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36章

作者:姚雪垠

当商丘城破的时候,有很多守城的丁壮和溃兵,从东面和南面缒下城去,企图越过城壕。但李过事先在城外布置了骑兵,好像张着一个大网,没有一个能够逃走。城里进行过短时间的巷战。有一股官军先投降,投降后就把衣服翻过来穿上,也跟着义军大喊:“破城了!破城了!”他们又是杀人,又是抢劫。但是大股官军,大约有一千来人,随着一个姓张的副将,杀到北城。那里有个三宝寺,他们就跑进寺里,拼死抵抗。后来,马世耀、刘体纯两支人马同时冲到,势不可挡。张副将眼看在寺里待不下去,又带着人马冲杀出来,向东门奔去,打算出东门夺路逃走。没想到东门已经被义军用土塞死了,一时打不开。马世耀、刘体纯的人马已经赶到。张副将寡不敌众,且已经受伤,所以很快就被捉住。这支官军一消灭,城里的战斗就停止了。

按照事前决定,李过一进城就占领知府衙门,在府衙中指挥一切。他派人捉拿逃藏的现任官吏和乡宦,将许多现任官吏和乡宦陆续捉到,偏偏那个商丘知县梁以樟,是负责全城防务的人,竟然到处都找不到。直到几天以后,才知道他当时藏在一堆死尸下面,在夜间逃了出去。

大约巳时左右,李自成带着刘宗敏、田见秀、牛金星、宋献策等人骑马进了西门。这时城里秩序还没有完全安宁下来,有些地方还在杀人,有些地方还在抢劫,姦婬的事情也不断发生。李自成拧起双眉,向刘宗敏问道:

“为什么进城一个多时辰了,还是这么乱?”

刘宗敏回答:“一则城中军民顽抗,不是投降献城,所以势必要多杀一些人。二则如今队伍这么杂,有我们老府的,也有曹营的,还有小袁营的,一时很乱也难免,不像我们破洛阳时的情形了。”

闯王感到这样乱下去不行,就派人去见李过,让他立即派人拿着令箭在城里巡逻,传谕“封刀”,不管什么人,凡是在传谕“封刀”后继续姦婬妇女或随便杀人的,都要斩首。吩咐以后,他们又继续向前走去,在一个十字路口,闯王看到有好几处房子正在燃烧,赶紧又下一道命令:不许点火烧毁房子,已经点着的要赶紧扑灭。

这时,罗汝才也带着一群人来了,他们会合成一路,一同往府衙门奔去。

在知府衙门的二门里边,已绑着许多人,一望而知,有些是官吏,有些是乡绅。李友很神气地站在院子中心,一个书吏模样的人恭敬地站在他的旁边,向他指认这些被绑起来的人:谁做什么官,谁家里有钱,谁是一方恶霸。凡被指出来的,都拉到一边,听候发落。

闯王和曹操进入院中后,看了一会儿。先看那些被指认出来的人,确实都是有钱人。然后又看那些还没有被指出来的人,忽然发现有一个本地百姓模样的人也被绑着。闯王把那个书吏叫过来,问道:

“这个人有没有罪啊?”

“他是一个小百姓,他没有什么罪。”

闯王对李友说:“赶快把他放了。”

李友又请示:对这些被指认出来的坏东西,是否现在就处置。闯王点点头,说:

“立刻处置吧,以息民愤,不要留下祸根。”

于是,李友一声命令,不管三七二十一,那些被指认出来的官吏、乡宦和富豪,全部被押了出去,推出西城门外斩首。

闯王刚想同李过谈谈安抚城内百姓的事,忽然又有人推着一个花白胡须的乡宦走了进来,一问,原来是曾经做过工部尚书的周士朴。还在没有进攻商丘之前,闯王已经接到不少百姓控告这个周士朴的状子,告他如何酷害百姓。闯王亲自问道:

“周士朴,你有罪,自己知道么?”

周士朴穿着仆人的衣服,看上去很像一个简朴的老头子。他听到问话,赶紧跪下答道:

“将军,我回到家乡以来,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没有犯过什么罪。”

闯王未及答言,旁边钻出一个仆人打扮的人来,指着周士朴对闯王说:“闯王不要信他的。他家里有十四窖银子,埋的地方,我都知道,我带你们去扒出来。他为富不仁,酷害一方,千万不能饶了他。”

闯王点点头,望着周士朴说:“周士朴,你不要狡赖,你的罪恶我全知道。好,推出去!”

又有几个百姓,走过来对李过说,刚才那个替李友指认别人的书吏,自己也不是一个好东西,坑害过许多好人,现在为要救他自己的狗命,才向义军假献殷勤。李过把那人打量了一眼,说:“我看他就不像个好东西。”便吩咐李友说:“这样吧,你先把他绑起来,锁在府衙门外,看控告他的老百姓多不多。要是真有大罪,仍然斩首;要是罪恶不大,就放了他去。”结果这人绑出去没有多久,便有许多人来控告他,说他专门倚仗官府势力,敲诈百姓,姦人妻女。李友在衙门外站了一会儿,听到这些控告,也没有再向李过禀报,便下令将他斩了。

在院里,李过告诉闯王,他已下令进城的义军,不许再杀人,不许抢劫,不许姦婬妇女。闯王等人果然听见有人骑马在街上奔跑着,大声呼喊:

“封刀了!封刀了!不许再杀人了!再杀人者偿命!”

闯王问道:“侯府怎么样?”

李过说:“进城后,我就派人到侯府门前,不许兵了随便进去。现在大公子侯方域还在南京,二公子侯方夏两三天前护送家眷从东门逃走。当时守城的人不许他们逃跑,他的家丁们强行开了城门,护送主人出去。如今侯府只剩下一些留下看门的伙计、奴仆。”

闯王说:“纵然没有了主人,也不许别人进入侯府。”

罗汝才微微一笑,完全明白闯王的用心。

闯王又命李过率领攻城人马驻扎到城外,城内只留一千五百人:老府一千人,曹营五百人。刘宗敏留在城内,由田见秀协助他,主持城中一切大事。

吩咐完毕,李自成就同罗汝才等退出城外,回到各自驻扎的村庄。他知道小袁营的士兵心里不会高兴,便把袁时中叫到他的大元帅帐中,间了些军中情况,勉励几句,接着说道:

“你要告诉弟兄们,我们打商丘原不是为着抢劫,也不是为着姦婬烧杀,只图一时之快。如今我们是在打江山,行事要像个打江山的样子。要为民除害,不能騒扰百姓。今天我看见有许多老百姓被杀了。虽然抗拒的要屠城,可是实际上从来不屠城,只杀那些公然抗拒的人,并不多杀无辜。我从西门进去时,看见路边躺着妇女尸体,有的裤子也被扒掉了。这在老府的将士中是严厉禁止的。可是如今人杂,到底是谁做的坏事,一时说不清楚。你要严令你手下的将士:不管是谁,都要严遵军令,按我的晓谕办事。封刀以前的事,既往不咎;封刀以后,再不许有姦婬烧杀的事儿发生。”

袁时中肃立恭听,心里很感害怕,鬓角间微微地渗出汗珠。他知道他的部下确有不少杀人、放火、抢劫、姦婬的事。虽然老府人马也并不都是那么听话,但比较起来,曹营和小袁营的人违反军纪的事更多。他不敢有一句分辩,连声说:

“是,是。我一定遵命,约束部下,不许再干犯军纪。”

闯王微微一笑,用温和的口气说:“你不要害怕,我这样嘱咐是待你好啊。本来嘛,咱们现在人多势众,不像从前容易做到有令则行,有禁则止。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十个指头还不一般齐呢。何况我本来曾向商丘下谕:开门投降,秋毫无犯;胆敢据守,全城屠戮。将士们因为是冒矢石攻破城进来的,要惩治守城军民,以泄心头之恨,也是常情。如今已经杀了不少人,还烧了一些房屋,又有强姦的,抢劫的。这一切都不必追究。我已经下令‘封刀’,再继续下去就不行了。所以我把大军都撤到城外,只留下少数人马在城内弹压。我上面的那些话也不是专对你们小袁营说的;就是我们老八队的那些人,有时还有干坏事的呢。”

袁时中听了十分敬佩,觉得闯王毕竟不凡,心胸多么开阔啊!

商丘城不是一个普通的州、县城,而是豫东的一个重要府城,即归德府的府治所在地,共辖一州并七县。北宋真宗时候,将商丘升为南京,可见它的地位重要。从天启末年以来,河南到处饥荒和战乱;比较起来,豫东还算太平,归德府也显得特别富庶。一些名门世家,还都像往日一样歌舞升平,蓄养大批家奴,财产越来越多。加上由于年年战乱,各州县不少有钱人家也投亲靠友,来到商丘城中居住。因此破了商丘之后,大军要在这里多停留一些日子,收集骡马、军粮、财物。附近各州县,也要运送粮食前来,所以每天高一功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

大约三天以后,李自成为庆祝攻下商丘,决定欢宴重要将领和一些读书人。老府方面的读书人,除牛、宋、李岩兄弟外,还有一年来陆续投顺来的穷读书人,都是些功名不利的小知识分子,也包括尚神仙的一批徒弟。曹营中重要武将很多,读书人除军师吉珪外,还有一些办理文墨和参加谋划的秀才。小袁营中也有刘玉尺、朱成矩等人。此外,破商丘后,又有一些贫苦的下层读书人投了义军,在军中帮办文墨。所有这些人,闯王一概请到。另外,宴会是在城内田见秀驻的地方举行,也就是大乡宦周士朴的宅子。

闯王是东道主,尽管在军中位尊无比,却是早早地便来了。罗汝才每次赴宴,不管是什么人请客,他都是按照当时的社会风习,不守时间,需要一再催请,“光临”很晚。今天上午他在自己的大军帐中同部下赌博,兴致很浓,所以更不肯按时早来。倒是袁时中不敢怠慢,率领他的文武要员来得较早。

正午过后很久,宴会尚未开始,等候曹操。客人们都坐在大厅中谈闲话。闯王面带微笑,听大家谈天说地。大将中,刘宗敏、田见秀和袁宗第等也在大厅中听大家闲谈。

这些读书人知道闯王喜欢听前朝古代各种学问,尤喜听历朝兴亡成败故事,所以话题集中在这些方面。大家各逞才学,谈得十分热闹。又看见闯王在那里不断地微笑点头,他们就更无拘束,谈得更加起兴,时而谈到古代的兵法战阵,时而谈到一些名将轶事,有时也谈到奇门遁甲、风角六壬的学问。那位刘玉尺本是豪放性格,心中对于牛、宋二人并不十分佩服,倒是跟吉珪常在一起谈话,比较投合。这时他的话特别多,对于一切学问,几乎是无所不知。李自成对于刘玉尺的博学感到很佩服,可是又总觉得这个人有点像张献忠手下的徐以显。他仍然微笑着,一面继续听刘玉尺等高谈阔论,一面在心里对自己说:“这不是一个正派人。”听了一会儿,他回头对吴汝义小声说:

“子宜,你亲自去催请大将军,就说客人已经到齐了,只等他来坐席。”

吴汝义刚离开,忽然双喜走了进来,直接走到牛金星面前,小声说道:“牛先生,去兰阳的人已经日来了。”

牛金星赶快问:“抓到梁云构①家的人了么?”

①梁云构一见本书第一卷第26章。

双喜摇头:“没有。梁家全家人两天前就逃光了,只留下一座空宅子。”

牛金星恨恨地说:“唉!太便宜了梁云构!他自己在北京,原说抓到他家里的人,也消我心头之恨,没想到我们迟了一步。”

闯王已经听到他们的对话,便安慰牛金星说:“启东不必生气。虽然没有抓到梁家的人,可是将来我们打进了北京,梁云构还能逃得了么?”转过头又问双喜:“进兰阳城的弟兄们都回来了?”

双喜答:“都回来了。”

“进城没有阻拦?”

“听他们告我说,我们去的二百骑兵,一到兰阳城外,里面的官儿已经跑了。百姓看见打的是我们的旗子,就把城门开了。我们的骑兵进城后,直奔梁家的宅子,梁家只剩几个仆人,对我们的人说:‘主人一家男女老少,两天前就逃走了,东西没有搬走,任义军处置。’我们的骑兵对梁家的奴仆一个也没杀,只是把梁家的房子放火烧了。周围百姓本来受梁家欺压,对他们恨之人骨,看见把梁家房子烧了,都很高兴。”

“弟兄们对百姓没有騒扰吧?”

“秋毫无犯。”

“这次我们派人去兰阳,为的是给牛先生报仇。一不为占领地方,二不为要东西,只要对百姓秋毫无犯,也就好了。”

说话之间,罗汝才到达了。大家赶快起立迎接。罗汝才抱歉地笑道:

“我来晚了一步,请大元帅不要见罪。”

自成笑着说:“快请人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