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13章

作者:姚雪垠

罗汝才遵照李自成的指示,将他的人马开到伏牛山区,驻扎在鲁山西乡一带地方,他自己的老营设在离得胜寨不过十里的一个寨中。自从前年夏天离开房县境内以后,他的部队难得这样一个安然休整的机会。从这一点说,他和手下的将士们都认为来投李闯王这步棋走对了。而且军队所需粮食都基本上由李自成近来专设的粮秣总管供给,不必由他操心。他自己的手下将领有时也攻破什么山寨,那只是为增加外快,并非为搜集粮秣所必需。李自成这时由于罗汝才来投,声势更盛,方圆二三百里以内,乡绅大户都心惊胆战,向他输献粮食和银钱。倘有胆敢凭仗险要山寨顽抗的,多被李自成派人去攻破山寨,严加惩治。由于破洛阳所得的粮食和金银财宝尚多,加上士绅大户的源源输献,所以他乐意满足曹营的粮饷需要。一则借以笼络曹营将士的心;二则避免曹营过多地騒扰百姓。遇有重要问题,他不是请汝才到得胜寨来,便是他亲自去汝才老营,商量而行。罗汝才和他的亲信将领们过去常因张献忠的盛气凌人而心中不平,如今见李自成以礼相待,都觉满意。原来罗汝才和他的将领们尽管口头上说要拥戴闯王,但心里准备着倘不如意,随时离开闯王而去,自奔前程。如今在伏牛山中驻扎下来,日子稍久,背后没人再咕唧拉往别处的话了。

到了八月下旬,曹操正要同闯王将人马开往汝宁府附近时候,传来了张献忠因骄傲轻敌而被左良玉等官军打败的消息,又说他因大腿上受箭伤较重,不能驰马,在信阳附近遇到左良玉的追兵,又打一仗,败得更甚,献忠兵溃后下落不明。罗汝才很担心张献忠被官军消灭,会使他自己从此孤立无援,私下对吉珪说:

“敬帅上月破了郧西之后,饥民和土寇纷纷响应,本来局面很好,正可大有作为,不料连吃败仗,落到全军溃散的下场,实在可惜!”

吉珪说:“为我们曹营计,利于群雄并存,互相牵制,而不利于统一在一个人的旗号之下。敬帅是否从此败亡,还很难说。我们要派一些人去信阳和确山一带山中探听消息,倘能救他,必须火速相救。只要有敬帅这个人在,他的西营就灭不了,不难重振旗鼓。”

汝才点头说:“对,对。我已经命中军多派人打探消息,还可以加派些人。可惜咱们在此地只有三四天的时间,一旦离开这里,军情变化不定,想同敬轩互通消息就多些困难啦。”

关于闯、曹大军将开往新蔡和汝宁一带同官军作战的事,是前天夜间在闯王老营中会议决定的,但是只向重要将领中传了大元帅的军令,下边头目们尚不知道。据确实探报:新任陕西、三边总督傅宗龙和保定总督杨文岳准备在汝宁附近会师。闯王决定亲自同汝才前去,一举将这数万官军歼灭,然后去进攻开封。吉珪听了汝才的话,想了一下,说:

“估量傅宗龙同杨文岳在汝宁会师是在九月初间,所以闯王决定我们的出征大军将在西平和遂平之间休息数日,然后向汝宁官军进攻。遂平与确山相邻。倘若敬帅逃在信阳和确山之间山中,只要我们探明真实下落,到遂平以后设法救他,反较容易。如果他听说我们曹营到了遂平境内,也会前来寻找麾下,或者差人暗将他的消息告知。我看,敬帅尽管有脾气粗暴和盛气凌人的短处,但平日对部下恩情甚深,他那四个养子和白文选、马元利诸将断不会全部阵亡,不阵亡就必会始终相随。只要这一群亲信将领仍在,敬帅的事业就不会完。目前群雄纷争,四面八方都有战乱,而闯王声势日盛,最为朝廷所注目,丁启睿和左良玉断不会死死地穷追不放。敬帅倘得喘息机会,重振旗鼓将是指顾间事。麾下在敬帅困难时援他一把,他必将终身感激不忘。闯王纵然用心深沉,为当今枭雄,也不敢奈何麾下。”

汝才连连点头,同吉珪相视而笑。忽然一个亲兵进来,禀报说闯王的中军吴汝义来了。随即吴汝义进来,恭敬地向汝才行礼,又向吉珪行礼,然后对汝才说:

“大元帅命我来向曹帅禀报一件小事。另外,请曹帅同吉先生驾临得胜寨议事。闯王现在老营等候。”

汝才说:“坐下,坐下。一件什么小事,小吴?”

吴汝义说:“昨晚得到探报,张敬帅在郧阳西边吃了败仗,西营有八哨人马溃散在淅川边境一带,准备投降官军。大元帅来不及同曹帅商量,连夜差人飞马前往镇平境内,命谷子杰速往淅川去将这八哨人马招来。倘若他们不肯来,就将他剿灭干净,决不许他们投降官军,也不准他们打着张敬帅的西营旗号扰害百姓,在张帅的脸上抹灰。”

汝才虽然心中不悦,却赶快笑着说:“闯王如此迅速决定很好。像这等事拖延不得,迟则生变。我昨夜才同闯王商定了去汝宁作战的事,今天又有什么重要大事儿商议?”

汝义说;“要商议什么大事,闯王没有言明。得胜寨老营中每天都有各处细作和探马禀报军情。大概军情上有了新的变化,所以闯王请曹帅同吉先生即速驾临得胜寨老营议事。”

汝才问:“是不是张敬轩那里有了什么重要消息?”

“也有探马回报了张帅的兵败消息和丁启睿、左良玉的行踪,但不知闯王请曹帅去是不是商议张帅方面的事。”

“好吧。你先回去,我同吉先生随后就到。”汝才掩藏着心中的一团疑云,又笑着说,“你得告诉你们的老营司务,替老子准备点好酒好菜。你们闯王是俭朴惯了,我可是不打算亏待自己!”

吴汝义笑着回答:“请曹帅放心,除缺少女乐之外,老营司务会用心准备曹帅爱吃的好酒好莱。”

等吴汝义走后,罗汝才吩咐亲兵备马,脸上登时收起了笑容,露出来烦恼神色,望着沉默的吉珪说:

“敬轩的手下有八哨溃到淅川边境,大约有两万人马。群龙无首,谁给粮草就会归谁。遇到这样机会,自成连向我打个招呼也不肯,连夜派人去了。如此日久天长,只有闯营增添人马的机会,没有咱曹营增添人马的时候!”

吉珪点头,转动眼珠,右眉上边的那个黑痣和几根长毛动了几动,微微冷笑说:“这并不出我们所料。像这样事,以后还会再有。我们既奉闯王为首,就不能明的与他去争,也不可露出二话。天下事原无一定之规,贵在随机应变。把戏是假的,看谁玩得出色。难道咱就只会呆坐不动,看着他闯营不断地增添人马?”

“咱们曹营当然也要不断地增添人马。”

“对啦,闯王并没有捆住咱们的手脚!有此一件小事,正好提醒我们。麾下何必心中不快?”

“倘若我们也不断增添人马,难免不招自成之忌。”

“我们当然要尽量做得不招闯王之忌,但也不要十分害怕。将来他会不会吃掉我们,关键不在一个忌字上,倒要看咱曹营是一块软肉呢,还是一块硬骨头。倘若咱曹营是一块硬骨头,闯王纵然想吃,也没法吞下肚里。倘若咱曹营兵强马壮,外结西营与回、革五营为援,李闯王纵*火并,岂奈我何?”

汝才笑着说:“你我都想在一个路子上!”停一下,他向吉珪问,“自从咱们遵奉自成为盟主,自成的声威日隆,羽翼更为丰满,俨然是救世之主。闯营上下,到处宣扬李闯王如何仁义,又宣扬宋孩儿献的谶记,很能蛊惑人心。子玉,请你说老实话,大明三百年江山真会灭亡在闯王和咱们的手中么?”

吉珪轻轻摇头,说道:“虽然自古无不亡之国,但大明既有三百年江山,纵然国运艰难,也不会骤然而亡。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何况是万里江山?大帅难道也信李闯王能得天下么?”

汝才说:“我是想知道大明的气数是否已尽,好为咱曹营决定何去何从。倘若大明气数果真已尽,李闯王合当有天下之分,我不妨早日死心塌地,拥戴他成就大事,以后不愁无功名富贵可享。子玉,你是有学问的人,又懂风角六壬一类名堂,是个好军师。你说我的想法可是么?”

吉珪连连摇头,说:“大帅之言差矣。我常常夜观天象,虽有时荧惑犯紫微垣,帝星不甚明亮,狼星芒角动,其色赤,均是天下大乱之征,尚非改朝换代之兆。且大明开国于金陵,目今东南王气方盛,可见大明气运尚非全衰。何况麾下原是曹营主帅,声威原在李帅之上,目前虽奉李帅为盟主,实与张、李共成鼎足之势。今后如万一李帅称帝,众将领可以在李帅前三跪九叩,以头触地,匍匐称臣,麾下能甘心为之乎?即令勉强能行,李帅怎能放心?故若李帅能得天下,众将领可以在新朝随班拜舞,安享功名富贵,而麾下虽慾如今日拥兵自卫,歌舞饮酒,横行中原,不可得矣。”

罗汝才的心中猛然一惊,微笑点头,说:“子玉,嗨!你真是我的良师益友!”

吉珪用阴沉的目光望着曹操,好像逼着他认真想想,停了片刻,接着说:“再说,莫看眼下李帅声势日盛,自命为‘奉天倡义’,好像来日的江山定然归他为主。他还在大元帅的称号上加‘文武’二字。大帅可知道这‘文武’二字什么意思?”

曹操随口回答:“这‘文’么,指他平时喜欢读书,识文断字,并非粗人;这‘武’么,指他能打仗,会治军,胸有计谋。”

吉珪捻须一笑,说:“非也,非也。这‘文’啊,是指他能救民水火,治理天下;这‘武’啊,是指他能够战胜明朝,削平群雄,统一江山。《书经》上称颂帝尧是‘乃圣乃神,乃武乃文’。他李帅俨然以半个帝尧自居!哼,我就不服!”

曹操心情沉重,说:“张敬轩、老回回、左金王贺一龙都不会心中点头。”

“大帅,你呢?”

“我?无可无不可,随大流,等着瞧。”

“大帅等着瞧也是良策,但须得时有所备,善于应付方好。其实,大明气数未尽,莫说他进不了北京,纵然他打进了北京也是枉然。赤眉贼樊崇立刘盆子为帝,打进长安,终被汉光武除灭,仍是汉家天下。黄巢入长安,建国大齐,改元金统,不久也被除灭,过了十几年才改朝换代。怎见得大明会忽然亡国?又怎见得会亡在李帅手里?”

曹操轻轻点头:“说的是,说的是……不过这北方到处义军蜂起,又有胡人南侵,崇祯的江山能坐得长么?”

“请大帅不要忘记崇祯另外还有一个家。”

“你说的可是南京?”

“是的。刘曜入长安,晋愍帝被掳,可是司马睿即位建康①,使晋朝国脉又延续了一百多年。北宋徽、钦被掳,高宗泥马渡江②,使赵氏江山又延续了一百五十年。何况南京本是大明留都,设有中央各衙门和文武百官,基础甚固。钟山为太祖陵寝所在,郁郁苍苍,依然如昔。万一北京不能固守,尚有南京龙盘虎踞,江南财富充盈,必能延续半壁河山。长江天堑,岂投鞭可以断流③?”

①司马睿即位建康——建康即明朝的南京所在地。司马睿即晋元帝,为东晋第一代皇帝。

②泥马渡江——宋朝的康王赵构,即后来的南宋高宗,听说金兵将至,从扬州逃到南京,不久做了皇帝。随后编造一个故事,说他仓皇中骑着庙中一匹泥塑的神马渡过了长江。

③投鞭断流——荷坚慾兴兵取江南,自以兵马众多,渡过长江不难,说:“以吾之众,投鞭于江,足断其流,又何险之足恃乎!”结果为晋兵所败。

曹操心中满意,但仍想有更多把握,又问道:“虽然从天文和人事看,大明三百年江山未必迅速会亡,你可否再卜一卦看看?”

吉珪说:“往日已经卜卦一次,今日不妨测字一观。请大帅随便说出一字。”

曹操抬头看见门框上贴的旧对联,上句是“有书真富贵”,便说:“我就说个‘有’字吧。”吉珪轻捻短须,用右手中指在桌上画着,沉吟片刻,忽然嘴角含笑,频频点头,随即说道:

“对,对,果然不差!大帅你看,”他用中指在桌上边画边说,“这‘有’字上边是个‘大’字缺了一捺,下边是个‘明’字缺半边‘日’字。对么?”

曹操点头。

吉珪接着说:“麾下问大明以后国运如何,是么?”

曹操又点头。

吉珪说:“大明虽在残破之后,仍将留有一半天下,决不会亡!”

曹操略想一下,说道:“子玉,今后如何行事,我完全拿定主意啦,决不更有所疑!”

吉珪说:“深望麾下能够善处嫌疑之间,调和群雄之中,与李帅不粘不脱,不即不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