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 自 成》

第44章

作者:姚雪垠

左良玉仍然没命地奔逃,逃了十里左右,忽然前面又有一队义军拦住了去路。这时左良玉的人马被田见秀截杀之后,已经不到一万,但是他知道后面已无追兵,便竭力保持镇静,下令部下勇猛杀敌,不许后退一步。刚刚布好阵势,准备迎敌,忽见敌人旗帜上有个“李”字,为首的将领一只眼睛旁边有一块伤疤。左梦庚一看大惊,对父亲说:

“大人,这是李过,小李瞎子!”

左良玉听说是一只虎在前拦路,知道非苦战不能活命,便大声下令:

“擂鼓!有后退者斩!”

他自己一马当先,率着将士冲向前去,要杀开一条血路逃走。忽听李过在马上高声喊叫:

“我是李过,请左将军说话。”

“停鼓!”左良玉将手一摆,对左梦庚说,“你去问他有何话说。”

左梦庚策马向前,向李过问道:“将军有何话说?”

李过高声说道:“请告左将军,家叔李闯王向左将军致意:明朝大势已去,亡在眼前。请左将军趁早投降,共图大事。”

左良玉在后面听到,忍不住骂道:“狗屁,火器营赶快施放火器!”

在左良玉的逃兵中,还有不少火器营的将士,立刻就有人点放了火器。李过挥兵稍退,等官军放过了这一阵火器,正在装葯装弹的时候,他把宝剑一挥,义军就冲杀过来。左良玉挥兵死战。正杀得难分难解,猛听得另外一边鼓声大作,喊杀声大起。左良玉害怕被围,无心恋战,自己先走,阵势随着崩溃,人马都跟在他的后面夺路逃命。

这新杀过来的是李岩的人马。他在这里已经驻军了一天半,一面放赈,一面等候左良玉。现在他同李过合为一处,正在追杀左良玉的溃军,忽然后面又有大股溃军冲了过来,他们同这股清军发生了一场混战。等他们把这一支七八千人的溃军杀散,左良玉已经跑得很远了。他们又追了一阵,追赶不上,便收兵回来,继续消灭那些溃散的左军。溃军已分成了小股,每股十几人,几十人,或上百人,也有上千人的大股,不管有路没路,到处逃窜。当地老百姓平时对官军恨人骨髓,这一两天又见李岩前来放赈,更是感激义军,加倍地痛恨官军。青壮老百姓多数听从李岩号召,拿起锄头、木棍、镢头,到处截杀这批逃散的官军,将他们打死。有些曾遭到官军杀良冒功的人家,或曾有妻女被官军姦婬的人家,被官军烧毁了房屋的人家,为解心头之恨,不但将官军杀死,还将他们剖心、割势,或扔进火中。

左良玉的人马已经溃散了,只有不足两千骑兵追随在他的身边。后边杀声渐远,终于听不到了。左良玉心想,只要左右亲将还在,召拢溃散的将士,总还可以回来一批,等逃到襄阳后,利用他的声威,重新恢复不难。看见将士们灰心丧气的样子,他在马上向左右亲信们鼓励说:

“我们冲破敌人层层拦截来到此地,可见吉人自有天相①。闯贼毕竟失策,倘若他用大兵在沟边拦截,我们就很危险了。他埋伏在沟西边的人马太少,一路拦截的人马都不很多,加上我们将士用命,虽然死伤不小,到底李自成莫奈我何。如今前头不会再有敌人,大家好生赶路,到了许昌,稍事休息,就去襄阳。到了襄阳……”

①吉人自有天相——好人自有天保佑。

正在说着,不提防前边又有一支义军拦住去路。左良玉在兵败危急关头仍然能保持镇定,勒马前望,收拢队伍。亲将死士见主帅十分镇定,也都胆壮起来,肃然无声,等候命令。左良玉见敌人虽然全是骑兵,却是人数有限,不过一两千人,于是他故意在将士面前露出轻蔑的冷笑,却在心中盘算着如何逃走。他断定这是李自成布下的最后一支伏兵,冲过这一“关”,以后就平安无事。在紧迫中,他毫不慌乱地一面指挥自己的将士布成可以顶住冲击的方阵,自己立马阵中,嘱咐大家沉着对敌,千万不要惊慌,一面差一小校去见敌将,说他愿意用一万两银子买路。不想那个敌将在马上哈哈大笑,声如洪钟,说道:

“我刘铁匠奉闯王之命,在这里等候左将军投降,非贪财卖路之人。请左将军速速下马相见,不必再逃,我刘某一定以礼相待。”

左良玉想了一下,命小校前去回答:“左帅敬答刘将军,请将军稍候片刻,容与部下将领商量决定。”

这样回答以后,左良玉把一个中年将领叫到身边,对他说:

“多年来我待你不薄,今日要用你出力了。倘若你不幸尽节,你的父母妻子不用你挂心,我会视如家人,特别看顾,还要向朝廷为你请恤请荫,使你家里能得到封妻荫子之荣,长亭富贵。我的意思你明白了吧?”

这位亲将身材魁梧,方面巨口,紫檀色面皮,短短的胡须,长相近似良玉。他曾犯法当斩,左良玉将他救了,平日受左良玉特殊优待。听了良玉的话,他的心中顿然明白,用略微打颤的声音回答说:

“末将多年受大帅豢养之恩,常恨无以相报。今日兵败到此,遇着悍贼刘宗敏拦住去路,正是末将以死报恩之时。末将定当遵照大帅吩咐,前去诈降,死而无恨,请恩帅大人放心。”

左良玉对他又感激又赞许地点点头,然后向背后一看,说:“旗鼓官,速将卷起来的帅旗打出,随陈将军前去投降,见机行事,不可大意!”说罢,又回过头来对中年将领说:“陈将军,你率领全营前去投降……”他把自己的计划低声地告诉陈将军,陈将军点头会意。他又向左右将领嘱咐数语,大家立刻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左良玉的这些亲信爱将都是他多年豢养的死士。平时左良玉对他们百般纵容,随便赏赐,目的就是要他们临危效力,为他拼命。而他的亲兵亲将、家丁死士,心中也从来没有朝廷,没有皇帝,只有一个“左帅”。如今他们明白了“左帅”的意图,一个个忠心奋发,愿为“左帅”而死的悲壮情绪充满胸怀,勇气登时增长十倍。左良玉又向大家望了一眼,知道他们的忠心可用,自己也更加镇定。他们约定:以陈将军向刘宗敏拱手施礼为号,突然动手。左良玉最后在陈将军的肩上拍了一下,说:

“你去吧,要大胆,沉着。帅旗不可丢失!”

陈将军策马前去,后边跟着旗鼓官,高擎着左良玉的大纛,边走边卷,分明是要将大毒交出;再后边是左良玉的亲兵亲将和一批弓弩手。左良玉自己混在士兵群中,一起向着义军方面策马走去。

刘宗敏完全不知道左良玉已经换成小兵装束。他看见走在前面的敌将身材魁梧,十分镇定,以为真是左良玉,不觉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微笑,对身边一个将领说:

“哼!老左打敬轩那么得手,今日如此狼狈,恐怕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吧?”

这一支明军渐渐地来到面前,那个走在前边的大块头将领器宇轩昂,败而不卑,在马上拱手施礼,叫道:

“刘将军!”

“左将军!”刘宗敏拱手还礼。

突然,明军一声呐喊,冲杀过来。刘宗敏赶快应战,腿上已经中了流矢。他忍痛将箭拔去,大喊:“活捉左良玉!”他手下的骑兵在一阵骤然的混战中大显身手,很快将敌人杀散。不管个别敌将如何为左良玉拼死卖命,毕竟饥渴疲劳,人与马力俱乏,抵不住义军的勇猛冲杀。

刘宗敏不管箭伤不住流血,双刀左杀右砍,吼声如雷,挡者披靡,紧追着那个大块头敌将不放。那敌将看见帅旗已经被刘宗敏的一个小校夺去,宗敏一马当先,亲兵不多,很快追近,断定自己万难逃脱,便忽然勒转马头,挺起长枪,说了声“看枪!”直向刘宗敏的心窝刺去。刘宗敏施一个“敬德夺槊”的绝招:身子一闪,左手抓住枪杆,趁势一拉,将敌将拉到身边,顺手擒住。可是他腿上的创伤忽然一疼,使他不由得松了手,敌将乘机逃开。他又把马镫一磕,追了上去。敌将因战马无力,又被刘宗敏抓住。刘宗敏狠狠地将敌将抛到马下,对左右亲兵说:

“捆起来!”

然后他又追杀了一阵逃敌,下令鸣锣收兵。他找了一棵大树,坐在地上,叫亲兵用布条将伤口捆扎起来。幸而伤势并不深,没有伤筋动骨。包好伤后,他叫人把敌将带到面前,问道:

“你是左良玉么?不像。老子刚才误把你当成了左良玉。”

那个陈将军怒目而视,答道:“你说我是左将军,我就是左将军;你说不是就不是。要杀就杀,少说废话,耽搁什么工夫!”

刘宗敏举着大刀,站了起来,又把这个将领打量了一下,点点头,微笑说:

“你这小子倒还有种。我现在问你,你既然不是左良玉,为何要冒充左良玉来欺骗老子?”

“这有什么奇怪?左帅待我有恩有义,我是他的手下爱将,为着保我们左帅重振旗鼓,为朝廷剿灭流贼,我才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这有什么奇怪?”

“你们左帅苦害百姓,罪大恶极,你还为他这样效忠,你难道就不怕老子捉到你以后活剥你的皮?”

陈将军用鼻孔冷笑一下,说:“刘铁匠,你大概也看过戏。在虎牢关前,刘邦打不过项羽,让纪信装作他出来诈降,纪信后来被活活烧死。老子今天犯到你手里,你愿用火烧,你就烧;愿剥皮,就剥皮;横竖这一百多斤肉交给你啦。”

刘宗敏也冷冷一笑,说:“我既不烧你,也不剥你的皮,看你还是个有种的小子,老子亲手斩了你,以解心头之恨,不给你多的苦吃。跪下!”

“要杀就杀,我这条腿只对左帅下跪,决不对贼人下跪。”

刘宗敏不再问话,一刀挥去,砍断了敌将的脖颈,又碰着敌将身上的铁甲,只听“咔嚓”一声,头早飞出去了,肩膀也被劈去一半,倒在地下。

刘宗敏四面望望,仍想追赶左良玉,但左良玉的人马已经杀散,不知道他逃住何处。正在这时,闯王的一名亲兵驰到跟前,说闯王催他火速回去,不必再穷追了。刘宗敏只好遵命而返,心中觉得十分后悔,叹口气说:

“老子一时粗心,放虎归山啦!”

约摸三更时候,李自成回到了朱仙镇岳武穆庙。曹操也回来了。从昨天后半夜起,义军就开始追击溃逃的官军,整天都在追击、截杀、混战,获得了空前的大胜。官军十七万人马,分作几路逃跑,差不多全都被消灭了。左良玉只率领几百人在混乱中逃走,不知去向。李自成估计他是逃往襄阳。丁启睿、杨文岳和总兵虎大威、杨国柱都朝汝宁方向没命地奔逃,人马所剩甚少。闯、曹二营仍有一部分人马在继续追杀溃军,大部分人马奉命返回。

李自成让曹操回营休息,自己留下来等待刘宗敏。两三天来他很少睡眠,不是听军情报告,便是商议,部署,或思虑一些计谋,加上整整一天都在指挥作战,双眼熬得通红,十分疲倦,很想躺下去好好地睡一大觉。可是,当他听完高一功和宋献策关于搜集官军遗弃的军资以及各路作战情况的禀报,又看过了夺得的重要东西后,心中十分兴奋,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瞌睡也在兴奋中跑掉了。在这些重要东西中,有督师丁启睿的一颗大银印、一柄尚方宝剑和一道黄颜色的皇帝敕书;还有杨国柱等总兵官的旗纛和关防。李自成心想,虽然他在战场上多次获胜,消灭了傅宗龙,又消灭了汪乔年,但是一仗消灭这么多敌人,这还是第一次,看来要不了多久就会将明朝的江山夺到手了。

过了不久,刘宗敏回来了。他一见闯王,就骂自己没有捉到左良玉。闯王却关心他的箭伤,知道伤势不重,血早已止住,才放下心来,说道:

“捷轩,你不要心里悔恨,这怪不得你。虽说我们谋划甚周,如何炮轰,如何促其内溃,如何追击截杀,都作了打算,但没有想到他会提前一天逃走。所以我们临时就不能按原来的部署行事,也调不出那么多兵来拦头截杀。世界上的事情多不能筹划得十全十美,何况是大军作战?何况我们对付的是左良玉?今日没有将左良玉捉到,这也是天数。凡是大将都上应星宿,可见他的将星还不到落的时候。”

刘宗敏骂道:“要真是天数啊,我看必定是老天爷瞎了眼睛!”

李自成笑着说:“老天爷是不是瞎了眼睛,咱们不知道。照我看,咱们在人谋上也不够周全。第一,我们知道老左必然逃走,但没有料到他会提前一天逃走。第二,我们原以为等你截住他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没有几个人了,顶多一二百人,没料到他竟剩有两千多骑兵,死命相随。你身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李 自 成》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