们由刘宗敏和牛金星奉陪到达李官桥和厚坡之间的一个荒凉的小山街外边时,李闯王已经在那里等候。自成命几千骑兵在路旁列队相迎,旗帜鲜明,甲仗耀眼,人强马壮,部伍整肃。这种军容,在当时各家农民军中都不曾有。吉珪在心中赞叹说:“李自成确实不凡!”在锣鼓与鞭炮声中,李自成率领军师和众将领将罗汝才和吉珪迎接到小街上休息,略叙闲话,然后驰往张村。尽管李闯王极其隆重地欢迎汝才,见面后握手话旧,十分殷勤,但吉珪的心中有一种沉重感觉;到张村之后,心情更为沉重。

酒宴散后,李自成同罗汝才和吉珪在帐中继续深谈,只有刘宗敏、牛金星和宋献策相陪。自成问了问近两年革、左各营的情况,接着就说:

“曹哥,今日你来,我这里全军上下都是一片欢腾。你我齐心协力,不愁不能在两三年内打出个大好局面。我们俩原是拜身,你是哥,我是弟,不是泛泛之交。遇到军政大事,我俩商量着办,我要多听你的主见。你我事事推心置腹,咱闯、曹两营几十万人马就变成了一股绳儿,可以无敌于天下。我手下的人马也就如你自己的人马,决不会有谁将你曹帅当外人看待。我的手下将领倘有谁对你有不尊重的地方,我或罚或斩,决不姑息!”

汝才笑着说:“我知道你不会像敬轩那样待人。我虽然同敬轩也是多年好朋友,可是他常常盛气凌人,好像我非依靠他不能活下去。我倒是从大处着想,可以忍耐,小事不去计较;不好办的是我的手下将士常常憋了一肚子气,再合伙下去反而更为不美,所以率全军前来就你。我有言在先:我是来投你,奉你为首。你念起我俩原有拜身之谊,瞧得起我,叫我做你的帮手,我就心满意足了。今后用不着再说我是哥,你是弟。你是主帅,主帅就算是兄长吧!”

自成说:“也不能说以我为主帅,咱两人共同当家,有事一起商量。”

汝才说:“话不能这么说,家有千百口,主事在一人。我们两家合营,人马几十万,就应该奉你为主,才好同心协力作战。你是元帅,我做你的帮手,天经地义。我手下的大小头目,没有人敢说二话。他们谁不听你的将令,我立斩不饶。”

牛金星笑着说:“曹帅前来会师,要奉闯王为主,这话本来是早就说过的,也是人心所向,众望所归。今日请闯王不必谦让,还是商议大事要紧。”

宋献策接着说:“曹帅此次前来会师,自然是诚心尊奉闯王为主。两家将士必能和衷共济,戮力杀敌。事成之后,共享富贵。自破洛阳之后,全军将士推戴闯王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这是当前的正式名号,早已向全军宣布使用。一个多月前,特意在得胜寨筑坛拜天,大元帅坐在坛上受众将拜贺,好不隆重。今日曹帅来到,也需要有一个名号才好,不知曹帅意下如何?”

罗汝才在来之前已经知道李自成改称大元帅的事,却没有认真考虑他自己应该有什么正式称号。他抱的态度是“瞧瞧看”。现在听宋献策一问,他带着无可无不可的神气,点头微笑,偷偷地瞟了吉珪一眼,随即回答说:

“我虽然也造了十几年的反,目前手下有不少人马,可是我从来没有雄心大志,只能做个帮手,因人成事。跟张敬轩在一起我是敬轩的帮手,如今来跟着闯王,自然是闯王的帮手。做个帮手,有名号也好,没有名号也好。如今闯王的军制还没有定,捷轩他们也都还没有正式官衔,你们也不用急着给我安排什么官衔吧。将士们尊敬我的就称我曹帅,不客气的熟朋友也可以叫我老曹或叫我曹操。难道我来是争什么名号的么?”

自成赶快说:“曹哥的话虽如此说,但是你在军中所处的地位与捷轩们不同。目前军制还没有定下来,别人可以暂时没有正式称呼,你不能没有正式称呼。不然你就不好同我一起统率全军。”

汝才笑着问:“给我个什么官衔?”

牛金星说:“既然全军以闯王为首,曹帅的称呼自然要在众将之上,比闯王略逊一等。全营将士已经推戴闯王为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并议定以后军中不再另设元帅。经鄙人与宋军师和捷轩将军等在闯王面前商议几次,拟推戴曹帅为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这个称号,不知曹帅心中以为如何?倘有不妥之处,容俟大家再议。”

罗汝才原来听说去年冬天有宋献策献什么谶记的事。心中并不高兴,也不相信。根据他同吉珪的看法,那“十八子主神器”的图谶大概是宋矮子弄的玄虚,替自成欺世盗名。现在他也不满意李自成自称是“奉天倡义”。他们也不十分相信明朝的气数真正将尽,将来的江山就是李自成的。他们来就李自成,只是因目前形势——既不能同张献忠继续合作,又不能单独对抗左良玉——迫使他与自成暂时结合,根本无意拥戴自成成就大业。他同吉珪原来料想李自成会给他个副元帅的称号,却未料到给他个大将军的头衔。在片刻之间,罗汝才笑而不言,向吉珪扫了一眼,却发现吉珪正在望他,分明是催他赶快说出同意的话。他欣然说道:

“承闯王和各位厚意,给我一个大将军头衔。我这个人无德无能,实不敢当。我只想跟捷轩们一样,辅佐闯王打天下。给我这么高的头衔,我这块料能受得了么?你们把我这块料抬得过高,岂不是硬要折我的福?”

宋献策赶快说:“曹帅在义军中资深望重,威信素孚,请勿谦辞,辜负闯营全体将士推戴之诚。目前军制草创,多有未备。大元帅之下不拟再设元帅,大将军实与副元帅相等。”

牛金星接着说:“曹帅原是早期义军十三家中一家之主,今日前来辅佐闯王,共建大业,自然位在捷轩、一功等众将之上。大将军既与副元帅相等,只有曹帅居此高位,众人心中才服。”

曹操哈哈大笑,说:“罢了,罢了!承咱们李闯王念起我是结拜兄弟,又承你们大伙儿瞧得起我,给我个大将军头衔,还加上‘代天抚民’四字,‘威德’二字,实在够尊敬我啦。在咱们李闯王面前,我曹操甘拜下风。别说大将军等于副元帅,就是比副元帅矮一个肩膀,我老曹也是受之有愧,心中只有感激的份儿,嘴里断无二话可说。只是我手下的将士们都叫惯我‘大帅’,别营将士也都叫惯‘曹帅’,怕一时改不过口来。”

刘宗敏知道曹操的话中有话,就说道:“这没啥。正如我们闯营将士,大家向自成叫惯了‘闯王’,那就还叫下去吧。如今只在发出的文告上使用‘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这个称号。今后你的正式称号虽然是‘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我们大家仍不妨叫你‘曹帅’,你的手下将士也不妨叫你‘大帅’。暂时用不着勉强大家改口。大家只须心中明白,两营会合之后,全军中只有一个大元帅,就是闯王。闯王之外,不另设元帅,也不设副元帅。”

罗汝才虽然心中不愉快,但是他连连点头,说:“这样好,这样好。理该如此。”

李自成笑向吉珪问:“对曹帅的这个新称号,吉先生尊意如何?”

吉珪欠身回答:“闯王与曹帅是小同乡,又是结拜兄弟,情谊非同一般。曹帅前来相就,实想助闯王一臂之力,早成大事,其他何足计较。今承宋军师与牛先生等议定,且蒙闯王同意,称呼曹帅为‘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不惟曹帅欣然拜受,我想曹营全体将士也将会感激鼓舞,更愿为闯王效命。”

自成说:“曹帅的这个称号,当在两三天内向全军隆重宣布。至于合营后有一些重要事项,如关于粮饷分配、军纪军令等等,需要商议的,请吉先生同牛先生、宋军师在一起商议妥帖,规定办法,禀报我同曹帅,以后就按照你们商定的意见办事,不得违误。曹哥,你看如何?”

罗汝才点头说:“我看这样很好,很好。”

闯王同他们又谈了些闲话,因见罗汝才等连日路途劳顿,便亲自带他们到准备好的军帐中,让他们睡下休息。

三天以后,罗汝才的人马都到了。李自成将文渠集让出来,给罗汝才安扎老营。罗汝才的人马就驻扎在文渠周围,东到十里铺,西南到半扎店。邓州的百姓本来很苦,如今凡是罗汝才部队驻扎的地方,鸡、羊、牛、驴,随便被曹营宰杀,姦婬妇女和掳掠丁壮的事情也不断发生,强姦不从的妇女常被杀害,遭到强姦的往往自尽。因此,老百姓纷纷逃避,而逃出去以后又往往被土匪洗劫和杀害。这种情况,自然都瞒不住闯王的耳目,也没有出他的意料之外。刘宗敏听到这些消息,虽然也在意料内,却忍不住大为生气。他走进闯王帐中,恰遇中军吴汝义正在禀报曹营扰害百姓的事,听了后更加生气,向闯王说:

“闯王,曹营这样下去可不行啊!如今曹操奉你为主,远近百姓都把曹营的人马也看作你的人马。他们这样搞法,不是往你的脸上抹灰么?咱们天天说闯王的人马是仁义之师,一向剿兵安民,秋毫无犯,却在你的大旗下来个曹营,将咱们的好名声败坏啦。闯王你得请老曹来商量商量,严申几条军纪,不许再这样下去!”

自成冷静地望他微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却转向吴汝义问:“子宜,我叫你派人去查听王吉元的老娘下落,查听到了没有?”

吴汝义回答说:“去的人还没回来。只要还没饿死,就会找到。”

自成沉吟说:“怕的是已经饿死或逃荒在外。我们既然来到邓州地方,总得用心找一找。倘若找到,要多给她一点粮食,再留下几两银子。”

吴汝义说:“我怕给她留下粮食和银子也是祸。”

闯王说:“你想的也是。你斟酌办,总得救她不饿死才是。要是这位妈妈还不太老,能骑驴子,就将她接到军中,随着老营。”然后他对刘宗敏说道:“捷轩,你坐下,急的什么?曹操能够率领他的全营前来投我,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军纪,过几天是要同他谈的。如今他的全营人马刚到,一切事乱哄哄的,咱们也只能睁只眼合只眼。你想想,曹操出川的时候只剩下两三千人,破了襄阳之后,不过半年光景,手下增加了将近二十万人马。怎么能将纪律整顿得好?再说,曹操自己就嗜酒贪色,女人弄了一大堆,还有戏班子和女乐几部,对手下将士们就不好管的严紧。”

宗敏说:“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曹操为人很狡诈,如今他虽然奉你为主,我们还得多加提防。第一件,要防他在紧要关头再动了投降朝廷的混蛋念头。第二件,要防他在你的大旗下打仗不肯出力,却拼命地增添兵马。你看,破了襄阳之后,他虽然同敬轩继续合伙,却各自行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