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34章

作者:姚雪垠

睢州在当时缺少知州,百姓不愿守城。这情形罗汝才十分清楚,所以他在夜间只派少数人马在睢州城外四面巡逻,防备官绅逃跑,命令大部分人马好生休息,以便明日入城。自从他同李自成合兵以来,他在军纪上也大加整顿,所以睢州城外大军所驻之地,平买平卖,并无騒扰百姓之事。睢州地处豫东,乡下百姓对农民军内部的事情知道的很少,所以多数百姓都以为来攻城的是李闯王的大军。

三月二十二日天明以后,罗汝才一面由侍妾为他梳头,一面向全军重申军令:只要城中不作抵抗,不许妄杀一人。另外,他吩咐弟兄们从不同地方射书人城,将此意晓谕全城绅民知悉,书子上先写明“遵奉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李谕”,下款写着“代天抚民威德大将军罗”。不用崇帧年号,只用干支纪年。

果然不出所料,早饭以后,城中穷百姓群情汹汹,逼迫守东门的州衙门吏目将东门打开,迎接义军人城。随即南门、西门、北门一时大开。百姓们起初只有少数胆子大的和比较贫苦的男子站在城门口和街旁迎接,随后大家见进城的义军确实纪律极好,同官军完全两样,慢慢胆大起来,纷纷打开临街的大门,怀着好奇和不安的心情站在街旁观看新鲜。不用乡约闾正传呼,有很多人自动地在街旁和十字路口摆了茶水,还在街门上贴出“顺民”二字,不会写字的人家就赶快请人代写。

袁时中的人马不失时机地占领了北门和北门内的半条街道。他最关心的是保护他的恩人唐铉。在夜间他已经向城外的老百姓打听明白:唐家是住在城内的西北角,离北门的大街稍远,不属于小袁营的驻兵区域。虽然昨晚他已经将他要保护店铉的事当面禀明曹操,并得到曹操同意,但辞去曹营时候,竟忘记领取曹营的令箭。他必须趁着刚刚破城,亲自尽快地驰进城去,先到唐宅保护,然后向曹操领取令箭插在唐宅门前。他很担心曹营的乱兵抢先到了唐宅,任意杀戮抢劫,所以匆忙中命一亲信头目拿了他的一支令箭,率领二十名骑兵,就近从西门进城,尽快地奔赴唐宅保护。当这个头目走后,他同刘玉尺率领二百名步、骑兵也出发了。

三四年来,袁时中从开始起义到成为有数万人马的重要首领,始终是一营之主,凭自己发号施令,说一不二,不受别人调遣。他要攻什么城池,只须同军师和亲信将领们商量一下,认为合宜,便由他下令攻城;破城后所得的粮食、财物全都归他的小袁营独占,由他随心处分。在一般情况下,他禁止部下将士们随便姦婬妇女和滥杀平民,因此他在社会上得到一些好评。但是有时为着笼络将士,他对抢劫和姦婬的事只要不太过分,也可以睁只眼合只眼,从来不担心有谁会将他责备。可是他现在不得不小心谨慎,不仅怕闯王令严,也怕身居大将军地位的罗汝才。他只能在心中憋着闷气,表面上要做到惟命是从。

当袁时中进了北门以后,看见城中秩序不乱,附近的两条街道有曹营骑兵巡逻。他的小袁营人马驻守北门内外,无曹营令箭不许随便在城中走动。他问了一下手下将领,知道州、县衙门,仓库,大户住宅,都由曹营分兵驻守,不许抢劫粮食和财物。袁时中的堂兄弟袁时泰在他的身边骂道:

“什么不许抢劫,不过是不许咱们小袁营沾点儿油水!以后,你看吧,总是按照这规矩,闯王和曹营分吃肥肉,随意扔给小袁营一根骨头!”

袁时中严厉地看了时泰一眼,责斥说:“不许顺嘴胡说!你活得不耐烦了?……闯王决不会亏待咱们小袁营,你只管放心!”

他问明了去唐铉宅子的最近的路,便赶快策马前去。中途,他回头向紧跟在背后的刘玉尺望了一眼,两个人交换一个眼色,虽然都无言语,却互相都在想着刚才袁时泰所说的话。

袁时中到了唐铉的大门外,那从西门进来的小头目也才赶到。小头目自己在守护唐宅大门,分出十个人去守护后门。袁时中问道:

“你怎么现在才到?”

小头目回答说:“守西门的那个曹营头目因我拿的不是曹营的令箭,不肯让我进城,耽误了时光。后来遇到一个大头目从城上下来,才让我进了西门。”

袁时中又问:“有人进唐宅抢劫么?”

小头目回答:“刚才看见有一队曹营骑兵从这条街巡逻过去,这一带还没有抢劫和杀人的事。”

袁时中放下心来,回头对他的军师说:“玉尺,你代我去叩见大将军,向他禀报:北门一带已经由小袁营人马遵令占领,秋毫无犯,百姓各安生业。回来时,向大将军要一支令箭带回,插在这大门前边。”

刘玉尺又同他小声嘀咕一阵,勒马朝东,带着亲兵们走了。

袁时中下了战马,命亲兵们快去叫唐宅大门。里边没人开门,只听见内宅似有哭声。袁时中感到诧异,担心曹营的兵已经从别处进人宅内。他吩咐大声叫门,用拳头照大门猛打几下,又将铜门环拍得哗啦响。

自从义军破城以后,唐宅主仆,男女三十余口,认为已经大难临头,恐慌万分。尤其是主人们,比奴仆们恐慌十倍,认为是“在劫难逃”。唐铉原来在开州知州任上做了不少贪赃枉法的事,被劾解职,好歹在京城用银子上下打点,侥幸无事,于三年前回到故乡。他平日常听人言:李自成和张献忠都痛恨贪官污吏、土豪劣绅,抓到时决斩不赦。他还听说袁时中就是开州人,这使他更加害怕,想着袁时中必然知道他的贪赃枉法和敲剥百姓行事,一定会替开州的百姓伸冤。昨晚上他就要离开家,躲往别处。但是他只能躲避到穷人家中,才有可能不被查到。几处贫穷的远房亲族和邻居,都因为知道他在开州任上民怨很深,不肯窝藏,所以他只好在家中坐以待毙。

金银财宝,古玩玉器,在前天夜间风闻义军将到,唐铉夫妇就在两个忠心家奴的帮助下埋到后院地下。如今唐铉最关心的是他的年轻貌美的第三房姨太太和尚未出阁的十七岁女儿琴姑。他决不能让她们被“流贼”掳去,姦婬。一听见街上有纷乱的马蹄声和有人呼喊已经破城,他认为自己即将被杀,忽然将心一横,将一根准备好的麻绳纳入袖中,抽出雪亮的宝剑,大踏步走进三姨太太的房中。三姨太太已经换上了仆妇的旧衣服,打散了头发,弄污了容颜,乍看上去很像一个女仆,只是神态不似;而且五官清秀,皮肤细嫩,无法可以遮掩。看见唐铉仗剑进来,满脸杀气,还以为他准备随时同冲进院里来的“贼人”拼命,为国殉节,吓得她不禁浑身战栗,颤声说道:

“老爷,你不能这样。你赶快逃命,万不能死!”

唐铉瞪着眼睛对她看了片刻,说道:“贼人已经进城,我们家断难幸免。你年轻,又有姿色,不应该活着受辱。”他从抽中取出麻绳,扔她脚下,接着说:“趁此刻贼人尚未进到院里,你赶快上吊殉节,落一个流芳百世!”

三姨太太傻了片刻,突然跪地,哭着说:“老爷,你可怜我,放我活下去!我已经怀孕了,三个月啦。老爷,你要可怜我腹中胎儿,那是老爷的骨血啊……”

她抓紧唐铉的袍子,向唐铉哀求,痛哭不止。两个丫环和两个仆妇一齐在唐铉的面前跪下,替她哀求,一片哭声。唐铉默然片刻,忽又厉声说道:

“你快去死!快去死!不要误事!”

三姨太太又哭着说:“老爷,我不是怕死,是因为我已经。”

唐铉恨恨地说:“我知道你身怀六甲。可是你此刻不能失节,非死不可。你不立刻自尽,我就只好亲手将你杀死,使你成为唐家的节烈之妇。快自尽去吧!”

三姨太太继续哀哭,不肯起来。丫环、仆妇们也哭着求情,说三姨太太已经怀孕三月,她一死就是两命俱亡。唐铉一脚将一个跪在地上的丫环踢倒,第二脚又踢倒一个,对三姨太太举着宝剑说:

“或自尽,留一个囫囵尸首,或由我用剑砍死你,你立刻自己选择。先杀了你,我随后也去自尽。快快!”

三姨太太忽然止住哀哭,拾起地上的麻绳,颤巍巍地立起来,抽咽说:“既然老爷也要自尽,做个忠臣,妾就先走一步,在阴间等候老爷。老爷个子高,请老爷替妾绑绳!”

唐铉接过麻绳,绑在梁上,又搬一个凳子放在下边。尽管他绑麻绳时禁不住手指打颤,但还算沉着,丝毫没有犹豫。他扶着三姨太太登上小凳,等她将头探进绳套,随即用脚将小凳踢开。

当唐铉向梁上绑麻绳和逼使三姨太太上吊时候,两个丫环吓跑了,一个仆妇跑到院中哭泣,一个仆妇脸色惨白,退后几步,默默地望着这件事的进行。她们没有一个人再打算阻止唐铉,救三姨太太不死。她们很相信主人的主意有道理:他自己也要在流贼来到时自尽,做皇明的一个忠臣,一家人死得虽惨,却都成了忠臣烈妇。

唐铉望着三姨太太已经死了,点头说:“死得好,死得好!”他转身走出,在天井小院中遇见最忠实的仆人韩忠,赶快问道:

“外边什么情形?”

韩忠说:“我正是来禀报老爷,前后门都给贼兵围起来了。”

唐铉对这事早在料中,只是用眼色命令韩忠跟在他的身后,不要离开。他快步走到正宅,进入上房,看见没人,便转往有人说话的西厢房,果然找到了他的太太带着十七岁的二女儿同丫环、仆妇们在一起。有人哭泣,有人坐在黑影处。二小姐琴姑已经换了衣服,弄污了容颜,坐在奶母和另一个年老的仆妇中间,唐铉对她说:

“琴姑,贼人已将我家前后门包围,马上就要进来。你是大家闺秀,父亲的掌上明珠,读书明理,万不可失节于贼。你快自尽吧,免得受辱。快,琴姑!”

分明琴姑在思想上早有了准备,并不贪生怕死,也未伏地大哭,倒是比较镇静,扶着奶母站立起来,用泪眼望着父亲,果断地回答说:

“请爹爹放心,孩儿不会丢唐家的人!”她随即转向母亲。哭着说:“妈,请你老人家保重身体,不要为孩儿悲伤。孩儿听爹的话,先走了!”说毕,扭转身,不再回头,迅速向上房走去。唐铉担心她不肯死,跟在后边。唐太太和奶母从西厢房哭着追出,想拉她回来。唐铉将奶母猛推一掌,使她打个趔趄,跌坐地上,然后拦住太太说:

“你是明理的官宦太太,岂可使女儿失节?倘若你不是年纪已老,也当自尽!”

太太不敢再救女儿,扶着身边的一个丫环悲泣。正在这时,从附近又传来一小队马蹄声、锣声和一个陕西人的高声传谕:“大将军传谕,大元帅严申军律:不许杀害平民,不许姦婬妇女……”唐太太忽然抬起头来,用哀怜的眼光望着丈夫,哽咽叫道:

“老爷,你听,你听,又在敲锣传谕!”

唐铉说:“不要听贼传谕,须知我家是书香之族,官宦之家,非同小民贱姓!”

唐太太不敢再有侥幸想法,只是哭泣。唐铉快步走进上房,见女儿已在西阁悬梁自尽。他点点头,小声赞叹说:

“你死得好,不愧是我唐铉的女儿!”

他本来还要催促一个比较年轻的儿媳自尽,但已经来不及了。忽然想起来上月收到在吏部做郎中的同年好友来的书子,答应替他尽力多方设法,销了被劾削职的旧案,重新替他营谋一个美缺。虽然托开封一家山西当铺汇去三千两银子的事在书子中没有提,但他含蓄地写了一句“土仪拜领”,已经不言自明。他认为这书信不能失掉。倘若能够平安无事,他一定要营谋开复①,再做一任知州。于是他奔往书房,打开抽屉,取出书子纳人怀中,然后往东边一个偏院奔跑。这时从大门外传过来催促开门的洪亮叫声,用拳头用力捶打大门的咚咚声,打门环的哗啦声。韩忠在背后催促说:

①开复——官吏被撤职或降级,恢复原官或原级,叫做开复。

“老爷,快,快,喊人快进来了!”

唐铉感到两腿瘫软,跌了一跤。韩忠立即将他搀起,搀着他继续往前跑。他们到了一个平时没人居住的小偏院,院中杂乱地堆满了柴草,有碾,有磨面的草屋。垣墙角有一眼不大的枯井。韩忠用事先准备的绳子将主人系下井中,并将刚才抬起的一只主人跑掉的鞋子扔下去。唐铉在井中说:

“韩忠,贼人一退走,你就赶快来救我出去!”

“老爷放心。听说贼人是路过睢州,一两天就会走了。今夜,我来给老爷送东西吃。”

“事过以后,我会重重赏你!你快去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