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20章

作者:姚雪垠

如今是崇祯十四年的十月初,在中州地区,刚刚结束了一次战役,新的一次大战又要开始了。

杀死了傅宗龙以后,闯、曹两营人马休息十日,等待左良玉来战。但是左良玉借口革、左四营有騒扰湖广之意,在光山、高城一带按兵不动,还派出一支人马到英山、蕲春一带,使朝廷知道他正在同革、左四营作战。李自成看见左良玉怯战,甚至连驻在信阳的一部分左军也撤走了,便决定向开封进攻。他连开了几次会议,与罗汝才商定了进攻开封的作战方略。

十月上旬,李自成派少数人马连破扶沟等县,似有立即进攻开封模样,但大军却忽然向西南移动,声言要进攻南阳,然后从南阳、邓州出西峡口入陕西,经商州攻取西安。还放出谣言,说这是宋献策献的计策,闯王已经采纳了。

不久,大军破了舞阳县境内的军事要地北舞渡,杀了降将李万庆,然后分兵两支:一支南下,过裕州(方城),趋博望,游骑直到南阳东郊十余里处的白河岸上。另一支向西北,进攻叶县。同时,李自成以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的名义驰书附近各州县,晓谕地方官绅百姓,凡投降献城者速献骡马、粮食,官吏照旧任职,百姓不论贫富,照常各安生业;如敢抗拒不降,必遭屠城之祸。

从叶县到裕州有一百二十里,中间有一个地方叫作保店。这保店距叶县和方城都是六十里,到清代发展起来,改称保安镇。保店西南二十里处有一个只有二十来户人家的过路店,因为这过路店的街旁只有一棵孤零零的大树,人们就将这地方叫作独树。这两个地方虽然都在宛、叶大道上,为行人必经之路,但是直到清朝中叶以后,太平日久,人烟逐渐增多,才修筑了坚固的土寨。又过了若干年,保安镇筑成了两座土寨,互为犄角。但在崇祯年间,这一带地方但见岗岭起伏,村庄残破,人烟稀少,满目荒草,狐兔成群,一片凄凉景象。

在保店和独树之间,二十里之内,大军云集。闯王的老营和曹操的老营都扎在保店附近,相距四五里路,但是李自成和罗汝才两天前已经离开了老营,到了旧县①以北,离叶县城不到十里的地方。刘宗敏以提营总哨的身份,驻在这里,指挥李过、袁宗第和曹营的将领孙绳祖围攻叶县。攻城尚未开始,正等候闯王前来。张鼐的火器营已经到了城边,安好了炮位。

①旧县——在叶县南三十里处,为元以前县治所在地,所以称为旧县。

叶县城已被四面合围,周围数里之内,处处兵营,星罗棋布,使守叶县的叛将刘国能无路可逃。闯营的游骑每日四出,远至襄城、鲁山附近。

十月初九日黎明时候,攻城开始了。在攻城开始以前,刘宗敏率左右亲将早已驰赴城外,准备亲自指挥攻城。李自成和宋献策仍然留在旧县附近的营中,等候高夫人、红娘子和慧梅到来。昨天黄昏,李自成派飞骑驰赴独树附近,召他们前来,限在天明以前赶到。什么事这么紧急?谁也不知道。昨天夜间他同曹操、宋献策、吉珪等商议军事,直至深夜。关于他要叫高夫人、红娘子、慧梅火速前来的事,连对曹操也瞒得一丝不漏。老营中许多亲将都感诧异:难道进攻叶县还要请高夫人督阵么?显然不会。自从破了洛阳之后,兵多将广,打仗的事情已经再不用高夫人出头露面了。至于红娘子和慧梅统率的健妇营,也不会让她们参加攻城作战,如今光李过、袁宗第的人马已经够多了,何必要红娘子来呢?所以就在闯王周围,大家也徒然纷纷猜测。夜间会商军事以后,曹操等人纷纷赶回自己的驻地,准备第二天攻城开始后,前往城边观战。李自成独留大帐,并未睡觉。正像每次打仗一样,他总是将作战方略反复推敲。尽管是必胜之仗,他也从不轻心大意。他将进攻叶县和南阳的计划重新想了又想,以求必胜而又不多损伤人马。他认为攻叶县可以万无一失,而攻南阳也许免不掉一场血战。尽管他希望不经过血战就破南阳,收拾掉猛如虎,但是他明白猛如虎和一般怯懦的将领是不同的,也和刘国能不同,不进行一场惨烈的战斗是没有办法的。想过之后,他就一边在灯下看兵书,一边等候着高夫人和红娘子等。天色将明,估计她们快要来到,他索性不再睡了。

进攻叶县的战斗开始了。李自成听见隆隆炮声不绝,呐喊声此起彼伏。他走出帐外,但见叶县周围有许多火光,城头上也有火光,又听见城外不断地传来战马的嘶鸣。他听出进攻部队的炮火愈来愈密,断定刘国能必难守住叶县城池,但是又担心刘国能会突围逃窜。他同刘国能原是拜把兄弟,刘原来在义军中时也是有名的首领,尽管如今人马很少,死守孤城,突围十分困难,但也可能会设法潜逃。万一不能将他捉住,不免留下后患。

这么想着,李自成很想亲自到叶县城外部署一番,使刘国能潜逃无路,插翅难飞。可是他必须等待高夫人、红娘子和慧梅,如果她们天明时赶不来,也许会误了大事。他站在高岗上瞭望攻城炮火,不时回头向西南大路望去,看是否有人从西南飞马前来。看了一阵,不见踪影,也听不到马蹄声。他回到帐中坐下,心中暗暗焦急。

过了一阵,果然有马蹄声从西南奔来,听那声音,至少有五十匹战马。李自成心中高兴地说:“来了!来了!”他赶快走出帐外,站立在星光下等候,并且派双喜带几名亲兵往大路上迎候。

高夫人、红娘子和慧梅被引到大元帅的大帐中,男亲兵和女亲兵都分别安置在旁边的帐中休息。高夫人坐下以后,便赶快问道:

“闯王,有什么紧急事儿把我们连夜叫来?”

自成笑着说:“自然有紧急差遣,才把你们叫来。有件事儿很重要,非你们办不好,迟了也不行,所以叫你们连夜赶来,我好面授机宜。此计万万不能泄露。”

高夫人说:“到底是什么妙计?你快说出吧,我们好依计而行。”

李自成正要对高夫人说出时,吴汝义进来,说大将军要到城边去观看攻城,在营外大路上差人来问:大元帅是否此刻也去?李自成不想叫罗汝才看见高夫人此刻赶来,又不愿怠慢了汝才,便说:“我去跟他说吧。”随即站起来,带着吴汝义和几名亲兵出营盘往半里外的官马大路走去。

高夫人向红娘子问道:“你能猜到大元帅对咱们有什么重要差遣?”

红娘子摇头说:“我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慧梅小声问道:“难道破叶县城用上我们?”

高夫人摇摇头,小声说:“我看不会。闯王同刘国能原是拜把兄弟,我同刘嫂子也很熟。倘若闯王差我带着你们进城去见刘嫂子,劝说刘国能夫妇开门投降,岂不是将咱们送到叛将手中做了人质?何况讲到结拜一层,刘国能是兄,咱们大元帅是弟,天底下哪有弟媳妇儿去见阿伯子哥说话的道理?”

她们都笑了,随即在一团疑云中沉默,等候闯王回帐。

李自成同曹操站在大路上说了一阵话,无非是说他自己还有事需要处置,等天明以后再赶往城边。他嘱咐曹操劝说刘国能赶快投降,免得双方将士们无辜死伤,又殃及城中百姓。曹操虽然口中答应到城下相机行事,将刘国能叫到城头说话,但心中实不愿同刘国能见面,怕的日后事情中变,反叫自成生疑。等曹操重新上马走后,吴汝义向闯王小声问道:

“大元帅,我有点担心:曹帅独自前去,会不会私自将刘国能放走?他们原来也是结拜兄弟,也很有交情呀!”

闯王眼珠转了一转,说:“不会吧,玛瑙山之事,平时说起,汝才也很痛恨。”

在转回军帐的路上,闯王的心中也不免发生疑问。真的,汝才会不会暗中将他放走?……

李自成一路想着,回到帐中。坐下以后,他向高夫人和红娘子笑着问道:

“你们可猜到我叫你们来有什么紧要事儿?”

高夫人说:“我们也想了想,猜不透有什么重要事情,大概与进攻叶县无干吧?”

闯王点头说:“自然与进攻叶县无干。如今让你们来,是为着南阳的事情。这次没有马上进攻开封,来到这里,进攻南阳是个正题,叶县不是正题,好文章要在南阳做。驻在独树、保店一带的大军,有一部分明天就要开往南阳,原来在南阳附近已有一万多人马;再去两万人马,合起来有三万之众,一起围攻南阳。另外,要邢大姐同慧梅一起,从健妇营中抽出五百名健妇,也往南阳立一大功。”

红娘子一听,忙问:“攻城?”

闯王笑着摇头说:“不,去迎接左小姐,就是左良玉的养女,把她接到我们老营来。”

高夫人平时只听说左良玉的养女在开封,不晓得已经到了南阳,便问:“左小姐怎么到了南阳?”

红娘子也忍不住问:“我还不晓得有这位左小姐,她真的在南阳?”

闯王说道:“这个左小姐原是一个叫丘磊的将军的女儿。丘磊是左良玉的结拜兄弟。左良玉从前犯罪当斩,丘磊代他坐牢。后来左良玉做了总兵,拿钱把丘磊赎了出来。现在丘磊在山东,听说已经当了副总兵,不过手下兵将很少。丘磊入狱之前生了一女,妻子病故,由左良玉将这个女儿抚养起来。因为左良玉自己没有女儿,所以把她看得像亲生女儿一样。据说这姑娘长得不错,人也聪慧,左良玉夫妇爱如掌上明珠,给她起的名字也就叫左明珠。”

高夫人说:“这个名字倒很好听,她是怎么到了南阳呢?”

闯王说:“崇祯十一年,左良玉把家眷寄在许昌,因为兵变,左夫人和女儿失散。此女当时只有十一岁,由rǔ母带着,失落民间,为土寇刘扁头得到。”

红娘子问:“是不是遂平一带的那个刘扁头?”

闯王说:“就是此人。起初,左小姐和她的rǔ母都不敢说出她的真实姓名,两年后才被左良玉探到下落。刘扁头知道她是左良玉的养女,礼遇甚重,遵从左良玉的意见,将她送到开封暂住。第一次我们进攻开封的时候,左小姐刚到开封不久,后来因为左良玉远在四川、陕西、湖广三省交界的地方作战,左小姐就仍旧留在开封。一个月前,左良玉命人接左小姐到南阳,准备让她到武昌去住。到南阳后,因为路途上土寇蜂起,怕中途出事,便停留在南阳城内。最近本已决定离开南阳前往襄阳,因为我们的人马突然到了南阳周围,由卧龙岗附近,一直到新野附近,都有我们的游骑,所以未曾走掉。”

高夫人问:“她既在南阳城内,我们只能等破城之后,把她找到,接她来我们大军之中安身。如今城还没有攻打,健妇营如何接她?”

闯王笑着说:“我们宋军师足智多谋,派人将左小姐的行踪探听得十分清楚。他建议我将左小姐弄到手,好生优待,日后必有大的用场。至于如何接她来,也有详细办法。”

高夫人问:“到底什么办法?左小姐在南阳城内,不破南阳,如何能够接来?”

红娘子说:“这倒是个难题。必须把左小姐诱出南阳,方能接她。”

慧梅也插进来说:“南阳周围大军云集,左小姐必然不敢出城。”

闯王说:“我们只能在进攻南阳之前将左小姐接来。一旦攻城开始,就来不及了。因为南阳有猛如虎防守,必会死战,城破之后,必定玉石俱焚,那时再接就晚了。”他又放低声音补充说:“等破了南阳,万一左小姐落入曹操手中,事情就难办了。”

红娘子问道:“如何到城内去接?要扮作逃荒的人混进去么?”

闯王微笑摇头:“猛如虎守城,混不进去;纵然能够混进去,十来个人既近不得左小姐身边,也杀不出来。”

慧梅焦急地问:“那怎么办呢?”

闯王说:“你们先休息、吃饭,军师马上就从城外回来。我吃过饭要去城边指挥作战,接左小姐的事,让军师向你们面授妙计。此事万分机密,连双喜们都不知道。怕的是此计不成,不惟左小姐接不来,你们也会吃亏。不管是谁,倘若泄露机密,要按军法从事。”

大家心里都觉纳闷,高夫人不相信会让她去南阳城边,又问道:“你要我来还有什么事?”

闯王说:“自然这事情少不得你。邢大姐她们接到左小姐,立刻送到你面前,由你亲自照料,不要委屈了她。”

随即,他吩咐亲兵们拿洗脸水,准备早饭,并吩咐飞马去城外请军师回营,同时让高夫人带着红娘子、慧梅去旁边一座帐中休息。这时天色已经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